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鬼骗局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547字
  • 2021-08-08 18:21:30

处于上帝视角的小明终究还是稳定心神。继续观看。

在古都外的大叔还穿着完整干洁的工作服。但他此时的样子却是狼狈不堪,向外逃窜。但还没逃出多远,就已经精疲力竭,照这样下去,肯定来不及通知。

最重要的还是异变来的太突然,以至于他慌乱中通讯仪已经损毁。现在要是想及时报告的话,肯定是需要通讯仪的,只有拼命回去一趟。

想通的大叔又折返回去,只是内心的恐惧又让他极为排斥。但他还是回来了。

他到底离开古镇看到了什么?小明不知道,只能继续看下去。

血,到处是血,大叔惊恐的表情上已经无法自控了。还好通讯站也是在外围,他悄摸着溜了进去,脚底沾满了血。

通讯站里空无一人,但没有丝毫的血迹,大叔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活人,但他不敢发声。贴着墙走,直到楼梯处。

他只好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上,设备都在二楼,一楼就是个幌子。只是他好不容易走上楼梯中间的平台,就看到了什么让他不可思议的东西,接着就躺倒在地。

小明顺着楼梯望去,那是一个同样穿着工作服,但没有实体的轮廓黑影,看起来相当诡异,工作牌上还能看到名字,曹卿铭。他跌跌撞撞的走到大叔跟前,然后黑影就进入到了大叔体内,而工作服也掉在平台上。

大叔像天微亮时那样,屈腿站起,跌跌撞撞的走出。

至此,画面消失。

从灰雾中退了出来的小明,把这一幕转述给吾歌几人。

信息量不多,但解释了二是谁,多半就是孤鬼了。但疑惑就更多了?通讯站在哪?他们从一进来好像就忽略了这一点,如果不是大叔,没人会想起,从未发现通讯站!

而且一还是没找到,古镇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

正当几人思考线索时,大叔似乎也从灰雾里出来了,这让小明大惊失色。他并没有感受到精神攻击,没道理只是普通人的大叔能挣脱啊。

但很快,他就看到不是大叔出来了,是那个黑影,或者说叫孤鬼。它把大叔拉了出来,然后重新钻入大叔体内。吾歌制止了小队动手的打算。

不一会,大叔重新睁开了眼,但不再是浑浊空洞,反而有些不对劲的样子。他捂住嗓子,试着发出声音适应了一下。

等适应了后,抬头看向几人,居然鞠躬到底。这着实吓到了几人,这是玩哪一出啊!

“虽、虽然不太、太清楚你们的、的来历…,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帮、帮我。”大叔缓缓抬起身来。

“帮你不是不行,你知道的事情麻烦解释一下。”吾歌没有拒绝,反正都是要解决的。

“好。我叫曹卿铭,是通讯站的一名工作人员,和他一样,都是本地人。但我受到的辐射异变要严重些。”这次说话流畅了很多,在说他时,还体贴的指了指这具身体。

“他叫刘山,是位老人,在通讯站也有几年工龄了。我因为新入工,经常受到他的指导。但我精神有异常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没有上报,也是担心很被当成实验品。而这也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异变那天,正好是要去前进基地补充能源的,但广场上突然就爆发了剧烈的辐射波动,然后席卷了整个古镇。所有人都像是失去灵智一样走出门,要汇聚向广场。而当时正准备出去的我和刘老察觉异常,刘老试着去阻止通讯站内的人走出去,但却被一把推开,受了伤。

当时没有异常的也只有我和刘老,可能是因为我精神异常的缘故,刘老离我也比较近才没有失控。那时我顾不得隐藏,试图用自己的能力救下部分人。但也因此把自己拖进了深渊,在和那股力量对抗中,我不是对手,想退的时候……”

讲到这里,他似乎很不稳定了,可能是觉得自己有罪吧。

“想退的时候…退不了,被拉扯着,我只好拼尽全力,结果整个广场左边的人都因为我而死!我是罪人。”

吾歌算是明白为什么左边的血迹凌乱了,原来是这样,虽然和猜测相差不大。

“其实,你也是为了救他们,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他们也会死在广场上。后来呢?”

曹卿铭虽然认为自己是罪人,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想通了。

“后来,我就变成了那副鬼样子,而老刘则跑了出去。心灰意冷的我当时怔然的回到二楼,却没想到没有等来死亡,却等到老刘回来了。看到那样的我也吓坏了吧。”

曹卿铭自嘲一笑。

“那你为什么要依附在他身上?他的重置也是你做的?”小明问道。

“为了让他活着,只有这样了。但我并没有要替代的想法,但恐惧已经扎根了,他也走不出去了,因为我发现我和整个古镇融为一体,但主导的并不是我。而是另一个我完全找不到的存在。”

“老刘的精神状态很差,而且晚上的时候整个古镇都很危险,只有这间古宅能给老刘安全感,所以白天由我出去寻找,然后让他自己回来。只保留那一段的记忆。”

小明完全被这匪夷所思的手段震惊了,这家伙可比整座古镇有意义的多了。

“那你今天早上为什么直接无视我们?”南正门很不解,既然你需要帮助,为什么还要无视?

“因为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五队人马找到这里,并尝试带走老刘了。不过是徒劳罢了,而白天我不能以自己的形态出来,会被找到的!而且,我也没有相信你们的理由!”

对曹卿铭的回复,吾歌觉得还是蛮有诚意的。之前老刘说过除了47外的五个数字,看来就是对应这五个小队了。也是,平常的探测小队是不会很深入这里的,更不会选择晚上来。

对此雷子只想表示,“你现在就信任了?”

“呃…这不是也打不过你们几人嘛。拜托了,希望你们能带老刘离开。这是我欠他的。”曹卿铭再次鞠躬道。

“也就是说,你想留下来当诱饵,还是和它死磕?”樊石不太看好他。

这就是赤裸裸的瞧不起人了。当然,好像也不是人了。但也打不过这群人不是。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想找出来那个一,直接宰了就行。”雷子跃跃欲试,雷属对这类精神系相当暴力。

“它的实力已经不是现在的我能衡量的了。”曹卿铭苦笑道。

“没关系,只要能找到,一切有我。”吾歌平淡无奇的语气流露的是绝对的自信。想到那一瞬落入冰冷肃杀世界的可怕,曹卿铭对眼前的男人更加敬畏了。

“找到通讯站。它把通讯站藏了起来,肯定是有目地的。”曹卿铭肯定道。但吾歌却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你印象里,有这栋古宅吗?”

吾歌指着深幽的大堂。

被问的一愣的曹卿铭也错愕了,什么时候有的?对呀!怎么可能会有栋古宅!

“这……它…,是它故意弄出来迷惑我的?”曹卿铭感觉自己被糊弄了半辈子。

“是的吧,但为什么老刘偏偏对这里有归属感呢?”吾歌接着问道,但他却看向大堂。

“是呀,为什么呢?”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众人心头。

这里,为什么就不能是通讯站呢?

“可是……,”还想说没有二楼,没有设备,一切都不一样的曹卿铭闭嘴了。既然是藏,肯定是不会一样的。“但又为什么弄间古宅呢?随便一栋楼都隐蔽的多吧”,虽然这依然诓骗了自己这么多年。

这时候就是小明时间了,“这就是欺骗了,导致这一现象的不是它,不是你,而是老刘。它只是引导了老刘的精神错觉,而你是受老刘的主观影响。所以没有意识到不对。”

“那你们呢?”曹卿铭不能理解学霸理解。

“我们是外来者,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是你们这些融入古镇的,在掌控这里。或者说,这里也是你们想让我们看到的,除非我们暴力打破,不然我们时间长了也会觉得自然而然,没什么不对。

也许,这就是领主的可怕吧。而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古镇。”小明感慨道。

这下曹卿铭不说话了,气氛安静的有些阴森。

然后曹卿铭不合时宜的笑了,“你们真聪明呀,比那些废柴强多了,灵魂一定更美味。”

说话间,曹卿铭消失了,古宅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他们身处广场,脚下血流成河,尸横遍地。其中还有身着作战服的。

“真是不容易啊,想轻轻松松解决掉你们,结果不上套。真是警惕”声音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传来。

吾歌依然保持着望向原来大堂的方向,平静的开口,“那五只小队都是你杀的?”

“当然,放出去一个我都没办法钓鱼了。只可惜啊,来的都是些杂鱼货色,都不敢深入。不过吃掉你们,我就能完成积累了,代权者啊,真不错。嘻嘻。”舔嘴唇的声音清晰传来。

南正门几人除了小明只是明白了点,但知道眼下战斗重要,疑惑先放一边。

而那些尸体,此时都已经诡异的站了起来,明明都断头了,还能站起来,真是恶心啊!

除此之外,南正门还发现场域不能使用了,小明也是不能使用灰雾了,但精神能力还在。不过对付些异变尸体,还是轻轻松松的。

但是打又不能再往死里打,烧又烧不死,有特殊的力量保护他们免受火焰伤害,土埋也只是拖延时间罢了,那迟早被拖死在这!

难怪那几只小队都栽在这了。还好有师哥在,全场还很镇定的只有吾歌和托玥了,托玥是一副完全不用不着自己操心的样子。

“雷子,直接劈。”吾歌虽然没出手,但依然明白小队的处境。

“好嘞。”一道道雷电闪光不追求伤害,直接范围性劈下,果然暂时屏退了那股力量,尸体都缓缓倒下,但一会之后那些力量又倒卷回来,那就再劈,只靠雷子一人就拖住了。

等雷子稳住局势,吾歌出手了。

以两指作剑,从额前利落划下,淡淡的血色割痕随着一句:七杀其二,断物。

黑暗撕裂开来。

露出的前方,正是支离破碎的古宅,和逐渐浮现的通讯站。为什么要选通讯站做地盘,可能是因为曹卿铭就死在这的执念,还有老刘。

至于古宅,纯属这个一的恶趣味吧。营造恐怖气氛?有点东西的。

一声惊恐的惨叫响起,显然是没料到吾歌能撕破它的领地,来到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