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再见王邢林
  • 吾歌师哥
  • 浅生七
  • 3303字
  • 2021-08-03 13:50:41

第三军区。

王邢林从总部开完会议,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杯咖啡的功夫,一名上校军衔的青年男子来到王邢林办公室门前。

“请进,山门上校。”

推门而入的上校有着刚毅的脸庞,精悍的寸头搭配军装有种格外的美感。山门上校行礼之后,报告道:

“终日要塞的守望者吾歌阁下得到您的指示,正在前往第三军区。”

“唔,这事我知道。怎么还劳烦你跑这一趟,烛老让你来的?”

低头保持沉默的山门上校显然回避了这个问题。

“呼,这算什么?警告我不要乱来吗?管的也忒宽了点吧。回去告诉他,老家伙们想要玩,我奉陪到底,不过不要打扰我招待客人的雅兴。下去吧。”

王邢林轻轻吹着手里的咖啡,有点烫嘴。

山门上校随即离开。但他并没有拨通通讯,而是守在第三军区的入口,等待吾歌的到来。

王邢林放下咖啡,轻轻叹了口气。烛老想干什么,王邢林只知道一点,钳制自己,不排除真有拉拢吾歌的心思。

毕竟三号要塞承了这个人情,尤其是即将继任的守望者还得承一份香火护道的情分。这就开始未雨绸缪,打起算盘来了,真的拼起条件来,王邢林发现他还真没啥能让人动心的条件。

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怎么这么愣头青的接过这个职责呢!

去他娘的为了全人类,全人类没救着,就快要把自个夹死了。

……

吾歌坐在车上,遥遥的看见有个上校站在入口处,一直站到自己下车了,才有所动作。吾歌心下明了,这是来找自己的。

“上校这是专程来迎接我的吗?那可真是太意外了,我还以为王将军会亲自来呢。”

吾歌满脸笑容的握住山门上校的手,笑的诚恳的很。

山门上校从容的回道:“吾歌阁下说笑了,王将军毕竟是个将军,面子上还是要的。”

“哦,这样啊,那上校要带路吗?我这里倒还有个胖子认识路。”吾歌带着玩味的看着山门。

上校不动声色的瞥了韩明煦一眼,安检部部长,等同于少将的礼遇,但地位上还是有很大差别,但他姓韩!

上校呼出一口冷气。

“有韩部长在,自然是用不上我的。您请。”

山门上校把本来的意图憋了回去,他不确定韩明煦的出现是不是和那位有关,要是真的,那就不好再谈什么了。

吾歌跟在趾高气昂的胖子后面,等离那山门远了,才不耐烦的说道:“得了得了,见好就收,狐假虎威还上瘾了你,借着你家老头子的风还不还了。”

韩明煦不管,大遥大摆的走着,路过的工作人员都得避着他。直到王邢林办公室门口了,一屁股坐到外面的连排椅子上。

“去吧去吧,里面我就不去了,你快去快回。”说完翘着二郎腿就和一旁的秘书有说有笑。

吾歌白了他一眼,知道这胖子怂了,一怕他爷爷,二怕南宫正,三怕的就是门后那个王邢林。

烛老面前,他都敢哼唱几句;王邢林面前,他能平稳的走出去都不错了。

吾歌推开门,里面还是那些上了年头的红木家具。只有待客的沙发好像换了新的。坐上去才发现只是换了皮而已。

对于不敲门直接进来的吾歌,王邢林选择先晾一会,反正漫漫长夜,也不差这一盏咖啡的功夫。慢悠悠的挑选着咖啡豆,一粒一粒的夹进杯子里,研磨再过滤后慢慢冲煮,大约十来分钟后。

王邢林满意的将咖啡倒出来两杯,还很有雅致的带上了拉花。

吾歌接过那杯咖啡,浓郁的香气有点上脑,这是比茶还苦的东西。遭罪啊,也不知道王邢林是怎么做到天天当水喝的。

看着王邢林坐到自己许多年没换过的那个椅子上,猜测他是不是把置办装修的钱都用在喝咖啡上了。这是公钱私用啊,找机会参他一笔。

王邢林自然不知道自己勤俭节约的美德遭受到如此恶毒的揣度。看着吾歌这么沉的住气,他觉得还是要自己先开个口。

“就没什么想问的?你问吧,今天时间充裕,再过几天就没这么轻松了。”

“哦?问啥你都回答我?”吾歌不信,这老狐狸钓我。

“咳,我看着办,实在不能说的也多少给你一个交代。”王邢林端起咖啡。

“那代价呢?我不信你去七号要塞就单纯的只是为了通知我一声,顺带毫无诚意的挖个墙角。

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为此,你连联合会议都是让副官替你参与的。”

王邢林沉默了约有三分钟,才想好怎么说:“联合会议已经变了味道,成了六大要塞的角力场。不只是我这样觉得,烛老和韩司令也是一样。至于我去七号要塞,一方面是去确认一份资料,最主要的目地还是看看你是否成长成老糊涂希望的样子。”

“南宫正这一生最出色的决定,就是让你做他的继任者。换了任何一个老师,都不能那么充分的挖掘你的潜力。他也是唯一一个不站立场,不卷入内部纷争的代权者了。”

吾歌觉得,也许就是老师这种老糊涂,才能在大多数的时候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但这代价就是出了事,很少有人为他站场说话,一切罪责都得自己抗下。

“至于代价,这要你自己去衡量了。接下来,我要对你说的话,可能有些强人所难,但我只能找到你了。”王邢林躺在椅子上,闭着眼面朝天花板。

“在林国忠先生创建联合会议时,一共算他在内是五位元老,其中一号要塞两位,二号一位,三号一位,

而林国忠不属于任何一座要塞。当时哪里有六大要塞,连三号要塞都还是建立才十来年。那时候这里才成为深度区不过七年而已。”

“根本没有什么大家口中传颂的那样,我们逆流而上,硬抗兽潮。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想我们都更愿意建在低深度地区,这里死了太多人了。

当初那批人根本没有预料到辐射会扩张的那么快,一开始只是一年多才能有一个深度扩散,到后来像发了疯一样,几个月一个深度,后来更是一个多月就有一个深度。

直到深度区超过一百多的时候才恢复到几个月一个深度,而那位联合会议创始人,第一任联合会议执行官为此宣布执行了第一项计划。代号,求存”。

“那时只有五个人的第一次会议,会议全票通过。结果是深度区蔓延的程度得到极大的遏制,直到现在也还在起着作用,深度区稳定在三百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动过了。

有些人认为是辐射的极限到了,有些人仍然执着于求存计划,试图重现,甚至还有人巴不得深度扩散到所有要塞,省得那一群贪生怕死之辈缩在背后。”

“但他们都不明白,求存之所以为求存,是因为我们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因为我们直到求存计划成功才了解到辐射的来源和本质,

但所有知道这点的人只有那五位元老和后来的继任联合最高执行官以及最高指挥官。真相的代价就是,林国忠以权值百分百,永久凝固在深度区三百的深渊。

直到几年前你从197区拿到权柄之杖,我们才得到唯一一点有关他的事迹。”

吾歌沉吟不语,他很想反驳些什么,也想问些什么,但话到嘴边,自己又想通了,他已经去过很多深度区了,那些有不少是带有末世时代特征的东西。

起初他还以为是前进基地或者代权者什么的遗落的。但现在看来,那就是属于要塞的痕迹。所有的要塞一开始都只是建立在辐射区外!

喝了口咖啡的王邢林,接着说道:“求存计划一开始被认为是执行失败了的,因为深度仍然在以一个令人心寒的速度扩散,但当深度区超过二百多之后,

它扩散的越来越慢,直到很多年都没再动过的深度三百,那时的后人才明白求存计划真正的含义是什么,或者说这就是林国忠先生留给我们的时间。

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多的时间。如果一开始就成功限制住辐射扩散,那么限制失效的速度也将加快。”

“所以你想让我深入深度二百以内?探查限制还是打算重启求存?”吾歌觉得他大概猜到了王邢林的意图。

“不,你要相信林国忠先生,作为历史上唯一一个权值达到真正百分百的男人,他的承诺绝对有效!”王邢林郑重声明。

权值一百吗?嚯,那还真是不可思议。

“所以说五档代权的天权者理论上是可以抵达百分百天权的?”吾歌觉得这有些不对劲。

“你也说是理论上了,毕竟是有成功案例的,但五档天权太难了,而且不排除有一部分原因是林国忠先生自身天权的特殊,代天之生机与赐福之权,和你的相比,达到上限的可行性更大也更容易。”王邢林如是说道。

“嗯,我明白了。你继续。”

“求存计划无论成功与否,都意味着联合会议失去了最高执行官。仅剩的四位元老决定再设立三位最高指挥官,从后辈中再选定一位最高执行官。

但值得一提的是,最高执行官可以被人熟知,就像我,但最高指挥官却只有执行官知道,但也很难确定是谁,除非他们主动出来,不然他们永远像影子一样把执行官推到台前。”

“换句不中听的话讲,最高执行官就是个靶子,吸引火力,执行计划就够了。而且最高执行官还下属着一至三级执行官。但很显然的是,除了我的副官,我是一个也不信任,一个也不敢放心。联合会议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当初的四个老家伙都有责任。”

王邢林稍有停顿,眼神犀利的看向吾歌:“继任我的位子,你想好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