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爱觉罗与小樊石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485字
  • 2021-08-03 13:01:55

从邢林先生那里出来后,吾歌并没有回到家中,而是下到一层,回到自己的个人备战室。

吾歌只是往门口停留三秒,充满金属质感的门便自动打开了,伴随一串灵动的女音。

“欢迎回来,吾歌阁下,这里是您的私人备战室,您的管家爱觉罗正在为您效劳。”

吾歌扬起嘴角,踏入屋内,真正的感受到了放松。“爱觉罗,麻烦检查一下我的身体,可能有些麻烦”,

“好的,我很乐意做这件事,……嗯,您受到一处贯穿伤,已经部分愈合修复,需要更细致的手术处理,需要预约托玥小姐嘛?”

吾歌沉吟不语,问道:“你能指导我处理下嘛?”

“这恐怕不行,您的缝合和包扎能力恕我不能恭维,毕竟师承一脉,情有可原,您不必气馁。”爱觉罗毫不留情的反驳了吾歌的提议。

吾歌伤脑筋的扶住额头,“那你帮我约一下吧,大概下午三点,先去看看小樊石训练的怎么样了。”

“好的,吾歌阁下,托玥小姐请求和您通讯,您是否同意?”爱觉罗询问道。

吾歌沉吟片刻,接过通讯:“二姐,我回来了。”

“你那里我不方便过去,你要是没有要紧的事情,就赶紧过来,我给你处理下伤口,好吗”

如果仔细分辨的话,声音里传出清脆的敲击声,是钢笔点击桌子的声音。这是商量吗?

这明显只是让我赶紧过去…吾歌也清楚这位二姐的脾气,当年他为了追随老师,徒步从三号要塞赶往七号要塞,身边就跟着这位打着随行医生名号的任性女人。

“我知道啦,看完小樊石我就过去”,吾歌无奈说。

“算你识相,直接来我办公室就好了。”托玥显然心情极好,声线都上扬了几分。

舒了口气的吾歌,拿起作战仪(一种集资料,侦察,感应,和搭载智能为一体的装备),不再刻意躲开监控,直奔塔台后面的战备基地。

沿途的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下意识让避到吾歌两侧,微躬致礼,倒是没有人好奇询问为什么守望者大人回来的,这么突然。

原计深度121区任务需要至少半月的时间,这是在没有突发意外的情况下,毕竟深度100至200是王级异兽的领地范围,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

而吾歌仅用了十天,而回程却只占一天!

吾歌在樊石的宿舍内没有找到他,就往训练场去看看,果不其然。

在半封闭的1036号训练室内,一身黑色紧身作战服的樊石正重复一个吾歌无比熟悉的动作,左腿后撤半步,拳回腰间,前身半躬,蓄力,以小腿为重心,弹射出拳,中靶!———古武:冲拳。

吾歌接过室外评审员的报表,写上一句话:爆发有余,回力不足,觉醒度一档土,满档。评分9.1。

吾歌心里补充了一句,技巧上比我当年差了些,不过冲击力高多了呀,还是土好,偏偏我也是个火命。

吾歌轻声问道:“爱觉罗,你觉得怎么样?”

爱觉罗几乎用一种板正的语音回答:“以觉醒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来看,以土作为一档本命天属的樊石要比以火作为本命天属的您更具有战地优势,也更具有力量的美感。

但和您在深度区生死磨练的古武相比,没有灵动,也许您该多带他见见世面……嗯,我指的不是您见的世面,是更适合做他敌手的世面。”

吾歌轻轻点点头,打发走评审官,走进训练室内。“训练的还不错。”

听到声音的樊石惊喜的扭身回看,也不管手上的尘土汗渍,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然后将他一米七几的壮硕身姿,恭敬的鞠下一半,洪亮的喊到:“老师!”,

吾歌笑了笑,“进步很大,既然土之天属已成,接下来木,水也要尽早安排上了,木水副属成了,三档就可以开启天权之仪了。”

樊石直起身板,立正军姿,认真的看着吾歌,吾歌抹了下鼻梁,说“有话说?有什么想法说说看吧,毕竟你自己的路。”

樊石这才认真说道:“俺想,俺觉得接下来先走火属,再走木属更适合我。”吾歌沉默的看着樊石,樊石分毫不让的盯着吾歌。

“土为外劲,火为内劲,木燃其内,养其外,内外兼修,好!”

吾歌没有否认樊石的想法,听到夸奖的樊石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又挠了挠后脑,吾歌开玩笑的说:“还有?”

谁料樊石当真点头,惹得吾歌都笑出声来,“说吧说吧,一口气说完,屁大点的小子跟我搁这讨价还价。”

吾歌佯装生气的语气。

樊石立马立身说:“俺想像您一样,完成五档进阶代天之权!”

如果说三档的天权之仪和五档的天权之仪有什么区别的话,五档难度上先不说,单是天权之仪所需要的整整三头王级异兽的心头血就是三档的三倍!要知道,一名身处巅峰的守望者也不过是媲美八级巅峰的王级异兽,三头足以让其连换命的资格都没有!

吾歌走到樊石面前,抬手就是一个暴栗,“你小子倒还真敢想,我那是因为啥,我不是迫不得已嘛,你师爷把我丢到三档路上,我能咋办,拿刀子上去跟人王级异兽血拼?

你可是不知道当年找你师爷找的我有多他娘的艰辛,不入四档五档,我小命早没了,还天权,代个嘚。”

吾歌一想到一年的时间从三号要塞一路穿过不知道多少深度就心塞难明,最深的一次,作战仪都显示不出来(人类目前最深的探测深度为197,吾歌十二岁时最深仅为109)。

樊石低着头,不抱怨也不反驳。老师在深度21区救下残存要塞编外的他们,已经是生死大恩,还把他们带回了终日,给父母尽丧兽口的他一个复仇的机会,他没道理要求这么多,可他想变强,强到杀尽这些畜牲。

吾歌大概也清楚这孩子的想法,如果不是他本命亲土,他确实动过让他五档代权的想法,这无关乎需要几只异兽的心头血。

而是天之行属和副属之间既有相辅相成的增益,也有水火不容的内战,所以守望者内三档往往是最合理的标配,其中能御水火者更是佼佼者。

但能五档代权的,古往今来也不过三人,一人以木统和,最后促成联合会议;一人以金硬抗,最终死于代权那天,以三只王级异兽陪葬,甚至逼退一只之前从未命名的皇级异兽———九级大地领主,查;

最后一位就是吾歌,以妖火为天属,强行吞噬其余副属,自此五档皆为妖火,代权之日,师死,以四只王兽陪葬(这里南宫正先搏杀一只,而后五档紊乱的吾歌暂借天权,连斩三只)。

土?能开先河嘛?吾歌不清楚,凡是五档代权者,皆不得好死,吾歌想起那本启示录。

“先走走看吧,老师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吾歌摸了摸樊石的头,他今年也有十三四了,而吾歌走五档的路走了七年,本来十二岁就将破纪录成为守望者的吾歌,熬了七年的生死。

吾歌闭上眼,将自己从回忆里拉回来,“走吧,我们去看看你玥姐姐。”

“好的,老师。”樊石跟在吾歌后头,看着他的背影,好像沉重许多。

“窃天之权者,此生寿不正终,命不由身,以人搏兽,有命有还,以人搏天,难!”———启示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