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收拾残局,赖皮九仙

入夜,看着月九仙还没起来,还面对着墙躺着,莫小棠走近月九仙的床,拍了拍月九仙的肩膀,月九仙的身体僵硬了一瞬缓缓坐了起来。

“怎么了小海棠?”

“九哥你没事吧?”莫小棠迟疑的问到。

“没事。”月九仙摇了摇头。

莫小棠闻言看向月九仙,脸色正常,衣冠整齐,不像是被强迫的模样,顿时莫小棠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这我就放心了。”

“什么放心了?”月九仙看着莫小棠言行举止奇奇怪怪的,满脑子问号,问话间,听到门外的声音,月九仙眉头紧锁,他看向宿舍的门,这个点,怎么还有人出去?

“怎么了九哥?”

月九仙指了指门外,“怎么还有人出去?”

“他们是去吃饭去了吧,对了九哥,咱们也去吃饭去吧。”

月九仙点了点头,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和莫小棠走出宿舍。

来到食堂,月九仙走向戴沐白几人。

看着马红俊青肿的脸,月九仙皱了皱眉头,“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马红俊捂住脸欲哭无泪,简直一言难尽,英雄救美不成反被美人相救,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胖子去解决生理问题,看见老流氓强迫小姑娘准备来个英雄救美,结果反被人家揍了。”戴沐白笑着解释。

月九仙敲了敲桌子,戴沐白不像是兄弟被打还能笑出来的人啊,难道已经给胖子报仇了?

“最重要的是,被打了以后,路过的几个人见到他被打出手相救,并且暴虐那老流氓。出手的是个漂亮小姐姐,他正羞愧着呢。”奥斯卡一边吃自己的香肠一边说道。

“什么情况啊?”月九仙的好奇被挑起来了。

胖子好歹是一个二十八级的大魂师啊,武魂还是变异的凤凰,那老流氓什么等级啊?胖子居然打不过。

再说出手的那几个人又是何等级,居然能暴虐揍胖子的老流氓。

唐三等人已经听胖子说过了,他们一人一句细细道来。

月九仙转了转纳戒,三个人,两男一女。

这听的,出手的小姐姐怎么那么像胡列娜呢?

可是可能吗?

胡列娜远在武魂城的武魂殿之中,怎么可能出现在小小索托城里呢?

“你知道出手的姑娘叫什么名字吗?”

马红俊摇了摇头,他问了那小姐姐没说。不过,“我听那小姐姐叫另一个出手的人,炎。”

炎!!!

月九仙猛地吸了口气,这要是巧合,也太巧了吧!

“怎么了大仙?你认识他们?”唐三看向月九仙,月九仙往日里漫不经心的好似没什么能激起他的情绪,今天属实有些怪。

“有点像我的朋友。”月九仙没把话说死。

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大可能。

毕竟那教皇对他心生怀疑,月关为了让那教皇不注意到他,六年未和他相见,平日里也甚少联系。

如今胡列娜和那两个家伙出现在这里,这不是明摆着告诉那个教皇他在这里,天赋很好吗?

戴沐白等人见此也不多问,“话说我们吃完还准备去瞧瞧那不乐呢,敢欺负我们的兄弟,光那群人揍的一顿我们还不解气呢。大仙你要一起吗?”

“不了。你们去吧。”月九仙扫到一旁吃饭的炎笑笑,拿着筷子的手紧了几分,他摇了摇头。

那不乐被揍了一顿,这会应该没什么反抗之力,戴沐白他们去找茬轻轻松松,他这种老弱病残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不过,话是那么说,月九仙在戴沐白找茬不乐的第二天,还是去了索托城,一为查看几人的壮举,收拾残局,二为查看胡列娜是否来到索托城。

索托城内。

在饶了大大小小十来个街道后,月九仙才找到了马红俊描述的地方,很巧的是,不乐正在那里,还有他的两个同伴。

听不乐和他们二人的谈话,月九仙得知其他两个人,一个叫老鹅,一个叫天涯。

月九仙对他们本来是提不起太大的兴趣,因为那几个家伙下手挺重的,他不打算欺负伤残人士的,只是听他们言语中透露的愤恨,还暗许要报仇,让月九仙驻足。

他动了动手腕,勾起嘴角,一步步走向三个人。

“哒哒哒”

月九仙每走一步,三人心中就是一跳。

实在是月九仙的气场太过强大。

“这位小哥,是有什么事情吗?”名叫天涯的男人扶着半残的不乐一边说着,一边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

月九仙眯了眯眼,看着自己白净的手指漫不经心的问,“刚刚听你们说,你们要如何?”

“昨晚有一帮人欺负我兄弟,我们势必要帮他报仇雪恨!”扶着不乐的另一个男人,老鹅咬牙切齿的说到。

“报仇来报仇去的,一次性解决多好?”月九仙放下手,无奈的说。

那两人一听,不觉月九仙有什么恶意,立马连连点头。

月九仙轻笑一声,慢慢靠近三人,“既然你们如此认同,我就不客气了。”

一炷香后,街巷起的一场大火,将街巷烧的什么都不剩,人们连呼走水,急急忙忙的灭火。

另一头,月九仙拿着一方白帕仔细的擦着手指,过后,将白帕丢到垃圾桶里,淡然的走回学院。

看着因为假期高兴嘻哈的人们,月九仙很快就将出过学院的事情抛之脑后,像过眼的云烟,忘得一干二净。

……

七天假期,打打闹闹的过得很快,一晃眼就到了要上课的日子。

俗话说得好,好习惯养成很难,坏习惯一学就会。此刻的月九仙趴在床上,顺应了这句话。

训练三个月养成的生物钟早被七天的假期打乱,他缩在被子里,任莫小棠怎么叫都不起。

莫小棠双手叉腰,简直要被床上的蚕蛹逗笑,没想到啊,吓得长青学院屁滚尿流的恶霸居然赖床。

他拉了拉月九仙的被子,没拉动,他无奈的道,“九哥快起床了,大师要咱们准时到的,你再不起咱们就要迟到了。”

月九仙哪里吃这一套,不过他还是嘟着嘴从被子里露出一个脑袋,“小海棠啊,我马上就符合毕业条件之一了,不如我休学吧!这样我就不用面料起床问题了。”

“为了不起床,九哥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莫小棠笑出声。

不过,笑过之后,莫小棠正了眼神,“九哥你答应我要和我一起年学院的,你不能反悔!”

“好好好不反悔,你让我再睡一炷香。”说着,月九仙将脑袋缩回被子里。

莫小棠摇了摇头,再睡一柱香,大师都开始上课了,“不行,最多半柱。”

“好。”半柱也比没有强,月九仙立马答应下来,不容莫小棠反悔,他将被子拉下来,舒舒服服的抱着被子睡起来。

看着月九仙,莫小棠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拍了下额头,上套了。

再看月九仙睡得香甜的模样,他竟不忍心叫月九仙起来。

他叹了口气,坐到床边,罢了罢了,大不了到时候和大师说人在修炼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