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惊喜连连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030字
  • 2021-08-19 10:10:33

如此数量的煞魔,只能是子体的分体。但是即使后来分体回归子体,也不能恢复正常,这完全是不顾后果的。

在这种状态下融合而出的煞魔,将仅此于母体。它是想一举吃掉我们啊。

还打游击吗?扶摇五人有些不确定。这种数量,游击也没什么用了吧。

“散。这种数量的煞魔实力不会很强。”吾歌边说边撤,“记得观察那只特殊的煞魔,务求一击必杀。”

分体普遍在三级的强度,子体也有所削弱,大体是四级,也有部分五级。关键是这数量!也许威胁不到一只八级异兽,但堆也能堆到它筋疲力尽。

山脉的掩体还是很多的,吾歌没有用伏阙剑,改用一种非常精巧的短剑。

每一次闪躲都顺势收走一条煞魔的生命。虽然煞魔很多,但这山脉中也只能分批冲下,所以凡是有空当,吾歌就能利用起来。没有空当就杀出一空当来,补充的速度只要没有杀戮的快就行了。

吾歌能这么做,扶摇小队是不行的。尤其是小明和灵儿这种不适合超大规模的群战。

所以小明和灵儿干脆在一定范围内站桩控制,南正门负责外围顶住压力,樊石以点破面的攻击,雷子则是打散煞魔集群。

边打边移,他们不能一直守在一个地方,因为煞魔集群会冲坏这附近所有的掩体。

南正门枪出即收,不为杀敌,只求阵型的稳定性。所以攻击要快,不能一枪到底,收招才会灵活。只是南正门心里也会焦急,眼瞅着好好的游击战都要打成阻击战。

“在哪呢?”枪尖因为出枪太快,都出现了重影,就像一枪的抖动那样。南正门保持这样的高频已经有三分钟了,这是自他枪术大成以来第一次不求枪技,只求快。

在这个过程中,南正门眼观四路,目标一直在变,这对他是极大的负担。“这样下去不行。”

南正门必须突破眼前的煞魔,才能摆脱这样的局面,那一瞬间,他握枪的手灼热到有一种冲动,冲过去!

然后他就这样做了,一枪轻递而出,收走一只,又补上一只,又是一枪,收走,再补,再递……

其余方向的煞魔他都不管不顾了,导致樊石和雷子的压力骤然增大,灵儿也差点因为超出控制范畴而导致阵型溃散。所幸的是,大家的抗压能力都不错。

虽然有些责怪南正门身为队长的冲动但看他那副为之痴迷的样子,怕是又有突破了。

身前的煞魔越来越少,已经补不上南正门递枪的速度。一个空当就随着南正门一枪又一枪撕裂开来,一步踏入,继续!这一枪不再单调如一,当火光还停留在煞魔身体上穿透成点时,又一枪已经刺入同一个点,煞魔分体本就极不稳定,这一击直接炸裂开来,子体都来不及回收。

炸裂的现象惊呆了四人,就是雷子全力爆发也就能炸裂正中心几个吧。他这倒好,一枪戳炸了!

煞魔们也是有恐惧情绪的,顿时南正门周围就少了很多煞魔,这可让急于稳固这种体悟的南正门大失所望。但好在有个贴心的师哥,早早注意到了南正门的失态,把他那边的煞魔愣是往这里赶了过来。

毫不知情的这批煞魔顿时成了上好的靶子,而且大部分都是子体,更难体现出这一枪击的威力。只是可惜的是,没能在子体身上复制这种炸裂。

已经比较稳定的子体,无法以这种方式强行灭绝。

但是这样攻击消耗的体力有些高了。也需要精神处于高度集中,甚至亢奋的状态才能百分百发挥出来,不能肯定是否能够当成枪技来用。南正门还是颇为遗憾的。

等从意犹未尽中走出来,南正门发现自己已经走深了,他注意到有一只煞魔一直游荡在补漏煞魔的队伍中,如果不是阴险的话,那就是在有意保护自己。

当下,南正门一枪荡开身前的煞魔,起身蹬在树上弹射而出,人枪化成一道金光射向刚刚捕捉到的那只游荡煞魔的位置。

枪插入地上,南正门落地左手把枪,从背后弹出一轮,扫开障碍,回身提枪就是箭步前冲。那煞魔退的也快,但场域的鼓动之下,再快,也比不上媲美瞬移的速度。

这一枪刺来,避之自然不及,却被架住!一双利爪!身躯!南正门几乎肯定这就是那个特殊的煞魔。

没法抽枪的南正门,顿住身形就要作势挥扫,拿它当扫把,但它却顺势松爪,继续退!

追还是不追?追!

真要让它逃了岂不是再难逮到。这一退虽然晃了一下,却也激起南正门的血性!南离火宣泄着所有霸气,火出开道。凡挡在前面的煞魔通通避散,紧随其后的就是金光肆意的枪尖。

瞬移!还是瞬移,但这一次,是南正门卡在了它面前,而不是枪!

枪身只不过比南正门前出一点,这让煞魔的利爪有种无处安放的错觉,但煞魔就是煞魔,不会别扭于这种不按套路的出牌,抓不住枪就抓人。

这一爪还没落下,它胸口处的黑色披肩就出现了一个洞来。

金色火焰毫不留情的烧灼着身躯,惨嚎和悲鸣混杂在山脉中,像是宣告失败一样,令人悲怆。

可惜它的敌人并不具备对敌人的仁慈,躲过这一爪后,南正门果断又是一击枪出二连,爆头。至此,这只煞魔,卒!

“呵,”还没等南正门松口气,一道大冰链子突然穿过煞魔集群拴来。却被煞魔挡住了,南正门回眸看去,意识到不对劲,立马回枪杀来。

不是应该散掉吗?在他看不到的这边,一只白骨面具有着白骨上身,漂浮在一众煞魔之后的成熟体露面了。而且不断有煞魔融入它的体内,它在等一个机会,等扶摇小队的空当,刚刚南正门误入是个好时机,但可惜吾歌看的太紧。

直到南正门误以为它放出去的子体是它时,吾歌的照料就分散了,但空当来自小明!煞魔的群体嚎叫对精神是很大的冲击,当那只子体死亡的嚎叫发出,这边的煞魔也触发了嚎叫本能。

小明破防!它动手了。灵儿想拉回来南正门失败,南正门的枪还被埋在煞魔堆里。

只有雷子,察觉到这只煞魔的露出的异态,果断暴起闪电击来,空中一道落雷劈下,却毫无建树。反倒是雷子被一爪拍飞向煞魔集群。如果不是及时用刀背格挡,这一爪能直接撕碎黑甲。

成熟体的煞魔白骨锋锐无比,它加速冲来的沿途,还不断有煞魔加入,速度越来越快,快到小明来不及磕药,灵儿来不及控制,樊石来不及反击。

这一爪就是奔着樊石去的,他挡不住,那下面就轮到了小明、灵儿。

一波三杀带走,好算盘。吾歌都得给他鼓鼓掌。

只是你当我不存在的吗?全界在此刻覆盖而来位,远比它快。这一爪却没有丝毫影响的落下。

这是什么情况?全界没有压制?也没有阻碍住?吾歌还有时间好好确定自己是不是解放了。

血煞阎浮的气息毫无疑问,但被穿透了。这么了解全界的吗?会是哪座要塞呢?是了,只有六号。

爪落的时候,樊石的黑甲破碎,岩甲破碎,然后落空!转瞬间就被血泊拖入进去。沸腾的血泊就像煮开的沸水,不停的翻腾。所有试图继续闯入的煞魔,都被吞噬一空。

等它重新挣扎出来,面前只有吾歌,哪里还有那三人。

惊恐出现在一张白骨的画皮脸上是种什么观感,吾歌看的真切。但很快它又镇定了下来,不再试图融入煞魔。本想吃掉开胃菜后再吃主食,现在倒是玩岔了。

“谁给你们的代权者信息?”吾歌直接抛出炸弹。扶摇小队都震惊了,代权者的信息在要塞中都是隐秘,敢拿来交易真是丧心病狂。

吾歌肯定灰城的那位执法官,不会有全界这种代权者的信息。所以再怎么说仅靠观测就能对全界有透彻的研究,吾歌不信。

有内鬼啊!要塞中,终究还是有这些不可靠的一批人。

煞魔哪怕落在吾歌手里也没有试图脱困,不合时宜的反派笑声更让人心烦。“你很不错,想知道的话就来找我吧。我在主城等你。”

自以为颇具诱惑的话语,熟不知遭人嫌弃。“算了。主城太远了。想合作的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我肯定第一个宰了你!”吾歌深知这是个祸害。

“你斗不过他的。联手才有希望!”那个声音有些急切。

“呵,他那个级别自有别人对付,可不归我管。拜拜了您嘞。”吾歌冲它摆摆手,血泊再一次吞没煞魔,直至渣都不剩。

“师哥,不得不说,从理性上来看,答应它是有益的选择。”劫后余生的滋味,也没有阻拦的住小明的理智。

“唔…这么说的话,从情感上看呢?”

“爽!”

“哈哈。”大家都笑了。

剩下的煞魔散了。接下来经过休整,他们再度向第七副城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