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兄弟离开,偏执成魔

与此同时,戴沐白也从奥斯卡的竹筐里拿石头到自己的竹筐,奥斯卡不待他拿出两块就将竹筐背了上去,“戴老大我还行,咱们都休息好一会了,开始跑吧。”

戴沐白见此也不强求,看了眼休息的几个人点了点头。

“那咱们先匀速跑吧,这样最节省体力,等咱们几个里面谁撑不住了,再互帮互助分担石头。”奥斯卡将坐在地上的马红俊拉起来,然后说到。

几个女孩子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戴沐白身为几个人里面的老大,展现出了带头作用,“那我们就开始跑吧。”

当下,所有人都整装待发,跟着体力较差的几个人后面,匀速运动,开始了漫长的跑步训练。

第一圈人们就在这样的匀速下完成。

但跑的时间越来越长,身上的负重也越来越明显,好似一座大山压的人喘不过气,月九仙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看上去宁荣荣和奥斯卡的速度还要慢上一些。

等到跑回了学院,大师正站在门口等着他们,面前还有一张长桌,上面放着一个大木桶。

“喝点水在继续。”大师将打好的水分发给众人。

月九仙浅浅喝了一口,是放了盐的水,他皱了皱眉头看了大师淡然的脸一眼,将碗里的水一饮而尽。

在大师的督促下,人们继续踏上了长跑之路。

感受着炽烈的阳光,月九仙有几分烦躁,捂着闷热的胸口一声不吭的跟着前面的九个人。

一圈又一圈,周而复返。

炎笑笑隐隐看了月九仙一眼,放慢了步伐,与月九仙并肩而行。

“跑不动了?”月九仙看了炎笑笑一眼,抬手向炎笑笑的竹筐伸去。炎笑笑握住他的手,“你才是吧?”

月九仙摇了摇头,炎笑笑低着头继续跑,没有再说话。

一圈又跑完,奥斯卡和宁荣荣脸颊泛红,汗流浃背,喘气也变粗了,前面的唐三和戴沐白给几人分担了石头。

走到莫小棠面前,莫小棠摇了摇头,“九哥之前给我分担了很多,我没事。”

“行。”唐三点了点头,看向最后面的两人,“大仙,笑笑,你们怎么样?”

“没事。”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如此,唐三将竹篓背好,继续前行。

……

阳光越来越烈,人们越跑越慢,跑到第八圈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大师的准备的水也由一杯变成了两杯。

“太累了。”

马红俊说话间,已经腿软的坐在了地上,月九仙看了他一眼,擦了下额间的汗水。

众人闻言也都是相互依靠休息了起来。

月九仙咽了咽口水,向周围看去,火萧迷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他静下心细细感受,他们还在周边,但气息若有若无的。他撑着身体站起来,走向戴沐白,“你们休息好后继续跑,我有事离开一会儿,等一会儿追上你们。”

“好。”戴沐白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月九仙感受着他们的气息,向一个荒芜的街道走去,看着靠着墙壁,呼吸缓慢,身体若有若无的两人,月九仙猛的将竹筐扔到地上冲上前。

“你们!”

火萧抬了抬眼皮,看见是月九仙,无奈的笑了笑,“哥,我们的时间到了,要离开了。”

“不,”月九仙抬手轻轻去碰火萧惨白的脸颊,火萧用若有若无的手握住月九仙冰凉的手。

“我们走了,哥在这个世界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要让我们担心。”

月九仙咬着牙眼中水光荡漾,“萧萧,对不起。”都是他没有用。

要是他再聪明一些,再强大一些,他就不会死,他就不会连他们都留不住。

是他的一朝识人不清,害了他们。

还说什么永远保护他们,他会为他们撑起一片天地。

呵。

他就是个骗子。

“哥。”火萧摇了摇头,这一切都不是大家想发生的,不能怪他。

“九,要我们带话给鬼老吗?”迷沙看着月九仙的模样有些不忍直视。

月九仙抽了口气,长了几次嘴,都没有发出声音,他别过脸舔了舔嘴唇,几次深呼吸后,他终于发出了声音。

“我只求你们能平安。”

“你们好好的。”月九仙抱住两个人,原本闷燥的胸口越发的难受。

迷沙和火萧闻声哑了嗓音,火萧紧紧的抓着月九仙的手,“我也要哥好好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管他是非道理,我要哥活的开心肆意。”

火萧感受着体力不支,四肢消逝,脸颊划过温热的泪水。最终在他的怀抱中慢慢消失。

月九仙在他们消失后“咚”的一声跌跪在地上,想着火萧迷沙刚才的模样,再憋不住嗓子里的甜腻,吐出一口暗红的血。

“萧萧,大米……”他会好好的活着,活的开心肆意。

他撑着墙,眼眸愈发的红。

他会好好的活着,活的开心肆意。

月九仙看着灰黑色的墙,慢慢倒下了身体。

……

“哥哥吃。”

街角里,三个小孩相互抱在一起取暖,其中不大点小女孩将手里仅有的一块馒头掰成了两半,给了旁边的两个男孩子。

小鬼老九摇了摇头,笑着拍了拍自己空扁的肚子,“哥不饿,你和大米吃就好了。”

“九,你说那个鬼老真的会收你为徒吗?”小迷沙眨着大眼睛看着身体单薄队伍月九仙问到。

“我一定会让他收我为徒的。”鬼老九目光坚定的说到。

画面一转,来到了鬼山峰。

大雨瓢泼,砸在地上发出了“啪啪”的声音,落在鬼老九的脸上,更是让小脸都泛了红,可是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远处的竹屋,口中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请鬼老收我为徒!”

竹屋里的白发老人看着棋盘心烦意乱,在屋子里不知来来回回走了几次,终于。

鬼老走了出去,他看着狼狈的小孩叹了口气,“你为何执意拜我为师?”

“因为你强!拜了你为师后,我学成之后就不会被欺负,可以立于这世间保护我想保护的人!”鬼老九看着鬼老一句一顿,语速微快,但字字清晰。

鬼老顶着伞走到院子里,来到鬼老九面前,“你可知道,我并非善类?所修之法也并非正道?”

“世间对我也非一个不好说的清,我为什么一定要向善而行?”鬼老九低着头,语气颓废的说着。

“起来吧,明日正午来我这里,我授你功法。”鬼老叹了口气,走进了竹屋。

鬼老九震惊的看着鬼老的背影,眼中满满的不可置信,脸上雨水滑落到地上,“嗒”的一声,声音不大,却将他拉回神。

他急急忙忙对着鬼老摆正姿势磕了三个头。

“是师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