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考核(二)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370字
  • 2021-07-31 17:06:58

作为一位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佬,该有的逼格还是要有的。

所以孙正权就没有要抢手的打算,虽然他也清楚对面的也不是什么雏鸟,但也不能掉价不是,否则说出去还要让人笑话。

于是没有过合作经验的五人只是按照标准的保护后方的站位。这样更有利于几人知道自己要负责什么,该干什么。

樊石落在最后,他虽然并没有放弃自己的选择,但他在经过几场对战中得到了几人的认可。因为他特殊的大地亲和反而让他的土属防御更为突出一点,即使比不上纯防的搭配,但爆发力也更强不是。

作为主攻打开局面的南正门,一上来就开启了场域,没有保留的宣泄。在战场上,面对比自己强的对手有所保留,那是作死!

金焰在前方汇聚成一条龙形,不过一米多长,咆哮着冲击过去。摆尾处留下纷飞的金色粉末。

孙正权觉得试探的话还是换一种方式吧,金龙在他跟前还有半米时,他轻轻点出食指,同样一道金色如漆一般覆盖在食指上。没有南正门预料中的冲击,火焰的金色根本无法穿破那根手指,只能重新退回场域内,但收回的力量已不足之前的七成。

南正门脸色有些阴沉。

四档的觉醒者他也不是没见过,自己院内的导师就有几位,可像这样轻轻松松挡下自己的南离火并且抽空掉三成多的力量,他是第一次遇到。

这也就意味着,四档内也是有着巨大的落差的。

“嗯?不继续嘛,其他几位的能力也都试试吧,毕竟一个团队,配合下总是有更好的效果。”

孙正权收回收手指,金漆缓缓退没。其实刚才他也很惊讶,知道南离火难缠是一回事,真正碰上才清楚。就刚刚那一下,他调动了一成金属挡下,还格外调动了两成水属才抽空掉他三成多。

三档到四档的提升,不只是身体强化,原来的天属和副属都会进行扩容。所以四档的一成大至也能相当于三档的一点五倍。合计下来,这些年增长的熟练度和身体强化体质等才顶上人家不到一成的力量。

这其中郁闷只有孙正权自己知道了。但有一点很显然的是,释放出去的力量孙正权虽然不能完全回收,但九成多还是有的。

雷子有些跃跃欲试,眼见老大吃了亏,他有些顾忌也有点兴奋,目前他的攻击和爆发都不够强,所以更多的是出其不意的偷袭或者背刺。

在没有作战计划的时候,默契就派的上用场了。

小明在不停调整位置的时候做标记和关注队员就是他的习惯。

当他留意收回金焰的南正门右手摊开露出一个二,小明就明白,这是要让自己干活了。虽然有些仓促,但现在他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热身的时候,南正门就已经分析过这位教官肯定不会主动出手,所以限制对于这次作战而言是没有必要的事情,所以灵儿的能力暂时派不上用场。

只见小明摘下眼镜,露出一双充满灰色忧郁的双眼,那一刻观战区的林清雅心跳漏了一拍,吾歌都有些诧异的扭头看她,这个平时解剖跟吃饭一样不正常的女人,也会有不平静的时候?

但场中的孙正权可没有丝毫美感,反而一种怪异的感觉笼罩心头。他像是突然落入了一个陷阱,坠落感将他带到一个灰蒙蒙迷雾密布的世界,就好像把自己从原来的地方拖拽到地底世界。

“这就是那小子的特殊能力和觉醒能力混合后,经过所谓计算演变的特殊空间吗?可惜了,时间发动的有点早,没有特别完善。”

孙正权已经大步走向一个方向,没有丝毫犹豫。就在第三步要落下时,一股冰凉的触感从脚底传来。

寒冰领域?太早了点。

孙正权脚下火焰腾升俯冲而下,在脚面的地下都炸开冰面碎裂的声音。

然后下一瞬,孙正权身子向左边一侧,一道闪电办的蓝紫色光芒就从他的右边穿袭而来。

“时机不错,速度爆发的不够。鼓动的能力虽然不是身体上的运用,但也还是太差劲了!”

本想偷袭失败顺势撤离的雷子,却抬头正好迎上孙正权的目光,然后一只金手一掌就给他拍到地上。

没有再理会雷子,他继续向前走,之前战斗的动静已经让这片灰色空间动荡了许多。

此时他走下第七步,静静的看着前方,没有要动手的打算。

而场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灰色空间,孙正权的对面就是冷汗直冒的小明。此时小明已经意识到孙正权看破了灰色空间,但半蹲着的小明根本不敢继续起身,也不敢再移动,一旦动了,他毫不怀疑那只金手会揪住他的脖子甩飞。

孙正权笑了笑,还是抬起了手。不过不是向身前,而是右边。

一只覆盖火焰的拳头浮现在孙正权的右边,火焰下覆盖着岩石皮层。樊石没有惊讶攻击被发觉,毕竟自己对身体的细微掌控力还不够。

但发现就发现了,樊石直接在左脚在前的基础上顺势后倒,在短距离里内借住南正门的场域止住后仰的趋势,双脚在鼓动的频率下极速交换,几乎是在身形止住的时候,樊石就已经交替了三次。完成了鼓动在双腿上的三次叠加,最后右脚落前,左脚柱地,再一次挥拳。

南正门心领神会,用场域的鼓动同样短时间内在樊石身边收缩,最后形成助力,要的不是瞬移的效果,是一层鼓动的附加。

这一次连孙正权都不得不凝重对待,伸出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要再次迎接一次攻击。不过这次一只手可能不太够。

孙正权拧身撤步右手臂向外弓开,左手抵在右手臂处。硬憾下樊石这一拳。

还没等孙正权调动水火的力量,脚下的冰层又一次覆盖了上来,饶是孙正权的沉稳,心头都不由得烦躁。但一秒,他就回过神来,再糟糕的情况他都经历过,不至于会心神不宁。

但没有时间让他多想了。火焰全力压制冰层蔓延,同样的岩石皮层出现在孙正权手上,还有胳膊。这就是财大气粗了。

一只火焰覆盖的岩石冲撞一手岩石覆盖的金漆,岩石崩裂了!

露出的金漆覆盖的手掌结结实实挨上这一拳。强大的力量通过鼓动的叠加给予孙正权的冲击要更加强烈。

迫不得已的孙正权只能后退缓解冲击,连退三四步才顿住。右手上的漆掉落了大半,有一部分掉落的烧融了,显然是南正门的金焰干的。樊石的火还没有这个温度。

但令孙正权诧异的反而是樊石,鼓动用的稚嫩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仍然不放弃大胆的想法,就没想过失败的后果。

其实樊石心里想的也就是,训练没有这种情况,好不容易碰上了就试试好了。反正还有队员接应。

孙正权左手抓着右臂,把脱臼的关节接好,不慌不忙的说道,“唔,虽然现在看不见你们。但你们也不要太得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