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代城主问好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819字
  • 2021-08-19 19:38:37

当繁华落尽,重归寂静的城内,偶有吹过的夜风,都带着沁人的熏香。

粉红的花粉像迷雾一样从空中铺撒在街道上。飘入窗口,每个副城在梦中嗅到这股香气,不由陷入美妙境地,脸上的陶醉经久不息。浪潮迭起的致命诱惑,透支着身体每一分气力。

客栈里隔着楼层都能听到吱呀的动静,时不时有粗重的喘息声传来。

就连一向淡定自若的宅男小明,都面红耳赤,显然想到了什么美妙的事情。但他意识到的是,脑海中出现的女人,丰腴的体态却有着冷若冰霜的脸庞,什么时候疯子的身材这么好了?好香啊!清醒只是一刹,小明就有了痴迷的神色。

樊石、雷子、南正门都有着类似的反应。不过樊石有点害怕是怎么回事?吾歌纳了闷了。

自己的学生发情了他都不知道,该不会是那丫头吧,啧啧,这辈分乱的。

至于灵儿是最晚进入这种状态的,她本来对四人的奇怪还有所疑惑,但转瞬后她就扭捏起来了,这副欲拒怀迎的娇羞,真吓人。某人鸡皮疙瘩颤了好几下。

“嗒嗒……嗒嗒…”节奏舒缓的高跟落地声,声声扣入人心。不知道多少进入梦中的人欲仙欲死,比过山车更刺激的是,永远保持活力的列车,不达目地不罢休。

在客栈前,旗袍外露,香艳欲滴的女人抬头看向窗台边上男人的背影,有一抹诧异。

此时屋内的吾歌正在费劲的搬动几人睡到该睡的房间去,至于晚上会不会抱在一起,这吾歌就管不着了。灵儿如愿拥有了这间房,可惜是单人的。

安排好几人,吾歌整理了下八爪鱼一样的灵儿留下的褶皱。见美女,还是得体面一些。

说实在的,托玥在这里肯定要吐槽他,一件风衣穿五年哪里体面了?

吾歌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老师当年亲自去给他量身定制的,原本是要红色的,老师嫌太鲜亮了,容易拉仇恨,就说:红的发黑嘛,就黑色了。

于是这件黑色风衣,一穿,就是这么多年。坏了就补,烂了再补,直到有一天穿着他焚烧的干干净净为止。

吾歌想着想着,一点眼泪从眼角划过,他并不是没受影响,只是这些影响远不能撬动他清醒的意志。而这是磨砺出来的,老师曾经带他经历过最可怕的诱惑,彼岸花!

只有从彼岸花中挣脱过,你才能拥有不惜一切搏取生命的勇气。

这点幻术,也就给我几个师弟、学生当个开胃菜,没有唤醒他们也正是为此。彼岸花有多可怕他清楚,所以不能像南宫正那没良心的,直接推上去。得循序渐进的体验,把握会更大点。

他采集的很多奇异植株就是要用来搭配制造这么一个专门的训练室,当然术业有专攻,二号要塞肯定不会推脱的。

客栈外,吾歌低头点起一支烟。有阵子没吸了,最近心情都挺不错的,如果没有人打扰的话。

“敢问姑娘是何人?报上名来吧,我听听,说不定没听过。”

手中夹着烧灼的烟,吐出烟雾,轻蔑里透露着霸气。

女人万福施礼,深情款款:“奴家这厢有礼,见过大人。您叫我秦妃就好。”

这一礼不要紧,能看到的都给露出来了。饶是吾歌都直呼—妖精!

“秦妃?秦湘如你认识吗?很厉害一女子,称她为后世古典舞曲第一人也不为过。可惜,她死了。”吾歌平静的口吻,像是在叙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

秦妃面容微变,在施礼时的低头反而掩护了这一动容。

“大人说的,小女子不识,但能入大人眼里,想必也是位奇女子。”

吾歌看到她,就想起来那段史记。

史记记载,公元2184年,集唐代和元朝舞曲之大成者,秦湘如死于唐代遗址的舞画前。

此时距末日纪元还差上一截,在此期间,有陨石落在那片遗址范围。很奇怪的女人因为在她生前一直得不到肯定,唐代舞曲的典雅清丽和元朝舞曲的浓妆艳抹简直是画风突变,因此当时学界批斗之风尤胜。反倒死后,有人公认了。

吾歌觉得可笑,摆头说:“她算不上奇女子,可怜人罢了。”

秦妃未敢再添嘴,眼前这人远不如她想的那么简单。那一份随口说出的故事,让秦妃收敛了许多。

她本想摆弄舞姿试探他,却反被他一句掐头去尾的话弄得心烦意乱。有多久没有这般心慌了?秦妃上一次如此意动,还是因为一曲凤求凰。

所有人都避之不及,谁会欣赏真正的自己呢?听完凤求凰后那莫名的心声又一次响起。秦妃连忙稳住,但吾歌已尽收眼底。

“你是代表…,嗯,城主来的?”吾歌不知道眼前这女子的身份,秦妃秦妃,是姓秦的妃子,还是别的什么呢?她是城主吗?实力有了,这番谦恭的态度又是怎么回事?

秦妃扬起妩媚的笑容,“自然,城主让我给您问好。”

“您能来此,是第七副城的福气。希望你能玩的痛快。”

吾歌看着她,“这里好酒好菜好茶好景,真是好不热闹。不过想比起玩乐,我更好奇你……”

吾歌迈近一步,秦妃竟没有退开,两张脸贴的只有几公分,吾歌侧过去贴在粉嫩的耳朵旁,轻声问道:“是谁?”

一声惊雷乍起,秦妃心间已经乱的头皮发麻。怎么会这样?她是来看这个男人笑话的!怎么自己先露出马脚来了。

秦妃这么多年的浪迹也还是有用的,恢复镇定也是不着痕迹。笑着说:“我自然是殿主的人。”

这个笑容,有点职业是怎么回事?吾歌好像在哪见过这种笑,一时想不起来。

“噢!这样的话,麻烦你转告殿主,凯撒的交易依然作数,这是定金。记得开门噢,执法官大人!”吾歌笑眯眯的回敬。

刚接过吾歌递来的袋子,秦妃都还没来得及察看,就慌慌张张的踩着高跟鞋跑了。

执法官嘛!又不难猜,吓这么很……吾歌抱胸而立,粉红的花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追随那位秦妃而去,那慌不择路扭动腰肢的模样,还有点可爱。

“刚刚她是不是耳根红了?啧啧,还是个纯情女子。”这下子误会就大了。

随着粉红花粉散去,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也都渐渐平息,还有些意犹未尽的不满嘟囔。

等吾歌重新回到楼上,雷子和南正门已经抱作一团,樊石和小明倒还算克制,小明更是憋的脸通红。真不知道明天一大早会是个什么场景。

颇为期待啊。

……

跑到半路的秦妃,突然停下,蹲在地上掩面羞耻!自己居然在一个男人面前退缩了,太难堪了。

“还好除了他没人知道。”秦妃暗自庆幸,熟不知自己在心底已经认可了这个男人,除了弹奏凤求凰的那个男人,吾歌也算是第二个吧。

这听起来,怪怪的。

殿内。

恢复了原样的秦妃,依然风情万种,却不再有深情款款的眼神,故作无趣疲惫的样子,把袋子丟到殿主面前。

“交易如常,记得开门。他是这么说的。真是让人提不起来兴趣的男人。”秦妃打着哈欠,扭着腰走了。

“无趣?”这副模样连王离都感觉有些故作矜持。

打开袋子,里面是成块的黑金石,王离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块,放到鼻尖,闻出了什么味道?纯度的味道,百分之九十七呀,真令人痴迷,就和那女人的身子一样。

这要是凯撒听到,每天屁股下面坐着腚疼的玩意,还有纯度的味道?真是搞笑!

“哈哈,来人,明早去那客栈。请客人到天妃楼里,听曲!”

拿到宝贝的王离,很高兴,也想见一见这个他眼中的使者!自此,他和凯撒之间的约定达成了,这只是第一笔而已。

“未来的日子还长,可期,可期啊!”殿内长笑不已。

走出殿外的秦妃兴致不高,一旁的守卫更是大气不敢出。直到笑声穿出来,秦妃更是怒极反笑,明知道王离不是笑自己,却偏偏怒火中烧。一缕缕紫色具象化的气韵萦绕身躯。

“该死!”这一声怒斥吓的守卫直接匍匐在地,随后便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来吧,跟我走,叫你们…欲罢不能,欲死不生!”最后更是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

秦妃要发泄怒火。天妃楼是吧?胆敢戏弄我,我要你好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