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陈默与无极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455字
  • 2021-08-15 00:28:22

劈碎君王后,吾歌横剑挥扫,剩下十二把座椅顷刻间灰飞烟灭。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九位新贵已经怒不可揭,忍让那三位旧主已是最大的限度。结果没有压住这个外来人不说,还反受其害。

煞了威风不说,这个君王居然还跑了!日后必定找它清算。

一招得手的吾歌,没有半分迟疑,扭头就跑,箭步如飞,生怕后面几个急赤白脸的家伙追上来。

一溜烟的功夫,人都跑没影了!他们还搁这愣神呢。

这就跑了?把那几位打服的事迹就是这样的话……也太可笑了吧,虽然他们人多。是挺多的哈……

泰坦巨蟒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摆动尾巴跟了上去,屠夫更是短腿赛奔,拖着生锈的大铁舵摆就追了上去,地面摩擦的火花跳跃不已。

也不好再纠结什么,九位新贵也跟了上去……

但就没追上是离谱!自家的地盘被溜了,九位那叫一个憋屈。

至于冷血跟上了吾歌。

树林间穿梭相来被视为摆脱敌人的好去处,但用来摆脱树林里的王,那可是班门弄斧。

吾歌左右斜移,“Z”字抖动也毫无功用。距离越来越近,眼瞅着泰坦巨蟒就要咬死,吾歌一个急停,360度空中抱剑转体,直接越过泰坦巨蟒,落地继续跑。

没有预料到的泰坦巨蟒转瞬就被拉开一截,但它不慌,这点距离还没它尾巴长。

又一次追上吾歌时,吾歌故技重施,试图再次摆脱。但空中飞跃之时,早有应对的冷血,半个身子强行抬起,蛇抬头后回身一口。

狰狞的蛇口张的足能塞下两个吾歌那么长,两颗远古巨齿的锋利,不知道内甲行不行啊,吾歌还有心情为内甲的防御力思量。

抱剑的手在泰坦巨蟒回身的时候就已经张开,有剑上撩,撞在泰坦巨蟒的下颚,足以和凯撒一拳比拟的力量轰来。

哪怕不能打掉那两颗该死的大牙,打的它下巴乱抽也是正常。

蟒头直接飞起后仰,借住作用力,吾歌剑定天下,也滑出很远。然后转身继续跑……

这整个场面不是忍术脱身就是躲猫猫,还来个跑酷,怎么滴,现在都打不起了吗?

屠夫真是燥死,就像打一架!跟着泰坦巨蟒的踪迹找来了,结果人不鸟你,见了就跑。连优势补伤都不顾了。

屠夫心里有那么些得意,看来我很强嘛!他忌惮了,所以跑了,嘿嘿。

没有立马追上去,也没照看下冷血,居然自个傻笑起来了。

这家伙,真傻了?吾歌真是服了。放慢速度,等着他们追上来,既然你们想热闹,那就一起啊!

得按我的规矩来,我喜欢大家一块,可不能让别人看戏吃瓜了!

此时吐着信子的泰坦巨蟒已经意识到吾歌的目地。那些蠢货估计已经四散赶来!

新官上任都还有三把火,更何况这些上了位就没边的家伙。从来不把它们这些旧人当回事!估计已经拉来不少老朋友的仇恨。

事实也的确如此,从失去目标的时候,它们就毅然决然的各自搭伙行动,四下搜寻简直招摇过市。

尤其是仗着人多,附近几个禁地都有要插手帮吾歌的意思。

等他们沿着泰坦巨蟒的踪迹而来,就是吾歌揭露狼子野心的时刻了。

一位……三位,六位……七位,十位齐至,加上追在后面的泰坦巨蟒、史前猪鳄,一共十二位禁地之主到齐了。

吾歌停步转身,再次直面这十二位。倒是冷血不知道该不该跟上了,进可能是陷阱,退又白忙活一场,还遭人嫌弃。进退两难的境地让素来冷静无情的泰坦巨蟒感到心烦。

十道不知天高地厚的目光已经压抑不住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

“呵”,一声似嘲非嘲的笑声传来,九位新贵顿时暴起,无数攻击直接毫无章法的砸来。

毒刺、火咒术、荆棘之环、陷落之阵、炎息、毒障、龙卷、落石、诅咒之矛……通通袭来。

吾歌会心一笑,身后的血色褪去,露出的地方不再是黑暗,一个身高两米、头发凌乱盖着微垂的眼眸,泛黄的手指节反向握住白骨打磨而成的长剑。

剑尖在地上没有生响,没有火花。死寂的可怕!

泰坦巨蟒顿时停下,一双月牙的瞳孔盯着眼前的缓缓走来的男人!蛇信感知的危险信号,已经充涨在识海,逃还是不逃?

面对这个怪物,几乎没有胜算,人多也没用!该死的吾歌,怎么把他引来了……

不仅如此,它的身后也浮现几位老朋友。

这群蠢货!被利用了。

从吾歌的笑容中,冷血得到这样的结论,什么时候达成的协议呢?它不信这是默契,老成精的这些家伙,不会和一个可能是定时炸弹的人类有什么默契。

只能是有什么协议,仅仅是之前吾歌的窥视?等等!

看着走来的这位禁地之主,冷血沉默了。是他了,尽管阳寿已尽,却仍然用这样的方式发挥着余热,属于人类的那部分,自始至终终都没有褪色。

死去的天权者,图莱的依附者,曾经的陈默,现在的屠魔。

他的脚下是白骨堆砌的王座,他的武器是白骨打磨而成,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屠戮。比屠夫还要纯粹的武夫,一号要塞的血勇。

陈默,或者说屠魔。走到吾歌身旁,低垂的头颅,难得抬起,“谢谢了。”没有停留的继续走过。

“不客气,前辈。”这一前辈,领陈默陷入遥远的回忆。

他不动,那些新贵也不敢动。对其他禁地之主他们不怕,仗着人多更不会惧,但面前这位,不要命啊!

或者说,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会再寂灭了,只有岁月不停的抹灭他身为人的意志和斗志。在没有外物刺激下,他应该也坚持不住了吧。

可现在,九位新贵怕了!他们不想成为他脚下王座的基石。

泰坦巨蟒叹息,不再盯着屠魔,“朋友们,你们想好了吗?如果图莱苏醒,谁能承担这个责任。”

都不用身后的几位存在开口,陈默近乎咆哮的声音说道:“我来!”

这些老朋友默契的后退,腾出足够的空间给屠魔。

事不可为,泰坦巨蟒走前看向屠夫,“你呢?还要死磕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少一个竞争对手,但死在他手中,多少不值得。”

屠夫摇头晃脑,“憋屈。真他娘的郁闷,不打了。”

陈默出奇的没有拦着,就是九位新贵他也没什么必胜的把握,就是忍不住想打架,但总需要些理由。

现在送上门来,没道理放过。那两个骨头太硬,剑锋钝了,时间紧任务重,没磨开。凑合着用吧。

奔腾的血勇之气,井喷似的外溢。与吾歌不同,他是纯粹源自自身征战和杀戮积累下的,而吾歌是自身天权的附加特性。

在一阶解放,吾歌自认血勇不及,但二阶解放,有无间加持下的吾歌,堪称外挂。但缺点也很明显,容易失去理智和自我。

陈默双手握剑,长剑足有两米七,但丝毫不妨碍陈默高速移动下的挥斩。动作自如到宛若天成,每一次呼吸和出剑时机都是巅峰,没有例外。

所有的杂念都刨除,这就是真正的古武至高,无极之意。以身作极,周身无极,自身意志就是至高。

每一剑都必有收获,攻击落在他周身也不能阻遏他的脚步,一步一杀,见血方回。

陈默毫无保留的施展,就是教给吾歌,鼓动不如古武!

但吾歌心里还是清楚,鼓动更适合自己。古武需要消磨的精力太多了,他兼顾不了。

所以心知肚明的陈默,算是答谢,把无极之意的所有毫无保留的传授。这是最好的传承,也是最适合吾歌的传承!

无极太深奥了,取其一都是足以书写历史,打造传承。

最后一步,白骨剑柄碎裂,吾歌知道,那剑柄的细长只有人的骨头能做到。那是他的脊柱。

碎裂的脊柱剑柄,却没有散开,而是在意志的聚合下凝聚成一块块细长骨节,骤然长出一米,三米七的长剑甩向最后逃窜的帝王蝎,一剑两半!

这一步后,身前再无可斩之物。两边死的死,伤的伤。

“看清楚了吗?没有猎物能顺手杀掉了。”颇为遗憾的语气,让还没死的禁地之主抽搐不已。

那几位老朋友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虽然只是这九步就已经很勉强了,但杀伤力依然不容小觑。真可怕的男人,让它们钦佩的人类可不多啊!

“嗯,不用了。够了。”

“噢?”陈默诧异了,他没藏着不假,但要是就这么学了去,那也太丟脸了。

转身走向吾歌,手中骨柄在次碎裂,一道小剑射向吾歌。

吾歌并指成剑,剑指划出的轨迹飘忽不定,让陈默眼前一亮。

但最终还是要碰撞到一起的,只是不是剑尖对撞,而是指剑斜切入剑尾。

小剑应声断裂,指剑转为上撩,剑光划过。陈默一动不动,感受这不一样的意志力量。

有些古怪的神色在这张蜡黄的脸上浮现,显得滑稽可笑。

随即放笑出声,越过吾歌,回到黑暗中。磨剑声远远传来。

无极不够,谈意非意。

这是陈默留下的话,他从中摸到一缕意的味道,但只是那么一缕罢了,有点失望,有点落没,还有点苦笑不得,他这谱摆的有点大。

吾歌,鼓动登峰造极,从中窥探到了无极,一角那也是无极啊。

无极之心,吾歌这么觉得。现在对无极之意也有了点感触。收获还是很大的。

对于躺在地上的几位,吾歌没有补刀,毕竟还有人看着呢,不好意思毁尸灭迹。

“我说几位,应该不会拦着我了吧。”

“不会,我想你比我们更希望图莱保持沉睡。虽然不知道你来为何,但这个底线,你我还是明白的。”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百年的老叟万年龟。

智者魔图。

“那就好,麻烦几位把自己的领地让让,给我腾条路出来。”吾歌后面这些话是对着地上几位的。

这时候,一个慢悠悠的身影从树上滑落,却吊在半空。

奇纹蛛。

“不用计较了,跟我走吧。”

上次见这家伙还不会说话呢,这是偷偷回去刷题了?奇纹蛛突然说人类的语言,把吾歌吓一跳。

有些惋惜,狐假虎威还没爽够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