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强硬碰撞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372字
  • 2021-11-16 17:29:39

就在唐凡陷入困境之时。红外的既视感骤然降临,有过体验的她显然明白是吾歌出手了。

就在她以为吾歌回援时,却惊讶的发现,它还在扩散,转瞬间就已经覆盖到边缘。

收起不解,她没有时间操心这种和她不是一个层次的问题。在她的视野中,一只邪眼领主和一头虎纹狗熊已经分别压着老沙和小海打。以声已经出手治疗伤势,稳住局面。

而另一边的小默离的远,但好在反应及时,已经远程攻击就位。团队的默契在恢复视野时,展露无疑。

唐凡大步流星的奔向足有八只触角的邪眼领主,不,加上被砍下那只,应该是九只!称作邪眼暴君了,七级异兽!

四种不同的光泽环绕在双刃斧上,唐凡提斧腾空,在树间借力跳跃,欺身而上。老沙更是不顾伤势,以伤换伤,强势牵制邪眼暴君的注意力。

唐凡抓住机会,一斧落下,却让邪眼暴君用触手弹射向另一边脱身。有过惨痛教训的邪眼暴君,不敢再用触手接下,选择退避。

但唐凡攻势不减,拧身暴起,箭步射向身侧的狗熊,两道血流当场溅空。受了伤的狗熊,也不顾压着小海打的优势,转身就双拳砸向唐凡。

面对近战强横的狗熊,那比她整个人都大的拳头面前,唐凡退不了,也不想退。

黑甲涌动向双臂,一层又一层,黑色的双臂交叉架住斧刃,迎上砸落的拳头。

轰隆的巨响,脚下的土地都震颤着。得到喘息的小海,拖着鲜血淋漓的胳膊,去救援老沙。这里有队长在,足够了!

轰鸣过后,察觉到阻力的狗熊仰天咆哮,收回拳头,紧接着一脚踩下。这是它成吨的重量加上力量的叠加,再一次赋予恐怖的冲击,施加给令它受伤的人类!

又一声轰鸣!唐凡双脚已经下陷,没过半腿。如果再来一脚的话,怕不是要直接埋在这里。

没有辜负唐凡的好意,狗熊又是一脚落下,势必要将这个蝼蚁压成片片,以泄怒火。

但这一脚,踩空了!没有迟疑,狗熊这一脚依然落下,带动的气浪扩散出去,很快就让它感应到这个女人,在身后!

一拳砸来,唐凡双斧劈下,竟是以攻对攻,以攻为守!强硬的完全不像个女人。

狗熊越来越暴躁,一拳又一拳,试图用力量碾碎一切。只是在唐凡眼中,它变的慢了,越来越慢,随着挥拳的增加,它的体力流失的很快,伤口还在流血。

而且在全界里,它的气力也只有原来的八成而已,虽然胜过穿着黑甲四档的唐凡,但总没有太离谱,那一脚确实很重,她的腿还在打颤。

最后,这只狗熊,昏倒在地。

而有了小海加入的老沙,应对起触手了也是偶有所得。小默的炮火更是到位,在唐凡接管了狗熊时,就没在照顾唐凡这边。

这就是信任!团队间最无间的配合。

留心这一幕的扶摇小队,在他们的战局中,默默给这支有些鸡贼的队伍点赞。

他们或许精于算计,不做亏本买卖,而且脸皮厚,还很贪得无厌。但他们有胆识,有魄力,还有人情味,他们更是一个充满自信的团队,无论什么局面!

好的坏的,这都是现在的扶摇小队要学习的,这就是吾歌答应带他们一起的目的。扶摇小队,还太嫩了,他们起点太高,不懂得那些难能可贵的品质。

之后的邪眼暴君终究奈何不得,眼看收拾完狗熊的唐凡就要过来助阵,惜命的它拼了损失三只触角,也要逃离。

最终也还是没有留下它,不过留下五只触角做烧烤也不错。

……

深度174区的禁地。

扶摇小队还在后面解决那两只七级异兽,奎木狼和五纹的帝王蝎。

相比起凡花小队的精悍战斗,扶摇小队就像绣花针一样,打的精细。

即使有全界压制,实力的差距依然悬殊。所以他们不可能爆发就能解决掉,像唐凡那样强势硬攻,只会拖累整个团队。

所以他们只能尽可能放大两位控场队员的能力,精打细算的做着输出。

七级的奎木狼要比青木狼强的多,但没有那种群起而攻之的意图。在这种算不得开阔的地形,反而让体型不大的帝王蝎有些束手束脚。

雷子高速移动的走位,只能是分散一下奎木狼的注意,如果不是樊石痛下决心,提升防御能力,现在灵儿和小明已经身首异处。

还好凡花小队已经在赶来,他们只需要保持现在的局面,坚持到凡花小队的驰援就行。

只是预感到不妙的异兽可不会让他们得逞。

帝王蝎从一开始就是三级异兽,每升一级就多一纹,体型也会收缩。到了七级的五纹帝王蝎,大小也不过是南正门的两倍。

但牺牲体型的同时,获得的速度加成和灵活性,却是爆炸性的。

所以在之前的拉扯中,南正门都是硬碰硬的对攻,不给它施展速度的机会。这要是雷子来,肯定要被耍死。

这一枪抖出一个圈,南离火喷火枪似的蜂拥而上。南正门踏步冲出,枪尖火舌直取嘴部。

帝王蝎猛然后跳的同时,前螯迅猛无比,甚至都来不及让南正门收枪回身。

螯爪钳住枪尖,直到帝王蝎落在地面在止住南正门前冲之势。

收枪不及,南离火不能形成压制,就无法抽枪而出。南正门起手抬枪杆,再反手下压,巨大的弹性一时间弓起的弧度已经紧贴地面。

此时松手一抬,巨大的弹射力量引起枪身震颤,巨螯没有松开,但也被震出松动。

南正门抬手握住枪杆,顶着振动,不退反进,再一次冲锋陷阵。松动的巨螯再也无法钳住,这一枪已经递来。

刺空!南正门来不及多想,弃枪跳起,脚尖点在枪杆上,两只巨螯在下面掠过。

飞动的惯性带着枪身从帝王蝎头侧刺过,却被一口咬来。南正门脚掌推力,借势弹起,错过这一口,但也被坚硬的头骨撞飞。

南里枪半个枪身没入五人环抱的大树中。

来不及受身闪避,尾巴已经带着毒钩刺来。一声苦笑,“玛德,这家伙可真快!”

但南正门没放弃,依然试图翻滚,正在这时,一道土刺突兀的顶在了毒刺上,这精巧的一点,直接带偏了毒钩。

扎在了南正门的边上,“干的漂亮”,南正门在心里默念。

脱身箭步来到枪前,一掌送出枪,扭身闪过螯爪,这颗大树一半被砍下。这……打在身上,直接拦腰断呐!

握住枪杆的南正门已经得到小默的火力支援,总算不是一个人战斗了。除了樊石偶尔照顾一下,之前都是南正门一人苦撑。

雷子那边硬拼拼不过,躲也躲不过,全靠小明和樊石救场,灵儿控制。

此时凡花小队也已加入战局,唐凡双斧已经飞掠而过,一左一右封堵奎木狼,但被轻松跳起越过,只是上路流星十字盾,十字军审判!

硬是把奎木狼轰的头破血流。砸在地上,那双斧碰撞过后,却弹向了上空,半空的小海翻身两脚准确踢在斧柄后,送往帝王蝎。

局面顿时扭转。消耗过大的灵儿和雷子得到喘息,南正门也放开了手脚。帝王蝎的后背还插着两柄斧头,模样十分滑稽。

被跳到背上来的唐凡,一顿狂砍,最后被吊在枪上,还没死透。七级异兽的生命力,不是觉醒者轻易就能抹杀的。

五档的觉醒者,利用五行相克,能做到耗费些时间抹杀。他们不行,哪怕团队里五行齐全都不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的五档觉醒者都是独当一面,因为团队并不能切实的提高什么。

最后,三只异兽收押。那只邪眼暴君跑掉了。

但大家只是松了口气,没有轻松的感觉,因为全界还在!

还在变的更加血色浓郁。

吾歌要干嘛呢?要和禁地硬碰的话,他们可没什么优势。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些他们以为对付不了的异兽,早就被吾歌赶出全界,只留下了两只七级异兽留给扶摇小队,没想到的是凡花小队也被两只盯上了,就形成了刚刚那一幕。

看来两只七级异兽在全界压制下,也不是扶摇小队能应付的。解放的压制或许可以。

尽收眼底的吾歌,不再关注后方。他的面前,连全界都渗透不了的黑暗,已经连接一片,十三座!

比起之前还要多了两座!有两个老朋友很喜欢看我出糗嘛!也不一定,万一那十一个新生的禁地之主有怂包呢。

轻笑一声,吾歌双眼冷漠,天权解放!

整个深度174区,血色只有三分之一,黑暗三分之二。但此刻,血色如利剑般刺入黑暗,不求对抗,只为撕裂。将黑暗撕开一道口子!

吾歌就这么逆着风浪,迈步进入,大胆的让黑暗中无数双眼睛咬牙切齿。却不敢咆哮挑衅。

背剑的每一步,都不再收力。走过的地方,都留下深刻的脚印,泛着妖异的紫火。

黑暗的尽头,十三把灰色座椅凭空浮现。那是象征十三位内圈的禁地之主,但也就是如此了,没有凭证的禁地之主,也只是自封的而已。

像那位青幽提灯的主人,巴桑丹珠。那才是真正的禁地,他所到之处,就是领地,范围内一切植株异兽,他都有调动的权利,那只鬼藤就是例子。

但这些家伙不是,他们只是这里异兽族系的王(迷障之地的,不算外面的,所以并不是都是王级。),霸占一片领地自封的罢了。命令其他异兽,没那个份量。

所以哪怕十三位,吾歌也不惧。又没什么主场加持,不就是十三只八级异兽嘛,我打不过你们,难不成你们还能杀了我。

真是作妖。

吾歌轻蔑的看着坐在十三把座椅上,居高临下的家伙。

有九个不认识,有四个他可不要太熟悉。

七纹帝王蝎,八级异兽。

邪眼君王,九触,王级异兽。

泰坦巨蟒,冷血,王级异兽。

史前猪鳄,屠夫,王级异兽。它同泰坦巨蟒一样无族系,经常活动在沼泽区。

另外九只都是八级异兽,应该是某些异兽族系出来的。吾歌也认不太全。

坐在最前头的,自然是三只王级异兽,老朋友了。

冷血的位置要比屠夫和君王要靠前半个位置。据说曾经泰坦巨蟒吞掉一只龙象,而猪鳄吞不下,所以此后,猪鳄就矮泰坦巨蟒一截。

论实力,它俩也就是彼此彼此,君王是真的苟。他出现在这,吾歌也挺意外,不过想到他的族系几次出手,倒也不意外了。

相距十米处,吾歌大刀阔斧的站那,丝毫不惧人海战术。

“怎滴,上回没打够?”吾歌看都不看其余十位。

“离开,吾歌!这里不欢迎你。”冷血果然冷血,说话都这么冷冰冰的,连老朋友之间的客套都没有。

“哦?这么说,你们以前那算欢迎我喽?怎么说我也是要面子的呀,考虑考虑,我的面子值不值。”吾歌戏谑道。

沉默,良久的沉默。

屠夫憋不住了,他怕图莱,但不代表他惧吾歌,这个面子他不认。

“滚!不要逼老夫动手!”

“那你下来,咋俩过过手。反正你也没赢过。”吾歌针锋相对。

被戳到痛处的屠夫,拎起描链,一端拖着船舵钟,起身就要走下去干架。

冷血冷眼旁观,倒是君王一只触手拦下了屠夫。

“冷静点,猪鳄。想打架有的是机会。现在不行。”君王温和的就像对待朋友一样。

这个老阴逼,吾歌吐槽了一下。

“吾歌阁下远道而来,这地主之谊,实在不应如此匆匆。面子问题还是小事,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可就是大事!”

“您说呢?”君王一脸诚恳的模样,明明是异兽,偏偏化个人脸,九个尾巴非要挤在一个金丝黑面袍下,不闷呐?

你看看人泰坦,索性盘在椅子上,只留一个上半身在前。屠夫是能控制自己四个腿变成双腿双脚的,还算凑合着能看。

吾歌实在是吐槽不下去了,“我说你说的对。干脆打一架嘛,赢了我过去,没赢我就飞过去。没毛病吧?”

一脸抽搐的君王,也是拿吾歌没办法。真要打的话,它何必拦住屠夫,果然知难而退这种东西在代权者眼中永远是那么不现实。

它那双狡诈的眼睛瞥了眼左边的一处,那个安静的禁地里,就有一位!不同于青幽提灯的那位,他是真正杀进来得到凭证认可后,他娘的就不走了!

死了这么多年就干脆成为禁地之主,硬是站着左边,没人敢动,哪怕那里就他一人!

君王很头痛,他不想让吾歌过去,图莱已经有苏醒的征兆了,吾歌这一趟,就是来找它的!真要是醒过来,他们都将身不由己!没有凭证他们就是副属,炮灰!

“非过去不可?”君王不甘心。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吾歌话音未落,掏剑已是剑光划过。

君王影身暗灭,座椅破碎。它跑了,还是苟啊!

面对十三位禁地之主,强硬回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