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王邢林的自信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829字
  • 2021-07-29 17:45:59

即使对面有五个实力未知的敌人,王邢林依然不慌。正相反,他甚至有点失望。

如果是大鱼的话,三人组就足够了。一个人拖住上官疏云,剩下两个人稳保就能解决。

但是五人组的话,说明他们面对上官疏云也没有单对单的把握。

事实确实如此。三道黑影掀开黑袍成三角形正对上官疏云。另两位则跳到两侧,伺机绕后。

……

“竟然是来了三位。到真是没想到。”黑杖轻轻点地。

“三个苟且偷生的过街老鼠罢了,不愿死在战场上,又受不了那份痛苦,所以只能给人卖命换安生喽。”白杖不屑一顾的说道。

吾歌不认识这三位,不过想来是和黑白二杖同时代的老人,但看身形,竟然比韩司令还要挺拔几分。吾歌看到韩司令也皱起眉头,显然注意到了这点。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

“王邢林,你不该去终日的!不管你确认了什么,这都不利于要塞之间的稳定。”为首那人冷声说道。

“老大,直接把他弄死不完了,好多人巴不得他死呢。”右边的黑袍男人接过话。

上官疏云从空间里捧出琴来,左脚撑地,右脚搭在左腿上当琴架。

上官疏云抬头看着面前三人,“前辈,请吧。希望你们撑得住这曲将进酒。”

“哼,无知小子,我们当年混名声的时候就是你爷爷上官云睿也不敢说以一挡三!”

左边那个黑袍抢在琴声前先一步跨出,就要打到上官疏云的瞬间,琴弦拨动了。一道音障被撞起波澜后直直的向前推去,把欺身而上的那人推出三丈远。

“继续?”上官疏云没等为首那人作出回应,第二道琴声已动。

对付这种没有形质且是范围性的力量,为首那人给出了他的解决方案。右脚半步前踏,澎湃的冲击在身前三米处掀起的气浪把那藏身起来的两人的黑袍都掀开了!

……

嘭的一声,韩司令的办公室内的地板裂开了一块。

看着那两张脸,吾歌尽管有所猜测,也还是没有想到。

韩非扭头看着吾歌,“认识?”

“嗯!终日为数不多的几位A级基因药剂的成功者。光头那个叫杀僧,脾气古怪,讨厌和他一样的光头,能力是狂暴,短时间能提升自己力量,大概相当于六级蛮犀全力冲撞。”

“脸上带疤那个,能力很特别,是精神类的,能制造幻觉形成两道分身,但小范围内,极高的爆发力能让他完成换位的话,会很麻烦。”

吾歌并不认为这两个基因战士很出色,毕竟这种不定向的能力一般都不够强。但对王邢林来说,他拿什么去挡?

……

此时光头和刀疤男也是没想到两位没有解放的代权者仅仅是普通的碰撞都这么强劲,他们当然知道吾歌在这,只能祈祷三号要塞这边真能拖的住吾歌。

既然暴露了,他俩也不打算装了,但挡在那里的上官疏云就是一堵墙,把必经的这条路堵的死死的,就冲刚才的较量,他俩即使爆发能力也不过是晚点被踢回来而已。

察觉到上官疏云的难缠,为首那人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也有不情愿。他单手向上,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轻轻吐出四个字:暂代天权!

一圈细密的矩阵图案从他的手腕由小到大形成周身半径两米的圆,一道光辉从天而落,那是他许久未曾体验的感觉,强大的感觉。

这个时候他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盗山寺,代行天之土属之权。很早之前的退权者。权值三十七

见状,右边那人也不收敛了,也是暂借天权回归。

许世昌,代行天之震动之权。退权者。权值二十六。

两个人的天权相辅相成,竟然让权值三十九的上官疏云都不得不加快拨动琴弦的频率,但这样还不够。

之前被打退的那人,也随之暂借天权。

曲洋,代行天之水属之权。权值二十一。

当第三份天权混入的时候,上官疏云的音律终于被压制了下去,给了光头和刀疤男可趁之机。

二人毫不吝啬使用能力直接破开被压制的音律范围,尽管如此,当两人冲出来的时候,身上的黑袍都已经烂的不成样子,而光头因为狂暴增大的体积,身上还留下几道伤痕。

王邢林离他们俩此时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对于基因战士来说,不过是一个冲刺。但王邢林依然坐在原处,看着棋盘,没有丝毫慌乱的意思。

见此,上官疏云也暂时压制住解放的心思。

这说明区区两个基因战士还不被王邢林放在眼里。

……

“吾歌,暂借天权对已经有代权者的天权也适用?水属天权现在可是有代权者。”韩非觉得这很不合理。

“根据福伯的理论,这是成立的,只要那位天权者没有达到权值一百,就有被暂借天权的可能。但同样是会被压制住的,而且想解放的话难度会更大,代价也更高。”吾歌只能按照福伯的理论得出分析。

“还能解放啊!福原生还真是给他们点了把火炬。”

黑白二杖深有感触的点点头。

……

“喂,这位王将军,我说你哪来的底气做的这么安稳。该不会是束手无策等死吧。”光头看着粗糙汉子一个,这意图激怒王邢林的手段不得不说也是真低级。

连刀疤男都不好意思说这是我同伴。

两个人没有试图去打破后面四个人的僵局,反正他们都没尽全力。

“王先生,我这人过的就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对不住了。”刀疤男还有些歉意的给王邢林半鞠躬。但一秒,就甩飞了假惺惺的架子,化身暴起的杀手,直取王邢林的脖颈而来。

泛白的匕首倒映着城头外的灯光,哪怕是上官疏云都为之屏息。

刀尖离王邢林不到半米的地方,眼看就要得手,刀疤男的心都忍不住轻笑一声,拿下这单,那边就答应还他自由身,多么诱人的条件。自由!

还没等到王邢林身首分离,刀疤男的脸上就布满了惊恐,直接再度开启幻视,两个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在刀疤男身侧,同样直指王邢林,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是同款惊恐。

只见一只手,从王邢林背后的黑影中伸了出来,捏住三柄近在咫尺的匕首,直接捏碎。崩碎的匕首每一片都倒映着刀疤男难以理解的表情。

那只手透过王邢林的身体,伸出胳膊,直接抓住中间那个刀疤男的右胳膊,却没有传来它预料的断裂声。这是个假货!

但没关系,那只黑的透明的手没有任何犹豫抓向左边那个,同时另一只手抓向右边。

哪怕以刀疤男的爆发力都只来得及进行一次换位,但现在他想退都退不了,更不用指望那个光头了。那只手好像黑洞一样吸扯自己。

危机之下,刀疤男狠心切下自己的右臂,趁着黑手抓住手臂吸扯集中在右臂的时机,果断暴退。

一旁还没有缓过神来的光头,只能庆幸刚才冲上去的不是自己。

“那是什么鬼东西!王邢林不是个普通人嘛!”

刀疤男没想到情报上居然能有这种错误!

只见一道黑影像融入黑夜般自然,哪怕是灯光都可以穿透它的身躯。没有面庞,没有武器,没有实体。

这是妖祸!

……

“黑夜妖祸?”白杖疑惑的看向黑杖。

“应该不是,技术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更何况以黑夜妖祸的神秘,不会轻易接受这种东西的。所以应该是一只妖祸,看样子应该有八级了,王邢林能抓到这只妖祸应该付出不少代价。”黑杖略微思索了下就得出答案了。

实际上黑夜妖祸在之前才刚刚和吾歌交过一次手,吃了亏的它绝不会在短时间内再次出现在吾歌周边。

这就是黑夜妖祸。

所到即为黑夜,免疫绝大部分物理和精神攻击。九级的存在更多是因为它的神秘和谨慎。

妖祸一族真实战力往往要低上一阶,基本上是自保有余。

……

“你们卖命的事干了不少,却连战场都没去过,真是可笑啊!所谓的新人类就是指你们这样的话,终日还是老老实实躲在辐射区外吧。”王邢林失望道。

另一边包括上官疏云在内全都被震撼到了。那两个蠢货不认识,可他们太熟悉了。

妖祸!而且最低也是七级的妖祸!

“该死!”盗山寺额头青筋浮现。

“王先生,话不能这么说。毕竟A级基因战士就那么些个,我们都上了战场,那不就全都报废了不是。”

刀疤男忍住疼痛给自己简单包扎了下。

王邢林站起身来,睥睨的俯视疼的站不起身的刀疤男,不发一言。

光头看着黑影越来越觉得恐惧,经不住的往后退。

“站住,你还能退哪去。命是人家给的,交易还没完,退了也是死!”刀疤男看都没看光头一眼。

……

眼见王邢林没事的上官疏云,也放下心来。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

对面三人猛然感觉琴音诡异的消失,来不及多想,三人直接开启能量盾顶住下一瞬的高潮迭起。

“好了好了,热身结束,那么接下来,是无乐曲即兴表演。”

“天权解放!”

随着上官疏云说出这四个字,天地为之一静,于上官疏云的琴边响起空灵的回荡之音。

没有节奏的旋律一圈圈荡开,能量盾直接炸裂。露出受伤的三人。

权值五十五!

上官疏云不再单腿半坐,站起来的时候鸾凤琴就自行漂浮在胸前,毫无规律的表演波浪般卷向三人。

哪怕是多活了那么些年的三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子,要超出他们太多太多。

盗山寺眼中不甘的神色化成怒火,他还要解放!

“天权解放!”

怒吼的声音混杂着音律就像垂死的挣扎。

权值四十七,这是他再不甘也只能获得的极限。一道道土墙挡在他面前将另外两人护在身后。

“老大,你不要命了!快住手,我们跑吧。”许世昌看着老大后背腐烂掉落的黑液,悲泣喊道。

“来不及了,老大本来就没打算走。或者说,我们三个本来就是要被抛弃的。马前卒而已,对吧,老大。”曲洋比许世昌更明白。

苦苦抵御的盗山寺肩膀猛的一颤,低下头,他只有拼上这条命,可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从兽口里把他们救回去了!

“天权解放!”权值四十一

“天权解放!”权值三十七

整个墙头都在振动,每一道土墙后都有一道水墙顶住。

他们的后背同样开始腐烂。但差距不再是不可抵御的了。

就连上官疏云也心生怜悯,也许他们只是错估了自己。也错估了代权者与退权者之间的差距!

看着逐渐被压制往后收缩的音波,上官疏云修长白皙的双手抚上琴身。在律动响起的那一刻。

振动平息,土墙和水墙都平息了。

一声不合时宜的鼓掌声和阴雨绵绵打断了接下来的演奏。

映入上官疏云眼帘的,是西装典雅的男人。无论仪表还是撑伞的动作,都充满贵族气息。

“真是出乎意料啊。你不是三档代权的呀,藏的还蛮深的。”西装男又避开上官疏云,看向王邢林。

“王将军多年不见,自信依旧!既然数据我都已经拿到了。想知道的答案也有了,这几个废物就不劳烦二位动手了。”

说罢,男人摘下礼帽像谢幕一样鞠躬致谢。

这时候王邢林才看到他到底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