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兽潮(五) 再见!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218字
  • 2021-08-04 14:06:42

深度137区。

亲眼目睹神迹那刻,已经身为觉醒者的他们感到无比震撼。那种力量是真正的绝对成立,无视距离,无视空间,只要释放出来,就无从打断。

而且近千名重型机甲就像召唤术一样从天而降,这他玛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真是爱了爱了!

特殊部队的压力一下就减轻了许多。因为不能让行动小队过大损失,所以特殊部队主动承担了兽群大部分七级异兽。

扶摇小队这边,在林慕宛带领的那段时间简直是如有神助。林慕宛两手挥棒,敲哪炸哪,激情的摇滚乐简直燃爆了!

看着她一个人就扫荡出一条路,樊石这才明白,那天晚上她有多温柔!

但现在不一样了,林慕宛走后,落在兽群里的五人只能以防守为主,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添了伤势。

灵儿也因为樊石几次来不及回援,匆匆释放的土刺太脆弱而负伤。

樊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力量真弱,弱爆了。引以为傲的爆发力和防御力,现在根本就是豆腐渣工程!

哪怕大家都明白是敌人太强也太多了,并没有责怪他,但想法一旦冒出,就像火一样烧灼肺腑。

好在劣势只是一会,反应过来的重型机甲也没有非要弄个明白,看见兽群冲锋就是,干它!

很快越来越多的小队涌入进来。而特殊部队那边在考虑到伤亡增加的情况,主动把一些七级异兽放了出去,准备交由重型机甲对抗。

但事与愿违,重型机甲和大型异兽对抗拼杀是好手,对付虎狼,妖狐这类狡猾并且敏捷的家伙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最后只拦下了地龙和部分七级黑斑、白斑虎。

那些脱离了包围的七级异兽就盯上了这些因为队员负伤而落单的行动小队。

扶摇小队此时也暂时扩充了几人,三女一男,他们的队员有的战死,有的负伤没有进来。

三个女人在刚才也都在青木狼群的围攻下受了伤。此时一只七级青木狼的出现,立马统帅了这十几只青木狼。

南正门也为了减少体力,不再开启场域,只在南离枪上覆盖一层南离火。每一次出枪都有所斩获,绝不做无用功。

受伤最多的雷子,已经有些疲惫了,雷属对身体的负荷太大,为了恢复体力,雷子都干脆不动用能力,凭借身体本能躲闪和回击。这也使得雷子对身体的掌控倒逼着进步。

最惨的还得看小明,惨白的脸色和红色的血丝蔓延在眼球里,这是精神能力使用过载了,小明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至于灵儿,冰空权柄之杖自带的十六个冰空界面有十二个都收押了异兽。只有四个还能继续控制,握住权杖的小手都没有多余的力气挥动了。

哪怕是付出了这么多,异兽群依然剩下千余只,有近三百多只都围在他们这不到一百人这,而重型机甲还没能冲过来。

至少顶住十分钟才有可能摆脱困境。

第一分钟的时候,六级兽群压上,几位小队不惜代价释放了高级禁符,击杀部分。每一张高级禁符在任务中心都是媲美一只七级异兽的心核或是需要三只完整的六级。

第二分钟的时候,大家以伤换伤,击退。

第三分钟,七级青木狼威慑下,六级异兽再次冲击,青木狼群偷袭,死伤七位队员,一位队长。

第四分钟,青木狼群的偷袭失败遭受反扑下损失过重,没有继续。小队暂时得到喘息。

第五分钟,得到吾歌和寒离全界全力压制下,情况稍有好转。

第六分钟,三只七级媚妖赶到,本就心神疲惫的小队除了女性,全部心神恍惚。在寒离的冰封照顾下,才摆脱。但因此有五人失去战力。

第七分钟,南正门、雷子等人不再留手,全力爆发,守住南面。但西面失去五人战力后很快崩溃。

第八分钟,持续的爆发终究有力竭时,南正门一枪刺空就被偷袭来的七级狼撞出南面,还好樊石即使止住,才没让南正门飞入兽群。

但暴露出的缺口,令内侧的女同志们暴露狼口,离的最近的正是灵儿。

意识到不妙的雷子拼着伤势,却被狼群拖住,小明护住灵儿,在七级狼的睥睨下,精神负荷昏厥。就在利爪拍下的时候,

樊石掷出南离枪,扎在了它的背上,灼热的温度让青木狼怒吼出声。

这短暂的空挡让樊石杀了回来,抱住灵儿躲开这一击。

之前因为强行施展冰属领域遭到的反噬终于平复了下来。但看到大家为了保护她负伤,也是红了眼,就要不顾反噬强行攻击青木狼。

樊石还没来得及制止她,就看到那只青木狼转而扑向了另一边的姑娘,樊石赶忙双手撑地,疯了一样调动土属的力量,在那姑娘面前竖起一道又一道土刺,只不过是徒劳罢了。

鲜血溅染了青木狼的毛法,也染红了大地,击碎了樊石最后的防线。那姑娘的血还溅在之前自己保护她的地方,醒目让人绝望。

第九分钟过去,重型机甲终于突破进来,但这里,已经是鲜血淋漓。青木狼见状转身就跳开了,走时回头鄙夷的目光嘲笑樊石的徒劳。

“就在刚刚,我还说要带她出去,和她的队员汇合啊!”

“啊!”樊石双拳狠狠地砸在地上,该死!该死,都该死!

这该死的脆弱!

没有人能去阻止他,因为不只他一个人悲痛欲绝。

灵儿只能从背后抱住他,不住的说:“这不是你的错,樊石,不是你的错。”

……

顶尖战力少了一只八级王,一只八级异兽,还解开了寒离因为压制水祸而束手束脚的全界。

奇纹蛛见势不妙,直接后撤看戏。吾歌也不管它,反正图莱面子大。

吾歌继续对上夜虎和炎狐,媚妖也被包在吾歌全界内,派不上用场的它在见到水妖的离奇死亡,就在试图逃离这里,人类男子都是变态吗?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有寒离在,为了尽快解决战斗,吾歌甚至不惜解开妖火的压制,以伤换伤,压着夜虎和炎狐打。

另一边,面对权值七十往上的的寒离,两只黑白虎已经惧意萌生,不过刚在用力过度的寒离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

趁着两只虎后退,他正好补救一下下方,正好冻结了那三只媚妖还有其他几只七级异兽,但那只青木狼狡猾的很,提前躲开了。

寒离倒也没有死追不放,毕竟时间久了让这俩蠢货看出来就不好办了。

在七十多的权值加持下,就是九级领主来了,寒离都能压着打一圈。对付两只八级异兽,不在话下,最后黑死白伤,逃了。

没有追的必要,毕竟维持三阶解放消耗的体能太大了,他背后就压着一座海!

最后吾歌把媚妖烤了,那俩只王级异兽在没有开启二阶的情况下留不下来的。

两人看到下方大势已定,带着扶摇小队用全界赶路,那边还有一场大战,要杀死王级异兽,只怕上官疏云也得换命!

不能救他,至少得保证没有谁能干扰。

赶路期间,寒离散去三阶和二阶,只保留一阶给吾歌加持。

手里拎着的几个孩子不是伤痕累累,就是面如死灰,有一个都昏厥了。寒离都有些心疼了,可吾歌一副着急赶路的模样,对此无动于衷。

“你就不心疼疼。好歹是作师哥,当老师的。”

寒离忍不住道。

吾歌皱着眉头,摇着头:“当年我一个人跨越一百个深度的时候,是生是死都得看命。

这些惨痛的教训,不需要我们来安慰,站不起来就跟着师娘浇花去。”

寒离见状也不再说话,相对于二号要塞对代权者一手包办,呵护备至的态度,三号这里简直是冷血。

但同样的,二号要塞一位顶死了权值峰值在七十多的代权者就是史上最强,可在三号要塞史上也不过是凑合着看。

南宫正当年三阶全开,也有79的权值,甚至初始权值还没满。而寒离已经快要满上了。

更别说当代的守望者上官疏云了,初始权值39,跟坐飞机一样升。保守估计二阶全开都快撵上他了。

不能比啊!不过比比灵能武器还是占便宜的。

说话间,已经赶至深度134区。

……

事实证明,二阶全开的上官疏云,权值六十九。终究没有破入七十。

除非上官疏云初始权值能抵达满值。不然这就是他二阶解放的封顶,又或者他不是残缺的四档。

但一切没有那么多如果,这是不可改变的。叹息一声,上官疏云拭去嘴角的血迹。

在刚刚的碰撞中,他已经三次被打断琴音了,刚刚更是被四爪地龙暴虐的蛮力撞碎。但地龙也付出了背脊上山峰被削平了好几座,现在只剩最大的三座!

面对这个以防御著称的八级王,就是九级领主也不敢说能破开他的防御,但上官疏云必须做到!破不开它的防御就没有意义。

到场的几只八级王里,其实最好解决的是那只炎妖,但它不合适。最合适的八级王应该是水属的三叉海妖,水乾。

但它没来,那没办法只好选这个还算能用土属。

本来还只是凑合,现在就不一样了,他手上还有一只水妖,大半的水祸王的心头血。饶是谁都想不到,水土不服也不行,今天这只地龙吃定了。

王邢林看到了上官疏云的疯狂,当即对准地龙,把最后的三发能炮全都汇聚到地龙身上。

巨大的冲击让地龙都脱落下许多鳞甲,有的直接烧成了灰留下一圈烧焦的侧背。这一波让地龙那么庞大的身躯都差点要侧翻。

但地龙哪怕受了偷袭也没有掉头,依然咬牙盯着上官疏云,从上官疏云那,它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那一炮,给了上官疏云时间,可以在压制地龙的同时取出另一把琴。

琴名,涵音。

鸾凤与涵音,一左一右。上官疏云再也不想忍住思念,泪水滑落,打湿了鞋面。

“就让这一刻,成为绝唱吧。

慕宛,好好听着。这一曲,叫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这一刻上官疏云左右齐鸣,天地色变。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这一刻地龙仰天咆哮,无数峰峦从四周冒出。

“错、错、错。”

天地静止于此刻,一声铮鸣落下,峰峦如飞灰散去。

上官疏云的身后,无数音符环绕成一把琴。

暂借天权,三阶解放,权值七十九。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上官疏云踏出一步,地龙身上的峰峦就少一座,脱落下许多土地。

“桃花落,闲池阁。”又是一步,第二座峰峦消散。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一步,最后一座峰峦也变得光秃。

上官疏云毫无感情的眼眸像是怜悯,让地龙感到畏惧,没有感情的怜悯让强大的异兽都为之恐惧。

“莫、莫、莫”。地龙在不甘中血肉化为了土石,只留下一颗晶莹剔透的心核没有化为土石。

上官疏云抬头享受了一会这难得的宁静,没有异兽敢打扰他,人类也是如此。他们根本不觉得,那还是他们熟知的上官少将,那是一个能制裁异兽的天神。

身后的音符消失,上官疏云的眼眸充满了悲伤和解脱。他侧着脸,对难过的林慕宛轻轻问着:

“好听吗?”

林慕宛呜咽的点头,“嗯、嗯”。

上官疏云释然了,这是他最后的牵挂了。

也许有一天她醒来,却发现自己不在了,会不会难过?上官疏云又显得没有那么洒脱了。

束手束脚,被所有人冠以期待,终于潇洒的干了件大事!痛快!正如那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古人比我会享受,会喝酒。”上官轻笑过后,捡起心核,回身走向他的学生。

在上官疏云暂代天权的时候,吾歌和寒离就到了,他们默默的站在林慕宛身后。

看着他一个人大发神威,肆意洒脱,也看到他怔然泪流,无欲无求,也听到他的自问,自答。

吾歌和上官疏云对视着,上官疏云自嘲一笑,“委屈你了,重担落在你这,当哥的,办的不体面。”

吾歌不说话,就是看着他,或许还有救。

但早没了,从和地龙对拼时,他就在燃烧权值了。

“没救了,我这学生,还得麻烦你多照看。寒离大哥,谢谢。”

寒离抬起的手,又不自然的放了下去,话到嘴边也说不出去了。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各位,我们再见!”

一个人化作音符消散在天地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