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大鱼!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122字
  • 2021-07-29 16:06:05

“黑杖,你去,拦住他!”韩非面沉如水道。

吾歌本以为韩非是要拦住西装男,但没想到黑杖是去了另外一个方向。好像是第一军区,那不是烛老所在的地方吗?那岂不是说黑老要拦下的是烛老那边的人。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能让烛老不惜违反这种默契也要出手!

……

“兴云布雨浊九阴,真没想到,会是你来!”王邢林心中的诧异只多不少。

他不是不好对付,是不能对付。能对付他的,只有烛老,换了别人,烛老肯定要翻脸的。

“王将军倒还记得我,真难得,您在军中立威的时候,我还在到处搜集功勋呢。”

烛九阴将礼帽横在胸前,这份临危不乱的从容让上官疏云都觉得继续演奏是件不好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想今天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了,这几个人我还是要带走的。王将军,您看合不合适?”

似乎是在征求王邢林的意思,但密布在这几个人身上的阴云却丝毫没有散去的意思。

上官疏云在等,等王邢林拿一个注意,在他看来,真动起手来,肯定是会产生很大影响。

这个人能看出我的问题,就肯定在层次上最少也是平齐的。上官疏云默默思量。

“呼,这两个人必须留下,他们三个你带走。”王邢林同样没有给浊九阴说不的意思,直接命令小妖抓住光头和刀疤男。

在免疫物理的小妖面前,光头的反抗和挣扎反倒不如刀疤男的坦然。

略一沉吟,浊九阴深深望着王邢林,“好吧,王将军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的。”

下一刻,光头和刀疤男身上的乌云散去,而三个退权者却消失在原地。

浊九阴转身戴上礼帽,撑着伞扭头望了一眼北边,那里传来了一声似兽非兽,似人非人的吼声。

“老大哥的脾气还是这么暴躁。”

“走了,王将军,疏云小弟。”

阴雨随着他的转移跟着移动。渐渐消失在乌云里。一道远远传来的声音悠悠的飘了过来:

“哦对了,王将军,这件事还没完。”

还没等王邢林松口气处置这两人,北方一声愤怒的吼声撕破了黑暗,所幸的是这种声音的频率是针对那些听力得到极大强化的人来说。普通居民是没受到影响的。

一直没有任何情绪流露的小妖,此时也止不住的想退到王邢林的身旁,这种声音伤害力不大,震慑力极强。

还没等王邢林安慰小妖,一道白须童颜的男人浮空站在他面前!绝对的压迫不仅是小妖不敢动弹,上官疏云同样不敢转身。任何一个动作都有可能引爆这个老人的脾气。

“王邢林!你怎么敢放走他的!”

吼声没有吓住王邢林,他仿佛早有预料,平静道:“打不过他,怎么把他留下来,再说了,烛老您想找事去找韩非韩司令。他不怕死,我还是怕的。”

烛老瞪大的眼睛渐渐恢复正常,甩了一下袍子,不想再搭理王邢林。只是打量了一下小妖,吓得小妖直往王邢林身后躲。

“你养的?应该不是抓来的。这玩意生在深度区我都抓不到。”烛老没好气的瞪了小妖一眼。

“是。”

“烛老哥别生气,这城头经不起您动手!”

韩非在黑暗被撕破的时候就意识到不好,直接动身赶往城头,白杖也跟上了。唯独落下吾歌。

你们俩不知道我能不解放的情况下动用全界嘛?

吾歌在韩非赶到城头的时候,才发动全界,悄无声息的来到上官疏云旁边。这一下,倒是引来烛老金睛一瞥,吾歌只好讪讪回笑。

“好了,没什么事,你是总司令。还不都是你说了算。”烛龙气吹胡须,让韩非不敢接话。

“都散了吧,不知道的以为老头子我要单挑你们一群呢。散了散了。”

话是这么说,烛老不走,没有人敢动。

“怎么滴,我说话不好使了,韩非赶紧叫他们都散了。”

“烛老哥说的是,王邢林跟我走一趟,临时会议。上官疏云,吾歌旁听。”韩非正声道。

“等等,我也去。开完会,让这俩个娃子跟我走一趟。”烛老苍老发皱的手指指向吾歌和上官疏云。

韩非和王邢林相视一眼,没有接话,烛老全当他俩不存在。

……

大戏落幕,被惊醒的人有很多。被惊跑的人也有,不过还有几个好奇的没赶上看戏。

训练室里,这已经是樊石和南正门他们三个第七次切磋了,各项数据也都顺带给樊石测了。灵儿在一旁纪录胜负。

第一局

樊石对南正门,负。

第二局

南正门对雷子,平。

第三局

樊石对小明,负。

第四局

小明对雷子,负。

第五局

樊石对雷子,平。

第六局

南正门对小明,负。

第七局还没开始,就被烛老的嘶吼刺的耳朵疼。尤其是雷子,异变程度最严重的就是听力还感知,这种声波伤害已经能对他产生极大影响。

可惜等他们冲出来寻找源头,只能碰到韩明煦带着好几名特殊部队的人四处有目标的抓人。

南正门借住场平移跟上胖子,“韩哥,这咋了,刚才嫩大动静。”

胖子眼瞅着有人要害他,冷不丁吓一跳,听到南正门的声音才平复过来。趁着特殊部队还在抓人,他凑到南正门耳边说:

“正门你可别外传啊,今个王邢林那……咳,王将军他钓鱼的时候,你猜怎么着,钓到了!鱼上钩了!”

“大鱼!乖乖,那家伙,把烛老都惊动了。为了防止有人觊觎,我家老爷子叫我按名单抓人,说是要清理一下,给他们点教训。”

南正门听着他说的那么兴奋,好像鱼是他的一样。合着弄这么大动静,就为了一条鱼,得是啥鱼啊,几个大领导都出马了,龙鲤鱼?

目送兴奋的胖子离去,南正门一脸懵的回头告诉赶来的几人,“他们钓到鱼了,可能是龙鲤鱼吧,几百年那种,然后都疯了!”

“啊这”,雷子没明白过来。

小明推了推眼镜,虽然很不科学,但是听老大的。

樊石觉得还是问老师吧,胖子不靠谱,你们怎么也跟着不靠谱起来了。

“鱼!哇,那是不是我们也能吃上一口,几百年的大鲤鱼,得多大啊!”灵儿两眼都发亮。

“是龙利鱼,啊不是,龙鲤鱼!”

南正门觉得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