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灰城的真相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230字
  • 2021-10-04 22:44:31

从悬崖边上望下,那个漩涡庞大的无法估量。但奇怪的是,这里边境似乎只有这么一个漩涡,那些传闻中的禁忌生物去哪了?

小明带着疑惑,迟疑的跟着南正门他们跳了下去。

跳下去的理由无外乎其他,就是因为人多!如果可以肯定每天的这种现象是常态,那么这么多的居民肯定不可能是毁灭,因为封条的后果才是毁灭。

身体极速坠落的时候,风力的冲击是相当难受的,樊石顶着能量盾在最下面,雷子、南正门一左一右,灵儿在中间,小明最后。

在落入漩涡的一瞬,樊石撤去能量盾,双臂张开落入进去。随后四人也紧跟而来。

很奇妙的感觉,在漩涡的背后,好像是一个下落的涌洞。有五彩斑斓的岩石交相辉映,还能看得到很多下坠的居民,有的已经接近出口处的白光。

只有落在最后的小明完全不在意这一切,他在默默计算。进来前和进来后的差异之处,这一算不要紧,原本白嫩的小脸变的异常苍白。

如同进入黑暗禁区的甬道尽头,穿过白光后,失重的感觉消失了。睁开眼,已经是回到了灰城内,而且就全景图中显示,他们离那栋霸占的房子还很远。

“随机传送回来的。”南正门一边观察周围的动静,一边思考接下来要干嘛。

小明摘下眼镜,吓了众人一跳,立刻进入战备状态。

没有发现意图攻击他们的目标,却听见小明严肃的口吻,“出事了。”

“怎么了?”南正门回眸问道。

“我们身上灰城赋予的气息,少了,甚或是没有了。”小明道出自己计算后得出的真相,细思极恐的真相。

雷子不以为然,本来他们就很少,即使再少点也没什么感觉。

樊石猛然抬头,惊讶道:“你是说那漩涡的本质就是吸取灰城赋予的气息?”

“对!”小明沉重的点头!

“一个固定的收纳器,一个固定的传送口。这一切怕是什么人别有用心吧。”南正门喃喃自语,事情没有变复杂,却让人不寒而栗。

以灰城的体量,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胃口?

“那也就是说,有人坏了规矩。不对,利用了规矩,是上行下效!一定有一个领头的家伙。”樊石很快想通了这个关节。“把他找出来!解决掉。”

小明没有肯定这个计划,“我们为什么要找他呢?他的目地是毁了灰城,还是取代灰城都和我们无关,而且他还只是一个棋子,灰城也只是一个副城。”

“所以,我们只需要去找,至于要不要解决,再看师哥怎么说吧。”灵儿决定折中一下。

“不,我们要找!也必须解决!师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天亮会不会有什么变化,我们也不得而知。但相比较之下,一个只有规矩的灰城才是稳定的灰城!”南正门正色道。

杀了煞魔之后,那间屋子应该回不去了。

听了南正门的话,四人集体沉思,是了,毁灭灰城是个可笑的想法,两败俱伤的局面是他们想的太天真。一旦真的完成取代,一个有目地,有手段,有野心的灰城主人!无疑是所有人的噩梦。

众人点头示意,他们得抓紧时间了。现在夜都过了大半。

传送过来的居民都很分散,他们似乎也在辩识方向,但更像是瞎探。或许,传送本身就扰乱了他们夜晚本有的秩序,导致现在一切都是乱糟糟的。

“你们说一个居民的带头者得有多强?”雷子好奇的问,猫着腰的身子简直像个小偷。

小明眼前一亮,“雷子,你可真棒!”猛的拍了一下雷子肩膀。

“卧草,吓死我了。老子一直很棒,你才知道啊!”雷子不满的嘟囔。

“呵呵”,小明也不计较。转而向老大说道:“既然我们白天肯定要跑路,那干脆大方一点,占个高点,谁的灰城气息最浓郁,谁就是!”

南正门领会到了,一个赞赏的表情递给雷子。哪里受过这等赞扬,雷子飘了!

屋顶上,五人居高临下,没有遵守上行下效规则,导致这栋房屋成为众矢之的。围聚了相当多的居民。

“这块有几个高的,但可能不是吧。”樊石不确定,小明包含深意的说:“谁说领头者只有一个呢?我要是那个计划者,广撒网要更有成效些。”

“干他们?”雷子跃跃欲试。

“再等等,他们好像也是游荡的样子,会不会是阶梯式的效应?”南正门有些犹豫。

“你是指一个领头者示范后,吸引低一级的,低一级的吸引低二级的。长久下去,就形成了所谓命令,在规矩的基础上建立的命令!”小明越推越上瘾,越推越深入。

“我靠!这就被人钻空子了!我们还没干啥呢!”雷子听懂了……对吧?

在他们不知道的南方,一道饶有兴趣的目光望来,目光的主人,羽扇从未离手。

“那我们还找吗?找不到了吧。”灵儿有些沮丧,师哥希望他们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结果折这了。

樊石却答非所问,“你们说,在这里谁最强?或者说最开始的原住民、灰城的认可者是谁?”

“是城主!”南正门脱口而出,但又觉得哪里不对,这位城主大人想取代灰城?他已经算是这座灰城名义上的领导者了!而且还受主城辖制,摆脱还来不及呢吧。

困惑的神色也浮现在小明脸上。

“所以,殿内,不只有一个强者喽!一个主城用来钳制城主,完成计划,取代灰城的领导者。”樊石给自己大胆的猜测圆满。

寂静,五个人通通闭嘴了。只有楼下的居民们还在愤怒。

……

“呵呵,真是聪明的小伙子们!”执法官不是不能出去,是不知道要不要出去。

阿莱显然不打算解决掉这个强者,那这位外来者会允许自己去干掉这几个外来者吗?

显然不会,所以执法官不动。他等。

殿外。

吾歌和城主大人相谈甚欢。

“城主就甘心?”吾歌不甘心,撺掇一场夺嫡之争,可比刺探情报有用的多。

“我有何不甘心。如果可以,这城主我都不想坐。”城主一坛酒见底,毫不客气的又拍开一坛。

吾歌默默数了下,这丫的,喝了我七坛,还没完了。

“灰城不甘心吧?你的命,应该在它手里。”吾歌不觉得这位城主就能置身事外。

“……是!它不会甘心自己被抹去意志。主城的悲剧,它不想重蹈覆辙。那个老人在十一副城和主城城主打的那一架,让主城城主急躁了许多,他更迫切了!”城主从细枝末节的表象中体会到这种细微变化。

“他试图收纳整个黑暗禁区为己用,做黑暗真正的主宰!他的野心,很大了。如果不是那位老人,他或许还会继续磨,但现在,他急了,他觉得外面有能让他更强的东西。”

这位主城城主还真是,不懂啊!那位老人不用猜,吾歌都知道是谁。输在他手里丟人吗?不丟人!何况你也没输啊,只是没打赢而已。

吾歌吐槽一遍,继续说:“那你打算做些什么?总不能就为了讨酒喝吧。”

狗了,第八坛了。

城主到嘴边的酒放下了,他难得思考一下,“我其实就是想见见外面的强者,就还是很不错的。”末了又是一大口。

不心疼酒是假的,上官疏云半辈子的收藏都在他这,得用在刀刃上啊!但吾歌难得又掏出一坛给他,他手里没酒了。

“……你会死的!”吾歌轻声道。

“我知道,努力就不会了吗?从主城被取代,灰城冷眼旁观的时候,就注定了。现在它不甘了,有用吗?”城主醉了。

迷离的眼神,竟是要流出泪来。“我们那么多的居民,他们不是现在这样的啊!我那么多的亲朋好友都没了,没有记忆,没有灵魂,没有意识。我已经失败一次了,我还能失去什么?没了!”

第八坛完。

吾歌起身,拜别又要喝最后一坛的城主。吾歌最后一眼,是看向殿内,无论如何,里面那位都没有出手对付扶摇五人。

殿内的执法官颔首示意。

“走了。保重!”漫天的灰色风沙遮蔽吾歌身形。摇摆的风衣像孤独本身。

“你会来给我收尸的吧!记得带坛好酒!这酒次了点!”城主呼喊的声音透过风沙。

“如果有机会,帮我杀了第七副城城主。”这一声低语,到底有没有穿过,有没有听到,城主不在乎。最后一坛,喝完就睡!

……

“哦,好的。”吾歌停身回眸,那里还有一个人,仰天痛饮,苦不堪言。

无间内的苦痛中就有一味,永生之苦。死者已死,活者独生,无味。

天亮了!

……

和城主大人的交谈是很愉快的。

这里是第九副城,也就是吾歌他们口中的灰城,城主大人也认同这一称呼。相比起其他副城灰黑参半的场景,灰城还算保有原来的底色。

黑暗禁区一共有十一个副城,一个主城。其中有五个副城都空缺城主,所以也已经被尽数纳入主城的领地,换而言之,就是被取代了。

当然也有屈服于主城淫威之下的,臂如第七副城。

执法官是灰度执法者的头目,是主城利用规矩辖制副城的手段。至于煞魔,的确是被主城养成的玩意。但城主却说是之一,也意味着还有很多禁忌生物在主城手里。

而第七条也是最后一条灰城规矩,外来将诛。

不过就副城的这状况,难喽!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并不是没有人闯进来过,也不是没有外来者成为了居民。

“城主待我不薄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