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旖旎与伤痕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361字
  • 2021-08-03 18:20:18

吾歌带着樊石,离开要塞中心区域,而中心区以外,北部和东部是军事重地,再往北是大量的研究院和工业区,而再往东是人类禁区———大海。

也许大海不是神秘辐射的中心区域,所以一直以来都显得平和,但远比旧时代记录的更加庞大的海啸,也让幸存的人类对海洋更加敬畏,只有守望者才知道,深海的深处产生过怎样的异变。

吾歌就曾伴随一位行天之水属的天权者探秘过,结果在那个庞然大物面前水属天权不予,视为无效。吾歌后来想过,那大概和他第一阶天权解放有类似的本质———全界。

而要塞的西部则是主要的居民区,高低错落的民房就好像旧时代从未离去。

而吾歌要去的地方是西南部一区的一家私人医院。

值得一提的是,几乎所有的基因战士和机甲士兵的住所都集中在南部,面朝辐射区的方向,这意味着兽潮来袭,他们首当其冲,其中也有许多军官,甚至杰尔麦和托伊也有一处住所在那。

吾歌第一次来七号要塞时,就觉得终日的防御布局和国之重器很相似。

但可惜的是,杰尔麦也许是个杰出的科研人员和优秀的作战指挥官,但在工事和借鉴学习上就像吾歌包扎的技艺一样。

三层的私人医院其实也只有第三层是私人化的,一层有足够的空间同时容纳三百名患者,二层则是给基因战士和机甲士兵体检和治疗的区域,反而器材占据更多的空间。

三层主要是会议,研究和重症隔离观测,以及私人化的个人办公室能提供小行手术。而这都不是吾歌要去的地方。

吾歌将樊石带到二层,并嘱咐护士检查一下樊石的身体状况。尽管爱觉罗也可以做这种事,但吾歌显然没打算这么做,因为不只是他需要了解这些数据。

将樊石安排好,吾歌向电梯内走去,电梯里适时的响起一阵生硬的电子女音:“吾歌阁下,托玥小姐为您留了扇门,请问您是否进入。”“进入。”

接着,电梯再次开门后,是一片泛着荧光蓝的黑色空间,吾歌也是呲起牙了,像是抽了一口冷风,“这个疯女人,还真搞了个纳米空洞空间出来,这…这得多烧钱呐!”

只听一阵高跟鞋点地的声音向着走来的吾歌走去,传来一道女人娇嗔的声音:“要你管啊,烧的又不是你的钱,是姐姐正儿八经融资,融资你懂嘛?”,

女人身穿白色的长褂,黑色的长裤裹紧了修长的美腿,一双高跟鞋也就差了吾歌小半个头的样子,披散的半腰发有点微卷,配上一张鹅蛋脸,柳眉和杏眼,娇嗔的模样饶是吾歌也不敢正眼去看。

“二姐,你那是在干嘛呢?”吾歌明智的决定避开女人的问题,他把握不住!

托玥看着吾歌败下阵来,心情大好,轻启朱唇凑到吾歌耳根说:“好奇?宝宝去看看嘛”。

吾歌全然不理会她的挑逗,侧步就往台前去,面不改色的可不包括耳色。

托玥捂住嘴,看着吾歌窘迫的样子笑出声来。

跟在后面指着台上堪称鼠界一霸的试验品缓缓说道:“这个呀,是杰尔麦托大姐送来的,A级定向基因药剂试用品,这只老鼠是个幸运儿。”

吾歌扭头看向托玥,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托玥双手抱怀,绕着台子走到正前,边走边说:“可惜的是,连B级基因药剂都无法承受的老鼠,怎么可能经得住A级,这简直是对科研的不尊重,

但事实是这只老鼠活过了七天,就在他们以为药剂要体现特定异能的时候,这只老鼠腐烂了,被一种完全没有头绪的东西腐蚀溃烂,有趣的是,只有部分肝脏器官被腐蚀了,就像是挑食一样。唯一出问题的只怕是那支A级基因药剂。”,

托玥双手撑在台前看着吾歌。

托玥似乎也不是在意吾歌听到突然腐烂的时候突然迸发的精芒。

指着一旁的手术床转而道,“躺那,姐姐来给你好好缝合缝合!”,说着还搓着手,诱人的嘴唇被舌头舔了一遍。

吾歌静静的看着她,心里想着你明明就是馋我的身子!

但吾歌还是乖乖躺下,这倒不是因为别的医生不能做,而是他的身体数据必须交给信任的人,更何况这个陪他走过那躺生死路的女人,是为数不多带给他安全感的人。

脱掉贴身的黑甲内衣,托玥忍不住埋汰道:“就不能换个色!没品位”,

让人惊讶的不是数据中爆表的肌肉密度,而是一道几乎无法愈合的恐怖伤口,从胸椎一直蔓延到腰椎,撕裂的伤口狰狞着涌动,即使以吾歌的身体自愈也无济于事。

托玥很好的控制自己不去流露悲伤的情绪,她明白,对于第三号要塞的人来说,这样的伤口,足够一个男人在下次战争拼上一切的理由!

她没有让吾歌躺下,站在身侧一针一针给他缝合右侧胸骨上一道伤痕,有时候托玥看着手术影像定格在他的身体上,也会失神很久,这是一具能承载神权的躯体。

在没见过那道伤口前,她曾以为他就是无敌!哪怕多重的伤她都觉得她能给他治好,绝不允许他走上南宫正的老路,可在那伤口面前,她失败了,一败涂地。

“好了,你活动活动,应该不会影响你挥剑的。”

吾歌依言摆了摆右臂,做了几个动作,确认无误,瞥了眼缝合的天衣无缝,表示不服!

起身穿衣的时候说道:“那只老鼠应该从辐射区抓捕过来的,它的毛发和爪子趋向于四级异兽。

我在骑乘贝隆(南宫正在成为代权者后打服的八级异兽,是甲兽一系的王,曾和查争夺大地领主)回程的路上碰上一只六级的多尔巴赫,它的腐蚀状和那只白鼠差不多,甚至更严重些。”

“有样本吗?”托玥期待的看着吾歌,吾歌从纳米空间掏出一个方盒递给托玥,托玥打开一看,是一小团黑色的肉块,甚至还在蠕动!

她缓缓闭上盒盖。“有什么发现我回头发给爱觉罗,以目前的线索来看,要么是药剂出了问题,要么是辐射区有问题。”

吾歌作势侧到思考状的托玥耳边轻说一声:“好!”,抓起风衣就走。

托玥对突如其来的旖旎有些措不及防,红着脸骂道:“小混蛋!”,

又想起来什么,回头吩咐道:“晚上南站聚场有个宴会,你陪我去一趟,穿好看点!”

正要离开的吾歌疑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向来不喜欢那种场合。”

托玥没好气怼回去:“你当我想去,杰尔麦会在宴会上宣告联和会议对关于下放C级基因药剂筛选新人类的结案。”

吾歌愣了神,目光渐渐锐利起来,“我知道啦”,说罢闷声离去。

……

在终日前进基地七号的前方,越来越多的风尘卷动而来,此时刚刚迎接完维修部队,正有序开展维修工作的七号要塞,还不知道一场新的风暴即将抵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