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灰城的规矩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921字
  • 2021-08-19 10:30:11

吾歌收步来到这位实质上的屋子主人。

就这么看的话,依然保留人的外貌,是个男人,但皮肤阴暗,血肉干瘪,站立的动作都很僵硬,就像强行命令下的动作。指甲很长,应该很久没剪过了。但也没有长到地上那么夸张,所以是却少养分吗?

对了,他们吃什么?需要吃吗?

抱着这样的疑惑,吾歌看向从进来就把目光放在这位主人的身上的小明。

“你怎么看?”吾歌问,灵儿也凑了上来,自从托玥不跟来,灵儿就又相当活跃了。

“师哥,他们的细胞可能坏死到重生了。而且一直保持着这种更新换代!”小明取下一块皮肤,由爱觉罗分析后,他来得出结论。

“重生?什么意思。”

“其实更贴切的说,是替换,用另外一种类似的细胞替换了原有的细胞,所以他们不再保有自我的掌控。这种替换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也让他们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

一部分还是正常人的组织,一部分则是符合灰城的生存准则。”

小明接着说出他的推测:“就目前看来,这种替换还在继续,但不快,却相当稳定。这也就是说,这种变化一定和灰城本身有关联。”

“那这种替换达到完全会怎么样?”新奇的生物总是会有人好奇,不觉死的鬼也就是这样了。

“不知道。”小明很认真的表示这题我不会。“切,”南正门挺失望的。

樊石摸着下巴,犹豫道:“或者你们可以看看灰度执法者。”

“你是说最后会变成灰兵?”灵儿觉得自己get到了谜底一样兴奋。

“不是。”樊石摇头,“我只是觉得,也许生命形态的改变会是两个极端。从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么长时间没有遇到执法者,肯定不是偷懒或者其他理由,而是他们人手不多。”

小明明白了,接着往下推:“也就是说这种替换是有限制的,打破了限制才能彻底转换生命形态,单靠灰城本身是不够的。毕竟黑暗禁区已经存在很久了,可见这道屏障是有多难。”

“这不还是会变成灰度执法者的意思嘛!”雷子真是受不了这群推论狂魔。绕来绕去的,烦死了。好像他格格不入一样。

他就是格格不入,连吾歌都想给他换个脑子。

小明没理会他,继续说:“白天是灰度执法者的话,那么晚上肯定有和他们同等级的存在,至于会是什么样的生物,不得而知,活死人的最后,应该会是两者之一。”

“也许取决于时间,地点的话不太确定。”樊石补充道。

“也就是说,白天打破就是灰度执法者,晚上打破是另外一个极端。”灵儿总算是没再露丑。这也成功把雷子的智商又踢下一阶。

“那今晚不出门的话会有事吗?晚上是活死人的活动时间吧,不出去会不会被视为异类?”南正门开始担忧那道封条的后果。他是小队队长,队员的生命安全是他必须放在第一位的。

“也许可以试试能不能打破封条。或许这封条不针对我们呢?”樊石把这问题丟回吾歌,最后还是得他来找出方向。

这是探测任务,是超出他们能力范畴的,所以有锅就提前甩。

“不着急。封条肯定是针对这个屋子内的。我们应该在其中。现在的迫切需要,是怎么处理他!”吾歌在他身上没找到什么居民证什么的,所以只要在屋里就默认是居民之一嘛?

也不要人口普查什么的,可真草率啊!

“他之前是能看到我们的对吧?”灵儿回想起开门时他猛然焕发神采的双眼。

“嗯。灰度执法者不能,但活死人是可以的。”吾歌说道。

“蒙住他的眼,怎么样?”雷子想想就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所有人都后撤一步,和他保持距离,那看傻子一样的眼神让雷子相当受打击,“好吧…好吧,这不是个好主意。”

他到底还是想明白了,遮住一个先不说他会不会撕开,外面可不只一个!到时候出去依然会被针对。

“找到能证明居民身份的,我们去抢。或者偷过来吧。”樊石大致是这个思路。

小明不置可否,也没什么好办法,南正门也是认同。雷子和灵儿已经开始四处找了。

很遗憾的是,天快黑了,都没有确信找到。只翻出一堆有的没的,试图找出一个能有说服力的。

“别找了,都放下。”吾歌早就知道应该不会有身份证一类的物件。因为最能证明灰城居民的,就是他们自身啊!

“你们仔细想想,活死人之所以是活死人的原因。”面对五人的疑惑,吾歌还是没有直接道破。

但最先找到原因的小明若有所思,灰城应该是关键,它导致了这种替换,所以……这算是种认可?那就是说,只要变成活死人就行。

小明豁然开朗,直接是走进了思维误区,因为凯撒提到过上灰是有徽章作为通行证。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居民也有,但其实他们身份不同。

可很快小明又皱住眉头,道理简单,怎么做的?小明向吾歌投来询问的目光,答案就是开放!

开放自身,不再依赖黑甲的过滤系统以及自身天属副属的保护,彻底压制到一定程度,身体自然而然的就会被灰城赋予,并且认可。

吾歌从研究活死人开始就有这个想法,所以他尝试了,但他失败了。哪怕努力压制到最低,他也是代权者,拥有权值洗礼,妖火锻身的,身体抗性太高也不是好事。

时间!他花了直到现在,近半天多的时间,才算有了那么些个异常的所谓细胞。也是在吾歌强力压制自身细胞排异的情况下,这几个异常细胞勉强活着。

而只是觉醒者,还没有完善自身的扶摇小队自然不会这么“辛苦”。只是一小会,就有了些。身上散发若有若无的灰城气息。

就连雷子都没有担心同化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主动接受的意味着花些力气就能清除,反正他们也不会带太长时间。集训可还只剩几个月。

师哥不至于把他们拖在这里。

解决了这个问题,怎么度过这个晚上就变的尤为重要。可以确信的是,晚上不出门一定有问题。

但现在还没有到晚上,所以了解规矩是唯一能做的了。从中能找到漏洞,就能找到立足之地。

在扶摇小队还寻找居民证件时,吾歌就已经研究了一下。灰城的规矩,不可谓不抽象。

第一条:各司其职。

这是个什么意思呢?

吾歌是这么想的:“在合适的时间做合乎身份的事,就像居民和执法者。”吾歌还想到了那个人,他是不是也有自己的职责,而且在白天没有自由身。

八成是这座城区的城主,即使不是,也得是一个强者。那从他的表现来看,城主和执法者之间很有内容啊。

对此,小明也没什么好意见。

第二条:弱肉强食

这一条就是字面意思了,那也是说,这里并不禁止杀戮,或者说在适当的时间内。

第三条:奉命行事

和封条有关吗?吾歌是这么联想的。这是说在灰城本身的规矩之上,还有执法者的法令吧。

小明倒是有另一个猜测,这个命,可能是指一个对灰城拥有制裁权柄的人。

城主,众人心里都不约而同的指向他。这个城主是主城城主。

吾歌点头,认可这个猜测。

第四条:除恶务尽。

“这个我知道、我知道。就是看见坏人,违反规定的人都做掉。”雷子嚷嚷起来。

灵儿看白痴一样的目光,让雷子暴脾气上来了,差点就要引发又一场口舌之争。“好了雷子。我觉得灵儿没毛病。”南正门乐呵开口,灵儿是队里的女孩子,当然要多照顾,再说了,灵儿做错什么了?

“这个恶,恐怕不是我们说了算。也和我们要塞继承旧时代的善恶观都不太一样。这里有执法者,有活死人,还有规矩,一切都有条条框框。所以,凡是跳出框子的,都是恶。”小明分析道。

“还有对灰城本身来说的恶。”樊石觉得这么说有点唯心,毕竟灰城本身是没有意识的吧,“应该是对灰城有危害,它自我保护的举措。”樊石改了下说法。

这一点让吾歌眼前一亮,城主之间的矛盾、规矩和条令的冲突、灰城的自我保护。这一切应该有条线连着。

深吸一口气,“看下一条。”

第五条:擅闯必死。

吾歌皱眉,这是指他们吗?外来者擅自闯入,被发现就要处决?

不好说,可能是某些禁地吧。

第六条:上行下效。

等等,吾歌挡住小明的身影。示意他不要说话。

因为天,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