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已死的英雄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937字
  • 2021-08-12 18:21:48

“想死吗?急着去投胎?”

一只细长的手压住了提着灯的枯手。

冷漠的话语却在此刻响起,唐凡不知为何,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恐惧就开始褪去。虽然冷漠的让人心寒,但意外的安心。

吾歌现在很心烦。自己家的姑娘还没哄好呢,就给我找麻烦。

不过烦归烦,这件事还是要管的。如果放任下去,只怕这家伙就要真正脱离这里了。

提灯的光叠加上手戒的光,周围几十米的迷障都消散的干净。

清醒过来的唐凡,看着距离自己仅有几公分的提灯主人,内心无比庆幸的同时也有着失落。究竟是因为被吾歌阻止了获得提灯,还是吾歌阻止的是枯手而不是她,只有那一瞬的她自己才最清楚吧。

顺着枯手一路向上,破烂风化的衣服上,依然能看出原主人的不凡。灰暗的表皮包住比常人大的多的骨头,在额头上还戴着嵌有绿宝石的头饰。旧时代藏族的风格,主要保留在一号要塞。

唐凡一样就认出来了。而且这副模样死了得有多少年呐!

更另她惊讶的是,吾歌居然还把他提着灯的手放回到胸前。而这具干尸动了!他的另一只手托住了盏灯,就那么面向吾歌,灰浊的水液,从眼球的空洞里流出。

他是在哭吗?唐凡已经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看着“落泪”的古尸,吾歌陷入长久的沉默。他把扶摇小队和托玥带了过来,除最开始说的话,再不发一言。

同样见证了这一幕,扶摇小队却感到浓浓的悲伤。这就是师哥口中,那些代权者吧。也只有他们,还能保存尸骨,不被同化。

一号要塞的史记中,唯一一次的推倒重建,就是因为图莱。而当时因此而牺牲的三位代权者里,有一位是旧时代的藏族传承。也即是眼前这位干尸先生,来不及选择燃烧所有,就被图莱吞没,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没有天权,没有生命,没有自我。只剩了了无几的意识被本能唤醒,还在支撑着自己。但他究竟还是不是要塞的守护者,他自己都不清楚了。

“前辈,安息吧。不要再试图挣扎了,你早就结束自己的使命了。”灵儿忍不住劝他。

干尸像听懂了一样,在提灯的笼罩下不住的颤动,却无法再进一步。提灯是吊命的,但也是限制的,任何试图脱离的表现,都将被视作背叛而抹杀。

最终干尸认命了般沉寂。托着提灯,背过身去面朝的方向,似乎就是那名为凛冬的地方。

有所触动的,不止灵儿,托玥好不容易停下的情绪,再一次翻涌。樊石四人,沉默不语,这个故事太沉重了。

“走吧。”吾歌转身离去。扶摇小队等人,鞠躬到底,随后跟上吾歌。

毫不知情的凡花小队,也不敢多问。在干尸转身后,鬼藤就退去了。

他们身后,提灯青火摇曳不定。

……

湖泊旁,驻扎此处的凡花小队从生死局中缓过神来。

品味着最后扶摇小队的神色,那里肯定有他们不懂的隐情。也许那个干尸所在之地,本就是一个禁区吧。

但素来直来直去的唐凡,还是想弄清楚,那盏提灯,到底是不是。

面对走来坐到吾歌面前的唐队长,吾歌头一会觉得,这个女人很让人反感。

“有事?”一如刚才的冷漠,竟打断了唐凡出口的话。

“嗯……,那盏提灯?和你的手戒一样?”唐凡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或许也是因为捅出的篓子而难堪。

“是。你可以理解为都是凭证。”还没等唐凡欣喜,吾歌就浇灭了她的幻想。

“区别是,一个是活人的,一个是死人的。”反应过来的唐队长顿时脸色苍白,活人的自不必说,那死人的,岂不是指…只有变成那样的干尸,才能拥有那盏提灯!

吾歌看破了唐队长的心思,“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如果你触碰到那盏提灯,你就会被献祭。至于是否变成干尸,要看你够不够格了。而那位……代权者,则会获得解放。提灯将再也不能成为限制。”

“那岂不是更好?足够的献祭,换回一位代权者,我想没有哪座要塞能抵御这样的诱惑吧。”小海闷声道,老沙都惊讶小海的想法。

“已死的英雄,无论多久,他都是。他的使命已经结束了,再继续下去,只会让要塞积累的信仰崩塌。”托玥冷静的反驳了这一想法,她最为清楚,对于普通居民来说,代权者的伟大等同于要塞的权威。

“一个迷障的禁地之主,居然是人类要塞的英雄。呵,这世道。”老沙狠狠地踩下一脚,满是无奈。

唐凡基本上是清楚了,也明白了自己的痴心妄想以及盲目自大,这样的凭证,或许只有他们这样的代权者才配拥有吧。

“那位,是历史上哪个代权者?”唐凡只看出藏族的标志。

“一号要塞,巴桑丹珠。代行时运之权。那个时代,最耀眼的新星。被寄予厚望,是继林国忠之后,最有希望的接任者。”吾歌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因为再细致的,就是人家一号要塞的机密了。

“这样的人,也不甘心吧。要不然,也不会苦苦挣扎到今天。”小默为这位英雄鸣不平。

“他只是不想被人遗忘了。故乡已不在,最后的愿望,就是有人记得他来过。”对精神察觉敏锐的小明,在干尸那里感受到的,就是这么一种念想。他很高兴,有晚辈来这里看他,也很失望,他已经油尽灯枯了。

他还能留存自己的意识有多久,小明说,可以倒计时的,按小时来。

……

迷障禁地里,干尸托着提灯的手,渐渐下垂,眼洞中的水液,再无留存的必要。

灯落火灭,青幽不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