第56章 地狱使者,欠扁至极

“接下来是我们第五分斗魂场的二队二战斗。对战的魂师是我们连胜三场一对一,三场二队二的的地狱使者的组合,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地狱使者这次换了一个名叫毒美人的队友啊,不知道运气会不会因为换了一个队友而在此终止,毕竟他们对战的是还未有过败绩的蛇鼠姐妹。”

主持人站在斗魂场中央,絮絮叨叨的为观众介绍到。只是地下的观众可不想听,纷纷嚷嚷。

“快开始!我要看地狱使者!”

“地狱使者战无不胜!”

主持人有些尴尬,真是没想到观众这么喜欢地狱使者啊,不过作为主持人的素养,他并没有尴尬很久,他很快就调整过来,笑着看了眼双方的魂师,见他们都到位后,高喝一声,“开武魂!”

只见地狱使者手一晃,就是放了武魂,黑骨白面的扇子握在手里,更显得他如温润尔雅的公子,台下的人大半都忍不住站起来欢呼。

因为主持人是新来的,手里的告辞也是准备好的,没有见识过地狱使者战斗的他并不明白,这样一个小公子怎么能有如此打的魅力。

就连在地狱使者身边的毒美人也就是炎笑笑也是没有想到,月九仙上场居然有这么大反应,不愧是她喜欢的人,魅力如此之大。

炎笑笑紧跟着释放武魂,黑色的雾漂浮在她的身周,加上她带着面具,身体的曼妙,简直引得在座的男观众吹口哨。

一旁的蛇鼠组合愤愤不平,刚出场就这反应,光气势就压了他们大半。

蛇鼠组合里的武魂是蛇的女子妖刃不屑道,“小孩子而已,能有什么实力。”

武魂是鼠的女人零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

月九仙嗤笑,有没有实力凭本事说话,“三十八级辅助系魂师,请指教了。”

三十八级!

妖刃吸了口气。

在包厢里观战的众人也是大惊,这小子什么时候到的三十八级?

戴沐白苦笑,“在大师刚来训练咱们的时候。”

“这还是人嘛?”马红俊跌坐在沙发上,就他和月九仙去星斗大森林的前一晚,他和月九仙比试的时候,月九仙还是三十三级。

几天的时间提升五级!

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吗?

对此莫小棠并没有多少惊讶,毕竟那人是月九仙。所有的意外和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他觉得都理所当然。

这是迷弟对月九仙的自信。

再说分斗魂场上。

几人分别报了自己的底,就展开了战斗。

对于妖刃和零来说,三十八级又怎么样,她们也都是三十五级的魂尊,还都是敏攻系魂师,一个辅助系魂师她们还不放在眼里。

倒是月九仙身边的炎笑笑,虽然才三十二级,不仅武魂特殊,更是一个控制系魂师,需要她们多注意。

本着不能让控制系魂师先下手为强,两人都一致冲向炎笑笑。

“第二魂技,惊蛇入草!”

“第三魂技,黑鼠成群!”

炎笑笑淡然的看着一条高三米出半米的黑蛇的光影和上百只老鼠冲向自己。一点也不担心她们会对自己怎么样。

站在飞行器上的主持人看着吓得连话筒都拿不住了,他磕磕绊绊的解说,“蛇鼠两姐妹对毒美人发起了进攻,一开始就是二三魂技,而毒美人却是毫无动作,没有防御也没有反击,是觉得毫无抵抗力还是有什么后招!”

炎笑笑抿了抿嘴唇,没有抵抗力是不可能的,后招?算是有吧。

只见在惊魂动魄的一幕面前,月九仙不紧不慢的挡在炎笑笑面前,从纳戒里拿出了一杆白色长枪。

如果包厢里的人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杆长枪是三个月前月九仙以一抵九最后拿出来打算和唐三一战到底的那一杆!

月九仙握着灭神枪,向前一拦,不远处顿时出现一道白色屏障,将蛇鼠幻影隔绝开来!他对着炎笑笑抬了抬的下巴,炎笑笑拍了拍手释放魂技。

她们那么看得起她,一上来就是二三魂技,她也不能让人小巧不是,不拿点东西出来,她们多没面子。

想着,炎笑笑嘴唇微动,使出了至今没露过面的第三魂技,“第三魂技!”

顿时空中出现两团黑雾,一团黑雾包裹在她和月九仙的身上,一团黑雾包裹在对面的蛇鼠姐妹身上。

众人被这一幕搞得迷茫,这算什么?第三魂技这么温和?

炎笑笑歪了歪头,她的第三魂技的确温和,换个位置而已,就看对方温不温柔了。

在众人嫌弃的目光下,蛇鼠姐妹发出了一声惨叫,并倒在了月九仙刚才的位置。

“什么情况?”

“蛇鼠姐妹怎么到地狱使者那里了?”

“这也太诡异了吧?”

在众人嘈杂的声音下,蛇鼠姐妹倒在地上面容狰狞,等了数十分钟,见人还没有起来,主持人宣布了斗魂结果,“仙人一笑对战蛇鼠组合,仙人一笑胜!”

妖刃不甘的看着月九仙,她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最后输得回是自己。

“听说你们还没有败绩,恭喜你们啊,获得第一场败绩。”月九仙笑盈盈的说道。

“你这也太欠揍了。”炎笑笑偷笑。

地上躺着的妖刃和零十分认同,要不是现在她们起不来,非要上去打他一顿不可,这也太欠了,听听,说的是人话吗?

对此,月九仙摊了摊手,继续欠扁的说到,“你们比我以往的对手好太多了。知足吧。”

妖刃和零面容惨白,这样还算好吗?以往的那些人……她不敢想,再看月九仙,眼眸中已经带着畏惧,被称为地狱使者,他,名副其实。

月九仙飘了他们一眼,勾起了唇角,他喜欢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眼神大大满足了他变态的安全感。

等着两姐妹被抬下去,月九仙也淡然的走了下去。

来都来了,就打一场怎么能尽兴。

月九仙走前台,因为一天只能参加一场比赛,但不限类型,所以他又报了一场一对一。

一转身,月九仙就看到了刚下场回来的唐三和小舞,四个人相视一眼并肩齐行走进包厢。

来到包厢,和大师和刚打完二队二的四个人探讨了一下对手,月九仙坐在后面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打都打完了,说那么干什么。

有时候吃点亏才能长记性不是吗?

还是鬼老好啊,二话不说,直接上菜,事后自己研究,以后出现其他事宜,也自己吸收教训。

唉。

看着大师又要进行下一个话题,月九仙赶忙和大师说到,“大师,我刚才报了一个一对一,应该快到我了,我先走了。”

大师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点了点头。

正要离开包厢月九仙就见一个长相狂野,肌肉发达的大汉走了进来,他转了转纳戒,退回包厢。

“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大汉将他推到一边,直面戴沐白,月九仙简直要气笑了。

这是看不起谁呢?

他用拇指抹了一下嘴角,拿出灭神枪,在大汉要靠近戴沐白的那一刻,他的腰侧的肌肉一疼,是灭神枪抵住了他的腰间。

大汉也就是狂犀,瞄了面若冷霜的月九仙一眼,举手退了两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