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青龙苍与七杀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610字
  • 2021-08-06 12:59:33

顺着鱼肚般白嫩的腹部,吾歌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这直插云霄的体型,到底是要做什么。

吾歌除了妖火双翼御动外,时不时在这白嫩但却坚实的肌肉腹部借力冲刺。九踏的火焰完全没能在这上面留下一点痕迹。

三分钟后,天地动荡,吾歌感受到它的躁动,好像是等待已久的东西终于等来了一样。

地面下,重组完成的林慕宛,已经结束了代权仪式最后的条件。一道莹白的光柱从辅权之仪围绕在林慕宛的周身,射向上空。

无论是辐射层还是云层都荡开了巨大的圈。

吾歌忽然注意到,一直没有动静的它,动了!掀动的气浪丝毫不比光柱差,直冲云霄。

“不好。”猜到它要干嘛的吾歌,再无保留的冲上,从云中传出的那刻。

巨大的龙头映入眼帘。

身似青鳞长蟒、麒麟首、鲤鱼尾、面有青须、犄角似鹿、有五爪、相貌威武。

此时吾歌脑海只有古籍里描述的那句:天神之贵者,莫贵于青龙,或曰天一,或曰太阴。

天空霸主,九级皇,苍。

掌青木神雷。传闻中的神宿。其余不详。

在震撼之后,青龙苍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渺小的人类,以及美味和厌恶这两种气息。

但苍不想理会,只是速度更快了,虽然比光柱要慢上一些,但它起步也高啊!已经隐约能看到那层膜了!

自从天外物质导致黑暗禁区形成后,世界似乎就自行运转形成了这层看着薄薄的膜。但实则连青龙苍这样的存在,也得等到这个时机。

吾歌必须要阻止苍,他不知道膜的后面是什么,但一定是和天权有关的,因为代权仪式就会打开一道粗细不等的道口,想来青龙苍就是在等这个主动打开的口。

辅权之仪就像密钥,而人类只是掌握了合理途径,却是没有经过允许的窃贼。

现在一个真正的大盗来了,它已经不满足于猎杀代权者的收获,其实对青龙苍也没有什么用了,但膜后面的东西一定是有用的!

这是不能拿来赌的,吾歌全力爆发下,速度竟比苍还要快上几分,但光柱已经快到了,膜上对应光柱的部分已经开始激荡,也许下一秒就要洞开了。

就在吾歌刚刚和龙头持平时,膜洞开了!

一个不大的口子,甚至不能允许龙头通过,但谁知道青龙苍能不能利用这个口子开个大口子呢?

相距不过千米,根本来不及阻止,这样下去连代权仪式都将中断,上官疏云不就白死了!

“该死的。”

只见吾歌周身血色湖泊不停的翻涌,就像沸腾了一样。

但下一秒,一道黑白双色的虚幻大网却猛然挡在龙头前,有所察觉的青龙苍空中一道雷光劈去,却只是让大网更虚幻了。

一头撞上的青龙苍行动为之一缓,再加速破开时,吾歌凭着刚刚的爆发已经超越了它。提前来到了膜下。

愤怒的青龙苍,口吐芬芳:“该死的人族,滚开!”

“青龙前辈好歹也是神宿,就别干这种掉价的事了吧。”吾歌不敢有所懈怠,随时做好面对苍的怒火。

“滚!”张着大口的青龙苍显然是要不顾一切的把吾歌也一同推平。

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什么龙牙口臭的,再难都得上。只要光柱衔接上缺口就没问题了。

原来平复的血泊再次沸腾起来,妖火毫无保留的汇聚到伏阙剑上。吾歌的双眼变的不再有所波动,死寂的就像木得感情的杀手。

面对血盆大口,吾歌冷漠的吐出四个字,“杀伐于汝。”

整个血红的全界世界,一缕缕血丝缠绕向吾歌,时间都仿佛平缓了许多,光柱的速度在吾歌眼里好慢,而青龙苍只是被放缓了一瞬。

直接冲入血色世界,但一双青金龙眼里也透露着难以置信。

然后吾歌轻轻挥剑,血色世界为之倾覆,血泊倒置到了头顶,吾歌脚踏妖火,也俯冲向青龙苍。

斩下的伏阙伴随吾歌的轻语,“七杀其一”

“断命”

整个血色世界都随这两个字变的活跃起来,仿佛欢呼新的血液到来。

伏阙剑抵住青龙苍的上下颚,一滴滴青浊的血液不是向下滴,而是向上飘去。但僵持只是一刹,吾歌就被弹回血色世界,但苍的身形也顿了下来。

此时的苍已经没有机会再冲入那个口子了,光柱已经快要抵达了。

恼羞成怒的苍,降下青木神雷,欲要摧毁这一切,但被吾歌用血色世界全都承受了下来,饶是吾歌,都吐了口血。但这口血没有融入血泊,而是被妖火焚尽,妖火也更盛了。

哪怕权值六十九的地步也无法真正和九级皇对抗啊。吾歌自嘲一笑,杀伐天权都不行。

“可恶的人类,杀伐的力量不该出现在脆弱的你们身上。坏我好事,那就去死吧。”

看出吾歌颓势的苍,竟是要让吾歌葬送在这。说罢,无数的青木神雷不再是以闪电的形式,而是汇聚成球状,含在嘴里。看得吾歌是心惊肉跳。

“喂喂喂,你是前辈,口气也不能这么大吧。我是怕伤着你。”

说完这话的吾歌才不管它信不信,手中伏阙归入腰间,弓腰下蹲,背后双翼有节奏的扑打。

吾歌抬起头的时候,血色尽散,雷球已经大到比龙嘴张的还大,喷射过来。

“七杀其二。”

“断物。”

这一剑,从腰间蓄力斩出,纯粹的剑气带着斩断一切的信念,从雷球的中部切开。就是青龙苍都不得不抬爪捏碎,但它的爪子也被削下一层。

雷球在偏吾歌的地方炸开,肆虐的青木神雷让吾歌都麻痹的动弹不得。苍抓住机会,一爪子把吾歌拍向光柱。

正常的光柱自然是不会有什么伤害的,但正在降下天权的光柱是会排斥挤压一切外来物。

妖火双翼在这种挤压下都变的毫无美感,吾歌的黑甲也不堪重负的悲鸣。

“啊!”痛苦的吼声更加激发了吾歌的血性。一道虚幻的裂缝似乎就像眼缝一样,苍都忌惮的爪子微松。

稍微得到喘息的吾歌因为痛苦而禁闭的双眼,睁开了!

于此同时,睁开的,还有那道虚幻的裂缝。

……

地面,光柱成功抵达后,林慕宛就已经沐浴在权值之下。

已经经历过这种感觉的寒离,心知大势已定,而且作为四档巅峰,还有一只王级,一只半的八级异兽作为祭祀,肯定是双天权没跑了。

果不其然,两个浓郁的光团降了一来,一个依稀能看出包裹着音符,想来和他老师,上官疏云一样,另一个则有点波纹状,有点像水属的意思。

寒离只能等林慕宛醒来才能搞明白,但他也很不安,吾歌迟迟没有回来!

刚才他甚至看到了烛老的身影,但可惜,不远方的另一处也有一股力量和烛老对峙。烛老最后放弃了,但寒离不知道的是,烛老的出现为黑白二杖争取了一次出手的机会。

但吾歌能否活下来,他们也不知道。

意识到吾歌出麻烦的寒离,反倒比任何人都紧张,但他不能贸然冲上去。一方面新生代权者很脆弱,另一方面,在空中不是他的主场,会被压制很多。

连吾歌都不能摆脱的敌人,他去了只会添乱。但不代表他没用了。

他来这,就说明吾歌意识到他会需要。所以寒离已经将自己的三阶解放都打开了,一天之内解放两次,这也没谁了吧。回头得找他报销。

毕竟吾歌连哄带骗把他拐到大海上,可没少受罪,都有阴影了。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坑吾歌,凄厉的惨嚎声隐隐传来,这是他寄给吾歌的一缕意识,只要需要,就能无视一定距离传话。

大事不妙了!寒离直接操起霜降,所有权值一并交托,一道清光射向上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