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矛盾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4193字
  • 2021-08-03 20:40:38

诺大的训练场内,只有樊石和南正门两个人。

樊石没说话,确认南正门是认真的就脱掉了外褂,托玥姐给买的,还挺贵。南正门则把西装褂往边上一扔,反正有两套,脏了再洗呗。

“我也不欺负你,我已经三档到顶了,天属呢是火,但也不是正儿八经的火,你小心点吧。师哥教你的时间要比我们短的多,所以我就也拿二档和你打。”南正门显然想让让樊石。

不过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的樊石,并不会因为南正门压制到与自己同级而放松。

因为在联合会议统计的觉醒者里,二档这个层次的记录中,吾歌排第七,南正门是第五!至于樊石因为进入二档还没有经历过测试也没有战争数据,所以待定。

但樊石肯定的是,南正门一定掌握鼓动有一段时间了。因为老师就是初入二档的时候掌握的鼓动,而南正门排名还能比老师高,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初窥鼓动的樊石知道,自己必须先手,虽然南正门显然也没有抢手的打算,但樊石不能退让就对了。

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场地都震颤了一下,然后应对机制缓解冲击,稳定训练场。这是樊石对鼓动的使用太过生疏了,在运用到腿部弹射的时候无法像用胳膊一样熟练。

南正门的银发这个时候被气浪冲的向后张扬,但许多晶莹的红光带着金光般飘起,如果注意看的话,南正门眼睛里也有很淡的金色。

在樊石眼里南正门僵硬的侧身躲开了冲拳,还不等樊石消化惯性,一股危机从脑后传来,樊石只好身子整个下压,先接触到地的右脚再次俯冲。

堪堪躲开手刃的樊石转身看着望过来的南正门,冷冽的目光让樊石心底发寒,他是动真格的!樊石抬起手摸了下后脑,还好是寸头,不然指不定要缺一块。

南正门倒是没想到樊石居然是这样的反应,俯冲躲开而不是回身反击,还真是让人意外。

越来越多的金红色的火焰涌动在南正门身旁,和樊石二档的副属火完全不同,从樊石的感官来看,就像是活的一样,有一种煌煌之威,这种对比就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压制。

所以,这就是他的天属—南离正火嘛,被誉为天火的东西。真是让人感觉到不舒服啊。

樊石周身沸腾起一层层的土黄色的气场,卷起自己的火,依靠着火心石才勉强不让自己的火臣服。

在这种对峙下,每多一点时间,对樊石都是极大的压力。还好有火心石,不然至少被压下三成战力。

“火心石?师哥…还真是疼你,看得我都慕了。”南正门有些古怪道。

当初他就想问吾歌要火心石,希望可以学吾歌一样直接吞掉副属,但后来才发现,他的南离火虽然霸气,但不霸道,它只需要其余副属的臣服,拿走七成领地。

根本不可能像吾歌的妖火那样蛮不讲理的吞掉副属。所以再次看见火心石,南正门也是有些可惜。

……

另一边还在安心吃饭的吾歌丝毫不担心训练场内的情况,正门是心里有数的孩子,不会拿樊石怎么样,而且看的出来,他更希望一个可以值得信任的人加入小队。

所以在南正门眼里,樊石也许很合适。

不过雷子和韩明煦见事情没法阻拦,居然还下起了赌注,连一向老实本分的小明都跟着凑热闹。

林慕宛偷偷瞥一眼上官疏云,见他没有不高兴的意思,也大着胆子加了进去。

“诶诶,你们别急啊,我先说好啊,我压南正门那小子必有熊猫眼。”韩明煦一脸得意的笑,“押注一万啊,买定离手。”

“哇,你这也太高了吧,我们都还是孩子,哪那么多零花钱。”雷子一脸算了算了的模样。

“你给我装什么呢,你交任务的时候领报酬我可门清啊,要不要我给你调资料啊。

乖乖,出几趟任务比我一个月工资都高,还好意思跟我哭穷。”韩明煦一把拽住雷子的尖耳,丝毫没有避讳的打算。

雷子倒也不气,敢碰他耳朵的,在场的都行,敢这么拽他的,师娘一个,师哥一个,灵儿一个,小明没那胆,老大没那爱好,这死胖子皮太厚实了,电不动他。

“好好好,我押老大赢,那小子躺平了进来,我也押一万。”雷子决定不跟胖子计较。

“那那,那我跟你,我押一千吧。”然后小明乖乖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叠纸钞,点了十张温柔的拍在桌子上。

林慕宛觉得她有必要支持一下那个欠她债的小子,押了一万在樊石身上,

至于灵儿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师哥,觉得太不淑女了,也就没跟,再说了,她哪有钱啊,都在师娘口袋里,话说雷子也没钱吧,当着师娘的面他怎么敢的呀!

这时候又十张纸钞压了进来,“算我一个,我跟慕宛吧”,

参与押注的几人怪异的看向上官疏云,我们小孩子玩的,您插进来算什么,不过一看到老神在在的胖子,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他们彼此默契的看着吾歌,好像在说,要不你也押一手?

王清雨咳嗽几声,打断了几人不成熟的想法,几个站起来的孩子悻悻的坐回原位。

……

这边对峙着的两人都没有率先打破僵局,先动的人肯定是处于劣势,毫无疑问,樊石没有和南正门继续僵持下去的能力。

樊石深吸一口气将自己辐散在外的力量收束在周身,直接踏进了随之碾压过来的金色火域,在火域中的压制力下,樊石感到皮肤都有些灼烧的烫感。

这是无视岩化皮层的火焰。比想象中的要更强啊。樊石依然坚定的迈步向前。

这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算是全界的雏形了。具备压制敌人的能力,但应该没有瞬移的能力。樊石大概有了判断。

撑着周身只有一米的力场,樊石来到南正门的面前,此时樊石的岩石皮层已经大半都脱落,最完好的部分就是拳头!

然后樊石动了,拳头直接怼到南正门脸上,南正门多少也还是比樊石高上那么些的,所以由下而上的拳头再快也还是留给南正门足够多的反应时间。

但南正门没有躲,而是向后抬起胳膊,拳对拳。

冲击下,南正门后退半步,樊石双腿被岩石顶固,虽然裂开大半,但是却稳住了身形,然后樊石抓住机会,继续怼脸。

南正门只好把压制猛然开到最大,借住增大的压制对樊石行动的阻碍做出回击。

但差强人意的是,南正门在第一次冲击就应该意识到力量上的差距,但他依然认为樊石的力量最多和他不相上下,但不断后退的脚步却告诉南正门,他错了!

错在不应该选择和樊石近身搏战。无论反应,力量还是动作,樊石都非常的出色,就像雷子一样!看来樊石也曾受到过辐射的影响,但还没有很深,比雷子好很多,至少长相上是这样的。

又退一步的南正门用格挡硬吃樊石一拳后,直接抗下鼓动带来的持续影响,抬退横扫,将避之不及的樊石直接踢开,没有岩石稳定身形的樊石直接飞出几米远。

右胳膊上的皮层完全损毁,其实他本可以开启能量盾,但他没有,因为南正门也没有用。

但樊石惊奇的是他竟然没用鼓动,如果说之前对拳的时候没用是想试探自己,但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他依然没用。这是为什么?

还没等吾歌想明白,一道金光转瞬即至,南正门直接抬腿劈下,带着如波浪般扩散的火焰不给樊石分毫退后的可能。

瞬移?情急之下,樊石身体后仰,双手交叉在胸前,一道土墙先一步挡在劈腿前,不过还没来得及碰触就被波浪的火焰轰成土渣。

这怎么可能?连阻挠都做不到?难以置信的樊石迎上劈腿,借势后退缓解冲击,但火焰冲击的感觉让他的肺腑都火辣辣的疼。

退出十几米后,樊石缓缓直起身来,甩着被烫伤的胳膊,却有恍然大悟的神色。

“你的鼓动,不是用在身体上的,而是这火?也不是,刚才的瞬移应该也不是瞬移,

是场,你把鼓动用在了场上,极短的时间内多次收缩再释放的力量累积推动,就像瞬移一样,但本质还是有区别的,只能算鼓动的一种应用。这是你鼓动第几阶段的能力?”樊石认真的分析完,抬头问道。

南正门笑着看着樊石,“没想到就这么几下,能看出这么多门道了,总算知道师哥为什么看上你了,虽然还差了点,不过…够资格。

这是我第一阶段的能力,第二阶段我还在摸索,这不是得请教师哥嘛。”

“真羡慕你们这些把鼓动应用在身体上的人,能抗能打的。”

樊石听了这话,嘴角都抽搐了起来。但仔细想想,其实这种最普遍的鼓动反而更有潜力,因为像南正门的这种作用,完全就是简易版的全界,

但等有了全界,作用就弱化了,而反观老师,他就是鼓动用在身上的那类,也是凭借这才能硬憾凯撒。

“哦,其实你和师姐应该是一类吧。”樊石琢磨着。

“师姐?灵儿?灵儿和我可不是一类。”

“啊不是,是林师姐。”

“哦哦,你管他叫师姐啊,他得管我叫小师叔呢,虽然她不肯叫。但没办法,谁让我是你师爷带入门的呢。”南正门双手撑在脑后笑道。

此时所有的金色火焰都被收了回去。樊石舒展了下筋骨,没什么大碍,

“你确实很强,也让了不少,不过我也有所保留。所以,不要说得我加入小队很勉强的样子。”

“实际上,我的水平应该是超过大部分学院里的学生。不是吗?”

南正门愣了一眼,笑眯眯的看着樊石,“那倒是。毕竟是师哥教出来的嘛。”

“但是你还是不行。你要知道为什么五人小队是要塞的标配,尤其是觉醒者。这不仅仅是看实力的问题,而是能力,一个团队里不需要两个攻坚手!

雷子是斥候也是刺客,灵儿是远程射手,王明超是辅助控场,而我和你只能有一个攻坚手!我们需要有人守护灵儿和小明。”

南正门突然严肃的语气,让樊石低下了头。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也不会让你直接放弃做攻坚手。但你要知道的是,心高气傲的我们四个失败的很彻底,一直以来我们都对五人制非常不屑,我们的实力也确实有这样的资本。

哪怕是院里顶尖的五人团队都曾败在我们手上。但在我们第一次面对兽潮的时候,我们已经全队覆灭,甚至都没有杀掉一只异兽。如果不是托老爷子派人照看我们,也许我们真的会死在那里,死的毫无价值!”

“灵儿和小明是整个团队的核心,我们需要一个盾,而不是再多一柄矛。无关乎锋利的问题,即使再锋利的矛,战争面前也不可能洞穿所有。”

在南正门深切的注视下,樊石呆呆的坐在地上,他还是有些不理解,不甘心,他忽然想起来吾歌之前对他说,主土副水木。

“原来,老师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吗。”

南正门听到了樊石的低语,他想了想,决定说开了。

“其实,我们并不欢迎你,但也不排斥你。我虽然是老师带入门的,但教导我最多的反而是师哥,他们仨被收养的比我晚,还没来得及聆听老师的教诲就出事了,那之后老师再也没回过三号要塞。

都是师哥负责教我们,所以我们都很喜欢师哥,甚至是依赖。我们以为我们的优秀足以让任何人却步,但你还是出现了。”

“得知师哥收了你做学生,灵儿哭了,雷子很沉默,小明更是埋在研究所里几天几夜,我在训练场一场又一场的打。打到别人都来劝我,没有人愿意接下挑战。

我们不喜欢你,但不能拒绝你,毕竟师哥还是我们的师哥。而且你真的还挺不错的,师哥的眼光果然还是很好。”

……

当吾歌已经开始第三碗米饭的时候,爱觉罗告诉吾歌,他俩处理完了,吾歌才把两人接回来。

看到两人除了衣服都完好无损的,押注的几人大失所望。

“诶呀,师弟你不争气啊!白押一万了。”林慕宛抱怨道,却不经意见看见烫伤的胳膊,顿时就不说话了。

上官疏云只是莞尔一笑,也没放在心上。

都要殉道的人了,有啥事还能惊动他的。韩明煦心里吐槽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