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临时会议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239字
  • 2021-07-29 19:55:36

总部的最高层会议室内。

压抑的气氛随着赶到的司令越来越沉重,已经来到的几位将军也是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中大多都只是经过训练有素的军人,军事素养和指挥才能出众,但依然还是普通人,所以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长桌两边一共列满24位,正前方还有一个位置,韩总司令已经坐那有段时间了。

约莫半个时辰后,托老爷子和上官云睿老将军不紧不慢的到场。六位司令,一位总司令。18位功勋卓著的将军。

此时25个座位齐至,临时会议开始。

吾歌站在托老爷子身后,在左边第三位。上官疏云在上官云睿老将军身后,正好是右边第四位。

而王邢林仅以将军的身份位列时,坐左边第七位。

不动声色的扫视一圈,在场坐着的有不少吾歌都认识。有几位经常到托伯家里做客。

至于没座旁听的人不多,韩司令的秘书,还是女的,齐耳短发,很高挑。吾歌没想着多看,除此之外烛老身后也有一个青年,还挺稚嫩。不过黑白二老却不在,想来也不操心这个。

韩非扫视两侧的将军,依然不开口。哪怕是那位秘书说过临时会议正式开始,他也稳的一批。

反正他啥都知道,但这些将军里可只有王邢林和其他几个司令的心腹门清。这能不慌嘛!

眼观眼,鼻对鼻的,大气都不敢喘。只有王邢林一副“事我摆平了,剩下的事你看着办”的表情。

“这临时会议都开始了,总得给个说法吧,大半夜的,几位将军都还顶着哈欠呢。”托老倒是先开口了,不过看的方向既不是韩司令也不是上官云睿老将军,而是烛老。

有点纳闷的吾歌看着上官疏云,收到上官疏云你继续往下听的眼神。

按理说托伯肯定知道内幕的,但这向烛老讨说法的意思是什么情况?看这意思,应该是托伯和云睿老将军没有当观众啊,所以不满烛老的入局。吾歌觉得猜的八九不离十。

烛老白眉一挑,吹起胡子就瞪着眼看托老爷子,根本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这个时候左边第一位的徐洲,徐司令开始和稀泥了,“别那么冲嘛,这整个事情我都看在眼里,烛老确实有那么点冲动,但毕竟是为了抓捕通缉要犯嘛,情有可原啊,情有可原。”

“那这么说来,韩总司令拦着烛老还有错啦?是妨碍执行公务?”云睿老将军平静的看着徐司令。

“啊这,这不也是为了不闹出乱子嘛。”话题引到了韩司令身上就不好说了,在座谁都知道徐司令和韩司令是从小穿的一条开裆裤。

云睿老将军旋即冷哼一声,和托老爷子彼此交换了眼神不再说话。目地已经达到了。

你们执法钓鱼,王邢林上赶着当饵,烛老当枪,累活苦活上官疏云干了,不给个说法今晚谁都别想回去睡!

上官疏云和吾歌都是一副老人家火气大的无奈。

那些将军是听的云里雾里,这是什么计划闹的动静大了,所以几位司令互掐起来了?大人物打架,不站场还好,这要是战场没站稳没踢下来了就不好说了。再说了,韩总司还没发话呢,站他肯定不错。

在事情还没弄明朗前,是指望不上这群将军发表什么意见了。知情的几个将军也不好拉偏架,毕竟这事韩总司做的不地道,烛老也是。

见没人再开口说什么了,韩总司总算开口了。

“在林慕宛代权仪式之前,我们最大的必要就是先排除内部的隐患。”说到这,韩总司一双虎目扫过,不知道还以为今天是要抓内奸。

“要塞内部本来就是鱼龙混杂,平时也就算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敢伪装进来的,很大原因是因为王将军。王将军自己解释一下。”

将军们一听是王将军,在座的王将军可有三位,王司令都有。不过外出过的,除了参加联合会议的人外,只有王邢林这个王将军去了一趟七号要塞,还是直接申请的。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王邢林身上,他也不着急,球踢过来了,不管顶不顶回去,得先接着。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身后这位终日的守望者兼执行官在外出任务,所以联合会议肯定了我的申请,并且予以我暂代终日要塞执行官一职,回程的时候还表扬了我在暂职期间所做的努力。”

“这样的机会难得,这样的举动有助于要塞之间的和平共处,这样的诚意他终日肯定心领神会,在不久的将来,会加大合作共赢的力度。”

“但是,总有那么些个小人,仗着不知道从哪偷来的东西,违背了终日和联合会议的协定,私自用于私人请求,出于某种不得知的理由对我实施了打击报复。还多亏了上官疏云小兄弟,拉了我一把,不然今天在座的各位就不是参加临时会议了,而是…而是王某的追悼。”说罢一把鼻滴一把泪的把事情是真说的跟听故事一样。

完了还站起来给上官疏云鞠了一躬,弄得上官疏云都措不及防。云睿老将军更是嘴角抽搐,不想看到他。

有几位将军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也得配合着宽慰几句,这话说的这么大义凛然,气氛都给到位了,不演下去怪可惜的。

只有几位司令沉的住,烛老看见王邢林就来气,扭过头只给他留个后脑勺。

“好了好了,坐下吧。这件事我还得给你记上一功不成?”韩司令笑眯眯的说。

王邢林顿时立正坐直,将军们也都恢复沉默。

“领功不敢,全凭韩总司做主。”

“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给你做主有什么用。真想叫我给你做主,先把自己关大牢里去。”

韩非敲着桌子,三下后,继续说道:“由此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处理,是必须处理,但优先处理内部的事情,至于追查和抓捕的事情还是要做,但我们现在没精力放手做。大家举手表决吧。”

不出意外的话要出意外了,除开韩总司,有23人举手通过。独独烛老很不高兴。

“小韩啊,你能以大局为重,老头子很高兴,但你不为我着想,老头子我很不喜欢。”烛老看着韩非说道。

“等林慕宛代权结束,我给您放半年假,您看?”韩非笑着回应。

最后24票全员通过。

“好,那么下一个议题。有关那项精神契约的技术研发的事情,还是交给王将军来解释一下。”

这一下,不仅是将军们动容了,司令们也都沉不住气,还有吾歌和上官疏云,以及那位青年。

这,才是今晚临时会议的重磅炸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