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猿粪兄弟,诱拐小崽(1)

玩归玩,闹归闹,影响大了,就算是主角儿,也逃不过被学校叫家长的命运。

但是月九仙的家长是谁啊?

他的家长能来吗?

答案是理所当然的,绝对不能啊!

不过,作为人设为好宝宝的他,他还是叫了没有离开长青的元高来。

虽然是元高,但元高也是一个五环魂宗,院长见了也是顿时熄了烟。

于是办公室里就出现了这幅场景。

元高明目张胆的威压院长,手持黑色长刀武魂指着院长,院长坐在椅子上冷汗直流,心里那叫一个苦不堪言。

“他不需要像任何人道歉。”

听着冰冷的警告,院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就这个架势,他怎么敢让月九仙道歉嘛?他不向月九仙道歉都算好的了。

元高看向月九仙,眼神询问还有什么要求吗?

月九仙用手挡着上扬的嘴角,干咳两声道,“听说贵学院毕业要求是达到十级,成为一名一环魂师,我现在已经是一环魂师了,我想提前毕业。”

六岁的一环魂师?!

这还是人吗?

院长激动地站起来,但碍于架在脖子上的长刀,他又怂得一批连忙坐下。

“虽然我很震惊你的天赋,但是提前毕业,这个不行,学院从来没有这个先例。”

“那……我日后要请假,你必须批准同意。”

月九仙顶了顶后槽牙,居然不同意,真有这个老头子的。要是放以前,谁敢拒绝他?不上前阿谀奉承就不错了。

不过,现在不是以前,他也不是曾经世人眼中的魔王。

但是,学院里真的是太无聊了,真要安安稳稳待六年,他非得发疯不可。

要是时不时出去透透风,应该,能接受。

于是,月九仙眼眸一转,小脑袋乖一动,

院长听闻欣慰地点头,果然啊,他的学生还是知道要体谅他的,然而在未来的时光,院长是体会到了这个要求的无理。

半天一小请,一天一大请,一年里在校时间不超过一个月。

元高任务完成后,并没有离开而是跟在月九仙地身后,去了他所住的宿舍。

看着一件不大的宿舍里摆放着六张床,元高皱了皱眉头,“你在这还好吗?”

“还不错,生气了有学长给我出气,不开心了有同学老师给我解闷儿。怎么了?”月九仙一边摊开一张白纸,一边说道。

元高看了眼宿舍,虽说月九仙说了,宿舍六张床,可实际就他和一个叫莫小棠的男孩,但元高还是觉得地方有些小。

而月九仙是从小被月关捧在手心里面疼的人,吃穿住行用都都是好的。突然来到这样一个地方,元高担心月九仙会不适应。

月九仙见元高不说话定定的看着宿舍,其实猜到了一二,但是并不会不适应,比这糟糕上百倍的坏境他住过,这里,真的没什么。

倒是元高,“你有人情味儿了。”其实在客栈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冷酷的元高在关心他。

元高愣了下没有说话。

……

恢复正常生活,日子其实过的很慢,属实是因为学院里讲的那些月九仙他都听月关鬼魅说过,他两人没说过的,胡列娜和焱他们也对他讲过。

都知道了的东西,再听一个老头讲,委实听不进去。

所以月九仙时不时的光临院长办公室,到后来,次数多了,院长直接给了他一张永久使用的请假条。

毕竟在元高和他友好的交流后,他也不敢对他有什么意见,只能一边对他温和说教一边乖乖批假,批的多了也不见月九仙收敛,院长为了眼不见为净,直接给张永久的省事。

操场上,月九仙坐在秋千上看着月关寄给他的信,拆开看了眼。

是他上次的回信,说是对他有另一个武魂很意外,毕竟双生武魂,全大陆已知的也就两个。

至于他说的释放后虚弱,力量抽空,月关的回答建议是,尽量不要去用那个武魂,他现在身体不够健硕,力量不够强大,所以才会出现力量被抽空全身虚弱。

月九仙抖了抖纸张继续往下看,月关还叮嘱他。

暂时不要给那个武魂附加魂环。主要修炼灵纹扇就好。

月九仙伸了个懒腰,这倒是无所谓啊,修炼那个都可以啊,以他上一世的记忆,想要在这个世界混下去简简单单。毕竟前世的实力放到这个世界怎么说也是封号斗罗级别的。

他将信放到玉戒里。

话说前不久元高又来这边了,说是受月关的命令帮他猎杀了第二魂兽。

元高对此呢也是每每见到他就问,“你到二十级了吗?”

月九仙叹息,是他上次说实话说到他心坎里不好意思了嘛?这回来了才这么不想见到他,想要回去赴岗啊!

不过,他也想啊,可到了19级后,他的修炼就慢很多,相对之前一个月提升两到三级,卡在19级后他整整磨了快半年。

月九仙感觉烦躁,还特地咨询过炎他们,他们冷笑回信,有的人几年也不曾增长一级,而他不到七岁19级,已经很逆天了。跪求他做个人。

月九仙些无奈,也就只能中规中矩的修炼。

不过,天天修炼还是很无聊的,听着主任给讲的东西,他更是直犯困。

时间虽然过的慢,可一晃也到假期,月九仙第一次没有靠假条走出学院大门。对此,也是倍感新鲜。

“小九!”

听着身后熟悉的声音,月九仙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去,是他那个小舍友,话说自打他猎杀完第一魂环后好久没看到他了呢。

“半年多没见,小九你还记得我吗?”莫小棠戳了戳手指,却生生的看着月九仙。

月九仙失笑,他记性是很差,但是对他好的人,哪怕只见一面,也足够让他记一辈子。“当然记得,小海棠嘛。”

“是我!”听到月九仙还记得自己,莫小棠顿时扬起了大大的笑脸。

“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月九仙有些好奇,毕竟学院的费用高昂,人们巴不得一天呆在教室里,莫小棠这一消失消失大半年的,挺不常见的。

莫小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的身体不大好,一直在用药调理,你离开那两天我爸爸说是找到了一个什么世外高人,可以治好我的病,就将我送过去调理了。”

“那现在好了吗?”月九仙揉了揉莫小棠的脑袋,身体不好,可是最难受的事了,真是个小可怜。

莫小棠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没有完全好,但比之前好了很多。”

“放假了,人们都兴高采烈的回家,你不回吗?”月九仙觉得这个话题有些沉重,看向门口兴冲冲的小孩,道。

“不回。”他家很远,他和姐姐爸爸都觉得就在学院待着挺好,“那你呢?”

“我也不回。”月九仙摇了摇头。

两人相视一笑,不回家的野孩子们决定去浪一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