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鱼来了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1823字
  • 2021-07-28 17:16:06

但无论怎么说,黑白二杖都是韩总司令的人,肯定不会倾囊相授也情有可原。

“那二老的来意是?”吾歌不打算纠结上一个问题。

“看戏,本来只是做做样子给别人看。来吧,韩司令在等你。”黑杖撤去领域,向前走去,黑暗从后往前逐渐散开。

“黑老,您这领域有名字没。”

“那当然有啊,他的叫黑域,我的叫白域,很贴切吧。嘻嘻,”白老抢在前面说道。

吾歌算是明白了,白老有没有领域不知道,扯就对了。

等黑暗完全褪去,黑白二杖和吾歌已经走到了韩非的办公室里。

“司令,人我带到了,耽误了点功夫。”黑杖白杖退到韩非身后。

“冒昧邀请,不介意吧?”韩非显得随意。

“怎么会呢,来了这么多天,没敢去打扰您,您能亲自邀请我,受宠若惊。”吾歌执晚辈礼回道。既然韩非是私人邀请,那吾歌也没必要以下级的身份对待。当个晚辈装乖就好。

韩非似笑非笑的打量吾歌,熟悉韩司令的黑杖瞧出来司令是真的欣赏他。可惜吾歌的身份比较复杂,还让王邢林截了胡。

不过王邢林确实挺着急的,都明摆着去七号要塞逛游了一圈,生怕别人不知道吾歌是他看上的。有些人身上刺多,再多点更扎手,所以不好下手啊。

“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耽搁了,不过黑杖就这秉性,白杖跳脱了点,毕竟是你前辈,不要记着。”

“那倒不至于,是我主动要和黑老切磋切磋。还得谢谢黑老给我这个机会。”说罢吾歌向黑杖执晚辈礼。

“哼,滑头。”白杖不太乐意道。等吾歌也对她执晚辈礼后才作罢。

“这样也好,本来就是摆出一副作壁上观的态度,好好看戏就够了。王邢林不至于要人操心。”韩非站在窗前看向南墙。

那里王邢林一身简单的便服,倒是让人有点不适应。他对面是风度翩翩的上官疏云,两个人在城头正在对局。

“他们这是在下棋,韩司令只是看着?”吾歌有些不解。

“对,看着就好。我们不想搭理他,他也不希望我们插手。联合会议的局势越来越紧张,基因药剂的推动,零号实验室的宣告,代权者传承青黄不接,这都是麻烦。”

“王邢林挑了个热炕,把自己搞成了烫手山芋这能怪谁?偏偏是个普通军人,非把聪明当能力使。谁也不打算捞他一把。”

合着您这是编排我呢,这热炕早晚不都得摊我屁股下面,吾歌心里腹诽道。

“零号实验室的事您都不管?”

“管不了了,让二号要塞头疼去。当务之急是让这次代权圆圆满满的结束。变故可以有,但仅限王邢林这一次,那些跳哒欢的,不管他站哪边,不管哪个要塞,在这之前后都得老老实实给我趴着。”

韩非的军人气质比王邢林还要浓郁,上位者的压迫感无形中就是一种压力。

……

“疏云,这步棋走的险啊”。

“王叔叔说笑了,一个早晚的事,兵行险招也是随性而为,不碍事的。”上官疏云说完,又下一子。

“呼,老了啊,居然下不动了。”王邢林抬子看着被封死的棋局,还是只能落子。

上官疏云起身拍了拍白袍上的灰尘,“王叔承让了。饵都下了,鱼跑不掉的。”

王邢林视线从棋局上挪开,抬头看向城头上多出的几道身影。

“谢谢啊,还让我下完了这盘棋,虽然输了。”

……

早在吾歌遇上黑杖前,韩明煦那里就已经盯上这些一个月前就伪装进来的不明人员。但一直采取不管不问的策略,一直到吾歌出现,他们才有所异动,等吾歌从王邢林那出来后,这种异动就像导火线点燃了一样不安分。

在确定吾歌被黑杖拖住后,几道黑影就确定了城头的王邢林,在没有惊动任何安防的情况下众目睽睽里踏上城头。

但他们没有着急动手,因为上官疏云还在这,如果上官疏云要插手,那绝对不能偷袭他,这里可不只是韩司令一位在关注着。一旦捅了马蜂窝,那些彼此间的默契就将彻底消散。

……

“所以韩总司令和他们有什么协议?”

吾歌指着那几道黑影。

“你不要误会,韩司令是三号要塞的总司令,如果看王邢林不顺眼要对付他,用不着借刀,王邢林自己本来就麻烦事一堆,不怕找不到由头。烛司令和托司令也是一样。”

黑杖解释道。

“但王邢林想让我们卖他个面子,不干预不插手,让某些藏起来的家伙和那些背地里的交易自以为和我们达成默契,从暗处走出来。我们都想看看,是什么让王邢林觉得可以以结束自己的使命为代价引蛇出洞。”

黑老说完,吾歌才明白,这里买票的观众有很多,但被赠票的只有他一个。这是强制让自己呆在这不乱跑,或者说王邢林这么做的目地也是为了让自己看明白。

“那疏云哥为什么在那?”

“这是他自己的意愿,也可以说是我们的底线。王邢林想玩火可以,但不能把上官疏云搭进去,所以我们逼着他改变策略。放心,王邢林不会死在这的,他有什么底牌我们也不清楚,只需要好好看着就够了。”韩非拍了拍吾歌肩膀。

“七号要塞想吃下他,不硌出几口牙来,那是笑话。”

吾歌盯着黑影的目光寒芒亮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