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真真假假,似成故人

“听说你当初收养的那个孩子现在是魂尊了?”比比东坐在宝座上,看着大殿上的月关和鬼魅,漫不经心的说道。

月关握了握拳头笑道,“是的,那孩子还算有天赋。”

“这么有天赋的孩子,如若放到武魂殿培养,成就应该比如今还要高。月关你难道不知道吗?”比比东美目等瞪向月关。

当初他是听说了那孩子天赋很好,但武魂有很大缺陷,才不与理会月关将那孩子放出外面学习的。

而不久前,有人跟她报备说,在任务期间看到了月关的小娃子,十二岁已经是一名魂尊了。

这就让她很不高兴了。

如此有天赋,月关既然就给放去了??!

“我知道的教皇冕下!他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武魂殿何等资源,他放到武魂殿,一定会有更大的成就,但是,我就是不想他有更大成就!”月关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说的那叫一悲痛欲绝。

比比东看向鬼魅,“不想他有更大的成就,什么意思?”

鬼魅上前一步,无奈的道,“那孩子的武魂是灵纹扇。”

“月关不是说是在回月关殿路上的森林里见到的吗?!”比比东拿着权杖的手,挥向一边。

“是的,距离九仙山很远了,月关当时看着心生怜悯就带了回去,但没想到。”鬼魅叹了口气,也单膝跪下,“毕竟养了六年,月关不舍得动手了解他,就偷偷放他出去了。”

比比东在几次深呼吸后平静了下来,她看向鬼魅,“我对他们一族赶尽杀绝不过是因为他们不肯归顺武魂殿,这孩子被你们养大,若是加入武魂殿,我是不会动他的!反而会给他很好的资源。”

“我们再后来也想通了,想着带着这孩子到您面前,让他加入武魂殿,可就在我们要行动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份那孩子寄来的信。”月关凄凄惨惨的对比比东说。

“那孩子说,他的魂力越高,使用过魂技后副作用就越大,那会快二十级了,每每使用过后就会晕倒,而且他修炼极容易走火入魔。魂力爆起大增后就会昏迷失忆,这样下去,不多等,最多十五六岁,这孩子就会……”月关摇了摇头,咬着嘴唇,不忍说下去。

“毫无办法?”比比东看着两人,这两人身为武魂殿的长老,难道就一点办法没有?

“除非废去他一身修为。”鬼魅闭上的双眼。

“我们和那孩子说了,他说不想当个废人,想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好好玩玩。”月关捂着胸口,难过至极。

“如此,你们在闲暇之余,多去看看那孩子吧。”比比东揉了揉太阳穴,“娜娜不是和他玩的很好吗,若还有感情,就多去聚聚吧。”

“是。”月关鬼魅感激的看着比比东。

比比东挥了挥手,两人退下。

回到月关殿。

两人看着月九仙新寄过来的信,看了一眼扔到了香炉中。

【鬼叔关叔,你们放心,我一切都好,第二三魂技都是堪比强攻系魂师的技能的,我现在可是可以单虐强攻系魂师的辅助系魂师!等着我称霸我的新学院!】

“老鬼,你说乖九的身体不会真的出问题吧?”月关看着窗外,神色淡然。

今天在大殿上,他们说的话,并非全是假的,半真半假插和着,也到足以以假乱真。

“乖九有分寸。”

鬼魅摇了摇头,说实话,他也不知道,那孩子向来有主意,一直也没有让他们担心过,几年前那孩子写信说是第一魂技副作用很大,其他一切都好。

但是,他们可以半真半假骗比比东,那月九仙呢?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他说的话又有几分真呢?

“今日算是彻底让冕下不打乖九的主意了了,老鬼,我们什么时候去看乖九。”月关回头去看鬼魅。既然担心,真真切切的去看看一切就都知道。也不用在这里猜来猜去。

鬼魅摇了摇头,“咱们先等一等,冕下刚放下猜疑,咱们就迫不及待的去看乖九,难保冕下不会觉得咱们有鬼,”他敲了敲桌子,他也担心着月九仙,但不能因为担心就将他们一直以来做的事情,功亏一篑。

他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办法,看月九仙,鬼魅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窗外两只打闹的小猫,脑海里浮现出几个人,“有了。”

……

“哥,你说小九儿这五年这么来都不联系咱们呀?他是不是认识新的小朋友忘记咱们了?”训练场上,胡列娜撑着下巴坐在台阶上,闷闷不乐的说着。

邪月给站在一边的焱使了个眼色,焱立马上前搂住胡列娜,他拍了拍胡列娜的肩膀,“不会的,小九可是重感情的小家伙,之前鬼爷爷不是说了嘛,小九因为咱们教了他太多东西,嫌学院的东西什么都会,休学了嘛,”

“是这样说来着,可这个和小九儿不联系咱们又什么关系?”胡列娜看了眼认真给他分析的焱。

“鬼爷爷当时还说小九历练去了,你当时就顾着偷笑,没注意听。”焱见胡列娜看了过来,搭在胡列娜肩膀上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诠释主人的紧张。

“历练?”胡列娜和邪月异口同声道。

焱白了一旁的邪月一眼,嘿,又逮到一个没认真听的人,“是,说是认识了一个佣兵,每天东奔西走的历练。小九估计也是地方不定,所有没有给咱们写信。”

“那小子,聪明的很,天赋也好,等下次写信来,绝对吓你一大跳。”邪月也跟着说到。

胡列娜点了点头。

……

“老二!”月九仙跑向烤肠小车。看着面前的人,满脸不可置信。

而奥斯卡看着月九仙,就怪了,“你谁啊?”

月九仙听着奥斯卡的话,愣了愣,明明除了胡子茂密一些,其他长得一样,声音也一样,怎么会不记得他?

“你不是白世安?”月九仙愣怔的看着奥斯卡问到。

奥斯卡摇了摇头,白世安?那是谁啊?不过,“我是奥斯卡,这是我烤的香肠,奥斯卡牌香肠,好吃不贵,兄弟,来一个吗?”

月九仙抿了抿嘴点了下头。

是啊,怎么可能是呢,他已经不在那个世界里了,他来这里应该是个意外,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而奥斯卡开了摊,立马喜笑颜开,“五个铜魂币一个,谢谢惠顾。”

月九仙付了钱,看着奥斯卡笑嘻嘻的模样道了声谢谢,奥斯卡一脸不解,谢谢?谢什么啊?

从来没有见过,花钱的对收钱的说谢谢的。

正说话间,戴沐白走向了月九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