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真正的强大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048字
  • 2021-08-03 18:20:05

凯撒庞大的身躯遥遥注视着对面黑衣黑发的男人,它抬起手抹了抹胸口处的疤痕。

那是这个男人三年前留下的。吾歌深入深度197区,寻找那位五档天权者,行天之生机与赐福之权———林国忠遗落的权柄之杖。

东西是找到了,可惜在凯撒的后花园当挠痒的玩意,自然不可避免的发生一场大战。结果自然是吾歌活的好好的。

“嘿,老朋友,你这是干嘛来了,怎么不去三号要塞活动活动筋骨再来!”

吾歌放声喊话道。

这也是吾歌心中的疑惑,七号要塞已经五年没有经历过任何超过七级预警的兽袭。

该不会是…吾歌也拿捏不准。只见凯撒猛然捶胸仰天长吼,一只巨大的黑影笼罩了大片兽群。

吾歌也沉不住气的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这下麻烦大了。”

仿佛是回应吾歌心中所想,也呼应凯撒的呼喊,一声啼鸣响彻云霄,庞大的羽翼金光般闪耀方圆十里。

吾歌缓缓吐出声来“八级异兽———鹏举,没有族系的无冕之王”。

来真的啊!

反手拿起剑来,掂量着,估摸砍不了几下。

就在鹏举从云中俯瞰出头时,凯撒开口了:“这里不是我们的主场,但不意味着我们无法踏平这里,你们有人,带着令我们恶心的气味,偷走了查的东西,这不是可以商量的事!”

吾歌踏步的腿就这么愣愣的收了回来,锋锐的目光穿过机甲林群,盯上塔台上观望的杰尔麦。

而杰尔麦就像背后有猛兽张开血口一样,忍不住哆嗦着。

再次深吸的吾歌扭过头来,迸发出滔天血影,如一挂帘幕,横穿九天,闪耀如鹏举,都不得不退避三里。

要塞内,无数平民更是无法直视。樊石在一旁看着老师释放的力量,才明白这就是他追求的,真正的强大。

此时天空也风云荡平,露出黑色夜幕下的鹏举全身,吾歌踏前一步,凌空而立,对峙两位王级没有分毫惧色,冷声道:“虽然我并不清楚你指的是什么,但这里,是第七要塞,是终日之地,踏足挑衅者,判以斩刑,腰斩示众”。

天空雷鸣乍现,血幕骤然凝身又迸溅夜空,天权于世,降临!

代天之杀伐与惩戒之权。权值百分之三十二。若是权值百分百,等同于神明临世,天权加身,凡不如者,言出法随,判定立责。

但很显然,在没有进行解放的天权下,凯撒无疑是站在顶端的,判定立责并不适用。但不代表毫无意义。

此时凯撒仰天怒吼,既惊怒于眼前蝼蚁的判决,又切实的感受到一道血影斩在自己影身的腰间,有一股不切实际的痛感刺激了凯撒。

只见凯撒双拳砸地,一声低沉的吼声,传入每个兽群,有猿类,有甲兽,吾歌注意到还有一些影影绰绰如影子般藏匿的家伙,心下一紧,只怕比他想的还要麻烦!

听到低吼的兽群纷纷发出不一的吼声回应,接着在七级猿类的指挥下发起冲锋。而指挥官杰尔麦也在通讯频道里高喊到“fire!”,这不是吾歌一个人的战斗。

吾歌不再低头看向下方战场,尽管樊石也加入了进去。吾歌脚下陡然冒出妖异的紫火,吾歌猛然一踏,竟是直上云霄,先攻鹏举!

如果鹏举的体量是巨大,那它的反应至少是体量的好几倍。那个它眼中矮小的存在,怎么敢的!只见一声啼鸣过后,天空降下无数火焰,吾歌挥剑借力,欺身而上。

鹏举挥动收敛金光的羽翼扇向吾歌,掀起的飓风同时也影响到了下方战场,无论是兽群还是机甲,所有阵列全都紊乱。

只有凯撒屹立不动,紧跟空中战场,反正干着急也没用,再等等。

同样受到干扰的吾歌倒横挥剑,卡在羽翼之间,稳定身形,转而踩到羽翼上,妖火迸发,以不输于羽翼大小的面积扩散而去,连鹏举的羽毛都被妖火吸附上,一股恼羞成怒的滋味令鹏举不住啼鸣,可吾歌可没有停下的心思,脚踩羽翼一顿,妖行九踏!

每一踏便提升一分自身妖火凝聚度,还有一权值。所以理论上讲,完成九踏的吾歌,权值四十一,但是没有解放前的瓶颈就是四十。

这是吾歌亲试后下的结论。

权值三十三,吾歌半空中撩剑而上,剑身因承受不了妖火的温度而有些红烫若化!

但这不妨碍吾歌挥下一剑的气浪给予鹏举深刻的体会。只见它的身躯顿住一刹,便破空般倒飞出去。留下不少金光闪闪的羽毛坠入下方。

吾歌拧身又是一踏,俯冲而下,权值三十四。妖火更胜。

凯撒早已恭候多时,猛然跳跃,蓄力一拳掀动气浪狠命的砸上俯冲而下的吾歌,以拳剑为临界的地方荡开澎湃的冲击。

跳身而上的凯撒落到地面止不住倒退三步才止住。而吾歌更是倒飞回城头,借力稳定身形,九踏断!剑溶!

吾歌呲牙看着空荡荡的手里,终究是错付了!心念一动,体内翻腾的妖火再无保留的倾泄,笼罩到塔台后又倒卷回来,而吾歌手里多了一把血红色的大剑———伏阙。

“以剑压伏三万山,倒挂星河堵天阙。”

“老伙计,我们上!”话音未落,吾歌一踏而出,却是先落地,拧身二踏,直奔凯撒而去。

只是倒飞的鸟儿总有回来的时候,一道刀锋的羽翼从吾歌身前滑过,幸好吾歌提前察觉,剑回身挡在胸前,摩擦出激烈的火花。

鹏举缩小了身形,这是吾歌首先想到的,但下一秒就无法细想了,只见羽翼斩过的空隙里,一块隆起的肌肉已经转瞬即至,不好!

是凯撒。剑身横挡的吾歌来不及做其他动作,而且二踏被羽翼打断,他当机立断,双手架剑前挡,左腿后撤,迎上至高之拳。

这次也没了对冲的无差别对待,一道破空的身形被狠狠砸飞。

烟尘散去,先露出的是两道深入地面的沟渠,然后变成三道,城头上操纵激光重武器的士兵们屏住呼吸,死死的盯着浓烟深处。

战场陷入了突如其来的死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