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欲斩王离,妖翼再现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609字
  • 2021-08-20 16:48:27

“六号要塞挖的可真够深的。”

吾歌叹息一声,在这城里没有找到什么活人,那就是在主城了。六号要塞的手伸的够长,黑暗禁区的水都敢掺和。

王离抿嘴一笑,壶中最后一杯酒,也到此结束。

“既然没走,那也不要走了吧。我相信主城那位会很高兴见到你的。你说呢?吾歌。”

“呵。”

台上的蓝白衣袖,也不知何时换上了紫罗衣,雪白肌肤在衣裳下隐隐绰绰。妖娆的舞步,赤脚踏在台上,脚踝上的轻铃更是发出阵阵悦耳动听的铃音。

看客们如痴如醉,死死盯着面纱下的红唇。

楼上的王离面色惊变,“这疯女人怎么来了?”他蓦然转向吾歌,却看到了疑惑。

所以,这女人不是他邀来的,那她来干嘛?

王离按耐住心里的不解。“考虑的怎么样?”

“为什么对我这么感兴趣?六号要塞给的还不够多吗。”吾歌问道。

“这怎么能想提并论呢,吾歌阁下。您是真正的代权者,而且是顶尖的那一撮。如果能和黑暗禁区达成合作,我想这会是一个共赢的选择。”面带笑容的王离,尽量不让自己往台子上看,如果能堵上耳朵,他毫不犹豫。

“是因为那个老头子吧。受伤了吗,所以才由你出面?”吾歌嗤笑道。这王离的定力不高,警惕性很强。

笑容凝滞了一瞬,旋即调整过来。“阁下莫不是觉得,王某不够份量?”

气氛顿时凝重了几分。铃音都断断续续,紫色的烟幕开始弥漫整个一楼。

“呵。”吾歌轻笑,主动打破这份凝重。“当然,不够!”

话音刚落,剑指径自划出,王离始料未及,匆忙翻掌拍案。

气浪扩散,桌案应声破裂。到底是殿主,死城反而不会阻碍他调动所有力量。两人剑指对拳,再撞一回。王离撞碎侧门,倒退七步止住,吾歌后退三步。

一击没得手,吾歌也不会停下干瞪眼。右手中酒杯弹指射去,爆裂在空中。与此同时,吾歌一阶解放。

全界,血煞阎浮!

却在这时,一道紫衣袭来,一掌挡在吾歌前冲之路上,吾歌只好滑步后撤。

“你搞什么?”吾歌皱眉问道,一个殿主就不好对付,再加一个执法官,可不太好办。

秦妃手掌施礼,“阁下莫不是傻了,我好歹是这一城的执法。总不能看着殿主挨打吧。”这话把王离的脸都拉出去扇了。

王离嘴角扯动,也是没办法。刚刚确实吃了亏,所以无话可说。

“你真要在这里闹腾,只怕你走不出去。你可没有那老头子厉害。”秦妃轻飘飘的话就像挠痒一样。

“不劳费心。如果你们那位城主没事,我或许还不会莽这一回。不过既然受伤了,那就怪不得我了。”吾歌慢慢走向秦妃,“秦湘如,你还要装多久的秦妃?”

秦妃娇好的面容顿时难堪起来,这个男人无视自己的欲术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挑拨自己。

“你找死!”秦妃赤脚舞步而来,紫色的气韵竟是抵的住全界压制。转瞬间就来到了吾歌面前,轻柔香腻的吐息侧过耳根,却撩拨不动这个男人。

这让秦妃百试不爽的欲术,毫无用武之地。更是进一步刺激了秦妃,想要毁掉这个男人的冲动!

“秦湘如,你已经死了。天魔舞也不过如此。”

一句话再次炸雷在秦妃心间,竟让她失神原地,“我?死了?”

这边眼见不妙的王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上去帮忙肯定不错!

翻掌提棍就来,一棍当前,大有万夫莫敌之勇。

吾歌侧步绕过心神失宁的秦妃,说实话,吾歌也不确定秦妃到底是不是秦湘如,他就是试试,这结果他也没想到。

伏阙剑出上撩,化开王离这一棍,随后右手持剑荡开棍身,全界凝聚成束,直奔王离而来。

一身蟒袍的王离自然是没有任何盔甲,但不妨碍现在有。已经彻底死后的副城,在他手里自然是随意拿捏。一身战铠武装而上,棍身上也多了一条巨蟒盘绕而上。

全界血束自然穿不透这集合一城之力凝聚的铠甲,但吾歌也没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有那么一瞬的阻挡就行,煞魔能无视一阶解放的全界,但你不行就足够了。因为下一瞬,吾歌九踏三段而来。左、中、右三个方向各一步一剑,切开紫色烟幕。

“杀伐于汝!”

七杀其一。

“断命!”

一剑当空,划开身前之物。烟幕尽散,整个天妃楼被划出一个巨大的切口,砸向地面。

此时已经腾空的王离,到底没能躲开那一剑,断命的杀伐之力依然在剥夺他的生命!只是相对于他近乎一个城的生命而言,剥夺的速度慢,太慢了!

王离低头看向胸口铠甲处的剑痕,一剑破防!铠甲已经不足以守护了。这一剑从来不是要断他王离的命,因为太难。所以,这一剑是断了铠甲的命,是这一城人的寿命。

“你够狠!”王离咬牙切齿的吼道。他索性褪去铠甲,似乎要拼命了,他也不清楚主城那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只知道前段时间突然拒绝进贡,并且要求和外界,尤其是六号要塞合作。所以指望那位来救,不现实,能依靠的……王离瞥一眼秦妃。

“傻女人,你还要愣到什么时候!”咆哮的声音未落,王离就横棍又接一剑,庞勃的气力压的棍身顶在胸口闷声不响,不得不退。

这一吼到底还是被王离死压着伤势,吼到秦妃耳里。

一直喃喃“我是谁?我在哪?”的秦妃还是被惊醒了,目中的迷离开始清醒。

“诶。”吾歌心知失败了,本就是意外,能偷出一剑断命已是不易。

还想欺身而上追击王离的吾歌,一道紫袖如刀割来,不得不反坠而下,险些中刀。

下落的吾歌扭头相视,眼里的紫衣姑娘不再魅惑,反倒神秘高贵的让人敬畏。

“你要拦我?”落回地面的吾歌问她。

“你是谁?”完全变了个人的秦妃给吾歌极度的陌生感,昨晚像个有小心机的姑娘,今天又有点魅惑,现在有点…中和的味道?别说吾歌,王离都没料到这戏剧一幕,但他多少还是知情一些的,主城那位曾经和一戏子斗过一场,之后秦妃就出现了。

莫不是秦妃当真是那装作戏子的女人?王离暗自揣度。

“我?”吾歌纳闷了,这就不认识了。

“你认识我,但我没见过你。”秦妃表情冷漠,眼里却透着异色。

人格分裂!吾歌猛然想起这个词,前后的违和感油然而生。

“呵呵,这个。咱们等打完再说?”吾歌挤眉弄眼道。

美女颦眉蹙頞,往往都是心情不好,或者受到冒犯。但吾歌不管,她皱眉就是犹豫,犹豫就要败北!从目前状况来看,自己好像和她更熟一点。

踏步入空,不给秦妃得出结论的机会,所以犹豫着,秦妃就默许了。

预感不好的王离早就转身跑路,不是别处,正是城殿。为什么选这呢,吾歌还在想。

城主殿离天妃楼不过十多条街道,几句话的功夫王离已经赶至殿前。等吾歌赶来时,他已入殿不见总计。

头一回入殿的吾歌很小心,但意外空荡的殿内似乎没什么埋伏。只是越这样,吾歌越不安。

几乎没有多想,吾歌飞身而退,大殿顿时坍塌而下。

退到殿前的空地,吾歌才算避开了大殿倒塌的波及范围。“至于吗,还让你的城主殿给你陪葬!”

“哈哈。”一阵猖狂的笑声从废墟里升起,一只手臂从废墟里爬出,这只手臂的掌中有一双眼。王离此时就站在废墟上,身后就是那个会自己动的粗壮手臂。

如果按青龙苍的身形来看,也有它四分之一那么粗壮了。比起阿莱法相出手那一拳,还要膨胀些。

“这就是你回这的目的?或者说,这座城埋葬的目的。”吾歌好像才真正洞悉到主城那位真正的意图。

这是谁的手臂?不重要了,光是气息,就够吾歌难受的。全界毫无保留的释放,对抗这种死寂的粗暴气息。

掌中那双眼睛盯着吾歌看,它想吃了吾歌。

“去吧去吧!伟大的魔神,他就是您的太牢!”王离几乎一位狂热的信徒,着魔一样呐喊,指着吾歌。

也让吾歌明白,这是一场祭祀,牺牲即是自己。

“这就是魔神啊。”体型确实够大,灰黑色的气韵缠绕在手臂上,明明是白天,却像黑夜来临一般。

它还不是完全体,而且是祭祀而出的。说明,它没有完全脱离镇压。

“还是能打的嘛。”吾歌剑指魔神,一夫当关!

王离看到吾歌的斗志,有那么一瞬惊讶还有悲伤,但很快就嘲笑不已。

吾歌可没有心情关注他,提剑前冲,踏步废墟,妖火肆虐而出。迎着黑暗,劈空一剑。妖火沿着剑势而出,撕裂黑暗,却没能伤及手臂分毫!

这种情景的无力吾歌体会过,大地领主、青龙苍!

九踏腾空,躲过如柱般实质的灰黑交融的气韵攻击。

妖火双翼再现!

空中闪烁着的身影,穿梭在袭来的攻击中。这样的攻击对于残缺的魔神来说,就像欣赏杂耍一样,毫不费力。

所以得上硬菜。

吾歌握剑抵住气韵之柱的冲刷,妖翼张开疯狂涌动,推着吾歌向前靠近。再近一步,就离那双眼再无阻碍!

伏阙剑势上挑,吾歌也贴着气柱滑过。携着切开气柱的力势,斩在残缺魔神上。

化掌为拳的魔神硬吃一剑,剑光落入气韵中转瞬撕碎,拳势砸向吾歌,推向空中。吾歌在空中翻了几滚才稳住身形。

随后妖火附着剑上,俯冲而下,对上魔神又一拳。这一次,依然被震开,但吾歌强硬的回击,总算没有再被击飞。一剑不够就两剑、三剑。

剑光越来越快,妖火越燃越暴。整个天空紫色火光绽放的光芒,竟稳稳压住黑暗一头。

天妃楼前没有动身的秦妃,呆呆的望着城殿方向。那绚丽的紫色,竟让她为之失神。

冲击越来越强,但魔神却越打越弱,因为祭祀的力量在消退,整个城市的居民都付出了一部分生命作为代价,而身为祭祀主的王离,更是拿出了一半的黑金石!

可现在黑金石一块块的化作腐灰,再没有当初的耀眼夺目。

“怎么会这样?”王离跪坐地上,他不甘,也不信!“肯定是还不够!我还有、还有!”

一把把的黑金石塞进祭祀阵中,魔神又恢复到起先的状态,甚至还在变强,因为王离把所有的积蓄全都压上了,包括整座城市居民的身家性命!

终于,吾歌还是不敌变强的魔神,被轰入黑暗的天幕。

王离丧心病狂的笑声经久不息。在这时秦妃出现了,蛾眉皱下,厌恶的看着空中的魔神。更是怜悯的看着失心智的王离。

不懂秦妃为何变成现在这样,王离很愤恨,为她现在的清高神秘而恶心。直接扑上来,不再压制内心的欲望,却被一双修长细腻的大腿踢飞数米远。

污渍染在白嫩的小腿上,并没有让秦妃觉得不适,身体对她来说,远没有弄清自己重要。

“呸!”吃了一地灰后,王离才算清醒。但眼中的恶毒却没有丝毫退散,他相信魔神会解决完吾歌,但时候就是这女人在他膝下承欢的时候!

天空黑幕翻滚,惊雷一道接一道闪烁。

骤然间火光迸溅,化作恢宏之势铺开,盖住黑色天幕。城市在紫火的映照下,颇有地狱的既视感。

“二阶解放!”

血泊出现在吾歌脚下,一直蔓延到残缺魔神之处。

魔神似乎非常厌恶血泊的气息,气韵全部宣泄在血泊中,导致血泊不停炸溅。

吾歌踩着血泊,如入无人之境,冷漠的血眼转向残缺魔神的双眼,那一刻,魔神有种遇见同类的错觉。但很快,它就明白,那不是错觉,应该是恐惧!

“无间!该死的!”

来自吾歌身后的无间,再次洞开一个裂缝,但没能像之前那样打开。因为吾歌在抑制,一旦打开,吾歌将不可逆转的彻底二阶解放,这里可不再有一个寒离,一个九级皇苍了。

自那裂缝中散逸的阴冷气息,顺着吾歌右臂虚无的锁链攀上。无间之苦自心底而生,上次吾歌还是失去意识体验到,这次,吾歌需要靠自己硬撑下来。

时无间、空无间、受者无间。

三者相聚的苦痛孽障,将吾歌的灵魂撕扯浸泡,又升空坠落,烹油过水,再历无尽煎熬。

还好只是开了个缝隙,魔神此时已不顾位格的跑路,它不是不想打一架,而是不能,没有洞开的无间如果因为它的挑衅洞开了,玩笑就开大了!

所以它要回去!残缺的它没有资格和不残缺的无间相碰。

但是吾歌可不会放过它,血泊倒卷而来,吾歌转瞬就来到魔神之后,对着魔神和祭祀之地,遥遥斩出一剑。

“七杀其五”

断灵!

斩向虚无的一剑,划过之后。魔神停下了,眼睛里的痛苦是可见的。

对此最有感触的,当属王离。他跪在地上,死死扼住自己的喉咙,七窍都冒出灰色的烟气。他失去了对第七副城的掌控权柄。

断灵之力,断一切灵智与灵性。这一剑,断的是维系在第七副城、王离、魔神之前的链接。

第七副城,宣告彻底沦为死城!残缺魔神不再受到镇压,同样也不再受到祭祀供给。复苏计划几乎被打回原形,魔神沉默了。

“我选择沉睡。”这句话,魔神是说给吾歌,还是他身后的无间,吾歌不在意。

这个态度就说明了一切,魔神强制进入沉睡阶段。王离被剥夺权柄。

而主城,有惊天怒气冲天而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