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欢乐短暂,选择离留(1)

“哥哥姐姐你们好。”

月九仙瞅了眼身后的月关,心里做了个建设,喊了个一二三,扬起嘴角,露出八颗白牙,看面前的三个小孩,乖乖的叫人。

对面的三个孩子看到月九仙可谓是一脸的好奇,他们早就听闻菊斗罗收养了一个小宝宝,没想到长得这么可爱啊!

“太萌啦!”

“忍住!月爷爷还在这里呢!”

“好的好的!”

胡列娜和邪月,焱两人窝在一堆暗搓搓的讨论着。

一边的月九仙撅了撅嘴巴,月爷爷?他叫月关叔叔呢,这样说来,他叫他们小哥哥小姐姐,辈分都乱了。

那等月关走了,他完全没有做戏喊人哥哥姐姐的必要啊!

月关见三个小孩好奇又碍于他在不敢上前,便主动出声道,“乖九,你和小娜他们玩吧,我就先走了。”

月九仙看着月关道,“那你和鬼叔小心喽。”月关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月关一走,三个人立马按耐不住冲向月九仙,月九仙看着慌得一批,心道,这是要干什么?群殴吗?他现在手无缚鸡之力,打不过啊!

老关诶,老关你快带我一起走啊!

只是,当三人来到月九仙身边,上下其手,各种捏揉后,月九仙愣了愣,立马炸毛心中狂吼,小孩你知不知道你揉撮的是谁啊!

元高呢?元高哪去了,给我把他们叉出去!

叉出去!!!

“小弟弟,你好可爱呀!乖九是你的名字吗?”

胡列娜看着呆呆的月九仙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孟浪了,吓到了月九仙,她赶忙拉开玩的不亦乐乎的邪月和炎,看向月九仙,笑嘻嘻的问。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这还是一帮小孩。

他得平静,他现在就是一五岁小孩。

呼~平静,对平静。

月九仙摇了摇头,“我叫月九仙。”

乖九是继后月九仙后月关给他起的昵称,他一直搞不懂乖九是个什么鬼,要不是看在他是月关,他非掀了他的头顶骨看看他的脑子是怎么长得,怎么能想出这种名字,乖九?

哎,这要是让那个老家伙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他的一世英名啊!!!

“月九仙?小九在叫一声哥哥啊,哥哥带你吃好吃的!”邪月看着月九仙搓了搓手,一脸贱笑。

月九仙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邪月,平静?平静个毛线虫!女孩就算了,他一个男的,还想让他忍他?

“哥哥?你应该叫我一声叔叔才对!”

“叔……叔叔?”邪月脑门浮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看向月九仙的个头,伸手拍了拍月九仙的肩膀,“你怕是没睡醒吧!”

月九仙将他的手拍开,没睡醒?呵呵,他撸起袖子,他到要好好和他扯吧扯吧了。

“你叫月关鬼魅什么?”

“爷爷啊,有什么问题吗?”

邪月愣楞的说道。

修炼成为斗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有个四五十年可上不去。

所以月关看上去年轻,可不代表,月关真就二三十岁。

所以他们叫月关为爷爷,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但是月九仙还是摇了摇头,扬起一抹邪笑。

“那么知道我叫他们什么吗?”

”叔叔!”

邪月捂着胸口倒退两步,什么鬼,还真是比他们高出一辈啊。

但是......

“叔叔?”

不!

怎么能是叔叔呢?

他软萌可口的弟弟啊!

“诶,叔叔在这呢。”

月九仙见此却不以为意,和蔼的拍了拍邪月的肩膀。

顿时邪月的表情难堪的像吃了屎一样。

炎捂着嘴笑了出声,自认识邪月这么多年,他还真没见过邪月吃过谁的鳖。没想到,今天瞧见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

他记下来,留念一下。

胡列娜看着软软糯糯的月九仙,立马转移话题,替她亲哥解围。

“对了,你还不知道我们叫什么吧!给你介绍一下,我叫胡列娜。”

说着,她指向邪月和炎,“这两位分别是我哥邪月和我的好朋友炎。”

月九仙听闻点了点头。

在这里训练久了,见的不是大叔就是大汉,每天对他们不是催促就是催促。

突然见到软乎乎的小娃娃,除了邪月,其他两人是真的开心,毕竟大叔哪有萌娃香。

不过说到训练,他们该去训练场了。

胡列娜看向月九仙,“我们要去训练了,你要跟着我们还是自己找地方休息呀?”

“和你们一起吧!”他在家里休息的够多了,好不容易出来,他可不想在休息了。

来到空阔的修炼场里,胡列娜立马释放出自己的武魂,妖狐。

顿时,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出现在了胡列娜的身后。月九仙感叹,不看后面的光影,和以前世界的狐狸精似的。

接着月九仙看到的是邪月的月刃,炎的是火焰领主。

邪月的月刃就如名字一样,是一柄如弯月般的刀刃。

而炎的火焰领主,再释放以后,炎身体的肌肉膨胀,皮肤上出现了一道道裂口,里面红光闪烁仿若岩浆流淌。

看到炎的武魂,月九仙诧异,居然有这样的武魂,这也太炫酷了吧!

“你的武魂也太炫了!”

“那是,炎的武魂,可是顶级火土双属性兽武魂!”

胡列娜自豪的道,炎听着胡列娜夸自己的武魂,心中的人小人不禁雀跃起来。

“不过小九儿你怎么不夸我的武魂啊,我的妖狐,不漂亮吗?”

胡列娜走上前,摸着释放出武魂后的身后长出狐尾,冲着月九仙抛了个媚眼道。

月九仙赶快点头,我的个天啊,虽说他比同龄人多活了二十载,对于这些迷惑欲望抵抗力比常人是强了那么零星半点,但也经不住这样磨啊。

“你的武魂也很漂亮,邪月的武魂很酷!”

“人不大,嘴巴倒是挺甜。”

月九仙但笑不语。

时间一点点过去,原以为,和他们在一起会很无聊,其实不然,他们三个虽然才十来岁,却并不是什么特别孩子气的人。

和他们一起聊天,月九仙感觉还挺聊得来,他觉着这几年的装傻充愣有一部分功劳,让他变得孩子气了。

除此之外,每天他们训练,他就在一旁看着,那一幕幕,没有丝毫杀意的战斗,感官体验上不是很好,但看着也不至于无聊。

而在他们训练完,得了空的三人就带着他偷偷跑出武魂殿,上山下河,干了个遍。

“邪月,快快快,你身边有一条鱼!”炎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邪月,贼咪咪的说道。

邪月听后小心翼翼的转身,去看小河里的动静,看了半天,鱼没等到,等来了焱的臭脚丫子。

他被焱一脚踢到河里“扑通”一声溅起了不小的浪花,在岸边的胡列娜和月九仙幸灾乐祸的笑着。

邪月撑着身体站起,看着站了一身泥的衣服,咬牙切齿的看向焱,“焱!”

焱笑着撒腿就跑,他可不想等邪月追过来踹他一脚。

“鱼!”胡列娜看着邪月身后浅浅浮出水面的黑鱼,对邪月喊道,“哥你面前有鱼!快抓!”

妹妹的话,邪月还是听的,他朝着胡列娜挥了挥手,让她不要说话,他严阵以待的盯着黑鱼,慢慢的对黑鱼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结果就在要掐住黑鱼的时候,黑鱼一哧溜游开了数米。

邪月看着黑鱼游向的方向,气的挥拳,等过了一会,在焱的小腿处,冒起了一个个小泡泡。

“焱!”邪月冲着焱的身下指了指,焱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手对着鱼那叫一个快准狠!他捞起鱼,挑衅的看向邪月,怎么样,比他厉害吧!

邪月用身旁的竹篓邀水水泼向他,焱闪身躲着,打闹间,他手里的鱼被他直勾勾的甩了出去。

这下子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被说谁厉害了。

月九仙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就那么用匕首削着两指粗细的树枝。

胡列娜偶然看见,心不由得一跳,这真的就是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孩吗?

为什么,她在这个小孩身上看到了......

孤独。

悲凉。

月九仙也是真的没想到,自己削个东西,胡列娜能想这么多东西,看着削出的十几根细长尖的筷子,他将匕首还给胡列娜。

接过匕首,胡列娜好奇的问。

“这是用来夹东西用的筷子吗?这头也太尖了吧?”

“等着看。”

月九仙笑着将细长尖的筷子一把拿起,没有把话说透,有些东西,自己见识,比听他人说的要好很多。

他走到河边,看着嬉戏打闹一跳鱼也没抓到的两人再次摇了摇头,也不知这两人是来抓鱼的还是玩的,着太阳都快下山了,他们可真是没有吃饭的意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