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战斗结束,众人挨批

大师点了点头,“沐白你呢?”

“我太大意了,没能躲开小三的控制,还中了大仙的迷惑。”戴沐白垂头丧气的说道。

“和红俊一战你有什么感受?”大师指了指马红俊和奥斯卡。

“若是我先前没有和小三打,全力以赴,肯定能打赢他们!”这其实就很让人郁闷了,在和马红俊一战中,人们都觉得戴沐白必赢,毕竟戴沐白已经三十七级了,而马红俊只有二十八级,虽然有奥斯卡的辅助,但是打赢戴沐白?勉强的很。

可是意外就是发生了,戴沐白输给了马红俊奥斯卡。

“那你的敌人会在你精神力魂力最充沛的时候来嘛?”大师冷声道,直勾勾的目光看着戴沐白,让他心中发慌。

是啊,敌人会在你最准备最充沛的时候来嘛?

不会的。

“还有马红俊奥斯卡。”大师看向得意的两人,“你们觉得你们做到很好吗?”

马红俊愣了一下,他们都赢了,难道做的不好吗?

“我问你,奥斯卡在蘑菇肠掉落下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接?”大师背着手,严肃的说着。

马红俊收了嬉皮笑脸,为什么?因为他觉得奥斯卡皮糙肉厚摔不坏,但看着大师这表情,他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还有你奥斯卡,身为辅助系魂师,不论在什么时候都要自己的安全,你在掉落的时候,他不帮你,你为什么不自救,主动抓住在旁边飞行的马红俊?”大师皱着眉头冷声道,难道身为辅助系魂师就有理了?就要等着别人来救吗?

奥斯卡揪了揪衣角。

大师走到月九仙身边,“你们知道大仙是什么时候对你们使用的迷惑吗?”背着手向众人闻到。

什么时候?众人摇了摇头。

大师看向月九仙,月九仙干咳了下,“我让你们对我手下留情的时候。”

奥斯卡差点没跳起来,合着他们以为的事先玩笑是月九仙的开始?!

这丫的太阴了!

大师也有一丝意外,居然是这么早。不过意外归意外,该批还得批。

看着大师皱起了眉头,心道这是该他了,不待大师开口,月九仙自己就到,“没有认真对待战斗。”

其他几人听着嘴角抽了抽,这还没有认真啊?!这要是认真了,是得什么样啊?!

“你的天赋能力脑子都很好,让我也很意外,但是每一场战斗,都值得认真对待。这也是对对手起码的尊重!”大师认真的说道。

月九仙愣了一会,这句话鬼老也说过,最开始那会他是有做到的,但随着他的战斗次数越来越多,打的架越来越多,力量越来越强,这句话就随着时间淡忘了。

“嗯。”月九仙冲大师重重的点头。

这也算是拾起初心了吧。

“还有焱笑笑,你在对大仙出手前有几成打赢的把握?”大师看向表情淡漠的焱笑笑。

焱笑笑回想当时,她好像根本没想过会输,现在想来,在星斗大森林月九仙的第三魂技,可是恐怖的很,这还不说第二魂技是什么呢,她叹了口气,“我想的一击制胜。”

“焱笑笑,不论做什么,想想后果,俗话说得好,凡事留一线,给自己一个退路。”大师摇了摇头,这几个孩子,年轻气盛,太冲动了。

凡事留一线?焱笑笑抿了抿嘴唇。

再说莫小棠,大师沉默了一会,“你在整个战斗里干了什么?”

人们听闻,意外的看着莫小棠,“额。”莫小棠挠了挠后脑勺,他想着都有八个人对付月九仙了,他就没去参合,在天空上飘着了。

“在战斗中不顾其他队友,自己在上面待着,没有丝毫团队意识。还有大仙,他是你的对手,他不攻击你,你也不攻击他?!”大师气的直转悠。

“错了。”月九仙和莫小棠一同低下头,诚诚恳恳的认错。

该批的都批了,大师走向前,“你们的表现很差劲,每个人都犯了不可饶恕错误,现在,全体向左转,从学院跑到索托城再跑回来,跑十个来回,不许使用魂力,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开饭。唐三,你的错误最严重,所以你跑十二个来回。立刻行动开始。”

闻言唐三第一个跑了出去。戴沐白奥斯卡马红俊小舞紧跟其后。

月九仙拉着朱竹清和莫小棠迈着老大爷得步伐慢悠悠得跟在后面走。看着快速跑步得几人摇了摇头,他对朱竹清说,“长路漫漫不要着急,保留体力。”

“学院大门处有准备好的岩石,你们每人背负一块,负重跑。你们要记住,你们是一个团体,如果有一个人没有完成惩罚,那么,所有人都没饭吃。”大师看着他们得背影强吆喝道。

“是大师。”

大师摇了摇头,看着站在原地的宁荣荣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不跑?”

“我没有犯什么错误呀。”宁荣荣迷茫的说,她没有犯错误也要受罚嘛?

“我刚刚说的是全体,而且朱竹清也没犯错,她也去了。”大师指了指朱竹清还没有消失的身影。

宁荣荣看了眼朱竹清,她那明明是被月九仙拉走的,她刚要说什么,就听大师问到,“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伙伴。”宁荣荣呆呆的回答。

伙伴,他们是伙伴,她看了眼大师,她好像明白大师的意思了,她冲大师鞠了一躬,跑着去追他们。

大师笑了笑,这群小孩子们啊。

“九哥你们终于打完了,课算是上完了吧?”火箫看着月九仙往村外走,连忙追上月九仙,她看着月九仙欲言又止,纠结了一会儿问道。

“上完了,但是惩罚才刚刚开始。”月九仙摸了摸火箫的脑袋,“你和大米去索托城玩去吧,我估计还要很长时间,等我这边完事了就去找你玩。”

火箫听着惩罚二字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我不要去玩,我要陪着哥一起。”

月九仙摇了摇头,迷沙看了他一眼,“一起吧,我们就跟在后面身边,不会给你添乱的。”

“那好吧,那你们累了就去休息。”月九仙捏了捏纳戒,对两人说道。

火箫看着他笑了起来,“嗯。”

来到村口,火箫看着九个大竹篓表情有点难看,还要负重啊。

戴沐白看着竹篓里面装的石头大小不一,还写着名字有些发愣,大师这是蓄谋已久了吧。

“九哥。”火箫扯了扯月九仙的衣袖,月九仙看了她一眼,“刚才不是还答应我添乱的吗?”

可刚才也不知道还要负重啊!

迷沙将火箫拉到怀里,“我们就跟在后面。”

火箫怒瞪迷沙,迷沙动了动嘴唇,“再说下去,九就不高兴了。”火箫嘟了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