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唐三醒来,找到朋友

“哥!”小舞惊喜到看着唐三,他终于醒了。不过,看着唐三她略感一丝别扭,好像有什么不对。

戴沐白在小舞面前挥了挥手,“怎么样,小三的腹肌好看吗?”

“他古铜色得皮肤,健硕的肌肉,迷茫的双眼,还有那里……小舞没想到你也是个小流氓啊,看着小三的果体,眼睛都不待眨一下。”奥斯卡从小舞的后背冒出来,幽幽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小舞脸色一红,她说哪里不对劲,小三没有穿衣服!她连忙背过身去。

而宁荣荣和朱竹清,早在唐三的蓝银草收回后,露出赤裸裸的皮肤后,就被戴沐白和奥斯卡第一时间捂住了眼睛,推着背过了身去。

所以,戴沐白和奥斯卡才有时间在这里打趣小舞。

靠着树一动不动的焱笑笑看了眼站在唐三面前的月九仙,捏了捏手指,别过了脸。

莫小棠看着回来后就一直一言不发的姐姐,戳了戳人,炎笑笑看向他,“怎么了?”

“姐姐,你们找到我们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你和九哥怪怪的?”莫小棠抿了抿嘴唇。

“我是你姐,能有什么事?收拾收拾,等唐三好了,应该就出发了。”炎笑笑淡淡一笑,站起了身,走向小舞她们。

莫小棠呼了口气,没事吗?他姐姐脸上就差没写上“我不开心”四个字了。

这边莫小棠无奈,另一边,唐三看着月九仙一脸懵逼。

“我这是,怎么了?”唐三看着站在面前的月九仙,问道。

“不如你先穿条裤子?”用灵纹扇指了指唐三的果体,干咳了一声道。

唐三歪头,穿裤子?他穿着裤子的呀,他低头看去,大惊失色,谁把他扒了?!

他连忙从二十四桥明月夜里拿出裤子套上,刚要穿上衣,就感受到背后有什么东西晃动,他回头看去,天啊,他的后背上是扒了一只人面魔蛛吗?

“小三,试着收回武魂那样,将后面的家伙收回体内。”月九仙淡淡的说道。

唐三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试了一下没有成功。

“想象他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想象你在伸缩自己的四肢那样,慢慢来不着急。”月九仙拍了拍唐三的肩膀。

第一次,失败在所难免,多试几次就好了。

唐三在第三次的时候,成功将后面的家伙收了回去,他伸手摸了下后背,很是平摊,没有伤痕,他向月九仙投向疑问的目光。

“回去以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多练习一下,会给你带来惊喜的。”月九仙说完就朝着戴沐白走去。

好东西要自己体会发觉,那样惊喜会更大一点。

唐三没有事了,赵无极很快就带着人出了星斗大森林,毕竟这星斗大森林危机四伏,再耗下去,会遇到什么还说不定,还是早早离开的好。

……

“终于回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当年的老伙计,小三的老师,你叫他大师就行。。”看着推门进来的赵无极,弗兰德笑着介绍身边的文艺男子。

赵无极看着大师眼中露出尊敬。

寒暄了一阵,弗兰德拉着赵无极开始讲述在星斗大森林的事情。

半个时辰后。

“你是说,你们这次遇到了森林之王泰坦巨猿?十万年魂兽?!”弗兰德惊的眼睛都掉了下来,他扶了扶镜框。起身拍了拍赵无极身体,他要看看这大块缺斤少两了吗?

赵无极将弗兰德在他乱摸的手扒拉开,什么鬼,“我们也是有惊无险了,那几个小家伙都没什么事。”

弗兰德坐下,“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赵无极喝了杯水润了润喉,对弗兰德大师徐徐到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

“是你吗?火箫?”看着荒芜一人的山头,月九仙高声喊道。

……

“对了你说笑笑也回来了?这丫头,一休学就是一年,如今什么等级了?”弗兰德扶了扶眼镜,嘴角上扬。

“三十一级的魂尊了。”赵无极拍了拍肚子,道。

“那如今学院里就有小三小舞,戴沐白,奥斯卡,这位笑笑五位魂尊了?”大师敲了敲桌子。

弗兰德嘿嘿一笑,得意的摇了摇手指,“不不不,六位!”

“六位?”大师愣了一下翻开,学院的学生名单,一共十位学生,不到一分钟,大师就将资料看了个遍,“辅助系魂师月九仙?”

……

“都来了为什么不现身?!”月九仙周着眉头,看着没有人气的大山继续喊着。

六年了,他都以为他们不会再出现了。

可是就在他要跟着赵无极回学院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感觉。虽然时隔十二年,不是十五年未见,他还是能确定是他们!

他追着若有若无的感觉来到了荒山野岭。

只是,不论他怎么喊怎么叫,他们不都出来。他简直就要气笑了。

他是会吃人吗?还是能把他们怎么样啊?

“火箫,迷沙,十五年了。你们若再不出来,以后来到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在认。”

空中沙沙作响。

不稍片刻,两团红雾便出现在了上空中,缓缓往地面飘,在离地面一指的时候,两团雾,就化成了一对青年俊女。

月九仙扬起嘴角。

“好久不见。”

火箫和迷沙看着月九仙喊到,“哥。”“九。”

“萧萧,大米。”月九仙和两人相拥。好一会儿,月九仙才放开他们。

火箫看着月九仙两眼泪汪汪的,好久了,她真的好久没有没有听到月九仙叫的萧萧了。

“这些年,你们两个过的好吗?”

“没有九哥在,大米他欺负我都没有人管!”以前月九仙在的时候,她和迷沙吵了架,月九仙都会帮她去揍迷沙。

这十五年来,她都不敢和迷沙吵架了,因为,月九仙不在了,吵架什么的都没有了意义。

月九仙瞪向迷沙,“大米,你有没有趁我不在欺负我们萧萧啊?”

迷沙摊手,他好生冤枉,火箫啊,他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对她好还来不及哪里舍得欺负。

“萧萧受委屈了就来找哥,哥疼你!”月九仙拍了拍胸脯。

火箫重重的点头,眼里的泪水迷糊了双眼。

“噗。”迷沙看着一大一小,忍不住笑出了声。火箫伤感得心情顿时破灭,她站起来踢向迷沙,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

“你要没有个合理的解释,今天你就不要上床睡觉了!”火箫揪着迷沙得耳朵恶狠狠的说道。

迷沙嘶哈的叫着,看着火箫嘟起的嘴巴可以挂一个油瓶,他的宝贝从来不会将对月九仙的温柔分给他一分。

“看十五六岁的漂亮小仙女,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说哥,有点视觉上的冲击嘛!”

月九仙也反映过来,迷沙和火箫还是前世他死前的模样,而他已经投胎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大米说的有理啊。”月九仙将火箫拉到身边,摸了摸火箫的脑袋,“你要不要换个称呼?你叫我哥让人听到,好像是满奇怪的。”

“我还是十五岁的模样啊,也没有比你这具身体大多少啊,我不想改。”火箫低下了头。

“好,我们萧萧说不改,那就不改。”月九仙宠溺的说道。

闻言火箫立马冲迷沙做了鬼脸。

迷沙摇了摇头,他的小丫头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