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回忆过往,治疗七怪

“有那么无聊的吗?”

白世安看见他,激动的站起身来,走到鬼老九跟前,将头埋在鬼老九的肩膀上。

鬼老九笑着摸了摸白世安的脑袋,“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对着我这个十几岁的小孩撒娇,你不觉得怪吗?”

白世安脑袋也不抬起来,就那么在鬼老九的肩膀上摇了摇,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还莫名觉得很合适。

鬼老九浅浅一笑。

“我替你抄吧,你坐这里也快一天了吧,我叫小人给送点点心你吃点。”鬼老九看着书上的内容,拍了拍无赖白世安,白世安听着立马跑向乖乖的去搬椅子,坐在一旁。

“阿九最好了。”

一句阿九最好了,鬼老九付出了全部真心,直到死。而白世安呢?他又付了几分真心?

月九仙笑了笑,闭上了眼,脑中浮现出死亡时候的我画面。

“为什么!白世安为什么会是你!”

大雨下了一夜,鬼老九跪在满是石子的地上,一步步艰难的爬行,每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鲜红的血迹,他完好的右眼看着地上自己一个个兄弟惨白的模样,心如刀割。

如果是恨他,觉得他阻止了他前行的道路,他直说就是,他明明知道,只要他一声令下,不论是上刀山下火海,还是自刎,他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为什么!

为什么偏要用这种形式,这些个人都是无辜的?!

白世安!

他看着高城上那个满脸雨水的男人飞身而下,力马抓住白世安衣袍,曾经这个人最爱感觉乐,所以穿衣物一尘不染,可现如今,这衣物也染了黑沙泥土。

“告诉我,为什么!”

白世安眼尾下垂,眼眸泛红,他抬手轻轻擦拭鬼老九从受伤的右眼下流到脸上的血迹,“我是有苦衷的,相信我,跟我回去,我告诉你一切。”

鬼老九扯起僵硬的嘴角,刚要说话,胸口就是一痛,他缓缓底下头,看着穿胸而过的箭羽,铁质的箭头上小小的的一个字,让他失去了人所有温度,他不顾疼痛血液流失,拿出了自己的灭神枪,他指着白世安。

白世安跌跪在地上,满脸的惊慌失措。

鬼老九抬了抬手,脑海里疯狂的叫嚣着刺穿他,可是他没有力气了,灭神枪被他插入土中,依着灭神枪靠了下去。

在白世安的目光下,他的手自然垂下,头也向下磕去,若不是他身上靠着一根刺入土中的灭神枪撑撑着他,他此刻应该直接与地面接触了。

恍惚间,他好像在死透之前,还听到了一声,“阿九,不是我。”

月九仙冷笑,他其实一直在想,认识白世安那么久,那一声阿九叫的有几分真切!

他是十大杀人如麻的高手之一的鬼老九,是白国举国上下的妖师,是隐居于世的鬼老弟子。所有人都怕他。

只有他,在神庙祈福游街,白世安一眼就认出了他是当年那个狼狈小孩,他将他接回他的皇子府。

他说他要温柔,不然跟着他有失大家公子风范,他改了。

后来,他说他父皇走了,他太子哥哥继位了,可是他太子哥哥什么都不会,酒囊饭袋一个,他帮他篡权夺位。

在后来他一排众议举他为军师,他为了他的国家收服了很多国家,打了很多仗。

现在想想,他好像为了他的利益面子做了很多,而他只是叫了一声阿九,在需要他的时候撒了娇。

他想啊,若是没有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身份,他就是那个狼狈的小孩,当日出现在神庙祈福游街,或许白世安连个施舍的眼神都不会给他。

皇家无心,当初那个叫他阿九为他包扎的白世安早就在皇室那个大染缸里变了。后来与他,只是工具利用吧!

鬼老九啊鬼老九,白国另人闻风丧胆的鬼军师。

呵。

“喂!”

奥斯卡用手在月九仙得面前挥了挥手,看着月九仙回了神,退后了一步。

“你站这里好半天了,干什么呢?”奥斯卡一边吃着自己做的烤肠,一边问道。

月九仙摇了摇头,“没做什么。”

奥斯卡嚼着烤肠的嘴巴僵了一下,他低下头,用手指了一下月九仙的脸。

月九仙下意识摸了下,感受到手指上的湿润,赶忙胡乱擦了擦,他抿了抿嘴,看着奥斯卡,脱口而出一句,“你能不能叫我一声阿九?”他想听听没有利用的阿九。

阿酒?奥斯卡抬起头看着月九仙,一脸迷茫,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我听戴老大叫你月九仙不是?”

“是,我是叫月九仙。”月九仙吸了口气,对着奥斯卡伸出手,“我也是这个学院的学生啦,很开心认识你学长。”

“我叫奥斯卡,人送外号,香肠专卖。”奥斯卡笑着握住了月九仙的手。

两个人互道了名字,就找了个地方坐下。奥斯卡看着他,不解的问,“你说你已经是这个学院的学生了?”

“是啊,免试二三四关,直接成为史莱克学院的学生。”月九仙点头。

“这么牛的吗?!你的武魂是什么?多少级魂力啊?什么魂师?”听着奥斯卡忍不住来了个三连问。免试三个关卡,自打学院创建以来,他是头一个吧!

“我的武魂……”月九仙刚要说起话,就听到戴沐白远远传来的一声,“奥斯卡,有活了!”

奥斯卡问言立马站了起来,“有活找我,估计是有人受伤了!我先走了。”

月九仙连忙道,“我和你一起吧。”奥斯卡看了他一眼点头。

两人跑着来到测试四关的地方。

看着满地的刀针,和受伤的众人,月九仙心惊,他看向戴沐白,眼神询问,什么情况,一个测试,至于弄的这么惨烈吗!

戴沐白摇了摇头,“这其中太复杂了,我回头和你说。”

“小奥,弄几根香肠。”戴沐白看了几个人一眼,对奥斯卡说到。

看着奥斯卡要动手,月九仙想了下自己吃的那两个香肠,拦住奥斯卡,“奥斯卡的香肠是能恢复伤势和魂力是吧?”

奥斯卡听闻点了点头,只吃了两个,就知道他香肠的作用什么,这小子果然不简单。

其实也就是月九仙前几天和戴沐白去大斗魂场比赛,魂力有所消耗,一直没有恢复。吃了恢复香肠后,魂力恢复了,所以才有此一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