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师哥!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444字
  • 2021-08-03 13:51:09

聊了一整晚非但没有感到疲倦,反而更放松了许多。隐隐还有点困意,这对吾歌来说其实是件很难得的事情。

在代权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收束自己的妖火,这也是要塞历史上唯一一种天属可以抵御或者附着在天权上,这也导致了那段时间吾歌一旦入睡就会造成方圆几公里寸草不生。

不过现在就好很多了,只是现在精神活跃的程度太高了,反而不怎么需要入睡。

不过老人家还是要睡觉的,赶走吾歌后,托老才回到桌前,整理了一下,闭上眼睛悄眯一会。

出门的吾歌正好撞见罚站的胖子,“呦,韩大少爷这是怎么了?”

韩明煦有些僵硬的别过头来,看到是吾歌出来了,解放了一样兴奋。不过站了整晚的酸痛让他浑身不自然,腿脚发软。

“你可算是出来了,小爷我腿都不是自己的了。”韩明煦呲牙咧嘴的跟在吾歌后头。

“又不是我害你罚站的,关我什么事?”吾歌饶有兴趣的问道。

胖子不情不愿的说道:“你一来,我家老爷子就有由头教训我,一口一个你看看人小歌,你再看看你自己,除了这肚量你还有啥。”

突兀的预警让吾歌回头看向南头,两道若有若无的目光刚刚打量过自己,倒是没有恶意,不过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真难受。

以吾歌现在的能力都无法屏蔽,可见三号要塞隐藏的很深啊。

而胖子就很没心没肺,“你停下干嘛,后面黑咕隆咚一片有啥好看的。”

“没啥没啥,走吧,去师娘家看看,顺便睡上一觉。”

“这感情好呀,你师娘的红烧肉真是没话说,我都好久没吃了,上次还是厚着脸皮年夜饭去蹭的。”胖子仿佛还回忆着滋味,口水都出来了。

“我有说要带你去嘛?我去师娘家,至于你,去菜市场吧,也就配买个菜了。”吾歌很认真的提出建议。

“这就是兄弟吗?我的兄弟只在乎快乐。堂堂一个部长居然沦落到去买菜,惨绝人寰啊!”

“这词不是这么用的,你当初怎么毕业的呀!”

……

“怎么样?看出点什么没?”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在南头的办公室里回响。

一个小麦肤色,只穿一个黑背心的国字脸男人平静的看着门,他的身侧是两个有些佝偻的老人,一个拄着黑杖,一个拄白杖。之前吾歌察觉到的目光正是来自两人。

“韩司令,这年轻人警惕性很强,初步判断不解放的情况下权值稳保有三十,但还没过三十六的坎。另外,他的天属就和传闻一样,简直糟糕!”拄着黑杖的老人缓缓说道。

“很古怪,按理说这都不暴毙,还真是天命之子啦?暂借天权也没死,那岂不是让某些人啪啪打脸,嘿嘿嘿”,拄着白杖的老人一想到一些人难受的样子就说不出来的高兴。

两人显然是以中间穿着背心的男人为主,这人也正是韩总司令,韩非,明明六十多的人了,却依然像四十多一样。曾经四档代权者,已经退权很多年了,这份传承没绝,但也断层了。

“你们俩个看不出来就别给我打马虎眼了,我也看不出来。不过这是好事,我有预感,这次的兽潮不会那么简单,那群该死的叛徒应该和异兽完成了交易。”韩非冷声道。

黑白二老也是杀气涌动,“要不要把那些眼线…”黑杖老人比划了下脖子。

不过韩非摇摇头,“王邢林甘愿作饵,那我就等着他钓鱼,钓不钓的到,我不在乎,但联合会议的态度,我得看到。想让我三号要塞压上赌注,那他这庄得做的漂亮才行!”

“王邢林,该有的都有了,可别让我们这些老人家失望啊。”

……

吾歌来到家属区,这里还是翻修了一遍,有很多墙壁都不是当初的样子了。

兜兜绕绕,吾歌还是走到了家属院106号,相比于之前翻墙而入跟贼一样,现在光明正大地进去反而让吾歌紧张,但都走到这步了,肯定是不能怂的。

密码还是没有变的,吾歌推开门走进小院,院子里只有一个提着水壶浇花的风韵女人,简单的装束搭配连衣裙虽然遮掩住傲人的身材,但平添一股知性美。

容貌在吾歌所见过的女人里其实并不是特别出色,但看见她,总能感受到独特的亲和力。而女人也因为门锁打开的声音诧异的回头,却不想丢了水壶,撒了一地。

总是游子身上衣,远行有母嘱叮咛,归乡路途多寒蝉,此时情怯唯泪沾。

吾歌轻轻抱住师娘,借此减轻内心的愧疚。不过令吾歌安心的是,师娘还是那么温婉美丽,也没有责怪自己。

其实每一个做守望者妻子的女人,都做好了一份比其他军人家属要残酷的心理准备。因为守望者的死,几乎大半都死于兽口,不见全尸。但南宫正算是幸运的,他到最后都是燃烧了所有,干干净净,一如他干净的来到这世间。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知道给我带礼物,就不知道多待会让我好好看看。比以前黑了点,壮实了不少,谈姑娘了没有,要不要师娘给你介绍介绍,这邻里的有几家姑娘真不错,趁现在还消停,你去见见。”

这边吾歌还没从悲伤里缓过来,师娘就先操心这档子事,让吾歌真是哭笑不得。

“师娘,这您就别担心了,我这么长本事,肯定有一群粉丝的,再说了我女人缘也不差吧。”吾歌觉得还是现把自己已经有女朋友的事情压一压吧。

师娘狐疑的看着吾歌,“你该不会盯上灵儿了吧,虽然那傻丫头总是说等她长大了要当你媳妇,但童言无忌,你可不许当真。”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还扯到灵儿了呢!索性吾歌就不接这话了,转而问:“他们四个小家伙还在军事学院上课呢?”

“嗯,他们想早点毕业,真是一个鞋还没穿好就想着怎么跑了。你得好好看管他们,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师娘放在眼里了。尤其是南正门那小子带的头,灵儿都被带坏了。”师娘愁容满面的说着,看来这四个小家伙没少添麻烦啊。

“那正好,我去一趟军事学院,好好给他们上一课。”吾歌就要起身走的时候,师娘叫住了他。

“等等。”说着进到二楼一间卧室内取下一身军装,军衔还是少校呢。

这是他成为守望者的时候,三号要塞颁发的,尽管他现在是终日的守望者,但大家都很清楚,那不过是吾歌在给他老师赎罪罢了,七号要塞狐假虎威倒也就罢了,但真把自己当回事,那就是太不懂事了。很显然,杰尔麦就是这个不懂事的。

吾歌看着师娘把军装平平整整的熨了一遍,也忍不住笑了。有人心疼的感觉真好。

给吾歌整好衣领,看着穿着正合适的吾歌挺拔俊朗,就是头发有点长了,都盖住大部分眼睛了,要是露出眉毛和眼睛,就完美了。欣赏着欣赏着,就好像看到那个不正经的男人又穿上军装,哄他开心的样子。

正巧碰上胖子买菜进来,“王姐,我小胖,买了点菜来,今中午咱吃红烧肉好不好。”

师娘赶忙趁吾歌还在照镜子比划,转过身平复心情,遮掩泛红的眼睛,同时说道:“小胖你把菜放下边,我这就下来。”

说罢急匆匆的下楼了。吾歌也不做他想,也跟着下楼。顺带拉着胖子一起去一趟学院,这也算是学长们的一次回校交流吧。

“师娘,那我们去了。”

“去吧去吧,不管什么领导留你,得回来吃饭。”师娘着重强调着。

“知道了,会回来的。”

王清雨怔怔的看着吾歌离去的背影,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往下掉,很快就打湿了脚下的菜。

……

三号要塞是出了名的军事素质一流,军事教育更是首屈一指。最严格的学院就是这所以要塞名为名的军事学院,国之重器。

校训:以育国之重器而立,以教国之栋梁而器。

这是一个所很复杂的学院,因为它的院长就是三号要塞,换句话说能进入总部会议的都算是院长。而每一场兽潮都是最好的课堂。

它不排斥其它要塞的人才,也不反对自己人从这里走出去,但它要求每个学生的结业典礼,必须是从一次兽潮中完成自己所学,无论这中间你做的好与不好。

只有直面兽潮,你才不会享受优渥的条件而不作为,你才不会临危受命而畏畏缩缩平白丢了苟活的命,你才不会在军人的丧礼上仅仅只是献上一束花而不能感同身受,因为负罪感。

……

最好的时代是没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因为这已经不能再坏了。如果你不能从这里活着站立,那何必让你在兽口下屈辱求生。

———启示录。

这是献给这坐凝聚光芒和真理的学院。

……

有胖子开道,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问候。

不过进入校园内,那种青春洋溢的氛围还真是令人怀念,走在校园的吾歌少将军衔就足以吸引不少学生围观,尤其是那些刚刚入学没见过世面的。

但加上这张脸和随时散发的浓郁血气,这种集俊朗和强大于一体的存在,很难不得到关注。

“你看你看,那个走在左边的人,真的好特别啊。”

“少将啊,少见多怪,等你再待个两年见见司令什么的,就不会大惊小怪了。不过这么好看还年轻的少将除了上官大人,还真是不多见。”

“你没发现他的少将服饰和别的少将都不太一样吗,跟上官大人好像是一样的。”

“这岂不是说,他…他也是守望者!”

在一群女生和男生出色注目礼下,吾歌都不得不暂避锋芒,还好的是,他们通常还能克制着不去围上来。毕竟吓跑了连看的份都没来。

“哇,你们看,那边过来的是不是上官大人,上官大人朝他走去了,俩个人会不会打起来。”已经有看热闹的幻想起来了。

“师哥!”一个脆声声的萝莉音回荡在吾歌耳边,紧接着一个不过一米六几,穿着女生制服和长筒袜的可爱姑娘就扑到吾歌怀里。

吾歌只能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嗯,师哥来接灵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