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吾歌 女王 图莱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758字
  • 2021-08-21 20:26:31

“喂,走慢点,后面还有人呢!拜托,蛛哥哥。”

奇纹蛛就闷头往前走,它走过之处,黑暗悄然退去,让出一人的道来。

“领主要见的只有你。”

无情……,吾歌撇嘴嘟囔:装什么傲娇,前些日子还交流了下感情,彼此加深了下了解。

在迷障之地,吾歌也不敢说能打的赢这家伙。后面的扶摇小队和凡花小队也还是被放行进来了。

毕竟是吾歌带来的人,要是折在这,保不齐要干点什么大事。

一路上没有再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走的相当舒坦,而且都是最短的路线,期间还路过了沼泽,猪鳄眼神不善的看着一行人走过。要不是奇纹蛛在这,老子能受这委屈?屠夫很闹心。

相比之下,泰坦巨蟒,冷血就很平静,满不在乎的趴在沼泽深处。每活动一次消耗的能量都是庞大的,它需要休息。

面对两支小队的打量,冷血显得孤傲,不屑于和这种层次的人类计较。屠夫就很不高兴,凶神恶煞的,作势就要扑过来。

奇纹蛛回头瞪了它一眼,就瓮里瓮气的哼声把自己埋进去。

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嘛!

这样的屠夫还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灵儿都捂住嘴巴笑了,托玥也是饶有兴致。小默和以声还好,知道这家伙的可怕,没有灵儿那么放肆。

听到笑声的屠夫猛一露头,又扎了回去。心里可劲的咒骂奇纹蛛,走哪不好,非得给它俩难堪。

队伍在嬉笑中渐渐走远。

……

深度178区。

这里也是内圈的最深处了,这一整个深度区,也只有一个禁地之主。

死夜女王。

生命之树的病毒般的寄生精灵,被驱逐出生命之树的领地。走投无路下,托庇于图莱。是为数不多拥有凭证的迷障异兽。

和其他精灵随着成长不断增加的羽翼数量不同,死夜精灵永远只有四只,也就是两对形同叶子灰黑色的羽翼,于是也被称作四叶精灵。其实,黑暗禁地应该更适合他们,只是不知为何,那位死夜女王拒绝了。

“等等吧,女王应该在沉睡。”奇纹蛛很本分的等在外面。

进去传达的四叶精灵已经有一阵子了。以这位女王的能力,肯定是知道奇纹蛛要路过的,所以她是在宣布主权。

又有一阵子,一条青石板路蔓延而出,一眼竟看不到头。

好大的手笔。

不止是两支队伍惊叹,吾歌同样也没见过这世面,不过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反而铺张浪费。

勤俭一直是种不可或缺的美德,这一点,师门的传承一直挺好的。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女王的大方不仅仅是在这,整个禁地都没有阻碍他们的视线,甚至还把迷障尽可能稀薄了。四叶精灵的生活现状,完美的呈现在众人眼中。

空中楼阁,旋转楼梯,无尽花海,沉寂死泉……还有懒散的精灵们。

说实话,常去精灵那做客的吾歌,很清楚四叶精灵们为什么那么不受待见。就是真的不思进取,懒惰成性,一点没有精灵们美好神圣的样子。连生机都显得多余。

他们能看到精灵,精灵也自然看得到他们。

虽然很不想抬眼瞅,但谁让这是自家女王邀请的人呢,没办法,就看一眼。然后就见眼皮抬动一下,连头都不抬,就又落了回去。

让一路拉仇恨的众人陷入奇奇怪怪的落差里。泯然众人已。

走过青石路,又是阶梯,才来到这一座堪称简朴的女王住处,不是宫殿不是别墅,连两层楼都木得。活脱脱的小平方,吾歌可看着一旁兴致缺缺,被迫营业的四叶精灵。

“你们心可真大,女王就睡这?”

那只四叶精灵见到到地了,猛一机灵就要打卡下班,眼神古怪的看着吾歌。就这么走了。

没事,我不尴尬。吾歌安慰自己,身后几人已经笑的肚子疼。

奇纹蛛没有进去,只有吾歌自己进去了。

进屋后,那种简朴一如既往,刷新吾歌勤俭的上限。准确的说,吾歌都不知道该坐哪……

地上吧,他凉;桌子上吧,不太礼貌;坐女王旁边吧,那个吊椅太小了吧,搂着女王听轻浮的。主要自己已经是有家室的了,不合适不合适。

就在吾歌神思的时候,一声慵懒的声线撩拨的妖火突然失控。

“随便坐吧,吾歌。”

我哪里敢坐啊!强行解放动用权值才压住妖火,好家伙,直接不攻自破。

“女王大人邀我何事?”吾歌问的很小心,这女人有点邪门。身材是真的白皙动人,脸一直低着也看不清。黑色的长裙更是突显高贵典雅的气质。

精灵一旦达到八级就拥有实体了,七级只能半转化,有时间限制。这位女王放到旧时代里也是倾国倾城吧。

女王打着哈欠,伸展腰肢。那惊心动魄的曲线,极具诱惑力,稍微自控力差点,只怕都已经忍不住要亵渎了。

“没什么事。就是想趁着能清醒一会,见见你。”扬起的脸蛋精美的就像艺术品,精灵族特有的尖细耳朵不仅没有破坏美感,反而更加有……活力?

怎么和外面的精灵差别有点大啊。

仿佛是知道了吾歌心声,女王调笑道:“阁下莫不是把外面的男性精灵代入到我这里了吧。好伤心呀。”

咳咳……“误会、误会。我不是有意的。”被人戳破的吾歌很尴尬。

“那就是有心的喽?”女王双腿交叠,修长细腻的手撑在腿上,托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吾歌。

这才有点女王的样子嘛!怎么还有点可爱呢?吾歌捂脸,真不是我想歪了,我是个正经男人!

“我知道呀。很正经的。”女王莫明其妙的说出一句。

你知道个啥你就知道……等等,她听到了?心声…读心,不是吧,这么变……呃

“嗯,你猜的没错。”女王乐了。很有趣啊,比那些无所事事的家人们有趣多了。

“女王,你这不地道。不厚道!”吾歌很生气。

读取心声的能力,吾歌也遇到过,图莱就是。但人图莱可没这恶趣味,真是的。

女王很高兴,完全不理会吾歌的气愤。“你不高兴就自己收束嘛。”

赖皮的表情,顿时将女王风度丟的一干二净。

“无情,还真收束了。没意思。”女王撇撇嘴。“我想出去看看,你能带我走嘛?”

这突然的转变,忧伤的期待,令吾歌恍然变色。女王要逃跑可还行,就算四叶精灵们答应,陈默那关就不好过,更何况还有图莱,出去了还有生命之树。这是哪是观光,这是追杀逃亡!

“女王”,吾歌的小心脏啊:“这是玩笑,对吧?”

“不对,我很认真的。我知道你来找图莱的目的……之一。我不是能读心,而是能预知一部分我想知道的事情。”女王很认真也很平静的道出自己的秘密。

吾歌受宠若惊啊!他宁愿不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被挟持了啊。“女王,外面很危险。不要胡闹。”

“不,外面和这里是不一样的,娘亲告诉我,一定要一定要亲自去看看生命之树。那会让我们的生命更加完整,我们因它而生。”女王固执的就像个小女生。不讲理啊!

吾歌明白了,不再试图劝说她,“如果我不答应,你…?”

女王扬起下巴,又恢复了上位者的姿态,却扬起拳头,恶狠狠的说:“打死你。”

旋即补充道:“打不死你,卖了你。让所有的禁地之主打死你。”

这就耍赖了啊,真无耻!吾歌心里吐槽道。既然是预知,那收束念头就显得可笑了,索性放弃了。

“那我答应你。不过你到底预知了哪…些?”他是不信这位只预知了一条。

“啊…这个。”女王支支吾吾的:“我还小啊!不太会用,就想知道你来干嘛的,没成想你是要带来问题的。真的,你很可怕,比林国忠还疯狂。”

“那就是全知道了呗。代价呢?”吾歌挺好奇这能力的。

“少睡了好多觉,你信吗?我就这么醒的。”女王张着大眼珠子,就差眼里写上“你信我”。

“呵呵。”吾歌信也不信,只是预知一次会面罢了,图莱没有打断就说明这种预知并不是肯定对的,再说了,能说出来的预知,也不会离谱到哪里去。

“行吧。不过什么时候,由我来定。”吾歌刚说完,女王就蹦了起来,“好耶!”

凑到吾歌面前,“说定了哦!”

无奈的吾歌只好点头。

“跟我来,你走这个后门,他们都在那等你。嘻嘻,蛛大哥带路,我怎么敢拦着呀。快走快走。”

钻出那个“门”,好吧,说门真是抬举了。

离开这座平房,吾歌还是担忧的回身看了眼,呼声道:“不要偷听啊!”

“知道了,不会的。我哪有那本事啊。”屋内远远传来小姑娘慵懒的声音。

只是离去的吾歌,终究没能看到双目流出鲜血的女王。整个身躯褪去了黑色的长裙,令人惊叹的曲线抱在一块,整个深度区的精灵都沉睡了,无数灰暗的气流涌入小屋。

没有目地的预知是窥探,有目地的预知是近乎天机啊。除了女王自己,恐怕没人知道代价是什么。

……

图莱领地。

淡红色的土壤,相越来越鲜艳的颜色渐变。人皮树更是唯一,那些花朵也都是鲜艳夺目。

没有人怀疑它们的生命力,蓬勃的简直要淤出来。

“师哥,它、它们还活着吗?”雷子有点发怵。

“你怕个什么劲,实在不行电它啊,”灵儿鄙夷他这副张惶的模样。

“绝缘呐大姐!”

“你劈呀!炸呀。是不是傻”灵儿真是恨铁不成钢,咬牙切齿想揍他一顿。连一直不吭气的樊石都想给灵儿助阵。

两个人还在吵吵,给这片领地带来不少新鲜感,这不,有些人皮树都醒来摇摆,树枝颤动不停。

要不是奇纹蛛和手戒的光芒,只怕这些树枝都恨不得掐上来。

越来越的人皮树苏醒,这群嘲属性也是没谁了。奇纹蛛不悦的八只小眼珠子有四只分别盯向雷子、灵儿。这才打住两人的争吵,区区小学生的问题,你们怎么敢吵吵的!

真是烦死了!

吾歌悠哉悠哉,做个甩手掌柜挺好的。

等走到土壤新鲜的血红时,他们终于来到了最深处。图莱的面前。

“好大啊!”这是所有人的感慨,可当那些挂着的人头,齐齐望向他们,顿时鸦雀无声。

“师哥…要不咱们还是走吧,卧草,太吓人了。这么多人。”雷子顶不住,灵儿更是要吐了,这里到处是血的腥味。

“你们在这里待着就好。我过去。”吾歌说罢,抬腿走了过去。

摇摆的人头定了下来,睁开无数双眼睛,有好奇,有厌恶,有冷漠,有淡然,有恐惧,有喜欢……但这些都是假的,或者说不是吾歌要看到的。他们只是不希望吾歌到来打扰他们。

在吾歌的眼中,这些人都漂浮在图莱编织的世界中,喜怒哀乐,嗔痴怒怨。这样活着,或许…

吾歌也不好评价。

终于,在那乱象纷繁中,看到了那一双有些慈爱,有些柔和并且疲惫的目光。它才是图莱,或者说图莱的一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