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时星草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563字
  • 2021-08-10 00:33:04

深度155区。

由于靠近迷障之地,这里的绿植都挺不错的。不再是荒野地区,随处可见一些花花草草,但是根据深度指南可知,多半是有毒的。

而这里就有那么一片花海,对一般异兽来说都算是禁区的地方。

寒星花。

释放的花粉有麻痹神经并且让人思维、行动放缓的能力,这种独特的效用,往往是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爆发。

曼陀罗花。

花群聚集时,有强烈的致幻作用,会导致人或异兽陷入幻觉,产生狂躁、不安的情绪。

而这里的花海,正是这两种花组合而成。最要命的是,有一支小队已经陷入进去。

正常来讲,自然是唯恐避之不及,但有多危险就有多诱人。在花海的深处是有可能诞生奇异植株的,而这些奇异的植株不仅奇特,往往有特殊的功用,是研究院不惜代价也要拿下的。

那这里,自然就是被发现产生了奇异植株———时星草。一种曾出现在迷障之地的植株,被二号要塞花大代价取走。功用机密。

于是在失败了几批人后,三号要塞研究院决定悬赏,条件是自选三样研究院出品的材料或者装备等。

眼前这支陷入花海的小队就是很有自信,势必要拿下的。不仅是防护齐全,而且在闯过寒星花群的速度上,也是果断无比。

但另他们没想到的是,在寒星花群里面,居然是曼陀罗花!这是出乎他们预料的,因为曼陀罗花的矮小被寒星花遮挡,所以隐蔽性很强。

曼陀罗花可不是阻挡花粉就有用的啊!但已经来到这份上了,失策的这支小队,也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还好这里面没有异兽,不然连一丝机会都没有。

作为觉醒者,对曼陀罗花的抵抗力是不差的。只要不长时间观察,是不会产生幻觉的,而且这里的曼陀罗花并没有簇拥在一起。

当他们抵达花海深处时,才明白,为什么之前的几支队伍都没成功了。

缠绕扭动的藤蔓纠缠着,青黑色的枝蔓像蛇一样爬行,在那之间,还能发现研究员的队伍留下的衣服碎片。藤蔓翻动的时候还有血迹像被吸收一样渗入其中。在不远处还有一些异兽残骸,这说明这些藤蔓不只是危险性惊人,而且有自主活动的能力。

“大姐,这怎么办啊?”小队里一个偏小的妹子已经紧张的退到花群范围了。

被称为大姐的人,此时也是打头阵的,穿着防护服也辨认不出来模样。而她脑海中已经闪过一个可能,细密的汗珠布满额头。

鬼藤。

迷障之地中寄生虫般的存在,以异变的树木滴落的树汁和死去后的养分,促使一些藤蔓具备吸食血液,快速成长的能力。本身没有意识,但有本能行为,无法准确判定危险等级。

就眼前这一幕几米范围的藤蔓来看,也许六级异兽就能抗住,可他们不行。人类的身躯太脆弱,一旦被缠上,根本无力挣脱。

“老沙,把那编号7放出来。”大姐没有回头,但做出了决断。她要试一把。

那个叫老沙的,是队伍中最中间的男人,闻言没有犹豫,就打开了编号为7的收押盒,在放出来一只五级的铁甲贝隆前,丟入藤蔓中心。这可见这支队伍的执行力之强,而且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威信力,也实属难得。

在收押盒还没有完全打开时,鬼藤就齐齐伸出触手般的分支,伸向半空。而跌落的贝隆出现的那一刻,收押盒就算报废了。以贝隆的体型,伸上来的枝蔓都被压了下去。

但更多的鬼藤涌来,就是一圈一圈的缠绕而上,哪怕铁甲贝隆挣开了一次包围,很快又陷入进去。

大姐舒出一口气,总算还好。这只鬼藤没有长出鬼刺来,这倒也是,毕竟不是在迷障之地,生长速度肯定慢上很多。最近迷障之地范围近的地区都有一些迷障植株出现,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走,趁着鬼藤还在对付7号,我们绕过去。老沙拿出6号,情况不对时,立刻释放。”大姐指挥道。一股眩晕感让这位大姐暗道不妙。但没有出声,不想引起慌乱。

老沙只是默默拿出编号5,保持队形跟上。身后的妹子也是强装镇定,没有脱队。

很快,他们就绕到鬼藤的前方,就算鬼藤有所感应,也来不及阻拦了。事实也的确如此,在他们行动的时候,鬼藤就感知到有人闯入领地,但想要分出精力继续对付他们就势必要放开这只异兽。

它可没有什么轻重缓急之分,只是更死命的缠绕铁甲贝隆,以至于贝隆背上的铁甲都不停的下压,鲜血从背部流出,巨大的痛苦和挣扎的无力,都让它承受着生不如死的煎熬。

见到这一幕的众人都面露苦色,只能加快脚步。很快他们就来到最深处,一座悬崖边上。时星草就在悬崖边上。

一株有十几寸的时星草,星斑错落分布在每一片叶上,光线照来,颇有种绚丽的美。

如果是晚上来就好了,每个人心里都产生这样的想法。

大姐快步上前,拿出研究院特质的工具,把这株草完整的采集下来,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向下多挖了几分。

东西到手,众人都露出笑容。可以说他们这趟出来,最主要的目地就是它了。现在他们准备回程了,还得再闯一趟花海。悬崖下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那可不是个好选择。

至于周围的小时星草,他们没有兴趣,毕竟研究院只要求一株就够了。这些等长成了再说吧。

几人不再留恋,但还没走出几步,鬼藤就爬了过来。

“怎么可能?那么快!”老沙失声叫到,五级铁甲贝隆到底有多难杀他最清楚不过,可现在不到十分钟就彻底完蛋了!太可怕了。

“大姐?”老沙不知道放不放,毕竟鬼藤还没赶到。

“没用了,鬼藤已经盯上我们了,即使放出去,也是先解决我们。只能硬拼了,老沙,等下我说放再放。”大姐迅速做出判断。

另一边一直沉默的男子,终于跨步而出,并且大步流星的冲向鬼藤,一道厚重的土墙挡在了鬼藤前,也为他赶到争取了时间。

小队见状紧跟其后,最后的小妹已经双手火焰预备。

土墙崩碎的瞬间,赶到的男子腾跃而上,宽大的防护服穿在他身上瞬间就紧实了起来,无数的藤蔓向他刺来。男子右拳亮起深蓝色的能量盾,呈鸢尾盾状,直接砸下。

转瞬间能量四射,藤蔓撕裂,能量盾也因释放了所有能力而消失。

这暴力的场面,如果放在训练场上绝对惊掉下巴。见过能量盾花式格挡的,没见过拿来当武器这么玩的。就连队友哪怕熟悉了,再见这一幕也还是咽了口水,太他妈暴力。

也正是这样的暴力,不仅压住了鬼藤的攻势,而且掀起的气震伴随他动用土属的地震波,滚滚向前。

“跑!挡不了多久!”男子回身大喊。队伍原来最后的妹子已经跑到前面火焰爆弹开道。

大姐也是惊讶了,这都挡不住,“玛德,这什么狗屁玩意。”但脚下却跑的飞快,这还是防护服有些放不开。

等几人重新进入鬼藤区时,并没有受到鬼藤的攻击。因为它们被那男子打出了怒火。铺天盖地的涌向他。眼见同伴形势不妙,几人跑的反而更快了,等跑出鬼藤区才停下留意身后。

这一看不要紧,转身再跑。

一大批鬼藤像海浪一样卷来,直追前面狂奔的男子,而他身上的防护服已经破破烂烂。这等声势也引发了周边很多异兽的惊奇,有些为了防止被波及到,都纷纷跑远,弄出的动静,还以为要发起战争呢。

不少的曼陀罗花都被碾压,寒星花死就死吧,曼陀罗花死了可是会引发更强的致幻效果,尤其是死一堆!

大姐心里已经把鬼藤的祖宗八代交代了一遍,她之前就精神受创,抵抗力不高。现在就更麻烦了,真是祸不单行!

只是作为队长,她也很清楚,再这么下去真把花海碾完了,肯定会被异兽围攻的,到时候谁都跑不掉。

大姐果断脱下自己的防护服,丢向赶上来的男人,示意他赶紧套上。男人接住防护服也是愣了一下,看到女人同皮肤一样黝黑的眼睛,默默接受了。

而被保护在前方的小妹也明白了大姐的决定,一把火焰从落后的大姐和男人间隔开。鬼藤暂时失去目标,就将仇恨转移到眼前的女人身上了。

隔着火焰,几人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不能走。队长还在里面,他们得救回来,但不是现在。另一位一直保护着时星草的妹子,也是只能眼睁睁看着队长冒险。

火焰内,失去防护服的女人,眼前已经是鬼藤的虚影摇晃。不能倒下,她在心里默念。

就在鬼藤扑来时,她掏出一个人形布偶,在指尖上咬出血来,抵在布偶的嘴上。染满鲜血的嘴唇鲜艳夺目,布偶涣散的身子也开始摆动起来,两个眼球竟然和真眼一样转动,转到鬼藤身上时,就像发现目标了一样。迈动细软的腿,扑了上去。

而气势汹汹的鬼藤在布偶醒转的时候也不再紧盯大姐,而是矛头调转,直扑布偶。见到布偶成功拉起仇恨,大姐一步步向后退去,有黑甲在身,这些火焰伤不到她。

等鬼藤彻底缠上布偶,不再有敌意释放,大姐便退入火焰外。守在这的四人见大姐出来了,赶忙迎了上来。

在痛苦难掩的神色下,抱着时星草的妹子赶忙用木属的能力缓解。老沙也是掏出一针镇痛剂打上,这才让大姐好受了些。

在布偶无声的扭曲中,嘭的一声,有什么东西随着布偶炸开而断裂,而大姐也昏迷了过去。灵魂损伤过重,还受到幻觉影响。

老沙又掏出药丸给大姐服下,也没见醒转。只好背着她,先冲出去再说。

还好在碾爆布偶后,鬼藤就退了下去,不然这一路还得更加凶险。等冲出花海时,四人也多少有些眩晕的难受,不过还没有产生幻觉出来。

而大姐之前的担心是对的。小队还没有走出这个深度就碰上了一些围在这的异兽,两只六级,四只五级。这放在平时,也是能避就避,现在却避不开,时星草是不能放在纳米空间的,只能小心得遮掩气息。

但很不幸,队长受伤,必须有人持续维持治疗,这就导致时星草还是泄露了一些气息,哪怕后来补上了,也还是招惹上了麻烦。

一场苦斗在所难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