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一代新人换旧人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139字
  • 2021-08-06 15:48:44

战场上空。

在裂缝睁开的那一刻,青龙苍缓缓退后,抓着吾歌的龙爪却也没有撒开。

裂缝无视了光柱的扭曲,洞开的那一刻,天空变色。无数灰冥阴冷的空气从裂缝涌出,覆盖天空。血色世界也寂静的就像死水。

明明看过去是混沌的空间,但落在青龙苍眼里,青金色的龙瞳中倒映着灰色的表面,内里却是红的紫黑。

“无间!没想到,真的存在。”青龙苍沉重的吐出龙语。

无间,八大地狱之苦,最深的至暗之地。

与此同时,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的吾歌缓缓抬起头,凝视着苍。

灰冥色的气流顿时向吾歌汇聚,一条暗红色的锁链从持剑的右臂缠绕,另一端竟链接无间深处!

暴虐的剑气在龙爪下撑起一片天来,硬生生弹开了龙爪。

收回龙爪的青龙苍,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从伤口刺入身体。有那么一瞬的痛苦,青金瞳都猛然收缩。

“这就是无间之苦吗?你又能撑多久呢?你是人还是傀儡?”

回答苍的,是翻涌的妖火再度化为翅膀。从吾歌嘴里吐出六个字:“七杀其五。”

“断灵。”

没有挥剑,没有动作,也没有威势。只是这两个字吐出的时候,一道无形的剑气从吾歌额头的小型无间符文射出。

一块月牙状的青白逆鳞被苍直接撕下,毫不痛惜的射向吾歌胸口。那剑气也在离苍额头三寸之处,停下。

如果剑气真的斩来,青龙苍也不敢保证自己的灵智能否抗过无间之苦。

随着逆鳞的融入,吾歌的黑甲在无间和逆鳞的洗礼中发生着莫明的变化,颜色昏明不定。

一道清明的神色从吾歌眼里闪过,恰好这时,清光引至。强烈的权值波动引发空间震荡,裂缝中的灰冥都搅乱在一起,仿佛不甘。

但吾歌不再双目无神。扣入肌肉的锁链越陷越深,只是这时的吾歌,也已暂时失去痛觉。等锁链完全嵌入吾歌身体,也许谁也唤不醒失控的吾歌。

看着恢复清明的吾歌,苍咆哮一声,转身离去。

“人类,好自为之吧。”

裂缝随后缓缓关闭,吾歌额头的烙印却时隐时现,也随后隐没。但吾歌知道,它还在,也知道了它的名字,无间!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的吾歌偏偏听懂了龙语。

地面上,在清光射到吾歌身上的时候,寒离整个人都快被扭曲了。还好只是一会,再继续下去,把是把他撕碎的可能都有。

这家伙,二阶解放的权值就比我高了吗?寒离着实惆怅了一把。

而这边,林慕宛也睁开了眼。从漂浮的姿态落地,光柱也消失了。神秘的气息令林慕宛平添了一份仙气,用樊石后来的话说,应该叫仙女姐姐下凡尘。

还不能稳定收束权值的林慕宛,没敢乱动。有一旁的寒离守着,至少不担心在这片范围内会造成负面影响。

吾歌等到光柱消失,膜上的口子复原才下来。

然后把上官疏云托付的鸾凤和涵音两把琴交给了林慕宛。

这终究不是什么值得喜悦的事,如果可以,没人希望是以这样的方式从自己老师手中接过衣钵。但这个世界,没给你选择的余地。不是接受,就是被迫接受。

至此,第七十二次兽潮结束。

……

半天后,除了逃走的双斑夜虎和白斑夜虎、炎妖、奇纹蛛以及白毛猿王,共斩杀八级王一只,八级异兽五只。

三天后,战场清理完毕。

接下来,就是追悼逝去的战士。

也是到这个时候,扶摇小队才直面兽潮的残酷。

报废重型机甲千架,轻型机甲数百架。用去三枚八级异兽心核,数枚七级异兽心核。

弹药,医疗消耗更是不计其数。

但同样的,清理后的收获也是惊人的。光五级异兽就有数千具,六级异兽也有千余,其中小队收押很多,七级异兽百多具。

三四级异兽更是尸体的主力。最后都将运送到相关部门进行研究或者转换为能源。

在纪念碑前,刻着前哨部队和特殊部队每一位死去战士的姓名。

悠远的钟声响起,韩总摘下帽子,立于胸前,鞠躬默哀三分钟。所有人都是如此。

只有代权者是武器立于胸前,不鞠不躬。只是沉默着军姿站立。

……

聆听完死者名单以及抚恤内容,已经是傍晚了。但没有人懈怠,哪怕刚才战场里脱身,身心疲惫,也没有人说一句怨言。

死者为大!

当最后的宣读死亡者,上官疏云。

上官云睿纹丝不动的肩膀轻颤着。没有人试图去宽慰这位老人家,这完全是不需要的。一生纵横沙场,他们上官家最好的归宿就是那。疏云做的很好。

除了云睿外,林慕宛也是哭的难受。吾歌只是看着疏云哥的画像,久久不发一言。

……

一天后,在上官疏云的个人追悼会前。

一号要塞来了一位大人物。连烛老和韩总都不得不亲自去迎。

吾歌、寒离、林慕宛也跟在后面。而来人给吾歌的感觉似曾相识,就是一号要塞初始时的那道,让他很不舒服的目光主人。

影大人的到来,是给三号要塞一个交代。

“鉴于一号要塞的失利,导致的危机将由一号要塞给予一定的补救。”影大人对着烛老平静的说道。

烛老也毫不示弱,“补救?你们办的好事,补救就能弥补的回来?”

“也没出现什么损失不是。精神损失费我们担了,另外还要感谢吾歌阁下,成功阻挠了青龙皇的目地。”说罢影大人向吾歌轻鞠躬。

吾歌默默接受了,说实在的,他很想打他一顿。从兽潮来临的时候,他就有很不好的预感,估计那时候一号要塞就有问题了。

“我能问下,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苍…”

“领主大人的沉睡毕竟是不可控也不可逆的。六号要塞在空中这么多年,想必摸索出些规律,以此和苍做些交易,是有可能的!”

影大人倒是没什么隐瞒,尽管省略了很多信息,但透露出的这些,仿佛在对吾歌三人说,你们有资格知道些内幕了。

领主?沉睡!还有苍对一号要塞的执着,这都是信息。一位能压住苍的领主?

不是从第三任领主,李龙亭开始就取消了领主吗?一个可怕的猜想在吾歌脑海里形成,连心跳都加快了许多。

察觉到异常的有影大人和烛老,他俩默默瞥了吾歌一眼。

烛老亲自前来,一方面也是表达自己的歉意,没办法出手帮吾歌,因为九级大地领主“查”一直盯着他。

所以烛老对吾歌说:“我欠你一个人情,还得感谢你告知我浊九阴的去处。”

烛老微微颔首。

这就不对劲了,您这不是打白条嘛!多大的人了,到时候你死了,人情有可屁用。吾歌心里不舒服。

但表面上还是很配合的。

这时候影大人补充了:“我们除了许诺给三号要塞的一百进修名额,也给吾歌阁下五个。”

“除此之外,扶摇小队的灵能武器的锻造和部分材料将由一号要塞包揽,二号要塞也会铭刻和提供材料。”

这是出乎吾歌预料的,虽然吾歌很强,但不代表吾歌的古武就能超过它的起源地,凛冬!单论鼓动的话,整个代权者里,能压吾歌一头的,烛老算一个,那位领主大人真能媲美苍的话,肯定也是一个,黑白二杖应该四六开吧,吾歌六。

至于其他的隐藏高人,吾歌还真不怵。但古武是没这个底气,扶摇小队能去进修一年,是赚翻了。

更何况还能量身打造灵能武器。他们除了灵儿的冰空权杖达到灵能武器的标准,其他武器只是材质好了点。这可省了一大笔。

“那就多谢了。”吾歌也不客气,既然一号要塞包了,那正好。虽然有种上套的感觉,但是真香啊!

接下来对寒离和林慕宛也是有所补偿。

……

追悼会上,来了很多慕名而来的女孩子。

有学院的,有编外人员,有女战士。他们都很喜欢这位温文儒雅的守望者。

他总是平和待人,令人如沐春风。他从不偏帮,也不滥用职权。他也洁身自好,花天酒地都绝缘。是三好男人,不吸烟不打牌不搓麻将。

可这么好的男人,还没娶呢,就走了。他最爱的女人,也不能来送他。

吾歌是知道的,那颗心脏是可以让他不死在暂借天权之下的,但他给了宛颜。给了她重焕生机的容易肌肤,给了她苏醒的可能,给了她普通人平淡过这一生的机会。

这不是个有益的决定,但就上官疏云的为人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吾歌尊重他,烛老也是。

只有林慕宛,从自责到难过,再到平静。这期间的苦楚,吾歌懂,但帮不到什么。

当那一身白裙的女子,退出会场,来到夜晚的城头,吹起笛曲。

吾歌知道,她放下了。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一曲念奴娇•赤壁怀古,只道君走好。

……

一代人前终年老。一代人后有前少。

一代新人换旧人。

———《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