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黑白二杖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001字
  • 2021-08-03 14:00:59

回到家中,师娘拉樊石进屋,打算给樊石量下尺寸,定几套衣服。

吾歌想让灵儿回到自己屋里头,他需要研究一下那本书。不过灵儿哭红了眼死赖着不走,一口一个“师哥你不爱灵儿了”,吾歌也只好把她留下。

从纳米空间里拿出这本尘封已久的书,它已经熄灭了光亮,没有灰尘,没有腐朽。

最奇异的是,除了吾歌一开始看到的第一页内容不变外,其余页面的内容都被抹除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的东西。

吾歌一页页的翻过,每一页翻开都是几句类似概括的话,然后字迹随着吾歌的阅读缓缓消失,随之浮现的,是一段段描述性的场景。

从吾歌自深度121区回来后大部分的内容都有,全都和自己有关,也有些其他人的出现,臂如之前的樊石和灵儿。

没明白这代表什么的吾歌陷入沉思,他看着灵儿好奇的样子,心念一动。

“灵儿,你能看到些什么?”

“啊,师哥,我不是故意要看的,我,我就是好奇。”灵儿赶忙摇头摆手。

“没事的,这就是本有古怪的书。”

“这本书好多的空白啊,我就看到最后那张有字,还看不懂,不过那场景好像就是我们刚才在城墙上。”灵儿有些想不通,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稀奇古怪的书,是旧时代的创意嘛?

吾歌合上书,重新丢进空间里去。之前就已经确认它没有携带辐射,没有异常,就只是一本有关旧时代纪录性的书籍。可现在,全都消失了不说,还都变成了与自己相关的东西。

那是不是可以推测,如果拿着这本书的那位主教是这本书的记录官,那之前的内容就是有关他的见闻。那也不对,字迹是中文的,而那位主教在旧时代可不会用中文纪录,那到底是谁呢?

现在是我吗?由我来纪录?可不可以交给别人呢?还是一任记录官死后才能更替?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在吾歌脑海,偏偏没有一个是可以想清楚的。

等吾歌回过神来,不想打扰他的灵儿已经悄悄离开了。天色也逐渐阴沉。

“这么快吗?我明明只是想了几个问题而已。时间好像对不上了。”吾歌已经意识到这本书是有些问题,无害的问题应该是有价值的。

先放着吧,等去一趟二号要塞的时候,让他们看看。

……

吃过晚饭后,吾歌打算去看看托伯伯,大姐二姐都不在,我得多去走动走动。

这次灵儿也不跟着了,她不是很喜欢托伯伯,可能是嫌弃他家房子大吧。吾歌走在路上,没有赶速反而有些刻意放缓。

“两位前辈,都跟一路了,要不出来见见?”

吾歌站定在原地,不走了,这要是到托伯伯家里动手,怕是韩司令要有点麻烦。

一声嬉笑从后方传来,竹杖点地的声音越来越近。吾歌没有回头,因为前方也踱步走来一道黑影,明明也是竹杖点地,却只有后方一个声音。

“黑白无常?老前辈我们之前也算见过吧,也没得罪您二老,这是干嘛?”

“嘻嘻,我俩可谈不上无常,怎么说那也是地府的官爷。叫我白杖就好,不讲辈分。”身后的声音传来,丝毫没有苍老的音色。

“吾歌,不稳定因素,易燃易爆炸啊!我俩来确定确定你的状态,毕竟一个人形核弹还是不那么让人放心。”黑杖说道。

前后隔开五十米的距离,二杖默契停了下来。

“前辈这借口找的可真不咋地。”

黑杖再次点地,一声当响,阴暗从前方涌来,笼罩了整个街道后仿佛与原来的世界划开,融入黑暗。身前看不透的黑杖也重新显露了身形,黑袍黑杖的佝偻老人,却充斥着极度危险的预感。

黑白二杖

三号要塞上两辈成名的残缺五档代权者。在南宫正那个时代就已经被人认定死于隐疾。

如果真是这二位,得有六十多了吧,真命长啊!隐疾确实不假,不然以代权者的身体素质,不至于苍老成这样。也指不定隐疾是假,残缺五档的隐患是真。

“黑杖前辈好手段,学不来呀。”吾歌真心佩服这种专属领域的能力,有别于全界。

领域没有压制,只有增益,但完全独立于世界的空间。而全界是立足与于原来的世界,覆盖天权,压制为主,增益为辅。

“雕虫小技罢了,活得久也就这点好处。”黑杖难得笑道。

“我试试?”吾歌认真的。

消失的白杖重新出现在吾歌面前,显然受惊了。

“老头子,我没耳背吧?这小子胆子是真挺大的。”

“没听错,本来只是跟你做做样子,既然你想演,那就假戏真做吧。”

黑杖一步跨出,黑暗涌向吾歌。视线完全消失了。

吾歌反手妖火覆盖全身,在黑暗里,他就是唯一的光亮。吾歌跺跺脚,确保不会塌下去。右脚点地的一瞬,整个人就穿了过去,直指刚才二老站定的地方。

剑指在二杖面前与一道无形的黑暗屏障碰触,掀起的波动让周身的黑暗都在不停退散。吾歌分毫不退,剑指后收,再点出。一缕缕妖火顺着指尖透入被刺穿的孔内。

这时候吾歌才发现,与竹杖对碰的触感消失了,前面空荡荡的。

类似瞬移的效果,也可能假象。这下吾歌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了,除非…直接破坏整个领域。

妖火的话没问题,不过那不就坐实自己易燃易爆炸嘛。全界嘛,好像只有这一个选项了,二老就打的这个主意吧。

老人家都这么苦口婆心了,年轻人不上道也不行啊。

一座血色世界从吾歌上方投影而来,不完整的全界还是没有办法直接对抗领域,不过目地达到了,视线回来了!

在吾歌身前不过几丈的地方,黑白二杖笑嘻嘻的看着他。

“呀呀呀,年轻人火气真大啊,这就解放了,我家老头子还没认真呢。”白杖惨白的脸上堆出的笑容,这么近距离看,还真是吓人。

黑杖倒只是莞尔一笑,替吾歌解释了一番,“他可没那么简单,没有解放就能调动部分全界权柄,看来你和你所代天权契合度很高很高。而且,是真正完整的五档代权,我猜的不错吧。”

“前辈见识广,能猜到我不奇怪,但前辈为什么觉得我是完整的?”吾歌有些好奇。

“不为什么,老人家活的久了直觉罢了。不要忘了,我们两个老头子加一块可也还算是五档代权。”黑杖变相的给出了答案。

吾歌只能感叹老前辈的毒辣。

“那老人家活这么久,看到那个境地了没?”

“从未身临,何谈看到。哪怕是一号要塞,代权者的始生之地,不也从不承认以人之身,可抵天权嘛。说道底,我们也只是借来用用。”黑杖平静的说。

若有所思的吾歌不反驳也不承认。根据福伯告诉他的结论,和黑杖所说还是有很大出入的。

一般正常五行天属的代权者,以三档代权为例,风险最小,成功率几近百分百,但陨落率也是最高,隐疾的伤害和痛苦也是。

三档代权初始权值一般在十到二十之间,契合度越高越接近二十的临界,而一阶完全解放能放出十五左右的权值,二阶完全解放也差不多十五到二十,三阶解放记载的最高值只有十。

权值增加越来越少是因为六十是一个分界,七十也是,但八十不是,九十是。六十之后每增加一些权值都能有明显提升。

四档代权者初始权值一般都为二十到二十五,一阶解放增加十五,二阶增加二十,三阶最高值为十五。

至于五档代权者,初始权值一般在二十到三十之间,是根据仅有的几位五档代权者和几位残缺者来划定的。一阶解放增加二十到三十,二阶增加十五到二十,三阶未知。残缺五档参考完整四档代权。

而权值四十与七十被称为两个临界点,初始权值经过战斗和适应是可以增加的,但最高不会超过四十,这是林国忠提出的,吾歌也清楚,九踏理论上可以提高到四十二,但实际只能达到四十。有记载的最高增加的初始权值为二十一,是一名初始权值十三的三档代权者创下的。

七十作为另外一个分界点,是真正完全掌控权值的体现,如果说超过六十就迈入了神之领域,那超过七十就是真正的天权加身。林国忠曾说过,如果二阶不完全解放就能破入七十,那才有资格窥探那个境地。

所谓不完全解放是根据天权不同,经由辅权之仪添加的阵眼,一般越强的天权,阵眼就会越少,与封存的难度系数成正比,目前最少的就是吾歌,只有一黑一白两个阵眼。不过三档天权一般不会有阵眼,四档一般在四个或者五个。

所以福伯的结论是,五档代权者是唯一有希望看到那个境地的可能,而暂借天权就是因此而设想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