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说好的三年
  • 我只是想躺赢而已
  • 书接上文
  • 2670字
  • 2021-09-17 18:22:52

在古色古香的墙角街中端,有一幢令全世界的投资客都为之神往的建筑。

墙角街股票交易所。

随着街头那座钟表的秒针不停地滑动,白瓷表盘上深褐色的时针、分针渐渐向8:50的位置靠拢。

也就在此刻,所有在这幢建筑中的交易员,尽皆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他们的双眼满是对金钱渴望,而站在交易所大厅中央的那群人以及他们所代表的的公司,就是这群金融獾狗们期待已久的猎物。

今天,CM科技将会在墙角街股票交易所主板上市。

这家公司自成立以来,在经过短暂的前期经营亏损后,就以连续三年盈利能力远超同业平均水平的傲人业绩,吸引着每一位投资者的关注。

在经过多轮融资扩张后,CM科技这家堪称本年度最强独角兽公司,终于迎来了在主板上市的日子。

8:55

相隔千里之外的吕东市。

CM科技总部所在地,公司内香槟塔高高耸立,四处的墙壁上也早已挂满了气球、彩带。

除早已奔赴墙角街股票交易所,准备迎来人生巅峰的几位法人、股东外,公司上下人员全体正汇集在公司会议室,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

“顾澄人呢?”

财务总监秦丁端着一盏香槟,双眼扫视着会场,寻找着自己那位很有特点的得力助手。

“秦老大,您也知道,顾澄那家伙平时就跟自闭症患者似的,除了您,可没人使唤动他。”

“是啊,是啊,刚刚我还看到他一个人坐在茶水间,喊了他好几声也不答应。”

听到众人的回答,秦丁随即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也罢,以他那个局促性子想来也不爱凑这个热闹,就随他去吧。”

8:58

“一组到达指定位置,over。”

“二组到达指定位置,over。”

就在距离CM科技总部不远处的一条小巷中,几辆警车安静地停在那里。

车内,经侦科课长胡有德在听到耳机中传来两只行动小组准备完毕的回复后,沉声下达指令:“所有小组保持缄默,收到行动讯号后立即实施抓捕,大家都听明白没有?”

“明白!”

“明白!”

听到行动小组的最后确认,胡有德又用脚尖捅了捅坐在一旁,同样正在执行监听任务的下属。

却没有等到他想要的答案。

与此同时,躲在茶水间的顾澄,正两眼木然地望着不远处开始渐渐喧闹起来的会议室。

一口喝掉杯中的速溶咖啡,顾澄整个人仿佛也活了过来。

抬起手,一块塑料质感的电子表,正准确地显示着时间:

8:59:10

“盛开的烟花,在刹那的绚烂后,就是无尽的黑暗。就让大家再多享受片刻这美好时光吧,毕竟往后余生还是需要一些记忆,来点缀今后枯燥乏味的牢狱生活。”

顾澄嘴角挂起一抹笑意,看着秒针渐渐走向6点钟位置,他的手开始在表面上轻轻敲打着。

“——··——”

“——··”

“——··——”

“——··”

“老大,顾澄来信号了!”

“全体行动!”

9:00

“咚~咚~咚~”

交易市场象征股票上市的敲钟声、行动小组的破门声在两地同时响起。

一边是喜形于色的股东。

一边是狼突豕奔的员工。

当胡有德看到顾澄时,他又是那副眼神呆滞,神情木然的样子,在行动人员的看护下,坐在茶水间内一动不动。

“把他带走,这个人是本案的重要人员,稍后我会单独审问。”

抬手向跟在顾澄身后的行动人员指了指,胡有德便迈步向嘈杂喧闹的会议室走去。

“秦总监,贵公司因为涉嫌虚假往来交易、涉嫌偷逃税款等情况,现在需要请您协助调查。”

将搜查令、逮捕令逐一出示后,看着硕大的电视屏幕中正在开怀大笑的CM科技一众股东们,胡有德又对仍强自镇定的秦丁笑着说道:“趁着把那些股东带回来还有段时间,我劝你趁这个机会好好想想,千万不要自误。”

......

“咚”

一瓶高档矿泉水被稳稳放在车顶。

脚踩人字拖,一身沙滩装的顾澄,斜倚在‘巴依尔’跑车上,翠绿色木框墨镜稳稳地架在他的鼻尖,手腕上的彩虹迪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这个颜值一般、气质普通的年轻男人,在小跑车、大金表、骚气墨镜的映衬下,显得异常

“俗不可耐。”

顾澄眼看着一位正准备过来‘问路’的小姐姐,在看到自己被警察纠缠后,就如同忽然导航上线般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缓步轻摇地与他擦身而过。

恨恨地瞪了一眼胡有德,顾澄问道:“胡有德,胡课长,不是说好帮你做完上一单买卖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么?这才过去大半年,忘了?”

胡有德掏出两根烟,在抛给顾澄一根后,自顾自点燃后说道:“男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不过只要你把那些上的股市盈利吐出来,我才懒得找你。”

正低头看着劣质烟卷撇嘴的顾澄,在听明白胡有德的话后,摘下墨镜努力做出一副懵懂的表情。

“胡课长,我虽然贪财但大体还是一个守法公民,所以完全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这么狡辩,有意思吗?”

胡有德没好气地回瞪着顾澄,话语随着烟雾从嘴里吐了出来,“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有几个股票账户非常巧合的以最大杠杆沽空股指,在CM科技出事一周内又依次获利离场。更巧合的是,这些获利在通过多层过滤后,转进了你的私人账户。

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解释?”

“呃...,要不算是线人费?”

“那这线人费就破了记录了,我这得担责任。”

“如果再算上三年当线人的辛苦钱...”

“大几千万快过亿的辛苦钱,你顾澄也不怕撑死。”

眼瞅被人抓了现行,顾澄也懒得再装无辜,整个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瘫坐回车内。

“老胡,你说呗,到底要怎么着,我都接着。”

胡有德也不搭话,只是摩挲着短短的胡茬儿,努力做出一副正在思考的模样。

“这样,你再帮我个忙,等事成之后这事儿就一笔勾销。”

“呵,不干。”

顾澄冷笑一声,抬眼盯着面前的中年男人说道:“我虽然贪财,但这价值大几千万快过亿的忙,我胆小帮不了,这笔钱我不要了!”

多年的合作,早已让胡有德对顾澄了解的异常透彻。

眼见他对金钱不为所动,胡有德不慌不忙地又说出一句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似乎有个表姐在鹿岛州那边吧。”

胡有德话语中带着毫不遮掩的威胁意味,这让从小与表姐相依为命的顾澄豁然起身,右手掐在胡有德的衣领处,双眼通红地说道:“姓胡的,你到底要干嘛,你敢动我姐一下试试!”

“呵,你能拿我怎么样?”

随手将掐在衣领上的手拍开,胡有德轻笑一声,方才接着说道:“听说那边的娱乐圈对艺人的风评看的很重,你说要是让人知道她还有个弟弟是烂仔,你那位表姐的演艺生涯是不是会完蛋?”

“你赢了,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多长时间。”

泄了气的顾澄,依靠着车门缓缓蹲下,双眼失神地盯着青灰色柏油路。

“鹿岛州带江市的金星集团,具体情况卷宗里都有,我们需要你至少混到集团中层,然后取得切实的犯罪证据。”

说话间,胡有德又掏出一根烟塞在顾澄嘴角,帮他点着后,才接着说道:“在此期间,你的这笔钱会被冻结,直到事情完成才会解冻,或者你身故后作为遗产如数转给你的那位表姐。”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没有时限?”

“对,考虑到取得实证的困难性,这一次没有时限。”

“多会儿开始?”

“一周后。至于从哪里开始入手,办法需要自己想,但我们的人会全力配合你。”

言罢,胡有德拍拍顾澄的肩膀,便转身上车准备离开。

“我还有一个要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