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兽潮(二)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046字
  • 2021-08-02 16:43:41

一夜未眠的前哨小队们神情恍惚间,已经是白天了,疲惫的困觉冲击着每个人的心神。

但危险还没有摆脱,他们还不能休整。他们没有足够的体魄,在长时间生存在荒野的情况下,还能保存充沛的体力。

只是经过训练的士兵,却承担着风险最大的任务。

普通人的好处就是容易被忽视,如果不是脉冲信号引起卡尔多的注意,它都会直接无视他们。

可现在普通人的身份让他们也没有分毫对抗异兽的胜算。逃离才是唯一活命的机会,而且必须在离开沟渠时分开逃,这样才有机会活下一部分。

就在他们逐渐撤离的时候,视野可及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异常,反而异常平静。这种平静,让多次在荒野上吃过亏的老队长苦涩至极。

不怕异兽凶恶,就怕异兽跟你玩阴的。

就在他们距离这个上坡只有不到百米时,探测器发出让人心梗的声音。一道红背蝉翼,三米多高的螳螂身躯堵在了上坡的荒野上,咯吱咯吱的摩擦声仿佛在嘲讽他们的徒劳。

“老,老队长,它应该会怕那只统治者吧,对的吧?”

还没等老队长安抚他,弹射跳起的卡尔多就砸在了队伍原来的位置。躲闪不及的几人直接被踩烂,血肉四溅。

血腥的一幕让本就没有多少安全感的女兵更加害怕,军事素质可没有教过他们如何面对这种情况,没有尖叫出声就已经很不错了。

最为镇静的老队长意识到那只统治者只是夜晚才会活动,而且一定在水源处。白天的水面流动的毫无声响,那只统治者是暂时沉寂了下去。

“分开跑!”老队长用最大的嗓音大喊道,而且率先跑向水源处,他要引卡尔多到那里,最好能惹怒那只统治者!

果不其然,受到声音刺激的卡尔多扭头看向老队长,但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扑向四散而逃的其他人。

惨叫声一声声传来,老队长无力的试图哭喊以吸引卡尔多,但毫无用处。

两只巨大的“镰刀”收割了没跑开的十来个人,枪支在它面前也没有效果。但如果打到了它脆弱的蝉翼,就另当别论了。

老队长燃烧的怒火压着枪扫射在它的背部,打得它背后蝉翼都千疮百孔,墨绿色的液体从伤口处流出。如果说之前还能保持理智的卡尔多是忌惮那位统治者,那现在就是它醒来了都不好使。

愤怒的它抓起身下的人和尸体扔了过去,准头虽然不够,但却阻挡了老队长射击的视线,只能蒙了。完全不顾全身的血渍,迎着卡尔多打空了弹夹。

老队长没有放弃换弹夹,哪怕知道了被盯上必死,也要拼命。

剩余的人眼瞅着卡尔多把目标放在老队长身上,没有试图掏枪回击拉扯,而是继续逃。

这是昨晚就商量好的,必须有人活下来继续任务!

但他们真的逃的掉吗?老队长苦涩一笑,如果他们有人活下来了,这只卡尔多真的就不再追了?

意识到它的目的后,才对昨晚的安排更加绝望。

老队长掏出特质的引爆器,在他的纳米空间里,除了枪支和几夹弹药外,全是特质炸弹。这是老队长对这次任务最后的交代。

不过百米多的距离,老队长足足等了一分钟都没有感觉到引爆器被触动,只要他死亡,脉搏停止就会引动。可是没有!

擦去脸上血渍的老队长,看到不再逃离的队员正往回走,他有些愕然。顺着他们走过去的方向,老队长看到趴在地上挣扎着的卡尔多,他背上的是一个浑身被金色火焰包裹的男人,一把长枪握在手里,枪头深深地刺进卡尔多柔嫩的背部。

最奇特的是,枪身的木质在火焰下居然没有一点燃烧的迹象,反而滋养了枪头迸溅的火焰。令本就哀嚎的卡尔多挣扎的更剧烈,但却没能站起来。

再看过去,有四条冰晶锁链分别扣在两只镰刀和后足上,四条锁链的另一端是三个穿着深蓝、土黄、深灰的年轻人,还有一个穿着米白色卫衣的姑娘。

老队长松了口气,应该是接到任务的小队赶到了。说实话能在这个时候就赶到肯定就是奔着他们来的,而且枪声肯定指引了方向。

“生命力真强,南离火都在你体内烧烤了还不死。”

这个异兽背上的年轻人自然是南正门。赶来的还算即时,没有让前哨部队全队覆没,这也是任务之一。

最后,雷子补上最后一刀,了结它的生命。把它收进了任务中心为收铺异兽开发的纳米银盒,小小的盒子,内里却是黑洞般的空间。

爱觉罗适时的提醒道:“任务捕获五级卡尔多完成,在没有造成前哨部队损伤的情况下建议活捉,但不排斥处死。

任务二,护送前哨部队抵达指定任务区域。将由另一只小队接受后续任务。”

樊石向队长点头示意任务没问题,正要向老队长问问看伤亡情况时,沟渠内的水快速流动起来了,或者说在枪声响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动静了,但还不明显。

但觉醒者的到来,本身就散发着美食的香味。那位统治者心动了,哪怕黑夜才是它的主场。

老队长僵硬的回身看向身后停滞在空中的波涛,一条散着寒气的巨蛇从谭中探出半个神色,圆形的瞳孔盯着灵儿看。吞吐出信子感知猎物。

七级寒潭大蛇。

无毒但有着变异的寒属,喜欢在夜间活动。以潭井为领地中心,攻击欲不强,危险性高。

枪械基本无效。

“啊这,惹麻烦了。七级啊,那可是得孙教官带队才能搞定的玩意。”雷子头皮发麻。

“我们不是也有几只七级的任务嘛,师哥让我们接,肯定是能让我们对付的。”

灵儿鄙夷的对着雷子说。这只大蛇给她很熟悉的感觉。而且一直盯着她看,也没有要动口的意思。

南正门捂住额头,很想看看灵儿的自信是不是让师哥塞到脑子里了。

“这只蛇可不是我们的目标,而且老师交代的不是在战争爆发,战场切割后让我们混水摸鱼嘛?”

樊石很认真的驳斥了祈灵儿,气的灵儿鼓起腮帮子不理他们了。

可他们又没打算走,老队长都听的迷糊,“你们这几个年轻人不行就赶紧带些人跑,别到头来把自己搭进去。我来引爆挡它一下,你们抓紧时间。”

“大叔,用不着,你看,这不是有人来解决了嘛。”

老队长顺着南正门手指的方向,并没有看见人,只有一把血红大剑插在离大蛇五十米处。

还没等老队长质疑,大蛇原本还冷嗖嗖的霸气消失的干干净净,半个身子又缩了回去,只露出半个头浮出潭面,不时的发出呜呜几声。

“没事别出来吓唬人,听到没。这些天兽潮很乱,打的会很凶,在潭底睡一觉就没事了。”

老队长看着潭边凭空出现的男人。风衣随着风摆动的衣角还能看到其下最高级别的作战服。

心下顿时明白,这绝对是个大人物,难怪这几个年轻人沉得住气。

不过他怎么反过来在安慰这只蛇?看大蛇拍打水面的样子,还真听进去了!

这就是奇人多异事吗?

吾歌伸手摸了摸冰凉的蛇头,等它沉入潭底后才回身。

“您好,我是终日的守望者吾歌,前来陪我的几位学生做功课的。您现在可以召回分散的队员了。这里暂时不会有危险。”

吾歌主动和老队长握手表明身份。

人家守望者级别的身份还能主动打招呼,老队长也识趣的不去问那奇异的一幕是何缘由。

统计过后,活下来的队员只有七人,这还是算上了老队长的。有几人失血过多死的,很可惜,他们都是好苗子,能熬过去必然是能独挡一面的前哨员。

现场很惨烈,南正门四人还算平静,樊石就有些难受,他参加的兽潮只有那一次,像这样直面异兽蹂躏普通人的场景,是头一次。他只怪自己来的太晚,没有多救下更多人。

但老队长不会说是救援来的不及时,因为前哨说句不中听的,就是这个命。运气好有小队救,运气不好,就没有回家的机会了。

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多,按理说都应该是避之不及。但前哨基地却是所有基地里招兵最快最满的一个。

不是因为总得有人要顶上的崇高理由,也不是因为它只需要一个普通人加训练加荒野常识就能胜任,而是它和特殊部队一样的待遇和礼遇,甚至特殊部队见到身穿前哨服的士兵,都会主动打招呼。

他们活着是英雄,死了亦是。他们的名字会刻在每一次兽潮后的纪念碑上。

……

安顿好前哨部队剩余的几人,一天后,另一只接取护卫他们任务的小抵达了。

交接完任务,爱觉罗照例汇报任务进度。

接下来,完成和扶摇小队汇合的吾歌要带着他们从右侧切断后续兽群!

“那左侧呢?”小明问。

毕竟只切右侧根本没有太大用处。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南正门一脸期待的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