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老师与学生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701字
  • 2021-08-12 18:34:16

饭后吾歌带着樊石和灵儿去送上官疏云,回程的路上,吾歌觉得需要和樊石好好谈一谈。

城墙的西边是荒野废土,再往西边,是曾经茂密的森林后异变产生的迷障之地,被八级王级异兽图莱所统治,它从未离开过迷障之地,但也从不允许没有得到认可的东西闯入,哪怕是“查”,也无法命令它。

吾歌看着西边,樊石和灵儿也看着西边,他们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但看的出来吾歌一定去过,而且印象深刻。

就在吾歌凝望的时候,远在西边的深度181区,那里没有迷雾笼罩,但大片黑褐色的树木包围住中心那棵庞大到媲美一座要塞的古老之树———图莱。

它的身上挂满了人的头颅,有符条,有红绳,有白绫,那里的土都是松软的红色。但出奇的是,所有的头颅都是安详的神色,就像进入了甜美的梦中。

本来平静的氛围却突然掀起了扰动,一棵两棵树木的脱落下树皮露出里面的皮肤,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树也变成这样,随后整片森林又陷入宁静,似乎在等待什么醒来。

也许只有三分钟,所有的头颅伴着奇异的频率摆动,像呼吸一样自然。他们的眼睛都睁开了,齐齐看像东方,一阵阵阴冷的风声要传达什么。渐渐平息,不再摆动,闭上眼,树木重新长回树皮。

吾歌看到了图莱,图莱没有醒,它告诉吾歌,它依然不会来。作为被图莱认可的人类,吾歌对它有着很复杂的感情。

不喜欢它,是因为它真的埋葬了很多人,尽管大多数都是旧时代的人;

可尊敬它,是因为它用另一种方式守护了祈求它庇佑的人,代价是永远安眠。

它从没有走出那里,只要深度不再扩散,它的领地也不会扩散。但它依然被联合会议评定为最必须除去的异兽之一。

得到答复的吾歌没有说话,它不来还是在意料之中的,有研究员评测图莱每苏醒一次都会抽干迷雾笼罩范围之内的所有能量,包括辐射!要知道从167区到189区,整整22个深度被笼罩。

这从某种角度上看是好事,但它的恐怖将无人可挡。历史记载它的三次苏醒,就推倒了三次要塞,其中三号要塞两次,一号要塞一次。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异兽群被屠戮一空。

沉睡的图莱是八级王,苏醒的图莱也许真正接近那个层次!

吾歌没有亲眼见到过那个层次的力量,哪怕王邢林对他说有人到达过,他也不信。但吾歌看见过图莱苏醒,尽管没有完全醒来,但那份压迫感,让吾歌差一点直接完全解放二阶来抵挡。

“人类总还是渺小的,尤其是这种毁灭级的力量面前。”吾歌深沉道。

樊石和灵儿都看到了吾歌的忧虑,但他们也不明白,强如吾歌,也有忌惮的必要。

“老师,您为什么总要一个人去探索深度,如果团队的力量足够,应该更轻松吧。”樊石意有所指的问道。

吾歌那被风吹开的头发,露出一双泛着淡红色的双眼。

他说:“你知道联合会议评定的毁灭要素都有什么吗?”

樊石看向灵儿,灵儿也摇摇头。这不是学院里花钱就能看到的,只有他们成立了正式小队的时候才能知道。

吾歌接着说道。

“第一位。

辐射,无节制的辐射。

当辐射无法再被限制而使整片大陆陷落的时候,就是异兽彻底驱逐人类的时候。

这是末世之始,也将是末日之后。”

“第二位。

黑暗禁区。

由辐射和世界外掉落的特殊物质融合而成,从目前来看还没有能侵染所有深度区的能力,但深度区内已经被黑暗侵蚀的部分已经成为禁区,无论对人还是异兽。”

“第三位。

亡笛的演奏。

禁忌之物,是辐射初始时一座岛屿内的研究院研制的物品,意图以此吸引陆地异兽迈入海洋。但吹响后,整座岛屿无人生还。被永久封存在二号要塞。不排除人类在最后时刻用它与异兽同归于尽。”

“第四位

要塞。

为守护人类而生,也将成为埋葬人类之所。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也许这将成为事实。”

“第五位

图莱。

永久苏醒的图莱将真正统治大陆。”

“第六位

代权者。

成为神明的可能,代价也许是抛弃人性。”

“第七位

最后的兽潮。

以超过五位的九级皇率领的兽潮足以覆灭所有要塞。”

“第八位

和平草案。

由人类一方与异兽一方缔结的契约。没有约束力,没有可靠性,没有保障性。但依然有人支持该方案。”

“第九位

人性。

沿自旧时代的传承遗留的人类本性,有贪婪,有欲望,有情绪,有一切劣质但被包容的人类本质,本就是毁灭根源。”

“第十位

危险未知。

源自对从未有过探测,理解和解析的深度200到300区域。未知往往代表危险,而本就危险的区域的未知,就是毁灭。”

讲到这,吾歌顿了顿,目光迷离在远方。看不透辐射,看不到云彩,看不到天空。

“还有不被公开的第十一位,是几年前才刚刚添上的。”

吾歌

无法停止吞噬欲望的妖火掌控者。即使是五档代行天权,也被判定为不可控因素,一旦失控,无法限制,无法触碰,无法抵御。

被禁止拥有组队权,也不能加入小队,只有确认可控时被允许在要塞内停留。最长不得超过一个月。

……

“这就是我为什么,单枪匹马长年游走在深度区的原因。”

灵儿捂住自己的嘴巴,水汪汪的看着吾歌,下意识的抱紧吾歌。她什么都记得,哪怕是失控的吾歌也还是救下了她的命,哪怕她的父母都葬身火海。

那是吾歌第一次失控的时候,刚刚进入二档巅峰,好不容易抵达二档巅峰的时候,妖火暴动像羔羊养大了一样,强行吞噬掉一半的副属,导致吾歌疼痛到陷入昏迷。

等他再次醒来时,跪倒在地上的他看见周身的火海,火海边上有烧焦的异兽尸体,和村落住宅。兽口下的人没有被吞掉是万幸,躲不开妖火是不幸。

如果异兽没有入侵这个村落,也就不会有人失声呐喊,昏迷的吾歌也不会被喊来。

活下来的孩子站在火海的圈外,哭喊着他是“怪物”,可他不是,但他无力反驳。

那个村落活下来的孩子都被南宫正带回了三号要塞,只有灵儿和雷子一个直哭不闹,一个沉默不语被南宫正带回了家里,因为兽口下的两对烧焦的尸体,就是他们的父母。换句话说,即使没有火海,他们也将命丧兽口,但有了火海,改变不了事实,但保下了怀中孩子的命。

……

吾歌轻轻抚慰灵儿,很轻很轻,他能感受到灵儿的痛苦,也能感受到她瑟瑟发抖的内心,她还是怕的,或者说见过那一幕的没有不怕的。

“灵儿,对不起。我也很抱歉。”灵儿抓住吾歌的衣角越来越抖。

“樊石,我希望你能组队,因为深度区域并不是危险,而是随时面临死亡。没有人可以把后背托付给我,疏云哥都不会,所以我从未要信任别人。但我依然渴望。”

“而你不必要做一个独行的人,你可以不要延续这种渴望,我的学生,你的老师这么希望。”

樊石低着头,他从未曾这么清楚的看到老师的伤疤,也从未听闻老师如此的孤立,更从不曾想,老师对他的期待不是更强,而是不用继承他的痛苦与渴望。

……

师至如斯,学至如斯,命至如斯。

有人恐惧,也就有人托付恐惧;有人憎恶,也就有人依赖憎恶;有人舍弃,也就有人牢牢抓住。不是所有可以被称作坏的,都要隔离。

而汝之所愿,吾为既往。

———启示录

这一刻,比之前要璀璨的多的多的亮光像斑一样,一份落在樊石头上,一份落在祈灵儿怀里,还有一份闪动着熄灭。

这一次,吾歌终于注意到,一直被忽略的那本从121区带出来的书本绽放的光。连辐射都要退避的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