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代权之仪(上)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766字
  • 2021-08-04 12:14:00

沉寂的战场,只有辅权之仪还在默默运转,地龙的心核,水祸王和水妖的心头血混合在一起,在仪器的沟槽里流动。

直至沿着所有的轨道构成一组复杂的图案,有蓝色,有土黄色,有深紫色的光芒像霓虹一样散射。

就是旧时代的极光也不过如此吧。

林慕宛的身上同样闪亮出光芒,胸口处是天属水的液状,四周有副属木的藤状,副属土的石状,副属火的焰状,围绕着水液呈三角形旋转。

仪式正式开始了,当副属完全融入天属中,开始解构,重新组合时,就是代权之时。

解构的方式和重组的顺序以及比例,都决定着最后天权的威仪和侧重的不同。

但也不是每个代权者都是这样的过程,比如吾歌就直接跳过了解构和重组的过程,在这之前妖火就已经把副属吞噬的干干净净。

也有一些为了减少时间,在代权仪式之前就会着手开始这个过程。南正门就算是如此。

吾歌身后的樊石注视着漂浮在空中,宛若仙女的林慕宛,之前的愤怒和悲伤都被暂时压下了。

原来,她也有这么安静,和无力柔弱的一面。樊石心里有些悸动。

而灵儿在恢复了些体力后,和雷子、南正门一起注视着林慕宛每一次变化,这是难得的经验。

至于小明,他只盯着辅权之仪看,这和他记忆里二号要塞那个大东西,是有些不一样的。有很大一部分是水属辅权之仪的东西,也有一部分是别的,这让小明多少有些吃惊。

寒离看着这些刚经历过大战,就能缓过来知道该干嘛的孩子,也由衷的欣慰。他扭头看向吾歌,却发现吾歌既没有沉浸在伤感里,也没有大战结束的放松。

反而抬头望着要塞那边的天空,有些不安?

……

一天前,一号要塞。

古老的城墙背面,黑影被极限拉长,拉长到一个足有半个深度的人形。

然后人形黑影渐渐缩短,每缩短一部分,黑影就浓郁一部分,那终阴森的感觉,就像是走过来一样。

当黑影浓郁的像个有实体的时人时,他也走到了城墙下。这时,城墙大门打开了,一位裸露上身,下身练功服的男人走了出来。

抱拳道:“影大人,城主在等您。”

“嗯,带路吧。”黑影内传出沉稳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练功服男人不作他想,转身走在前面,穿过演武场,阶梯,又绕过人群,他脚下一直有一团黑影,如同脚下踩着镜子。

十几分钟后,男人来到有三座雕像的广场上。

这里只有一个一身青袍的中年男子,留着及腰的长发披在后面。面容有些憔悴。

“城主,影大人到了。”男人说罢便退开很远,守在广场外围,一同守卫的还有好几人。

但男人脚下的黑影没走,渐渐拉伸成人形,从地面立起。负手而立。

“咳、咳,”几声咳嗽声从青袍男子口中传来。

他急忙掏出手帕捂住鼻子,被称作影大人的这位,已经看到鼻血流了出来。

“还能撑多久?”影大人开口问道,对这样的现象好像司空见惯了。

“呃,正常的话,五年还是有的。就怕有什么意外。”

城主虚弱的声音,却有种特别的亲和。

“这样啊,找我是怎么了?”

“已经三天没有诅咒发动了。雕像也没有反应,我担心出了问题。”

城主忧心忡忡道,看着第一座雕像。

那是一号要塞的第一任领主,李道长。也是遭受诅咒的起源。

自诅咒起,第一任领主于四十七岁暴毙。第二任领主于四十三岁暴毙。第三任于四十五岁暴毙。

而且任期内身体往往虚弱至极。哪怕撤销领主之位,换城主依然无法摆脱。

既然无法摆脱,一号要塞做出了一个决定,将三任领主的尸体镇压在此。诅咒的源头只要出现,就会引起雕像异动。

可雕像已经三天没有异动了,因为某些缘故,一号要塞和诅咒源头是死仇,一直保持对峙的关系。平常几乎天天有异动,大家反倒放心。

一旦超过一天没有,或许只是睡过了;两天没有,就足以让凛冬发召集令;三天没有,就必须探明情况;四天没有,而且没有找到源头,那肯定要出事。历史上最长一次是五天,和六号要塞成立有关。

现在已经三天了,影大人深浅不一的黑色勾勒出一副凝重的神色。

“我会去看看,你好好盯着。领主在沉睡,这时候不能出乱子。”

影大人嘱咐道。

“好,希望只是我多想了。要不要提前通知一下其它要塞,毕竟三号那边……”,城主征询道。

“三个时辰,我回来了就不用。我没回来必须给他们预警,尤其是三号那边。”

影大人没等城主回答,直接穿墙而去。在深度区的地面拉长影子,拉多远下一瞬就移多远。

广场上。

望着第三座雕像,城主陷入长久的沉思。

直到又一次咳嗽,不再是鼻子出血,而是肺部破损咳出的血。诅咒早已侵蚀到的肺腑。而他今年才三十七呀。

“五年?”城主自嘲一笑。

“谈何容易!痛不欲生罢了,您都承的了上百年之久,五年不过弹指一挥间呀!”

城主闭上眼,静立在雕像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