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有问题的画面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387字
  • 2021-08-03 13:50:46

吾歌被王邢林这突如其来的询问给整懵了。

这什么情况?我才刚明白你的意图好吧,就是让我接班你也用不着这么着急,不应该先拉扯一波,谈谈工资待遇的问题嘛,一上来就开大可还行。

“你等会,等会,让我缓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搁着等我呢。按你的意思,执行官就是要个能抗能打的呗,那你去找泰隆啊,他好歹也是四档代权的,比我能抗多了。”

吾歌可不想稀里糊涂的答应。

王邢林也没想过就这么说服吾歌,但他不可能和吾歌商量着来,因为这其中牵扯的事情太复杂了,复杂到王邢林也只能这么跟吾歌说,

很多东西都有牵连进行了几十年的计划,那是不可以泄露的。

“我只能找到你了。吾歌”,王邢林有些低落的说,

“太多的人在暗中护着你,他们不希望你卷进来,还有些人觉得你太碍眼了,一旦让你成为最高执行官,势必会引起乱子。

可布局的人越来越少,少到我一想到是他们就举步维艰,能替我执棋落子的,只能是你,上官疏云都不行!我需要一把剑,把那些山劈开!”

“可我不想做你手里的剑。”吾歌沉声道。

两人对视良久,不让分毫。王邢林只得搬出南宫正来,

“老糊涂跟我说过,他说如果有一天,你能回来,无论什么阻挠你,你王邢林都必须给我摆平。但是如果你不愿意回来,只想照顾好自己周边,你王邢林就是拼了命打,也得给我打醒他。

现在我准备好了,我想试试我这把散骨头还能不能陪你过上两招。”

老师?这样跟他说过吗,吾歌不是很清楚,

他只知道去过七号要塞后的老师一直背负着很大的罪责,变的沉闷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独自舔舐伤口。

吾歌记得,在旧时代里的朔北看长河落日的时候,老师就对他说:“吾歌啊,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学生,不是我的儿子,我的罪,别替我担着。老师用这条死不足惜的命给你拼的未来,就替老师结束这一切吧。”

南宫正喝着酒,颓废的就是个废人。

吾歌终究没有按他说的那样,还是背起他的罪,但始终没有找到该怎么结束这一切,也许今天是一个机会。

“师娘还好吗?”吾歌换了个问题。

“除了照顾那几个孩子外,还经常向我打听你的消息,她给你写了不少信,都被我压下来了,要看吗?我给你拿过来。”

王邢林起身走到办公桌后的书架上,拿下五层的一本书,打开后里面居然是中空的,装着厚厚一沓的信。

“谢谢。”接过信的吾歌对王邢林说道。此时王邢林已经坐到了吾歌对面,场景就像是回到了七号要塞一样。王邢林就这么等着吾歌拆信,读信。

吾歌啊,不知道终日的气候怎么样。听说那里没有辐射,和旧时代的天气差别不是很大,到了冬季,记得添衣服,哪怕你是守望者,也得听话。

你是不是偷偷来过了,灵儿把你送来的香水给我了,很好闻。有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看你。

今天正门告诉我说,军事基地的课太烦人了,他要像你一样早早出去磨练。我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可这孩子真像你小时候,都不老实。灵儿说她想师哥了,我也是。

年夜到了,要塞里灯火通明,不知道你那里还守不守夜,可能又出任务了吧。我做了一大桌子菜,几个小家伙都没给你留一点,也不知道终日的饭菜有没有师娘做的好。

……

吾歌看着很多信件上还有残留的泪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泛红的眼眶流出越来越汹涌的泪水。他掩面而泣,这一刻他才不是什么守望者,不是记入史册的五档代权者,不是凶名远播的侩子手,就是一个离家几年的游子。

他太怕了,他不敢路过的时候进去看一眼,不敢再去吃上哪怕一口饭,不敢去收师娘写的信。他怕他控制不住想回来,他怕回来了老师的罪名再也没有人为他抹除,他更怕面对师娘的关切,那是一种负罪感。

王邢林点起烟,走到窗前,看着家属区的灯光错落,说不出来的安宁。终究还是得打感情牌,不过那里,不就是他们这些军人存在的价值嘛!

当这根烟抽完,吾歌也逐渐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好,我答应你,什么时候接任?”

“这个不急,只要你答应下来了,剩下的有我,在我没死之前,我会替你摆平一切阻挠,等你处理好终日的事,到那时,我会主动卸任交给你的。现在,你想知道我布的局吗?”

王邢林一放口就是大鱼。

“没兴趣,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工资待遇。我当守望者兼任终日的执行官每年少说也有六位数的固定收入,而且每个月三支镇痛剂补给,随时调配医疗物品的权利,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权利是没多少,不过待遇都挺不错,

这个最高指挥官总不能少了吧。”吾歌一脸认真的要和王邢林讨价还价。

王邢林也是头疼,堂堂一个顶级代权者跟我搁着谈工资待遇,这不掉价嘛!

你的身份地位不要了,都跟他老师学的,真不知道我妹妹看上南宫正哪点了。这要是吾歌来回答,他大概是会说:死皮赖脸。

“这工资待遇的嘛都好说,好说。嗯……我到现在了也还是义务劳动。”王邢林最后不得不说出实情,反正丢人的不是他,联合会议确实是没什么固定收入的,全靠六大要塞每年拨出一部分款项支持。

换句话说,六大要塞要是真掀桌子不玩了,联合会议就真是摆设了。

“也不是没考虑过要增加一些经济命脉,但那样一来联合会议就变相的成为了另一种形式的要塞,

而要塞与要塞之间合作结盟还有余地,但听命于另一座要塞是绝不可能的。哪怕是七号要塞也有叫板的权利。

这个我没法给你开出什么诱人的条件来,实在不行,我这将军每年的工资待遇转给你。”

吾歌满头黑线的看着王邢林,你绝对是在挖坑等我跳。合着是继任最高指挥官还不行,还想让我替你管第三军。

“王将军说笑了,我哪能提这么过分的要求啊。你真敢给我也不敢要不是,王夫人能饶了你吗?”

吾歌打趣到,谁都知道王邢林心狠手辣,走一步看三步,但出了名的听气管严。

果不其然,一提到王夫人,王邢林就绝口不再提那事,只是颇为遗憾没有把吾歌完全拉下水。

“上官疏云去见托老爷子了,这事你应该知道。”

“嗯,托伯伯最近身体怎么样?我是指,他有没有娶新房?”

“去一边去,托老爷子再怎么健朗也经不起你这想法。他老人家有些撒手不管的意思。”王邢林没好气的怼了回去。

“这不是正常吗,大姐二姐事业有成,不用他老人家操心,家里三个房要伺候呢,不省心。我这个晚辈也没闹出啥事,轮不到他老人家出来站场子。”吾歌倒是看得透彻。

“话是如此,但你一旦继任的消息传出去,他总不会不管你,你老师出事的时候,他就是少数几个战场子的,虽然他很不赞同南宫正的做法,但他不希望你有事。”

王邢林推测到。不过吾歌没接话,他不想让托伯操太多心。

“对了,我想知道你去终日确认的那份资料。”吾歌开口道。

“你现在还不是最高执行官”,王邢林没有松口。

果然牵扯到所谓的计划嘛,“我用权柄之杖上的秘密跟你换,怎么样?考虑一下。”

吾歌确信王邢林不会拒绝,因为在他看来这资料吾歌早晚都能看到,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但那份秘密现在只有吾歌一个人知道。

王邢林沉吟良久,思考着得失,他得考虑好后果。

“给你可以,但你不能离开这里,就在这看,不许出去!”王邢林提出要求。

“看?巧了,我也是看的。不过我得先看,毕竟这交易我是吃亏的”,吾歌神秘道。

“好,”王邢林从自己的纳米空间里取出一个特质的作战仪,打开其中保留的录像。

光线昏暗到分不清是视野的黑白还是作战仪出了问题。画面上一道背影让吾歌屏住呼吸,是老师!

在这道背影的前方有三个穿着黑色连帽大衣的人,佝偻着身子拦住南宫正的去路,他们很好的把身形隐藏在黑暗下,让人分不清到底是谁。

其实以这个录像的距离,即使没有站在黑暗里,也很难捕捉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画面突然断片了一截,再出现时,已经是倒在地上,鲜血铺满地面的场景,而南宫正仰头看着天空,不顾伤势的等待赶来的制裁。画面最后定格在南宫正回头盯着屏幕的最后一眼就消失了。

那一眼里吾歌看到了痛苦,失望和哀伤。倒在地上的人里,吾歌只认出来一个,南宫正的老师,吾歌的师公!这意味着老师的罪名果然是弑师。

这一刻吾歌有股拆了七号要塞的冲动,这也正是王邢林所担心的,他不希望南宫正的悲剧再发生在吾歌身上。

哪怕是早有料想的吾歌也还是倒吸一口凉气。不过这画面明显存在问题,或者说这是有人故意把它留下的,也许没有改动什么,但绝对截掉了一部分,而且倒下的那三人的身体不正常。

这是故意引自己调查嘛?这些人留下影像也是不安好心。只可惜有前车之鉴,吾歌没那么不过脑子。

吾歌忍住心里的疑惑,把取自权柄之杖的影像交给了王邢林。这份影像吾歌早就看过了,里面确实有些隐秘内容,关于辐射起源,林国忠选择用“它”来表示。

王邢林看完影像没有惊讶也没有失望,至少不是全无用处。

吾歌正要走的时候,王邢林开口道:“你就不想知道它到底指什么。”

吾歌摆摆手,“我要是想知道,会自己去看看的,在这之前,它对我没有意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