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肃清与反叛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105字
  • 2021-08-23 15:55:57

三号要塞,国之重器。

一场轰轰烈烈的肃清运动展开了。起因就是六号要塞的会议,目的是清除所有暗桩,以及不明势力。

以确保,图存计划第一阶段顺利开展极其隐秘性。

总部,临时会议刚刚结束。

这是这两天里第七次临时会议,更是总动员。因为问题的严重性远比想象之中,要严重的多。

王邢林正欲起身离开,他们第三军区的漏洞最大,任务最重,连他这个将军都得亲自下场。

“邢林,等一等。”韩非送走几位司令,回身叫住王邢林。

“怎么啦?韩总司。”

王邢林刚起身就又坐了回去,目视着韩非坐到他旁边,靠近门口的位置。

韩非很平静,平静的想要吃人。这让王邢林琢磨不透,也许他是猜透了什么,王邢林暗自揣度,但不露分毫破绽。

“邢林啊!你有问题,就说嘛。我能给你摆平的,绝不含糊。”

韩非带着老大爷的关怀,关切的问道。

这个肃清运动,是谁提出来的来着。反正不是王邢林,是上官云睿这个家伙提的,但这中间要没点关系,韩非不信。

他第三军明面上的司令是托老爷子,但实际上,就是王邢林说了算。王邢林这样的人,棋局上就是你碎上几句他都要揣度你是不是有什么深意。怎么可能出这么大的乱子。

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他故意的。包括这次肃清,都是他的意图,上官云睿打配合,韩非有理由怀疑托老爷子也掺和一手。

“没什么问题,韩总司,这点小事我王邢林,还是处理的了。”

场面话,韩非一听就气!堂堂一个总司令,好家伙,你们合起伙来跟我打瞎虎眼,当我是瞎虎啊!

当即拍板怒斥:“王邢林,你别给脸不要脸啊!再这样搞下去,非得出大篓子不可!”

他韩非能不知道局势的严峻,他比谁都清楚,也更明白三号要塞比任何一座要塞都混乱,也包括司令!但他不认为肃清就是一个好选择,现在也不是一个好时机。

可偏偏赶鸭子上架,他不可能当着大家的面否决,所以韩非很着急,王邢林一定有事瞒着他。

只是韩非没有能从这个老狐狸脸上分析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王邢林也不轻松,韩非这架势是不透露点内幕,他就不放人。

沉吟良久,王邢林终究熬不住,他比韩非要更急。一个肃清运动拖了三天才总动员,也是让王邢林内心更加咯噔,“韩老哥,我该退出了。”

这下子咯噔一下的就轮到韩非了,他想通了一点,吾歌在被安排的路上。

“等等!”韩非瞪大眼睛,“你想干什么?王邢林,我告诉你,这个关头你敢!”

猛然暴起的韩非,气势上碾压王邢林。只是王邢林也不是那种轻易能改变的,他计划了这么久,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他了。

“韩老哥,你应该明白的呀。十年前,就该是我,去接那个罪名,死在南宫正手下。

苟活这么些年,已经是在负重前行了。”

“那也不行!”韩非咆哮道。

“你死了,你媳妇呢?小明呢?第三军不要了?你倒是洒脱!放屁,老子不同意!”

声音咆哮如雷,连室外的秘书都大惊失色,却不敢插嘴。韩总司上次这么暴怒,还是南宫正叛离的时候,但还只是一种态度表示,演戏的成分居多。

但今次,是真正的动怒!

“老哥。我寿命无多…”,重磅炸弹被王邢林推到了韩非面前。

上头的韩非反应也是极快,“实验?”

“嗯。”末了王邢林还补充道:“本就征战沙场留下了隐疾,不成熟的实验项目,叠加下,我活不了太久了。上次让小妖出手,我就知道,自己抗不住了。”

韩非看着王邢林,想从中找出推翻的证据,或是欺骗的话术。

但没有!他很失望,不喜欢王邢林不假,可他从不讨厌王邢林。相反,在生活中,王邢林为人是很令人舒服的。

现在,一位陪伴他从继任总司令,直到现在的老朋友,要走了,以一种几乎自杀的方式。

韩非平生第一次,感到窒息的痛苦。

“你走吧。”有气无力的话,就算送别了。王邢林也不多说什么,走了。

会议室里,韩非跌落在椅子上,把自己埋了进去,身心俱疲。

肃清运动正式展开的第七天。

王邢林还在自己的第三军区,听秘书汇报工作进度。

因为王邢林钓鱼执法的基操,导致后来的缺口和漏洞都很大,他也没有细致的操盘。工作难度比预想的还要大点。

不过好在他只用管好第三军区,居民区有安监部部长韩明煦呢,那才是令人头疼的事情。

听到动静的鱼儿,都在往上游,拼命的逃窜。但真正的大鱼,总是潜在水底,那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基电站。

这里是电区域网的集合地,平常除了工作人员,是不会有人来这里的。因为没有专业的防护用具,就是代权者都讨不了好。

此时在值班的夜晚,有人关闭了基电站的总闸,并且让防护系统短暂失灵。

仅仅只是十分钟不到,负责人带着特殊部队赶到,抓住了这位工作人员。顺利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居然不逃!

得到消息的韩非不安的踱步,忽然抬头望向冶金区,金属质禾!

“二老,要快!”韩非来不及解释,直接告诉二老要行动起来。

只是等二老赶到时,烛老已经到了一阵。晚了…这是二老的第一想法,因为烛老没有动!

出事了!

金属质禾苏醒了。沉眠近百年之久的金属质禾,醒了!

韩非都想一拳把玻璃砸碎,“是哪个王八蛋!”

只有司令和几位将军知道的事,怎么可能会是外人。这不仅仅是卧底的肃清了,这是反叛!

于此同时,三号要塞进入一级警备状态。全面封闭进出口,归来的小队被命令在外等候,而内部的小队被全员征兆,其中就有凡花小队。

“大姐,你说这什么情况?好好的肃清运动,怎么还拉起一级警备了。”小默很惊讶要塞这么大的动静,没经历过图莱苏醒事件的她,领会不到要塞高层的紧张气氛。

唐凡摇头,她也没经历过。但是从特殊部队全员出动,外加内部上百支小队的编制,这事,不比一次小兽潮差。

事实上,她想浅了。

“别想了,我们完成好任务就行了。走吧,去第三军区,王将军应该还没撤退吧。”老沙把四人的胡思乱想都扯了回来。

一行人向三号要塞奔去。

冶金区。

黑白两极的屏障像个半球形的盖子,罩住了整个冶金区。

里面只有一个人!以及一个液态金属的小人,没有具体的五官,但全身是暗金色的流光。

第三军区。

王邢林没走,不仅没走,他还遣散了许多守备力量,去赶往家属区。这里,不需要那些将士的守护了。

从一级警备拉响时,王邢林就清楚,属于他的舞台铺就而成。

他也不知道反叛的人是谁,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清楚对方的意图。但他知道一定是高层,一定会拖住烛老,甚至算计了黑白二老在内,而且一定会来杀自己。

因为吾歌,也因为最高执行官的帽子。趁着吾歌还没回来,来不及接替,杀了自己才是最佳选择。只是他们不知道,吾歌走的是水道。

王邢林如此想着,已经走出办公区,来到了开阔的军训场。

很大,很多绿植。只是有个人在那,很不顺眼。见到王邢林出来,也没有要上前迎接的打算。

“哈,张司令,真没想到竟然会是您来接我。倍感荣幸啊!”

嘲讽?讥笑?都不是。

他是谁,张司令。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就连升官都是不争不抢,如果不是上一任六、九军的司令战死沙场,可能轮不到他。

也许知道如此,张司令很低调,不争权不图利,和和气气的,俨然是一副和事佬的模样。谁能想到,反叛者居然是他。

王邢林是真挺意外的,他以为会是徐司令呢!那才有意思,想想韩总司要对发小秋后算账,就刺激。这也不怪徐司令招仇恨,主要爱屋及乌,韩总司不喜王邢林,徐司令也就不喜,误会不就大了嘛!

“呵呵,王将军这是哪里的话。您战功卓著,应该的。反倒是我,多年久疏沙场,手生。”

张司令慢悠悠的拔出刀来,右手掂量着翻转几下。

“我会尽快的。”

“你图什么?就算你是五档觉醒者,这么大年纪了,打得过我家小妖吗?”傻了吗,王邢林不觉得。一定有后招。

“这个呀,就不用替我操心了吧。”张司令笑容满面,不知道的,以为这俩人闲情雅致。

“老张,值吗?”

老张默然,他不觉得值。他本想在图存计划中动手的,现在,太早了。

“还不是你们逼的。”张司令耸肩,他不背锅。

“哦吼,这么说来,研究院那边也有反叛者了,图存计划到底是泄密了。”王邢林猜到了他真正想动手的时机,甚至六号要塞的突然到访就是信号!

那个宗向曾经想拜访自己,是不是那个时候就要杀自己呢?王邢林不敢肯定,那太冒险,而且王邢林也没给人家机会。

现在倒好了,自己的计划反倒逼出他们来了。

“真聪明,不愧是你。”张司令如果不是掂着刀,真想给他鼓掌。

“今夜不会有人能来救你了,杀你是我最重要的任务。为此,我绸缪良久。”

说罢,拎刀箭步而来,王邢林不跟他刀战,翻枪就是双枪在手,两发子弹同时封死。

张司令虽然不是觉醒者,但零号实验室出品的强化药剂,他可没吝啬过。刀刃随侧步上撩,竟砍在了飞掠而来的子弹上,随后毫不停滞的挥刀继续劈砍。

每一刀都必定砍开子弹,而来不及挡下的,都被身体上的护甲所承受。等王邢林打空弹夹,距离已经不容许他再换弹夹发挥了。

军用匕首出现了!

寒芒而过,欺身而上的张司令刀插在地,后仰闪避。他看到旋转的匕首在王邢林手掌中就像艺术一样的舞动。

这是将军用匕首和古武开放到了一定高度的男人,谁说他不可能会鼓动呢!

但普通人依旧是普通人,张司令可不会害怕。

匕首掠过,张司令就已经以后仰的姿势出刀上提,在王邢林的胸前的黑甲上留下深刻的印记。

这把大刀?灵能武器!

本想出其不意的释放小妖,哪怕对方有应对的准备,也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但现在,王邢林就被迫唤出来小妖,以遏制张司令迅猛的攻势。

一套带走就麻烦了。

里第三军区最近的家属院。

师娘坐在院子里,安慰王夫人,周边还有其他几位将军夫人。小小的院子,重量级的家属是真不少。

外面重兵环绕,围的水泄不通,给她们带来不少的安全感。

只有心里有数的王夫人,知道自己丈夫遣来第三军的守备力量是为什么,是为了保护她,也是为了小明还能有个母亲。

让师娘都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哥哥,居然还会写信,写给嫂子还有自己。

全篇核心几个字:死志!

家属区的安稳,是有人奋战换来的。

守备力量里的觉醒者还是有些的,此时已经遇敌交战有一阵子了。凭借军队的火力压制,哪怕面对这伙来路不明,却有人数优势的觉醒者,也取得了不错的压制效果。

但很快,敌对觉醒者突然爆发的能力冲破了火力线,而有能力应对的几位都被死死缠住,眼看对方就要冲破,杀进家属区。

一把扬沙挥挥洒洒,遮蔽了他们的视线。火球更是如陨石般砸落,木属性的治疗光辉落在拼着受伤也要脱身的几位身上。

支援来得太及时了!

还没等大家伙感动,震动就到了。剧烈的地震波从敌对阵容里传出。

士兵们愕然,那挥沙的哥们让他们收敛火力就算了,敌人自炸了是什么鬼?

只有身处战斗中心的觉醒者们知道,不是敌人炸了,是有人硬生生砸了进来。

小海昂热挺立,热血翻涌!

“凡花小队四人前来支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