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错综复杂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724字
  • 2021-08-17 17:38:03

黑夜不是慢慢侵吞而至,暗到一定程度就骤然熄灭。在黑暗那一刻,吾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也在这时,姑且被当作此屋主人的居民动了,动作很僵硬,幅度也很大,就像卡着一样。吾歌没有试着镇压他,总得让他贡献点价值。

从眼神来看,他有些困惑,扫视动物时候是带着目地的,但并没有攻击的意图。这说明他们的尝试是正确的,最后这位无辜的居民就老实的遵守规则,今夜不得出入!

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六人带着某种迫害妄想症,怀着期待。

窗外有很多黑影掠过,有些甚至停下来打量了一番封条,然后转身离去。可见晚上不外出是件不正常的事,但封条具备这样凌驾于灰城规则的力量。

那么危险不是来自屋外,那就是屋内了。吾歌打量四周,都翻过了,很老式的布局,也很简朴。没什么可藏的,所以还是会来自屋外,但是在屋内解决吗?

时间一点一点数过,六人脑海中接收着爱觉罗的报秒。

要不是师哥要求,雷子早都炸毛了。

两个3600秒过去,没有动静!又一个3600秒到来时,遵守封条的这位同志动了!他表现的很急切,以至于动作在僵硬中试图加快,却来回摆动而显得滑稽可笑。

吾歌心中的阴郁已经浓郁到对整个环境都有所脱节,差点就要脱离活死人的状态。

“来了。”吾歌轻轻退开,顺带着把扶摇五人也往后送了一步。后面的墙上穿进来一个狰狞的的白骨面具,虚无黑暗的身体,令人反感的气息。

无不彰显着它的身份!

煞魔。

边界生物。旧时代的禁忌实验下诞生的恐怖存在,不稳定的躯体需要进食来生存,也通过咀嚼进食灵魂、意识、记忆而不断强大,同样因为不。于百年前,被大地领主“查”、迷障之主图莱,以及金属质禾联手要塞消灭了绝大部分,并驱逐了剩下的煞魔。

按理说失去了进食渠道的煞魔,早就应该慢慢消散,哪怕去禁断之海,也不可能维系下来。

但眼前这只,就是煞魔!而且是已经度过稳定期的煞魔,吾歌不安的心底倒不是因为煞魔的恐怖,实际上这只煞魔也不过是难对付了些,在数量和质量都不高的时候,煞魔并没有很优越的属性。

只是吾歌想到了一个可能,养成!有人在做养成。那这些活死人做养成!不对,灰城明明是看重活死人的,养成是来自意外?又或者是弱肉强食中优胜劣汰的准则?

吾歌还是更相信前者。现在为难的就是吾歌了,灭掉还是放走?

来不及多想,煞魔直接奔向挣扎着已经跑偏,呃…不能说跑,有点顺拐啊。吾歌终究还是没拦着,他想看看,会不会把他们也当作攻击目标。

扶摇小队因为年代久远,不知道这份老旧档案,吾歌也是听福伯讲的。都要枪出闪现的南正门,只得收回来,小心退到一侧。堵住他!

度过稳定期的煞魔是没有肢体的,只有完成足够积累才能拥有。所以现在它攻击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附着在目标身上,然后身体吞掉。抽走所有可用的东西后,就只剩一个躯壳。

现在这个屋子的合法主人,在速度的劣势下成功变成了煞魔养分。煞魔虚无的身躯肉眼可见的膨胀又凹陷,直到恢复原形。

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啊,小明没分析出来这东西增强哪了。通过爱觉罗的提醒,他们已经知道了这是煞魔。

解决掉主人的煞魔没有立刻回返,因为这屋子里,可不只是一个呐!只是在它的感知中,弱!太弱了!但凡住个一两天的都比他们强!

所以吃还是不吃,成了它的为难之处。看出它为难的给位也很为难,这东西还记载中的样子不太一致啊,很不聪明的样子。

吾歌心下有数了,这是子体,母体只怕已经养成到一个相当恐怖的级别。这个时候吾歌反而向屋外瞅去,你呢?连你们都算是养料的话,整个灰城就是个饲养基地啊!

不再犹豫,得到示意的南正门,枪出火现,把正在准备回家的煞魔扎了个正着,它的身体是虚无的,可并不是无视火焰攻击的,尤其是南离火。

这也限制不了煞魔,可惜这个团队里有一个只需要看清你,你就完了的大佬。吾歌手里剑贴着枪身滑过,给煞魔来了个断头。

噌噌的妖火往上冒,直到淹没了整个煞魔,在全界笼罩下,它嘶嚎的声音没有传递分毫。但吾歌更清楚,当子体死后,母体必然感应的到,哪怕是傀儡,也应该很珍惜自己的子体吧。

挑衅,这就是吾歌的想法。不管之前猜的对不对,试一试总不会错,大不了闹大了,让灰城热闹热闹。

“走。破门。”一直守在门口的樊石、雷子,相视一眼,樊石拳出金刚钻,雷子奔雷一闪,双点上的攻击破开了封条禁制。

随之而来的是整个房门的炸裂,木屑和碎片纷飞,动静之大,附近几条街的活死人都赶了过来。

没有人质疑吾歌的决定,很鲁莽,但也很爽。雷子就是这么觉得,只有像樊石和小明这样的在想其中有什么深意,而南正门是想下一步该怎么办,事情已经出现,那就不要苦恼,怎么走好下一步很关键。

灵儿跟了上来,第一个出门后,没有被眼前密集的活死人群吓到。

可没有一个活死人视她为敌,反而都涌向屋里来,这是怎么回事?

四人面面相觑,小明好像从灵儿奇怪的动作中明白什么。

“上行下效?这就是了。”小明想通了,灵儿在模仿活死人的行为方式,不需要完全一样,跟着他们做就是了,他们现在要冲进屋里,灵儿这不是后脚就跟进来了。

所谓上行下效,就是跟着老大走!

而灵儿这么做,自然是吾歌授意。整个夜里他们只需要这么跟着就好,有灰城认可,知晓规矩就不会出什么大事。

此时吾歌已经离开了这里。说实在的,他这个身份还不至于需要循规蹈矩的去做。好吧,就是嫌丟人!

包袱什么的,谁还没有呢。

而吾歌去的方向,诈一看是东边活死人最少的地方,但实际上,经过来回选位走动后,这个方向更像是南边。

……

国之重器。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三更半夜,小心火烛。

烛老最后这么点醒道。

烛年送走了宗向。等烛年回来,烛老已经躺下歇息了。有一肚子话想问明白的烛年,默默的给老人披上薄毯,就要退出去。

“不想问问吗?小年。”烛老没有翻身,也没有睁眼。

“他是谁?”烛年没有耍“您想告诉我时自然会说的”小聪明。烛老问,他也想问,就这么简单。

“我的后辈了。学生的学生。”平淡的声音没有惋惜没有回避。

“他也是代权者吧。”烛年基本肯定这一点。

“不!他不是,一个寄托于所谓神明庇佑之人,又怎么算得上是代权者呢。傻孩子,不要气馁,你还小,但你的起点和终点都不是他可以企及的。”烛老像在说梦话。

“我知道的,未来有机会,我会如您所愿,杀掉他!”烛年郑重的宛如宣誓。

烛老没有回应他,烛年悄声关门退走。

离经叛道之辈,岂能留得!

……

走出第一军军区的宗向,终于能舒缓一口气了,整个晚上如芒在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个不小心,命就丟这了。

他本不想来这一趟,说到底,都是老师的遗愿。最后那句话,烛年懂了,他能不懂?

阴沉的脸色回眸望了一眼那个不高的顶层,您老不愿动手,所以借个小子之手,呵,到是看得起我宗某人。

就怕你烛家的后辈,玩不起。

宗向推上细框眼镜,换上笑脸迎面走向韩部长。

“韩部长,事情谈完了。”

“谈完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老弟快回去歇着吧,这一晚上没少流汗呐。”

“……”

宗向瞥了眼自己手心。默默擦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