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所谓百分百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047字
  • 2021-08-30 23:27:25

王邢林带着满意的笑容送走几位司令和那些将军,最后笑眯眯的和韩总司握住手。

“韩总司,那份名单就不用发给您了吧。您回去再找找。”

韩非立马胯下脸来,神色不善的看着王邢林。

“我找什么?这么机密的文件我上哪找去。别废话了,赶紧拿来吧你!”

这你就不是实诚人了。王邢林心满意足的走出会议室。

此时会议室内只剩下韩非,乔司令,女秘书,烛老,吾歌,上官疏云和那位烛老身后的青年。

乔司令留下来要和韩非商议有关特殊部队的事情。

所以烛老带着吾歌和上官疏云去了他的地盘。

……

第一军区。

有别于第三军区采用科技感的建筑风格,这里依然保持着旧时代军旅生活的魅力。

而且最特别的是,第一军区的司令部是建在宿舍和营地之前的,这意味着毁灭来临时,司令部反而要倒的更早一点。

去过许多深度区的吾歌,敏锐的发现这里使用了很多来自旧时代废墟的材料和用具,这些几乎是被五号要塞所否定的,因为不具备很好的抗辐射性。

人类为了在辐射区覆盖的要塞内正常生活,建立了抵御辐射,清理辐射和排除辐射的基站。

这一项在处于101深度区的三号要塞应用最为普遍,几乎每个军区都有一套。至于还有多少备用的,这不是吾歌看看就能知道的。

一区司令部建的倒是不高,比总部矮的多。最高层就是烛老平时应该呆的地方,但实际上烛老更多的督促士兵们训练,尤其是那些觉醒者们,古武都是他亲自教导。平常公务都是由他的儿子,也是位将军来处理。身后这位青年也是烛老的孙子,预订的接班人。

据传是深得烛老真传。

烛老摸索着灯光开关好一阵子,才找到。没有出奇的亮,反而有点偏昏黄的样子。在夜间舒适有余。

“随便坐吧,小年,去泡点茶来。”说罢又瞅了瞅吾歌二人。

“左手柜第三洞的。”

被叫做小年的青年动身的脚步顿了下,不过没有要再确认一遍的意思。

“吾歌,上官疏云。不错的后生。”

吾歌二人赶忙点头回应。在这位老人家面前,老实本分点肯定没毛病。

“我先说说你吧。”

上官疏云见烛老望来,正襟危坐,一个字也不敢漏。

“上官疏云,上官家亲系的独苗苗啊,可惜了云睿的一身传承。我没想错的话,你那没有满溢的四档,本来是该接替他的吧。”

上官疏云不意外烛老知道这些,轻轻点头。

烛老捋着白胡子,继续说道。

“四档代权说难很难,王级异兽不好杀,但仅仅取些活性的心头血,云睿哪怕是退权了,以他的手段,不是太难。所以你接替他,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

“但好巧不巧的是,南宫正出了事,要塞这边在那次兽潮下的损失太大了。我没有出手,你应该是要怪我的。”

烛老平静的看着上官疏云,凝固的气氛让吾歌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上官疏云压抑的内心。

“您…只是做了当时保全大局的选择。您入场,就意味着这不仅仅是一次兽潮的事情,整个要塞可能都要搭进去,要塞还没有准备好。”

这就是他了,大局高于一切。哪怕是吾歌知道他会愤怒,也不会失去理智。

“对,我在,九级领主就在。我不入场,九级领主就不会入场。同样的,那些底牌的威慑远大于杀伤。异兽就目前来看是杀不完的,每一分气力都要精打细算,这就是我们。弱势的人族。”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门面,很抱歉的是,当时的选择里,有吾歌,有你,还有几位特殊部队随时准备接替代权的。但她选择了你,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她是个……嗯,负责,但却孤僻的孩子。教导学生她很用心,但音律对于我们这些军人世家太难达到一种高度,托家两姐妹其实是好苗子,但托孝终没有人她俩走上觉醒的路。也许是身份,是力量,是责任,她始终孤身一人。”

托孝终也就是托老爷子。

“没有伴侣,没有爱情,唯一能和她谈的来的,也只有你。其实,我们也都更看好,你和她有没有可能。但她已经不能让我们等了,就连云睿也是默许了。”

“不完整的四档,一份王级异兽的心头血,只给了你三档的音律之权,但让你有了四档的起点。好也不好。好的是这个继任者会更出色,不好的是本来应该更美满的。”

“为了弥补一下老头子心里的歉疚,这是她应得的。”

烛老左手心摊开,露出青白色的一颗心脏。八级异兽,青木精灵的心脏。

青木精灵。

生活在深度198区,与凯撒为邻的精灵族系。其精灵族系有着媲美九级领主的生命之树。

八级之下的青木精灵显著特点是逐渐浓郁的青色。八级会部分转变白色。当青白参半时,为八级王。

特点:实体是以生命之树赐福的力量凝聚而成,力量源泉即是心脏。与妖祸类似,自保有余,战力低一阶。

其心脏有着生命之树赐福的本质力量。口服能滋养生机,平添寿命,外用能青春常驻。也是木属天权者打造武器的上好材料。

“您这是?”上官疏云看着散发浓郁生机的心脏,他的天权都在颤动,如果服下它,权值四十几乎没有意外。

吾歌就平静的多,天权没有对它的欲望,但妖火开始不安分了,还好没有很冲动。要不然在这失控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的了。怎么使用你也清楚。该怎么用,你自己应该有数。老夫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上官疏云接过心脏,感受着它的跳动,两行清泪无声落下。

沏好茶的烛年,板正的端着茶具,很稳。他没有要打扰上官疏云,听完烛老的话,他原本看着平静的目光也有些动容。

这个时代,爱情或许更容易滋生,但知己和幸福却还是那么遥远。每个人都身不由己。

……

烛老细细的品着茶。这是放在旧时代也是珍藏,碧螺春。是烛老卖面子,请二号要塞的朋友根据已经陈腐的原样重新培育的。

当今时代能喝到的,三号要塞也不过三人,烛老一个,韩总司一个,托老一个。现在还得加俩。

小年不能喝,这是待客的。

“这份原样,你知道是谁带给我的吗?”烛老只是品茶,但吾歌却觉得,是在问他。

“不太清楚。”不知道烛老卖的什么药,吾歌也不好糊弄。

“是你师娘带过来的。或者说,托孝终的情,我得承着。”

“你父母当年作为指挥官的时候,才华横溢,几乎是托孝终钦定的接班人。除了指挥外,研究领域,考古查证都是精通,我们和二号要塞的合作更加紧密,你父母和那个疯子是出了大力气的,哦对了,研究院那边对王邢林那小子的儿子挺关照的,也是个不错的苗子。”

“咱们这里大都是行军打仗,复合型人才是可遇不可求。你父母真是当时的新星,这茶叶就是他们一次外出考察带回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些酒酿珍藏。不过怎么说都摊不到我这。”

“但偏偏你出现了,天属异变的家伙不少,像你这样玩火自焚的还真没有。托老爷子求到了我这,这茶就是那时候带来的。南宫正只能用权值压制,但解不了根源。”

“说道底,凤的这份福泽,你受不起。没那个命,浴火重生是给先天就有条件的异兽,不是给你的。但偏偏本该消耗在你母亲身上的福泽,因为你母亲的消散,转移到了你身上,而你偏偏因为辐射刺激处于觉醒的关键。只能说,福泽让你母亲看到了几最后一眼,含笑而去。但没给你活命的路。”

“我也解不了。但托孝终,我平生佩服得人不多,他是一个。他求到了我这,我总得试一试。”

吾歌端着茶碗的手有些无处安放。这些事情,托伯从来不曾讲过。

“我体内的烛龙之灯,分出和你体内残余福泽相媲美的份量,希望以此中和。这多出的一股力量,不得不说是吊住了你的命。但还不够,你觉醒的太快,那份福泽之火汲取力量的速度比我那份外来户烛火要快的多,但总算有转机。”

“托孝终又去了二号要塞,想借用辅权之仪混入第三股力量平和。在福原生的建议下,去了一号要塞,见了那位凛冬领主。我不知道托孝终拿出了什么条件,说服了他赐福予你光明与黑暗。但结果是好的,以辅权之仪的力量为中心,统筹四股力量,逐渐分摊压力。”

“当你完全觉醒的时候,五种力量混合在一起。那一刻,我想杀了你!”

烛老说出这句话,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没有人知道看到一个不到一岁的婴儿觉醒,德高望重的烛老居然想杀了他!

“但您还是没有下手。”

吾歌很平静。

“是的,也许是老了,没那份杀伐果断的狠心了。也许是看到托孝终褪去一身骄傲,放下锋芒,笑得就是个老头子一样。也许我看到的,都是假的呢!呵呵。”

烛老一口喝下这碗茶。

“您到底看到了什么?”吾歌还是问了出来。

是什么要让这么个大佬,不惜代价,想扼杀自己在摇篮里。

烛老轻笑一声。“一个老头子老眼昏花,我都不计较了,你还掐着干什么。至少就以你目前的表现,我觉得自己想多了。”

深深地看着烛老,吾歌心里并没有很轻松。走到今天的他,多多少少是意识到了。

“好了,闲话说的也差不多了。该给的我给了,该卸下的负担,我也卸了。我再送你俩一个礼物。你俩听好了。”

“所谓百分百代权,你们认为会是什么。”

上官疏云脱口而出一个字:“音。”

吾歌觉得是“神”。

“音?有趣,对你来说,这个理解对,也不对。当你完成百分百代权的时候,你自己就成为了天权的一部分。不仅仅是已经掌控的天权,甚至别的天权也是可以调动的。或者说,你就是世界意志的代言。”

“至于神,吾歌,你知道神权和天权的区别吗?”

吾歌摇了摇头。他一直认为,神权是天权的一部分。

“不懂就要多问。不要走岔了,这一辈里,只有你,我看到了希望。”

“神权是异兽的权柄啊!”

这句话一出,吾歌瞳孔都缩小了。愕然的看着烛老。

烛老也还是卖了关子。

“有兴趣,就去深度200往上走走,以你的实力,查是拦不住你的。我是去不了了,那里不太欢迎我这个老弱病残。”

“每个异兽在八级就会进入完善自身权柄的阶段,一个八级王基本上就已经完成了统一族系,收拢权柄的过程,想要进阶九级是需要天权的,所以与其与天交易,不如从我们这些代权者身上掠夺。当这份掠夺达到自身平衡,他就是九级皇!”

“已知的九级异兽不是太多,九级皇更少。但有些是很特殊的存在。他们的智慧层次,已经部分超过人类了。”

这也就意味着,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九级出现,人类唯一的优势都将荡然无存!

“所谓百分百,是要比神权更残酷的。需要的条件和代价都是你无法想象,林国忠的成功其实只是半只脚踏了进去。但是因为什么,他又退了回来,我不知道,解开这一点,你才能真正进入百分百。到那时,也许才能结束那个源头。”

烛老亲自倒了一碗茶,递给吾歌。

金色的眼睛里摇曳的火摆,像烛火一样点在吾歌眼里,本来不安分的妖火都不再撩拨。

“你准备好了吗?有些人,很期待你呀!当然,也包括我。”

“不过托孝终是不希望看到你走的太远,他总觉得我们这些老一辈还能再多替你们担着点。”

“我没有准备好。但我还是清楚该做什么。”吾歌一饮而尽。

“这就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