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考核(三)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536字
  • 2021-08-01 16:07:43

这个时候南正门还没反应过来孙正权要表达的意思,樊石就已经冲到离他最近的灵儿面前,同时双手伏地,一块岩石从小明面前窜出。

但小明此时所在的位置偏偏离所有人最远,但却是场上最不容易察觉的角落。

此时小明眼里还是灰色的光亮,但隐隐有消散的迹象。可还没等小明转移位置,岩石应声破裂,一张金手掌直接抓住小明的衣领,作战服迅速收缩也没能阻止。

所以开局第一个要out的人是小明吗?

答案是恢复清明的小明,重新戴上眼镜,他最重要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倒底会不会出局,他倒不在乎,毕竟队员比他在乎的多。

只见孙正权的正上方,一道滑行的身影劈落式带着闪电从天而降。

你听过一式从天而降的刀法吗?现在孙正权看到了。

头皮发麻的细小闪电带来细微的麻痹效果。本来是不应该有麻痹作用的,毕竟差距在这;但奈何孙正权的天属是金!

不过也就是一只手的事,问题不大。但他已经没有其他的手了。

从劈落到麻痹,灵儿再次凝聚冰属集中在孙正权的脚下,同时南正门极度配合的用了另外一种巧妙的方式,让一层樊石释放的岩层将寒冰领域和他的金色火焰隔开,只需要隔开那么一小会,顺利在孙正权脚下汇合,任务就达成了!

冰火两重天!

接下劈落的孙正权瞥了一眼脚底下,冰火两重天的滋味是无法用岩层和金属隔绝的。不过孙正权还是觉得不够,因为他是水火副属的男人啊!虽然不如天属那样极端,但也是十分难得!

只见相同的水火彼此缠绕如漩涡般把冰火两重天都卷入进来,但樊石几人看到这反而松了口气。

樊石抬起身子,抬手打了个响指!一声不协调的闷响从孙正权的右臂传出。

意识到不妙的孙正权已经没办法阻止了!手已经抓不住小明了,毕竟机会到了,小明也不是吃干饭的!

算了,抓住这个跳哒的小猴子给他们点教训也行。孙正权忽然这么想到。

这不对劲,下意识就低头撞上抬手扶眼眶的小明,这憨厚的笑容,狡黠的目光,让孙正权心底一凉。

“教官可能忘了一件事,我天属木。”

莹莹的绿光在场地上迸发出的生机宛若树根一样涌入参杂水火,冰与南离火的漩涡,本来平衡的漩涡就突然沸腾了,火被完全引爆,尤其是得到辅助的南离火,直接爆发了,效果远比樊石的炎阳土更为明显!

雷子感觉孙正权抓住雷光的手松劲的时候,赶忙脱困。和小队汇合。

这么一架下来,几人的体力消耗的七七八八,尤其雷子受了点伤,这也是孙正权下身不重,不然雷子肯定没办法再起来。

烟尘散去,玩火过头的孙正权露出精壮的上身,有伤疤,有手术的痕迹,还有其他细密的伤势。刚才的爆炸根本没有留下一点伤势!

众人心中凌然,这才是真正的战士!

“行了行了,不用杵那再想着怎么整活了,小小年纪花招还挺多。”

孙正权满不在乎的把破烂的下身撕成短裤。看了吾歌一眼,在吾歌点头回又接着说道。

“你,南正门是吧。天属运用的不错,不过有点花里胡哨的,而且你学习模仿过头了!

我知道你天属南离火也是异变的,而且很强,这连烛老都认可。但你显然走入了误区,你的南离火只是占据了副属一部分的位置,而不是全部,更不是吞噬。

这就意味着你依然需要掌控平衡,更仔细的搭配副属能力,而不是一味依赖自己的天属。

当然,发挥特长也挺好,但你有没有想过,像最后那种需要团队协作才能爆发的招式,其实你一个人就可以完成,虽然效果上差些,但也是可以的。你明白吧。”

南正门沉默着,这不是第一次听这样的话了,老师南宫正说过,导师们说过,这位教官也这么说。

几乎所有的长辈都这么告诉他,你这样子做是行不通的。但有一个一直只能看到背影的男人走在前面,他就可以!

师哥从来不说什么,你这样子走就是不对的,是错的,他会让我们试试看!如果走的好,那就走,走不好大不了从头再来!他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调整,如果没有,他来为我们争取。

南正门默默看着吾歌,吾歌微笑着回应,双臂搂在胸前。

“我依然要这么走。我已经确定了这是我的要走的路!”

这句话,南正门不是对着孙正权说的,是对着吾歌。

吾歌很认真的点点头,并且伸出了大拇指。见到这一幕的孙正权陷入了沉思,

其实在很多人看来,这几个年轻一辈都是在吾歌的护翼之下成长,尽管他们都比别人勤奋,也更有天赋,但那是因为他们有着一定要追赶的目标———吾歌。

所以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觉得,这些孩子或多或少都在模仿吾歌。尤其是最被看好接替烛老重任的南正门。但现在看来,吾歌也许不是最好的老师,但一定是称职的师哥!

想到这,孙正权释然了。也为南正门坚定的信心会心一笑,因为他也曾如此闪耀。

“好了,那再来说说,嗯…你,队里的小姑娘。挺漂亮的嘛,放在我们部队,那绝对是嗷嗷的狼叫。”

孙正权调侃说。

“您确定不是狗叫?旧时代说二哈也是这么叫的。”最一本正经的小明较真道。

被噎住的孙正权半响说不出话来,知道说错话的小明淡定看向林清雅,无视孙正权。

“咳,祈灵儿,虽然没有过多的展示能力,但对于天属的精细操作显然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不过对于自身领域的能力运用相当不错。基本没有问题。”

“嗯…,下一个。对,就你,别躲着我呀。不就是挨了一下嘛,过来!”孙正权干脆用上当教官那套,干脆利落的两个字“过来!”

雷子也只能老实的过来受训。

“雷子,你问题很严重啊!态度问题就是思想滑坡,思想一滑坡,你就没救了你知道不?”

“知道了,教官。”雷子立马立正喊到。

“这态度还可以。你确实问题严重。你的爆发,嗯,差的一踏糊涂。好好的鼓动能力硬让你开发的花里胡哨,你加点速度不香?非整那破坏力的玩意,不够看的。不过最后劈落那下还是有点东西的,有名字没有?”

“有的有的,叫燕落式。”雷子小鸡啄米式点头。

孙正权点点头,也挺契合的。

“看不出来你这样的,也能取个这么形象的名字。”

“报告教官,他抄的书上的!武侠小说!”没憋住的灵儿直接给雷子抖落出来了。把刚想激动的回答“是”的雷子给气了回去。

“都一样都一样,不讲究这些。你是樊石是吧,吾歌少将的学生。不愧是少将的学生,一脉相承的鼓动能力,就是太稚嫩了。

有空可以多来部队学学昂,几位老大哥曾经都照看过你老师。听说他收学生了,一直也没见着,这次兽潮声势不小,早点去看看,以后不一定有机会了。

哦对了,最后那手不错,虽然我察觉到了异样的力量钻入,不过在没有足够时间的情况下我也只能分出力量围堵在右臂,还是让你们牵引住了,力量一分散就让你钻了空子。挺不错的,有名字吗?”

“孙叔叔,它叫炎阳土。”

孙正权听到这声孙叔叔也挺高兴,颇为遗憾没有重新取名的机会,这名字,你取的时候你老师当时不知道吧。

“那接下来就是今天你们团队的核心了,小子,王将军的孩子,挺不错的。不乱不慌,把能做到的都做到了最好,无论算计还是配合队员,以及精神诱导都做的很好,时机掐的那是让我都咬牙切齿。

但有一点,我希望你今后能体悟过来。不要太依赖数据,你可以信任它,但不能依赖它,在本能,直觉和计算三者里,你选择了计算,这毫无问题。但你不可以抛弃本能和直觉。

就像很多时候,明明救下一个队友在计算中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几率,甚至更大的几率会因为救他而全队覆没。可本能依然让我相信队友会来。

一场计算中必然会导致很多人没有意义的死亡,那我们就束手待毙或者躲在角落?我们要拼力争取啊。”

“奇迹,不就是因为计算不到,所以令人钦佩和感染嘛。你说呢?

最后这句话,孙正权是看向吾歌的。别人或许不知道吾歌代权那天的情况,可孙正权是远远看到了的,相隔数十个深度区,回程途中那巨大的血柱投影和异兽的嘶吼都依稀可见。

在所有人都认为那次再无南宫正和吾歌的仪式中,吾歌王者归来。

小明也顺着孙正权的目光看向师哥。虽然他还是想用计算回答,但他停住了,就像他可以托付生命给老大他们,那么就有理由去挣扎和反抗一切试图抹灭他的力量。

为什么要束手待毙呢,至少要争取有利条件给老大他们。

小明扶着眼眶,认真回答了孙正权,“我会改变的。”

“好!你们都及格了!”

孙正权哈哈大笑,拍了拍樊石的肩膀,示意他早点来后就转身离去。

纪录完数据的林清雅皱着眉头,从她的管家那里得出的数据来看,怎么分析都不应该能在数据上得出会让孙正权丧失作战服的可能,哪怕它只是低级的。

但孙正权就是孙正权,是觉醒部队里数一数二的。四档觉醒者名单上名列第五的家伙。

所以林清雅得出结论,“孙正权放水了。放的有点多。”

“数据只会告诉你结果,但不会给你列出选择。对于孙正权来说,放弃作战服从而减小体力消耗,就是他的选择,结果都是一样。这群孩子现在还没有到能把他打趴下的程度,以后会有的。”

吾歌给出了他的看法。

“这样啊,这在战场上是很常见的选择吗?”

“对,可以说是习惯。觉醒者的体力永远要放在第一位,牺牲作战服换来体力的保存是完全值得的。没有作战服,足够的体力还有反击的机会。

但没有体力,作战服只是让你晚死一会。”

吾歌解释道。

“你挺看好他们的嘛。”

“当然,我是他们的师哥嘛!”

“哦,我还是老师来着,要低调,不能教坏小孩子。”

疯子鄙夷的望着吾歌走向扶摇小队的背影。“哼,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