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酒馆听曲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167字
  • 2021-08-21 10:11:46

深度101区,国之重器。

宗向带人走了,历时月余。也带走了这次会谈的全部结果。

城头上。

烛老双手背负,金睛遥遥相望,仿佛能透过空间看到那个空中的庞然大物。

“怎么说?还是不准备开战喽。”

“嗯,要塞没准备好。吾歌也还没有。”

对这个回答,烛老一点也不惊奇。在这个主战的阵营里,烛老一呆就是匆匆半载。这半载里,上一代的总司令,这一代的总司令,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听的耳朵都生茧。

“说不定,到时候要开战的,就不是我们了呀!韩非。”意味深长的话,没能让这榆木脑袋开窍。

“天时、地利我们总会占一样的。高下还是要看布局,王邢林的棋局太大,他谋的是整个人族未来。而我,做不来也想不到那么远,我只要打赢这一仗!为此隐忍多久,都值得。”

这一刻的韩非,在烛老爷子眼里,总算还有点锋锐之气。

“那我就暂且再看看吧。”烛老转身离开。诺大的城头只剩韩非一人。

“长官,您把位置交给我,会不会怨我。等了这悠悠数十载,我还是要等。这一城的人,容不得我轻率啊!”

韩非举头向天,两行泪水滑落。

历史记载,末日纪元191记年。于三号要塞,国之重器,举行六号要塞,天空之城与国之重器的会谈。

会谈纪要:

承诺在立场不排斥六号要塞,不拒绝合作。

仅仅这一条,就足以让韩非在后世背上千古骂名。从不曾在立场上退让的三号要塞,退让了。

他们用图存计划百分之四十的份额换来了什么?

领空,九级皇,青龙苍许可的领空权!

没有领空,图存计划就是白纸,经不起考验!有了领空,三号要塞才能实施筹备已久的第一阶段。

一切,为了图存!

……

深度149区。

宗向一行十五人回到天空之城。

“诶呀呀,这不是那谁吗?哪个军的军长来着?”适应了骤然增大的光亮,宗向一眼就认出皮鲁修。

“第六集团军。”宗向良好的修养,让他不要和这位一般见识。

“哦哦。你们这一趟怎么样,地下是不是贼漂亮,你快说快说,是不是这样?”老皮一路喋喋不休。

硬着头皮宗向只好点点头。

老皮猛拍大腿,看向另一边,“你看,我就说嘛!”

再好的修养也拦不住了,宗向黑着脸就要拔刀让老皮老实一点,但又默默收了回去。极有风度的绅士礼,在他手上毫不滞涩。

“托伊女士,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托伊没有理会宗向伸来的手,而是看向老皮。“今天是你值班,对吧。”

老皮乐呵道,“是呀。”看到宗向吃瘪,横竖都是高兴。

“送我下去!”

“在哪下?”

“就这吧。嗯,深度145区就行。”

老皮很老实的按照准备程序来,没有在这个女人面前多说话的意思。

自始至终,除了一句好久不见外,就被晾在一旁的宗向,还在晾着。他看着托伊回到地面,是带着一丝不由自主笑容的。

她终究还是喜欢地面的。宗向不着痕迹的收回手来。

回身看过这里,天空之城也只是一座漂浮的堡垒,在失去地面的供给时,水源是最大的障碍。哪怕零号实验室出品的净化装置,采集的雨水也只够人类自己的用度。哪里有多余的去供给花花草草的呢?

这里,早已只剩宫殿,房屋。

……

黑暗禁区,第七副城。

这里的白天也是不同的,居民依然可以出来,但平淡的多。没有什么嬉笑寒暄,基本上就是各忙各的,好像晚上的欢愉熟捏都是晚上的,关我白天什么事。

陌生感就这样油然而生。吾歌终究不能接受。

上灰已经带着一帮子下属来到这里,恭迎。

和屋外的泾渭分明相比,屋内可真是热闹。

“啊。你、你、你。”雷子一直哆嗦的指着南正门,“老大你对我干了什么?为何你趴在我身上?”

南正门很无奈,“明明是你趴在我身上好吧。”

“我不管!”雷子表现的就像个蛮不讲理的泼妇,失去保留多年贞操那种。

“嘚嘚嘚。”南正门也懒得打理他,简单洗漱后就要出门,接过门都不用使劲,就被挤开了。

一个,两个,三个,好家伙,还有这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男人。

“听够了?”

“这个……早生贵子?”灵儿讪讪笑道,还好自己机灵。

然后……“喜结连理。”樊石顺嘴接到。这车都让你们开上了,灵儿仙女无语。

还有,“身体健康。”小明板正的字眼让南正门太阳穴直突突。

“滚!”

“欸,好嘞。”一溜烟三人就跑下楼了。

“师哥别看了!您也真是的,瞎凑热闹。”

“噢,那白头偕老?”

“滚滚滚滚滚!”

……

楼下。

上灰谦卑的鞠躬问好,吾歌也注意到通行证是什么样的,大概就是这个上灰的名片一类,当肩章。

“大人,殿主请您正午后,前往天妃楼喝茶。另外,门已启。”

说罢又一躬,上灰带人退走。

按理说,就这排面拉满的逼格,足够甩炸几条街的阵势,在这里,连个喊“哇塞”的群演都没有。

气氛组呢?一点也不走心。就是石子落在水里,也多少是有花的吧。

“一潭死水。”

等吾歌带着人逛完一圈,也就是那四个字。

按照凯撒给的坐标,爱觉罗分析地形后,他们找到了那扇门,也就是个出口,一个固定出口。

至于凯撒图什么,吾歌也不清楚。这些年,它也没少琢磨啊。

“走吧。”吾歌看着扶摇小队离开,只有他们先走,吾歌才没有后顾之忧。

“师哥,我们在外面等你!”灵儿大声呼喊。

“好!”

穿过这扇门,依然是甬道,而终点,正是深度197区!

……

正午后,天妃楼。

吾歌如约而至。

休闲的午后,天妃楼里依然爆满。伙计穿梭的身影,端茶倒水熟练至极。

这里,倒还真不太一样。有那么一股生动的活泼。

台上本不该上曲的戏子,又登台了。因为今个,来了平日里不见眼闻的大人物,殿主王离。

晚上的戏曲可不得改到正午,怎么着也得让这位爷满意。就冲这份机灵劲,这天妃楼就倒不了。

就是这的香味太浓了。比昨晚只浓不淡。看来那天妃,说的就是秦妃喽。吾歌心中明了。

只怕这殿主也是降不住这女人,不然干嘛挑正午后,而不是晚上。

今早见过的那位上灰已在门口等候吾歌,见吾歌来,领着就往楼里走。一路上都是有眼力见的,知道什么人贵重,碰不得。

二楼的小厢房里,三面都有扇门堵住,只留一面,正朝台子上。此时戏子已经登台舞曲一支绿腰。身姿曼妙,手段轻柔,薄纱的舞衣露出不堪一握的细肢,随袖口扭动不停。

台下的看客拍手送绝。

这边,上灰轻叩三下门,随后开门让出路来,请吾歌进去。

“殿主,客人到了。”上灰如是说道。

殿主依然看戏,只是随口说句,“坐。”

吾歌就直接坐下,也不生气。

戏子绿腰的舞姿渐渐落下高潮,施施然一礼,就下台而去。不死心的看客依然再等,说不好今天还有戏呢!毕竟那位还没走呢。

楼下喧闹不得片刻喘息,楼上二人静默看台。

“我以为你不会来,怎么没一起走?”王离漫不经心的问道。

“殿主相邀,岂能错过。更何况这戏曲之绝,已经难闻一面。今日有缘。”吾歌客套话说的也漂亮。

王离莞尔一笑,“老弟这话说的不假,这整个黑暗禁区,除了主城,没有一个副城能和我这里相比。”王离看向吾歌,“我知道你从灰城来,也遭到了通缉,但在这,他的通缉管不到。你,只要想,就能永远进出这里。”

“如何?凯撒能给你的,我也不会差。”

吾歌笑了,合着闹了半天,自己是被人盯上了。“那您图什么呢?一人之下,您也是万万人之上了吧。”

王离收回目光,重新投到看台上。原先下去的戏子,又换了身蓝白的衣袖,引得看客直呼过瘾!

“你看这里,好不热闹。你觉得第七副城怎么样?”王离还是看着戏台。

“如果您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份安宁之所。那就够了,这里没什么不好,足够安宁。”

尝了一口这里的小酒,味道就和这座城一样,是死的。这里的一切都只是有人刻意编织的,其实背后依然是空洞的死寂。

“这就是代价啊!投诚的代价,你以为我喜欢听曲吗?我不喜欢。只是这里,唯一能允许有些变化的,只有这里了。”王离痛饮一杯,白水一样无味。

就像这座城,他不喜欢,可他得接受这样的变化。

“所以,你想变强?”吾歌觉得他和凯撒交易的内容无非就是这些。

“强?我已经强到顶了!我不像那个阿莱一样,天赋异禀。没有第九副城的支持,他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我不行,我失去了权柄,失去了居民,我只剩那位残留一点的施舍。”王离的模样,痛哭流涕的,简直不是个大人物应该有的。

“那你,搭桥引线的。是为了什么?”

台上一曲唱的是让人肝肠寸断,看客纷纷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我想你应该注意到了才是吧。”王离这收放自如的演技,着实秀。

“代权者,吾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