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是春天还是雨天?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2276字
  • 2021-08-03 13:50:49

总部的第六层,上官疏云出现在托老将军的办公室,人虽然退休了,但是司令的名头还是挂着的。

三号要塞除了那位韩总司令外,还有六位司令,分掌十一军。特殊部队由韩总司令和六位司令共同掌管。

托老爷子掌管第三军和第五军,在六位司令里都是排前的。虽然长年身居高位,但托老爷子平时就是个普通的老爷子,喜欢下下棋,逗逗鸟儿,偶尔翻看孩子们的学习报告,能不坐家里闲着就找事干。

所以托老爷子的精神一直都很好,上了七十的人还能保持这份精神实属难得。

“托老将军,疏云来看看您。”上官疏云没有致军礼,而是执晚辈礼。

“来了,吾歌没和你一起,那指不定是被王邢林那小子叫走了。”托老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第三军区。

“这次会议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针对吾歌的支援给予优待外,还是先准备好你这边的事情,有什么需求就提,这个节骨眼上没有哪个老不死的不开眼。”

上官疏云微微颔首,笑道:“知道了,回头我去列个清单给总部。让托伯伯费心了。”

眼看上官疏云那么上道,托老爷子也乐呵,这几个孩子都很好,要是吾平还在就好了。有他在,我用不着愁身后事。

“王将军找吾歌,只怕也是有所托付。您不准备敲打敲打他?烛老那边可是已经派人去提醒王将军了。”

“敲打谁?王邢林?哈哈,老头子我还没死,他王邢林出不了头,当个最高指挥官我还能忌惮他三分,当个执行官简直是自找苦吃。想让我给他站台都没门!”托老爷子爽朗的笑了出来。

“这事不是我能拦的住,他毕竟是南宫正的姐夫,只要吾歌心里还记南宫正夫妇的情,就绕不开王邢林。他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等到现在下手。

早一步晚一步都没有这效果。吾歌的心思缜密但不复杂,他确实很适合做执行官,可我又不想把他推到台前,树大招风,他爹就这么出事的。”托老爷子又皱巴巴的压住眉头。

上官疏云知道托老一直都对吾平出事耿耿于怀,如果不是他非要力荐吾平做他司令员的继任者,也不至于被其他几位司令和那些将军架到前线,终究是看功劳说话。

吾平当年也不过年满三十,槐歌更是才二十四岁。只能说造化弄人。

“您也不用过分担心了,吾歌不是那么莽撞的人,他若是不答应,有您站台,王邢林是不敢再出头的;

而吾歌答应,那眼下也确实没有人比他更合适,所以大势在这,您只需要领个头,顺水推舟就不会出事的,况且吾歌心意已决,最高执行官的帽子他不会坐久的。”

听完上官疏云的分析,托老爷子舒心了。“都说你识大局不假,这人情世故你也把握得住。

你要是不去殉道该有多好。好苗子太少了,像你这样的就更是独一份。”

“托老爷子您这就说笑了,军中的指挥官单您麾下就是能人辈出,无论是指挥还是出谋划策,都在我之上。”

托老爷子笑而不语。

“王邢林啊王邢林,非得让我这老头子陪你玩上几局,就是不知道到底能钓到谁。”托老喃喃自语道。

“那您先忙,我去列个清单。”上官疏云轻声说道。

托老爷子没有回应他,依然向第三军区望区。

与此同时,心有所感的王邢林,也扭头望向窗外,敬了一杯咖啡。

“哼,跟我得瑟!牙给你敲碎打肚子里去。”托老爷子拄着拐杖狠狠点了下地板。

……

而这边已经从王邢林办公室出来有一阵子的吾歌还在往托老爷子那去的路上,一旁韩胖子一直嘟囔着哪家秘书肤白貌美大长腿,还说改天要介绍给吾歌认识认识,保证拿捏的死死的。

吾歌恨不得直接清心寡欲咒灌他脑子里,一天天的挂着个闲差正事不做净扯淡。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这可都是我珍藏多年的资源啊,都掏出来给你了,实在不行你看看这些将军司令家的姑娘,有文凭有背景,诶你倒是看看啊。好好看看”,

韩明煦死气白咧的塞给吾歌。

这是吾歌想看吗?不过到手了也不好意思不看,吾歌简单的看了看,这些姑娘果然一致符合这胖子的审美标准。

“胖子,我有女朋友了。”吾歌下车后扭头对胖子说。

“嗯?你不对劲啊!啥时候的事,七号要塞的姑娘?我的天哪!那可真是太好了,我的童年女神终于要属于我了。话说是谁啊。”

胖子遮掩不住内心的喜悦,就差写在脸上,我的春天来了。

“还能是谁啊,托玥呀。”

“托玥,嗯,一听就是个……沃特,重名吧。对不对?”胖子生无可恋的看着吾歌。

可惜吾歌不是圣母,扭头认真的说:“对,就是她。我二姐。”

吾歌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示意他多多保重。

如遭雷劈的胖子痛失爱情,“你们怎么可以,你们是姐弟啊,是姐弟啊!”

“那有什么关系,你之前谈的姑娘不还喜欢让她们叫你哥哥,哥哥的。”

“卧草,我那能一样吗?我们那是没有血缘的角色扮演,你们…你们好像也没有血缘哈,这…大意了。”

胖子最终也没办法反驳吾歌,其实他还有更恶趣味的,他还喜欢让姑娘喊他爸爸。

虽然很早他就知道托伊很喜欢吾歌,是那种男女意义上的喜欢,但胖子始终觉得吾歌不会吃窝边草的,结果是我错付了。

“那都是童年的爱情了,不提也罢。”胖子的心态永远那么好。

不过这次胖子没有在托老爷子门前等吾歌,而是继续向前到头,那是他家老爷子的办公区。

尽管他很想进托老爷子那参吾歌一状,不过一想到托老爷子曾给吾歌和托伊定过娃娃亲就哑巴了。

吾歌推门进来,看着托伯越来越佝偻的身躯,没来由的一酸。

“托伯,我回来了。”吾歌本分的站着,就像是做错事罚站一样。

托老爷子冷哼一声,也不搭理吾歌。显然对吾歌先去王邢林那心有不满。但老人家要面子,他不说,吾歌不能不解释,要不然一直站着也不是个事。

“托伯伯,我那不是想先去处理了王邢林那档子事嘛,总不好让他搅的您不安生,我给他一个下马威,量他以后都不敢给您穿小鞋。”

托老爷子虽然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但老人家耳根子软,心也没那么硬了,就坐了下来,和吾歌随意唠唠家常。

这一聊就过了一个晚上。

而另一边的胖子也是在韩总司令那过了一晚上,准确的说他是真罚站了一晚上。具体缘由参考不务正业,偷奸耍滑等五项恶劣行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