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七副城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933字
  • 2021-08-19 20:32:11

“真热闹啊!”

南正门感慨道。和灰城那灰白的石墙相比,第七副城有着红灯绿瓦,酒巷茶楼,好不热闹的一副场景。

这才是真正的居民吧,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没有约束,不用跳崖,甚至少了很多规矩。

从一进入第七副城,他们就获知了这里的规矩。只保留了三、四、五条。分别是奉命行事、、除恶务尽、擅闯必死。

而在灰城却需要进入屋内确认成为居民身份才可以。这说明第七副城,不排斥外来人,所以依附于主城的副城,都是这个样子吗?主城只会更夸张吧。

没有上行下效,没有外来将诛,大摇大摆走在城中的六人,不会遭到攻击和排斥,就仿佛他们本来就是这里的人一样。

但吾歌清楚,从他们离开灰城那一刻,第七副城就做好了“迎接”他们的准备。

踏入城中的时候,想必那位城主大人也已经心知肚明了。至于煞魔那档子事,想保密都不可能,不过那位母体也是精明,杀的了是赚了,杀不了就有合作基础。可惜吾歌不吃这套。

就是不知道这位投靠主城的城主,会怎么对他们呢?

不管怎么说,不用躲躲藏藏的感觉,还是相当美妙的。

……

第七副城,殿内。

“来了呀!”大殿上坐在殿椅上的男子,慵懒的侧靠着,一只手托着下巴。

大殿上还有一个女人,红色开叉旗袍露出雪白的美腿和后背,丰腴的身材是旗袍裹不住的诱惑。

“殿主很在意这个人嘛,要不要妾身抓过来呢?”女人自称妾身,却没有半分恭敬的神色。双手环胸,美目望着殿外,舌尖如蛇般舔过鲜血红唇。

殿椅上的男人就是女人口中的殿主了,也就是灰城城主称为王离的人。这个女人,不用说,也知道是执法官。在这里,兴许执法官的地位还要高上一些。

“秦妃,你想去试试斤两就自己去嘛,用不着拿我的名头吧。”对这个看似尤物娇弱的女人,王离头疼的要死。明明是执法官,最不守法的偏偏是她!反而自己这个副城选定的城主更遵守主城那位的法令。

“啊这,殿主这是不要我了吗?”女人娇艳欲滴的模样,配上小女人似的哭泣,直呼我见犹怜。

可惜王离虽然心痒,但也深知这个女人的可怕恶毒,还有恶趣味。每每想起就不寒而栗,这个女人,还是离她远远的好。主城那位只怕也是受不了她折腾,才放到他这吧。

王离索性不搭理她。这让女人好生无趣,一巴掌打在空气里多费劲呐。“哼,无趣的木脑袋。就让我去会会他。”

王离巴不得这个女人赶紧走。

秦妃扭动腰肢,款款深情的走出殿内,凡是沿途守卫的灰度执法者,都低头避视,上灰也不例外!这不是礼仪,这是畏惧!

……

“走吧,我们去找个住的地方。”吾歌看到那个挂着客栈旗子的地方。

这种就是旧时代里都少有的格局,却生动的重现在黑暗禁区里。不得不说,很诡异。

“住房几位?”客栈的老板,几乎抹去了古城的烙印,和活人没什么区别的样子。粗布褂衫,打着珠算“霹雳乓啷”的响,头也不抬的问道。

“噢,六位。”

“六位?”老板诧异的抬头确认,见吾歌点头后扫过后面几人,确实六位。“这里没有那么多房,您别处去吧。”

“别啊,三间房就行!实在不行就一间吧。”再去找可不太好,他们还需要时间来观察一下这里。

没有妥协的灰城他们见过了,大致的情况也都知道了,虽然吾歌没道理那么信任那位灰城城主,但直觉觉得,他用不着骗自己,如果是那位执法官这么说,他还会质疑一下。

现在观察下这里的情况,除了主城基本就摸清了,至于没有城主的那几座,只会比这里更彻底一点。国之重器托伊

老板搓着算盘的手顿住了,他的神情此时略些僵硬,好像违反了什么程序的卡顿樊石吾歌。“三……三间?好像有的吧。”

“小二,带他们上楼,三间上房。”老板唤来伙计,就继续埋头算账。“客官,您这边请。”伙计领着扶摇小队上楼了。

“店长,多少钱?”吾歌肯定不会是要塞印刷的币纸,六大要塞现如今流通的币纸还是联合会议统一的,也叫联合币。不过有些要塞已经重新恢复了自己原有的纸币,臂如一号塞的凛冬币,五号要塞的负能币,七号要塞的终日币。

依然坚持使用联合币的只有二号和三号要塞。币纸兑换的的比例在联合会议规定中以凛冬币为最,对联合币以2.3:1的汇率,负能币其次1.6:1的汇率,终日币0.9:1。至于天空之城,在完成集权之后,放弃了货币系统。

“一晚一间一两银。”老板面无表情的回答。

黑店!铁保铁的黑店!吾歌黑着脸,理解不了这里的房价,一两银子在现在的联合币中,也有七百多呀!

“老板,您这可真贵呵……”家贫寒酸呐。吾歌心在滴血。

“贵?贵去别家。”不客气的老板一点也不在乎口碑。小心我投诉你,上你们城主呐,吾歌也就心里想想,只要城主不来找他麻烦,他也懒得去招惹。

吾歌摸摸索索的手伸入虚空,眼神却打量着老板,可惜老板没抬头看。“您看这个行吗?拿来当三两银子。”

手里不可能有银子的,所以以物当钱喽。

果然,老板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并不是那种不识货的困惑,而是超出理解范畴的迷茫。他僵硬的伸手抓过这株奇异植株,很香!但值钱吗?

它是银子吗?肯定不是,老板这点还是清楚的,能当银子吗?一想到这,老板的迷茫就更浓了。

“行……行吧。”老板支支吾吾的说道,在经过取舍挣扎后,他还是收下了。

“好嘞。您先忙着。”吾歌笑意盈盈的别过,在上楼的最后一阶上,回眸的一眼,老板还在僵硬的打量着植株。

手上的算盘打的依旧响亮!

“真有意思!”

如果说灰城的居民就像麻木的病人,遭受着规矩和命令的双重压迫。而这里的居民,就是提线木偶,程序化的机器,看似光鲜亮丽,但真的还有思考,有记忆,有灵魂吗?只是看着还是人罢了!

两者孰优孰劣,吾歌不好说,因为他都不喜欢,单单是弱肉强食这种野兽法则就很难让人认同。

要塞是什么?它虽然很失败,但它的目地达到了,给无法生存在这个异兽横行世界的人,一个安稳的生存空间。不管男女老弱,不管编内编外,你接受,那就来!

所以吾歌摇摇头,不再对这里以及主城抱有什么期待。

只是之后的这里,将多出一些新的命令,以物议价等。就像蹩脚的画蛇添足,虽然别扭的不成样子,总也还算是在学习吧。

进入房内,大家都在第一间,其实灵儿是想留这的,但可惜他们都没有走的意思,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说的出口……要和师哥在一间房的话。

“怎么睡?”小明提出了核心问题。

“睡?你们困吗?”吾歌按着自己的思路来,剧本在他这,五人会错了意。

“呃…不困不困。”南正门替小明解掉尴尬。

吾歌这会也明白过来,笑道:“我们可不是来体验生活的,现在还只是刚入夜,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的呢,看看再说。”

灵儿不情不愿的应声。

打开门窗,街道上热闹的跟赶着过节一样。街坊邻居他得走街串巷,日常联络联络感情。

远处和有茶楼、酒馆,街边小吃。简直是一派人间平和祥乐的年月,自然的就像每天都是节日的喜悦一样。

“假”

“大”

“空”

小明、樊石、南正门一人一口,点评完这副画面。

“怎么说?”吾歌考究三人,至于另俩位,一个费尽心思看,一个单纯觉得挺和谐的,就放过她俩吧。

“若是岁月静好,这里也就不是黑暗禁区了。城外荒凉,城内热慌怎么看都假。”小明说,他对城外的情景记得很清楚。

“就挺大的啊,街道宽阔,房屋错落有致,高低起伏,比灰城还气派,所以如果你说这里是主城我都信。”樊石倒是实诚。

南正门斟酌后开口:“因为大,所以这些现象填充的就很突兀,一座城内,不会都按照相同的节奏生活才是。但这里,就像为了一个美丽的愿景而勾画的一样,表面美好,实际上还是空的。”

“嗯。”吾歌没有过多的要表示什么,重新把视线投到街上。

这种热闹一直持续到深夜,才零散退场,退的很有秩序,不挤不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