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星斗森林,被挑衅了(2)

月九仙看了看房间就坐下修炼,就要进星斗大森林了,他的魂力还有一点没有恢复,这样可不是个好兆头。

星斗大森林危机四伏,虽说有赵无极在,但是难保不会发生意外。他得赶着时间恢复魂力。

就在他专心修炼的过程当中,月九仙被楼下的轰响扰乱了心神,他睁开的暗红的眼眸,手撑着床,将嗓子里的甜猩咽下。

......

月九仙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下楼梯,看着身穿白色校服的几个青壮年挑衅着戴沐白一行八人,从玉戒中拿出一把匕首,手腕一动,匕首就直勾勾扔向最前方的老头。

那老头也不是善茬,双指夹住匕首的刀刃,看了一眼月九仙,直直射到离月九仙不到一寸的地上。月九仙笑了笑拔起匕首,“火这么大做什么?天气这么烦躁,咱们出去玩玩?”

苍辉学院一行人不屑的应战。

月九仙和戴沐白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行人也出去了。

月九仙取出九龙鞭往其注入魂力,冒着熊熊火光的九龙鞭狠狠的抽在地上,溅起阵阵土浪,周边还有烧焦的痕迹。

“月九仙,三十四级辅助系魂尊,请指教。”

苍辉学院的人听到月九仙听到他是个魂尊愣了一下,这么大的年纪怎么可能修炼到魂尊?可就在他们以为月九仙说大话地时候,月九仙身上两起了三个魂环,两黄一紫。

最佳魂环配置!

而与此同时,戴沐白唐三等九人也是释放了武魂,为月九仙撑腰,当魂环悬浮在空中的时候,苍辉学院的人大惊失色。

这帮人什么来历,怎么都是最佳魂环配置?!都是十几的少年,两个修炼到了魂尊,六个修炼到了二十五级以上的大魂师,还有一个,已经达到了三十级。

这要是再过几年,那还不是是震惊大陆的存在。

一旁的戴沐白看着杀意十足的月九仙打了个寒战。这小子,虽然比他小两岁,但身上的气势却是不比他少半分。

“惹到了月九仙,可别想着能站着说话了。”戴沐白冲他们摇了摇头。

在月九仙没入学那会,月九仙干了一件事,倒这会他想起来还是让他头皮发麻。

当时月九仙刚下了斗魂场,刚准备喝点水休息一下,就被一个人阻拦,言语露骨猥琐,饶是久经情场的戴沐白听了也脸颊泛红。

“呵?上我?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乐!”

月九仙眯着眼睛,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魂环。那猥琐的男人月九仙这架势也释放出了武魂,是四环魂宗。

见此月九仙不慌不忙,收回了武魂,取出了九龙鞭。只见月九仙手腕晃动,仅仅一鞭子,就将那防御全开四环魂宗级别的人抽出几米外。

再后来的对战中,月九仙的凶残程度仍未减少。当晚,就人送外号,地狱使者。

戴沐白回忆间,月九仙已经将苍辉学院的几个人击溃在地。

看着带头的老师,月九仙伸了伸手,“来陪我玩玩如何?”

“你是哪个学院的学生?”那苍辉学院的叶知秋看着自己学院得学生残倒在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月九仙动了动脖子,眼眸微眯。

“史莱克学院月九仙。”

叶知秋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也从未听过这个学院。

既如此。

他低和一声,“玄龟,附体。”释放出武魂,玄龟,只见淡淡黑色光芒淡出,一块巨大的龟甲覆盖在他的身躯上,与此同时,他的脚下升起了五道光圈。

戴沐白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没想到苍辉学院的带队居然是一位魂王。他上前拉住月九。

“一个小小玄龟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月九仙抽出被戴沐白抓着的胳膊,不屑的说到。魂王又怎么样?很了不起吗?在他眼中,不会是个小王八。

本来叶知秋就是准备吓吓他们,但见月九仙不屑自己的武魂,眼中冒出了怒火,心说无知小儿,不给你点教训简直不值天高地厚。

“小娃娃好生没教养,我就替你长辈教教你规矩。”

本来叶知秋就是准备吓吓他们,但见月九仙不屑自己的武魂,眼中冒出了怒火,心说无知小儿,不给你点教训简直不值天高地厚。

“小娃娃好生没教养,我就替你长辈教教你规矩。”

月九仙双拳紧握,眼中泛起红光,“你说谁没教养讷?”

叶知秋不再言语,觉得这小娃有点诡异,速速动手,释放了第二魂技,玄水冰封。

眼看着攻击就要砸到月九仙身上,将月九仙冻住,可月九仙还站那里一动不动,戴沐白看向月九,他似魔怔了似的,邪笑着,戴沐白眼中出现焦急,闪身上前,刚准备释放武魂低挡攻击,戴沐白就被推向后面。

是一个陌生的邋遢大叔。

“岩石盾起。。”邋遢大叔手掌拍地,顿时一座座高大的岩石低挡在叶知秋的攻击前。

在看月九仙,他一步一步走向前,红光在他的身上散开,在看到高大的岩石时,扬起九龙鞭狠狠的抽了上去,岩石闻声而裂。

邋遢大叔面露惊恐,看向身后的几个人,“你们和他说了什么?!”

戴沐白摇了摇头,没有啊!他们没有说啊,月九仙那杀气腾腾的样子,他们连阻止的话都没说,也就叶知秋说……等等,叶知秋,“叶知秋说了没教养……”

邋遢大叔闻言握紧了拳头、这下可糟了。

莫小棠着怪异的月九仙上前问道,“小九这样是有什么问题吗?”

“他魔障了。那人危险了。”

危险?几个人都是不相信,魂尊对上魂王,魂王危险了?这简直匪夷所思。

可是就当几人不相信的时候,月九仙一手扬鞭将释放了第一魂技玄甲附体的叶知秋抽到在地,然后徒手按住叶知秋,一拳拳打了起来。

就几人肉眼可见,那玄甲有龟裂的痕迹。

“你怎么不制止?”奥斯卡看着邋遢大叔道。

“没用的,我也不过是个魂王,拉不住的。”邋遢大叔摇了摇头。

奥斯卡看着月九仙鬼使神差地喊了一句。

“阿九!”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