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回放录,王离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865字
  • 2021-10-05 18:02:44

吾歌看向跪倒在地的王离,是不是真的计划要斩杀他,吾歌自己都说不准。

灰城城主的嘱托,不会毫无根据。但吾歌也不会心甘情愿当枪使,只能说王离自己,非要往枪口上撞吧。

祭祀的反噬,剥夺权柄的后患,以及成千上万居民的哀怨。一切的一切无不在侵蚀这位殿主扭曲的身体,以及心灵。

“后悔吗?”吾歌问他。倘若选择对抗,也许第七副城不会抛弃他,这份联系又谈何斩断。

王离痛苦的表情埋在地下,不住的摇头。也不知道是在表达不后悔,还是求饶。

“都结束了。”

无间罪孽,惩戒于他时无间之苦。

王离消散在天地间的时候,化作的光点一如他最初的纯粹。一团记忆光烁乍现在吾歌脑海。

……

“娘。我好、好冷啊!这、这是冬天、天吗?”躺在一个中年妇女怀抱中的孩子不住的哆嗦,颤抖的声音表达着内心的恐慌。

女人早已冰凉的身躯回答不了孩子的问题。

得不到回应的孩子,还在试图呼唤,再呼唤…全都失败,直至他也没了力气,昏昏沉沉间,坠入冰渊。

以第三人视角出现的吾歌,看到了这一幕。这是起初的第七副城,冰天雪地。

这时,一团灰色的光点化作灵光,融入到孩子身体里。没什么逆天改命,洗筋伐髓的能力,只是让这个苦命的孩子熬过了一段休眠的日子。

在大雪过后。终于有人发现了这个孩子。那是一个大户人家,家主姓王,有一个妾室,原配走了好些年。原配生的孩子,早些年也夭折了,妾室一直没有生育。

所以,收养了这个孩子,也是视如己出,给他取名王离。至于这孩子的原名,倒没人关心。可王离没忘,他叫关富年。

日子过的很快,王离长大了。容貌有几分像那个妇人。王家老爷死后,王离继承家产,经商失败,失去了大半家业。带他如亲生的妾室,从未怪过他一个字,在几年后也随王家老爷而去。

王离遣散了宅子的仆役,诺大的宅子只剩他一人,王老爷子生前的赫赫商号,现在亏的丁点不剩,没有负债是王离最大的成功吧。

诚如他自己说,他从来不行。人过三十娶过三房,都没有善终也没有子嗣。这个宅子又只剩他一个人,外人都说他遭了邪!孤魂一个,就不该活着!

听的多了,王离自己也这么觉得。那个雪天,自己死在母亲怀里该有多好,这世界一点也不温暖。

直到又一个雪天的深夜,地震轰鸣,整个黑暗禁区都陷入慌乱之中。

那一天的夜幕,就如魔神降临时一般无二。

王离亲眼看到高达数百丈的巨人出现在空中。强悍的躯干却有着虚无的四肢,但依然令当时的王离敬畏不已。

“这是神明。”跪倒在院子中的王离喃喃自语。

他口中的神明,在之后被七位城主重新镇压在新建的一座城中。至此,一共十一座副城,一座主城建立完毕。那时,十二座城池的城主其实都在,只是正式得到认同,获取权柄的,算上主城那位,不过七人。

魔神的双臂,双腿,双眼,躯干,头颅,铠甲,宫殿,灵魂。分别镇压在十一座副城。

在主城那位飞回主城,路过第七副城时,不知是有意无意,他向王离这里看了一眼。身处震撼无法自拔的王离,还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一场罪恶的开始。

寒冬过后,全城目送王离踏上去往主城觐见的路。

主城那位在回到主城后,就要看一看这个被预选的城主。他只说一句:大器晚成。

事实反倒不那么如愿,在那位指点教导后,王离这个从来不行的人,也还是行了。他成为了城主,知晓了隐秘,颇有一种扬眉吐气,回报家乡的豪情壮志。

这个小半生都自怨自艾的男人,终于站了起来。别的城主都只当是束缚,甚至是典狱长!但王离却觉得,他是守护神。

哪怕年年他们第七副城都是发展最后,实力垫底,王离依然乐呵。好的轮不着他,坏的摊不上他,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下去,挺好的。

享受了最高规格的礼遇,王离依然喜欢住在那个宅子,依然一个人。

直到有一天,主城变天了!那位动手了,作为镇压的核心,主城本身就是天外陨石建造。所以它虽然有意志,但并不是不可以被夺舍的,那位就是这么做了。

其他城主有的蠢蠢欲动,作死罢了。有的聪明的,看到了那位的野心,已经结成盟友。最后孤立的,就只有王离。

而阿莱也是独自一人,他不屑于和王离这种得过且过之人合伙。

对于阿莱的鄙夷,王离丝毫不气,对于孤立,王离都习惯了。当别的城主被斩杀后,整个城都死了!王离慌了。

他害怕了!他仅仅害怕自己享有的这一切,都消失了。他唯一一次能行的职责,也要放弃吗?

王离不要,他要留住这一切!

那一刻,才是王离真正蜕变的时候。他变的要强,争胜,排挤,耍手段。最后,他入了那位的眼,跪伏在那位脚下,用其余几城的情报,换取这一份享有的长存。他的宅子推翻了,换上了宫殿,再没人会在背后嚼舌根。

那位得到情报,强势击溃了结盟,压服了几人。如果不是阿莱和那位拼上死斗,也许现在灰城还是孤军抵抗。

自那之后,所有未死的城疯了一样定下规矩,剥夺居民的自由。试图杜绝夺舍的隐患,甚至不惜用上行下效来胁迫。

而那位为了对抗这种规矩,并且避免正面的对抗,选择了消耗和蚕食。对于王离这种主动开放权柄,反咬第七副城一口的这种,基本达成了那位的预想。

混战平息后,王离孤独的坐在殿上,外面的热闹,从此之后与他无关。

直到凯撒到来,王离着魔一样扑向凯撒,确定了黑金石的气息。他感受到了被镇压住地底,魔神渴望的呼唤。而凯撒,为了向九级发起冲刺,也需要一些对权柄的感悟。

王离用自己全部的感悟和固定的出口,换取凯撒整个领地近半的黑金石。

他想要试图恢复的,是那个生动,会在背后嚼他耳根的古城……

他所有的计划,图谋,都指向那位。只是烛老的突然出现,不仅暴露了一些古城暗地的谋划,同样让那位关注到了外界。一切都开始变的微妙起来,王离想掩盖一切,他还没有准备好,他手上还没收集足够祭祀六个城的黑金石。

幸好那位受了伤,没来得及追查。而王离为了延缓时间,想引导吾歌走向主城的对立面。但秦妃的突然失态和变化,是王离意料之外的。

他最终,还是孤单一人。

这世界的温暖,只给了他一次,那就是雪夜里的怀抱。

王家老爷子虽然救了他,视为己出,也不过是想家产不落旁人。反倒是那些刻薄尖酸的邻居,句句戳心窝子的话,说到王离心坎上。

……

说不上同情,吾歌也不能饶恕。也不厌恶,他只是从来不行而已,太急切的想要抓住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最终追悔莫及。

挥散这位最后的光点。这座死寂的副城,将成为第六座死城。

天空没有恢复原状,吾歌依然没有撤去血泊。因为危机,远没有结束。

时空裂缝张在废墟之上,一只手掌向吾歌抓来。

“就凭一只手掌?您也瞧不起我。”吾歌没想到等了半天,却只是一只手掌。

都不用吾歌解决,秦妃飘飘然的落到吾歌身侧,一掌回礼,拍了回去。。“他不是。”秦妃淡漠的说道。

不是主城城主,那是谁?秦妃显然不欲多谈,吾歌也不好意思追问。“你想问什么?”

秦妃眼神里,已经恢复了清明,那些迷茫都散的干净。

“我想听听……那些,我生前的故事。”秦妃捋起衣裙,就这样坐在了废墟上。吾歌收回解放,坐到秦妃身旁。

开始了他机械式的背书。当吾歌念完最后一个字,在回忆里合上书,才发现这本书,是从大姐那里读到的。这本书也是她推荐过来的,莫非她早就知道秦湘如以如今的姿态活着。

六号要塞的动作,至今才被人知晓啊。

……

主城。

宫殿深处,一个老奴被拍飞嵌入墙上。此后,宫殿再无动静。

……

第七副城出口。

吾歌离开了,走之前,吾歌看到了天魔舞真正的样子。原来,那是真正可以比拟彼岸花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