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孤鬼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969字
  • 2021-08-07 23:06:59

经过补给后的七人,全速赶路,除了顺手杀掉一些异兽,解救了一个偏僻村落(收容编外人员)外,就没有耽搁。

终于几天后抵达深度147区。

深度区以兽潮的必经路径为划分,分为左右两区,宽度按照旧时代的地图也有一半那么宽了。

吾歌等人现在就在右区,非常靠右的偏僻古镇,是以前收容编外人员的镇子,后来一部分没有受到辐射异变的人被要塞收容,剩下的也建立了联系站。

像这样的镇子或者村落还有很多,但从迷障之地之后就再没有了。

许多小队会在这里进行交易或者补给。用干净的水和食物,或者别的物资来换取一些异兽尸体、小队阵亡的装备、旧时代资料、遗迹等等。

当然,也有因为受到异兽攻击而被迫放弃的,就臂如眼前这个古镇。

因为辐射浓度过高,导致产生了什么异变,这里在短时间内死去很多人。连要塞驻扎这里的专业人员,都只逃出去一个。

后来经过部队探测,这里除了浓度高外,并没有发现异常。所以定期探测这里的浓度也成为常规作业之一,类似的地方还有不少。

扶摇小队就接取了这个探测任务,并且还有一个私人发布的清除任务。那个人声称发现了鬼怪!

见过青龙神宿和凤后,吾歌觉得也许这人没说谎。别人没发现,可能是精神量级还不够,但如果代权者的精神量级还不行,那就没法子了。所以为了验证些猜测,吾歌特意接取了这个被人嘲笑的任务。

为了不耽误后续任务,在这里,他们至多停留三天。抵达这里就是第一天,而且刚好是中午时间,这意味着面对诡异的晚上,还能有些许准备。

一马当先的吾歌走在前面,走的不急,四处留心小镇的布局。

镇子不大,也有几百户人家的样子,风格就和旧时代里砖瓦房差不多,不过建的挺齐整的。小胡同也不少。

四周街道还有墙壁,留有黑色凝固的血迹。

这寂静无人之地,着实令灵儿心惊胆战的。倒是手术做多了的随行医生,饶有兴致的蹲下观察了下血迹的分布特点。

期间吾歌每走出一个街道或胡同,都会扭头看一下小明,小明也领会的报出数字。

小明手中拿的就是探测器,显示当前浓度是百分之37,但小明报给吾歌时,说的是:是临界值的37。

因为二号要塞把辐射最初的爆发值定为临界值,也是最高值。或许只有进入深度200区,才能看到临界值百分之70以上的样子。

而吾歌脑海里也有爱觉罗的提示,和探测器的差不多。比之其他小队的探测值,幅度很小。这说明,这么些年来,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有什么异兽,那它一定没走!

并且那人给它取了个代号,孤鬼!

等吾歌绕过下一个街道,走进了中心的广场,这里同样没有尸体,但血迹都还在。或者说,整个广场无处不是。

“这里是经过一场处刑吗?怎么这么集中。”灵儿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就连托玥都忍不住蹙眉。“这里也许真发生过。”

小明依然紧盯探测器,一旦有特殊情况,随时应对。南正门和樊石则在吾歌两侧查探。

忽然,吾歌皱眉,面向对面胡同的阴影。那里好像有什么动了?就像是害怕一样。

正要走过去瞧的吾歌,却被小明一把拉住,没有开口说话,但凝重的神色,和默默收起探测器的举动,让吾歌心下了然。

六人在靠近胡同的时候就不再跟进,吾歌一人走向里面查探。

走进去后,发现这左面的墙……嗯,很干净!而右边就更怪了,唯一一栋不是两层的砖瓦房,有红漆梁柱,有府邸的牌,写的是?高家什么?

吾歌打算进去看看,说不得今夜还要打扰一下,借宿一晚。

走到门前却发现门就是虚掩着的,好像等人来开一样。心下警惕,但表面稳住气,轻轻退开门。

刚侧身迈进去,就退了回来,只见一个头发凌乱不堪,脸上身上血迹干涩的人一刀劈在吾歌刚刚的位置。

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这人见一刀不中扭头就跑。吾歌却没追上去。因为刚刚他就观察过了,里面除了杂草丛生的大堂,几个偏房都有锁。

得到吾歌示意后,望风的几人也悄声跟了进来。而在他们背后方向的街道里,风声掠过。

然后七人顺次侧身进去,吾歌打头阵,托玥排后,再之后是灵儿、雷子、樊石、南正门。并没有异常。

等人全都进来后,吾歌反而把门又重新在里面挂上了。虽然几人有些不解,但也没多说什么,以这墙的高度,直接跳出去也不是难事。

而细细打量这里后,除了荒凉,再也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了。小明默默的给吾歌看了眼辐射浓度,百分之42,比之前上浮了五点。这说明,来对地方了,当然也不排除辐射流动的因素。

从红门到荒废大堂也没有多远,而且是有人定期清除了这条路上的杂草。所以七人很顺畅的来到了大堂,也就是吾歌亲眼看到那人跑过来的地方。有没有后门,这个吾歌还真不知道!

其实仔细想想,这间宅子,没有正房!要塞里也是保留有几栋古宅的,没有哪一座像这样。

“有人吗?出来谈谈?”吾歌轻声呼喊。

等了很久都没有动静,而天色已经暗沉了,本来浓度就高,黑得快些也不意外。吾歌当即宣布就在这过夜了,灵儿虽然不太乐意,但女人间的好胜心让她觉得不能输给托玥。

大家颇有默契的不去翻动,也不去刻意寻找。因为第八道呼吸声一直都在!也许就在大堂内,那尊佛像之后。

架好火,几人掏出异兽肉干,烤了起来。已经身为觉醒者的他们,对异兽体内的辐射是基本免疫的。而托玥食量不大,吃一点倒没太大关系。但浓郁动物肉香,可不是第八个人能沉的住气的。

从呼吸的急促中,就能感受出来了。

果不其然,在烤肉就快好时,一道黑影从佛像后爬了出来,吓了托玥一跳,差点就抱上吾歌了。出来的正是白天吾歌见到的那人,手上、胳膊上,伤害累累,脖子还有勒出来的伤痕。

看年纪应该四十往上了。此时有些不安的看着围坐一圈的七人,然后盯着冒油的烤肉,再不向前一步。

“大叔,您看这样,您也饿了,我们也还有肉。您辈分比我们大,您先吃着。”

说罢,把考好的一大块后腿肉递给这人。大叔错愕了一下,有些僵硬化的扭头看向吾歌,那模样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脖子转了快180度,不痛吗?

但很快大叔就扭了回来,抱住烤肉大口撕咬了起来,连多余的咀嚼都没有。

等大叔啃的差不多了,也不再感到不安害怕,吾歌才慢悠悠的吃着烤肉,问道:

“叔是哪里的人?”

大叔还抱住剩下的肉,好像有段日子没开口说话了,声音别扭的紧。“这…这,这里的…”

可能觉得说的费劲,还特意指着地下。大概是说本地人吧,吾歌心里想。

好大一会才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吾歌继续问:“您在这生活多久了?”

大叔不解的看了眼吾歌,又低头掰着手指头,一会摆出个23来,一会又是29来,还有34、38、43、47。到47才停了下来。

意外的可不止吾歌,这里可没人告诉他,现在是哪一年。所以有可能是这个幸存者外出过?或者哪个小队碰上过给他说了?

按照47年去推算的话,其实刚好是这个古镇爆发异常的那一年。

压下心头的诧异,吾歌还有很多想问的。

“您在这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大叔一个劲的比划,有是画圆,又是四肢着地的,大概是想描述异兽吧。

没得到想要的回答,但吾歌不气馁,时间还充裕。

“那您知道47年前,这里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末了吾歌换了种问法,“或者说,是怎么只剩您一个人的?”

本来安静了很多的大叔,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恐怖,吓的哆嗦着把那些烤肉丢向火堆,火就这么暗淡了下去。

整个大堂陷入黑暗里,吾歌血色的眼睛里依然注视着大叔,灵儿则靠近吾歌,南正门没有立即点燃火堆,而是和雷子、樊石守着大堂门口。

但诡异的是,连大叔哆嗦的动静都消失了。

只是在吾歌的眼中,大叔已经因为断气昏死了。吾歌用妖火点燃了火堆,静静看着半身瘫倒在地的大叔。

几人面面相觑,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但明明哪里都不对!

一夜无话,两只胳膊被搂的死死的。

今晚吾歌来守夜。而吾歌更是一整晚都盯着大叔,心中的怪异更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